[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茉莉花与六四/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4日 转载)
    武振荣更多文章请看武振荣专栏
     一、六四的“两超”:
     22年过去了,今天的六四,对统治者来说,它是一个“超级”忌讳的话题;对人民来说,它又是一种“超强”的记忆。无论怎么说,中国人民对民主的最近一次的记忆是六四。 (博讯 boxun.com)

    
    正因为如此,所以,在统治者一方,任何于六四有关的人和事情都是“忌讳”的,都不准谈,因之,连当年杀人的主谋者现在都不红了,即使邓小平也不例外,早已没有人再敢吹他的六四“功劳”了,相反,那些和六四没有直接关系的前当权派人物在即将淡出人们记忆时,却又被高调召回(譬如华国锋);于此相应的是,所谓的“共和国卫士”们也一概消失,甚至连踪影都寻找不见了,所有这一切都可以说是“超级忌讳”,好像是22年前的今天,北京城风平浪静,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在人民的一方,如果说民主依然存在着的话,那么它就是六四了,尽管对于六四时期的人们作为大家有着不同的看法,可在一点上却非常统一:六四是一场民主的政治运动,是先由大学生搞起,最后吸引了市民参加,经过了由大学生和平请愿到市民赤手空拳起而抗暴的不同阶段,其声势之大、规模之大、影响之深远,都是我们民族永远应该记忆的,且不说它的影响于90年代越出国界,造成了人类民主化的巨大一波。
    
    二、今天的六四和往年的不同之处:
    
    今年的六四和往年的最大不同是,从2月份就吹起的茉莉花革命之风,给我上面说的“两超”又加上了一“超”,使得统治者的一方和人民的一方更加敏感。
    
    如果说“敏感”一词是指“人生理上或心理上对外界事物反映很快”的话,那么,茉莉花革命之风所造成的敏感,就是指它把六四运动的“革命”性本质不经过“理论”的渠道给突然地揭示出来了,使人们很快就认识到它的价值。如果说在过去的年份里,人们认为六四至多是一场民主运动,似乎把它定位在“秩序”的范围内,没有发现它将可能要演变出的“革命”性后果。也就是说,人们在谈论六四时,只看见六四运动的“已有现象”,没有研究运动如果继续发展可能导致的“未来现象”或“后续现象”。
    
    进一步的研究和分析不难发现,在六四时期只有主张坚决镇压的几个人(六四时期的“八老”),才看到了它的革命性后果(共产党丢失政权,邓小平说他们“被软禁”),而参与六四运动的人们,特别是六四的主力军——中国大学生们——却没有可能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他们的意识仅仅停留在“自我展示”的这一点上,其方法没有逾出“秩序”一步,更没有估计到它可能引发的“革命性后果”。
    
    茉莉花革命之风一吹,六四运动的革命面目一下子就被人们看清楚了。所以,我说如果今天中国若是发生第二场六四运动,还会有人要“拒绝革命”吗?还会有学生“拒绝”“社会人员”参加运动吗?还会有人坚持不要提“打倒XXX”的口号吗?还会有人说“见好就收”,不要搞“激进”吗?还会有人以为它仅仅是80年代的运动,和60年代的事件、50年代的政治以及20世纪初辛亥革命后的历次中国革命没有联系吗?显然不会的。就此,“敏感”一词再好不过地表明了在今天的时空里,人们变化之快,如果你不是身临其境,你会以为在一个突如其来的时间里人们竟判若两样。
    
    三、“一阵风”吹跑了“主流假设”:
    
    理论——这个东西,是人创造的,目的是为了人解决问题时有一种工具性质的东西可以凭借,可是呢?在许多时候,人被“工具”困住了的事情倒是屡见不鲜的。就如六四,它本来是由两副画面组成的东西而印入人脑的,即大学生们为了争回自己运动的正名权(不是“动乱”而是“爱国”),宁愿饿死自己和北京市民赤手空拳地与坦克、装甲车搏斗,可是呢?在六四后的 许多年中,这两个发生在同一个时空里的事件怎样组织才好?却引起了无数的争论。一般的看法是:学生们过于激进,只知道进,不知道退,以至于自己的行为失衡而导致败北。可是,仔细想一想,如果不是学生们“过激”,市民能够出手相助吗?也就是说,正因为有学生的“过激”作为先导,才有了六四运动。如果那时的大学生和今天的一样四平八稳,一点都“激动”不起来,哪会有六四呢?
    
