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锐绍:崇拜强权金权 「六四」双重扭曲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4日 转载)
     明报专讯

    「六四」,22年了。熬过这22年,一点也不「易」,政治上更看不出半点「义」。这22年里,只有「异」,是价值观的变异,是在官方扭曲下的双重变异。我很少说气话,也不觉得上面所说的是气话,因为中国官方在过去22年里的表现,主要是「双重崇拜」,从而导致「双重变异」。

     所谓「双重崇拜」,是崇拜强权和崇拜金权。22年前,官方在「六四」镇压后强调「稳定压倒一切」,任何官方认为不稳定的因素,都要扼杀于萌芽状态。那时候,有些人认为当官方站稳阵脚,经济和政治形势稍为稳定后,就会逐步放松,继续走开放改革(包括政治改革)的道路。可惜,这种属于良好愿望的估计没有成为事实。官方没有因为经济形势好转而增加政治改革的信心,没有因为操控的权力愈来愈大而逐步放开人民说话的空间,没有因为国际地位上升而容纳世人公认的价值观。官方把法律尽情践踏所以,22年里,政治原地踏步,甚至倒退。1987年开始在中央委员会进行差额选举,但今天仍停留在这个层次,没有扩展到政治局的选举(越共改革在中共之后,但如今越共的总书记也实行了竞争选举。中共高层会否汗颜?)。同年,中共举行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宣布党政分开,但如今绝大部分省市自治区的人民代表大会主任,都由当地的党委书记兼任,毫无保留地把党的意志凌驾在人大和政府之上。光是这两点,已充分说明中共在过去22年里非常果断地倒退,从反面角度应验了「一往无前」之句。真的是没有前进! (博讯 boxun.com)

    即使是可以协助政府解决问题、梳理民怨的民间组织,也没有因为社会的实际需要而得到官方网开一面。这类民间组织或非政府组织,由1989年的20多万个增至1998年的70多万个,维权活动不断增加,令官方感到威胁了。1998年,中共中央组织部、民政部马上发出《关于在社会团体中建立党组织的通知》,要求在民间组织常设机构专职工作人员和长期兼职人员中,凡有正式党员3人以上的,必须在2000年6月30日前建立党的组织,也就是最基层的党细胞组织。一来要基层党员「思想见面」,互相监控不能异化;二来借以监控这些民间组织活动。试想,连自己的党员也信不过,中共的自信心哪里去了?

    近年来,官方心理虚怯更表露无遗。刘晓波事件、艾未未事件、赵连海事件、冯正虎事件、胡佳事件等,毋须多说,已验证中共患上了超级心脏病。民间舒一口气,官主当作十级飓风;民间一个喷嚏,官方视为十级大地震。上述事件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官方已毫无顾忌地把法律尽情践踏,即使无法自圆其说也在所不计。这不是崇拜强权又是什么?

    以经济控制人民政治权利

    崇拜强权是官方历来的惯性,但过去22年里,官方还突显了另一种崇拜,就是崇拜金权。随着中国的经济上升,官方愈来愈感到可以通过经济权的控制,来控制人们的政治权利,甚至改变或影响国际上的游戏规则。后者无可厚非,因为这是国际政治的规律,欧美国家都是这样做。但如果通过经济来控制人民的政治权利甚至话语权,那就是百分之百的滥用,回到封建朝代去了。

    近期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局试图利诱「天安门母亲」的成员,希望用钱来解决问题,但「六四」死难者家属最关心的真相和责任问题,却置若罔闻。其实,这种手段在「六四」之后几年曾经试过,但没有奏效;如今,官方更加财雄势大了,于是照办煮碗。但是,夷齐耻食周朝粟,陶潜不折七尺腰,「天安门母亲」也不会弃节屈膝。官方的利诱,只是一种崇拜金权的彻底暴露而已。

    回顾过去22年,官方崇拜金权已令中共变质。大批党政干部脱去乌纱帽,换上企业家的帽,在党政和企业的双轨制下,尽捞油水。以1993年的中共统计,私营企业主的背景中,56.8%是党员干部;1995年,党员干部也占了44.8%。这两年是党员干部转营的高峰期,可以看到崇拜金权已是主流趋势了。

    崇拜强权和崇拜金权结合起来,形成了「六四」之后的双重扭曲,很多问题都倾向用钱「私了」。一些法院可以在判案后代追债务,从中抽取「办案费」;官员击毙「屁民」,可以赔钱了事。民怨如洪水暴升,强权金权能挡多久?不得而知。何日能见:经改与政改齐飞,官心共民心一色?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枪杀并没有带来社会稳定 恰恰相反/陈维健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陈维健
·程翔﹕「六四」以來中國政局三大敗象 ──「六四」22周年感言 明報
·89后一代的六四纪念/何立新 (图)
·谢选骏:六四屠杀原因解密
·错失六四机会后的中国政改三大因素/何频
·谢盛友:借鉴台湾二二八补偿六四受害者家属
·尽心竭力 问心无愧——纪念《六四》22周年/伊娃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纪念六四,细看中国/秦晋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六四忌日 一个老兵的感概/山西常晟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呼唤正义,勿忘六四/施卫江
·茉莉花开祭“六四”/吴玉琴 廖双元 (图)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八九六四受难者、入狱者群体
·自由歌--纪念"六四"22周年,为自由奋斗献身的人们
·浙江台州吴高兴:重评六四告乃翁
·自由的玫瑰和民主的茉莉——记念六四/王衡庚
·为六四坐牢无怨无悔__烟台大学张忠顺老师的心声
·全球各地举行“六四”22周年纪念活动
·媒体:走出六四历史伤痛 国家才可真正和谐
·六四和利比亚 让北京精神分裂
·六四抗命将军再失踪 天安门母亲被默许拜祭 (图)
·西安民间悼念在六四遇难者
·六四22周年 北京如临大敌多人遭软禁
·美国促中国公布六四事件死亡名单 (图)
·传六四戒严部队38集团军进驻内蒙
·六四已死,威权当立? (图)
·欧洲各大城市举办纪念六四活动 内蒙民众维权成中心议题 (图)
·抗命军长徐勤先发配石家庄 军人讲述六四两次杀入广场
·六四22周年前夕当局“清场” 鲍彤夫妇及浙黔异议人士被旅游 (图)
·冯正虎在六四前一日被消失
·原北京市民回忆“六四”
·六四临近,红袖标上岗天安门全面提升戒备 (图)
·2011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情况简介/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
·法广采访作家马健:不要把六四历史忘记
·法广采访胡平;六四与中国经济崛起的关系 (图)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