    六四留下了一场伟大的行为,可是呢?此种行为在民主的理论上却是提不起串子的啊!原因是什么?六四后,围绕着对六四的“总结”,形成了民运人士的一种“主流假设”,也就是许多民运人士假设,如果学生在解放军进城后立即“撤退”(韩国“五•一八”运动中,汉城的大学生就是这样做的,齐茬茬地撤退了,剩下了广州的学生和市民单挑地同政府斗争),那么,民主的力量就可以保存,赵紫阳就不会下台,大学生组织不会非法,军队也不会开枪……,民主的实力保存了,民主运动有可能东山再起……。一句话,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可是,六四时期,大学生们没有这样,他们的“过激”行为,把民主的“柴”给“烧”光了。
    
    任何一种话语,一旦在成型后就会产生内部的支持因素,所以,它总是有着一种自圆其说的功能。中国民运中的“主流假设”也是一样,所以,它在一个很长的时间内以正统“理论”外貌维持着“正确性”。幸喜得是,年初一阵茉莉花革命风吹,把它给被吹跑了。原先最初做出“主流假设”的人也赞成茉莉花革命了。于是,一个“新”的“假设”好像无意间给形成了,那就是:六四时期的大学生们如果勇于革命,积极呼吁社会各界人民参与运动,并且把学生们的组织和民众的组织打成一片(如中东茉莉花革命中的突尼斯和埃及那样),那么,民主之胜利好像是很有指望的事情了。
    
    原来,一个国家要实行民主政治,一个社会要民主化,不是一部分人、一个阶层或一个政党所能够完成的事情,它需要的是全民参与。可见,参与不仅仅是手段,它同时也是目的啊!
    
    四、展望:
    
    无论怎么说,在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中,六四的图像又套上了茉莉花革命的图案,它成为一个更加丰富、更加精彩的人类民主的东西。于是,我们反过头去看22年前发生的六四,它的伟大进程的驱动程序是大学生们、知识分子们为先锋的民主诉求将要启动我们全民族的民主要求,于是,历史过程中的那种存在着的、却一时没有完全启动、亦不为人们感知的力量并没有被记录在“历史错误”的一栏,而是它作为一种十分厚重的东西沉淀在“历史的积淀”之中,而后变化为一种促进我们民族新的觉醒和新的意识之动力。
    
    可不是吗?就在我写作此一篇文章时,刊登于《博讯》的两则消息,已经构成了中国第二个六四的要件:
    一是“不发毕业证 数百名中央财经的大学生在教育部静坐”
    二是“• [装甲车现呼和浩特街头][呼市戒严 传38军前往]”
    文章的最后,我说:“该要开的花,就让它开吧!该发生的事,就让它发生吧!”
    
    2011年6月1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锐绍:崇拜强权金权 「六四」双重扭曲
·“六四”枪杀并没有带来社会稳定 恰恰相反/陈维健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陈维健
·程翔﹕「六四」以來中國政局三大敗象 ──「六四」22周年感言 明報
·89后一代的六四纪念/何立新 (图)
·谢选骏:六四屠杀原因解密
·错失六四机会后的中国政改三大因素/何频
·谢盛友:借鉴台湾二二八补偿六四受害者家属
·尽心竭力 问心无愧——纪念《六四》22周年/伊娃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纪念六四,细看中国/秦晋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六四忌日 一个老兵的感概/山西常晟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呼唤正义,勿忘六四/施卫江
·茉莉花开祭“六四”/吴玉琴 廖双元 (图)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八九六四受难者、入狱者群体
·自由歌--纪念"六四"22周年,为自由奋斗献身的人们
·浙江台州吴高兴:重评六四告乃翁
·为六四坐牢无怨无悔__烟台大学张忠顺老师的心声
·全球各地举行“六四”22周年纪念活动
·媒体:走出六四历史伤痛 国家才可真正和谐
·六四和利比亚 让北京精神分裂
·六四抗命将军再失踪 天安门母亲被默许拜祭 (图)
·西安民间悼念在六四遇难者
·六四22周年 北京如临大敌多人遭软禁
·美国促中国公布六四事件死亡名单 (图)
·传六四戒严部队38集团军进驻内蒙
·六四已死,威权当立? (图)
·欧洲各大城市举办纪念六四活动 内蒙民众维权成中心议题 (图)
·抗命军长徐勤先发配石家庄 军人讲述六四两次杀入广场
·六四22周年前夕当局“清场” 鲍彤夫妇及浙黔异议人士被旅游 (图)
·冯正虎在六四前一日被消失
·原北京市民回忆“六四”
·六四临近,红袖标上岗天安门全面提升戒备 (图)
·2011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情况简介/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
·法广采访作家马健:不要把六四历史忘记
·法广采访胡平;六四与中国经济崛起的关系 (图)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