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真猎人和假猎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24日 转载)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BBC2011年5月19日有篇报道称,研究揭示人类“进化到直立行走”,是因为“直立行走提高了人用拳头相互攻击对方的能力”。美国犹他大学的大卫·凯瑞亚教授(David Carrier)在发表的研究成果中提供证据说,两腿直立行走使男性在寻偶或保护幼子时能更有效地相互打斗。研究显示,在站立的情况下,攻击对手的强度增加三倍。凯瑞亚教授还表示,男性个子高更能吸引异性伴侣,因为他们更可能会繁衍出更高,更强壮的后代。
     (博讯 boxun.com)

    这种观点的潜台词显然认为人类自古以来就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这种观点显然是这个时代“西方主流社会”的意识形态折射,而不一定等于“历史事实”。
    
    不过我的看法与此大相径庭,我认为人尤其是男人首先是一个猎人,其次才是一个情人。如果一个男人连捕猎的兴趣和能力都没有,肯定失去了择偶的机会。
    
    1、男人的定义是一个“真猎人”,他在追寻猎物时心无旁骛。所以他可以成为好裁缝、好厨师,即使在这些“传统的妇女工作”的领域里也能出类拔萃。
    
    2、在北欧神话里有所谓的“女武神”(附注),但在人类社会里却没有“女猎人”,花木兰和穆桂英如果不是文学形象的杜撰,那也只是一些特例与例外。在任何部队中,女人都是作为“非战斗人员”而存在的,这不是一个体力问题,而是一个性格问题,是有没有“猎人特质”的问题。
    
    3、猎人的执著、锲而不舍的精神、忘我的工作狂热、不计成本的追求、甚至对自己极为不利也在所不惜。这些都是“男性特征”,而妇女的天性是格格不入的。但在一个男性统治的社会里,女人想要出人头地,就必须得“扮演男性”、“冒充猎人”。这就是“真猎人和假猎人的由来”。
    
    4、假猎人就是一种模仿男性的女人。俗称“女强人”的干活。她们夺取了男性的猎人工作,但无法从内心真正喜欢猎人的生涯。她们的生活不得不沦为表演与“秀”。
    
    5、假猎人还是一种模仿女强人、追随女强人的男人。假猎人的成功改变了真猎人的价值观。假猎人把真猎人带坏了,劣币驱逐了良币。
    
    6、假猎人造成的社会风气即所谓女权主义式的文明丧失了“猎人”的原动力。因为“猎人”的工作不仅是原始的捕猎,也包括刻苦的钻研与不可思议的创造;包括特立独行与冒天下之大不韪。
    
    7、女权主义与女奴主义仅仅一步之差——女权主义是文明的结果而不失其原因;猎人性格才是文明的原因,但现在他正在被假猎人的表演蛀空和毁灭。女权主义起源于机械化生产而不是起源于创造性劳动,因此从真猎人的观点看,有理由视之为女奴主义。
    
    8、主动开拓、冒险犯难、寻求刺激、受到幻想激励不在乎成败利钝的真猎人……这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2011年5月20日
    
    
    (附注)
    
    女武神也叫“瓦尔基丽”(古诺尔斯语:Valkyrja,(原音其实较接近德语发音的“瓦尔古雷:[Walküre]),在古诺斯语是“瓦尔基丽娅”Valkyrja,在英语则是“瓦尔基丽”Valkyrie。是北欧神话里登场的狄丝(Dísir)女神(半神)。
    
    “瓦尔基丽”(valkyrie)这个字的原意是“贪食尸体者”,到后来慢慢演变成“挑选战死者的女性”,另外还有后人赋予的所谓“出现在英雄面前的梦中情人”的形象。
    
    她们一般是来自地上国王的女儿,或是大神奥丁自己的女儿,或是发誓侍神而被诸神选中上天的处女战士。他们被称为“奥丁的侍女”,或是更难听的“奥丁的妓女”,但她们都应该是处女神。她们在战场上赐与战死者美妙的一吻,并引领他们带往英灵殿(Valhalla)。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在诸神的黄昏来临之前,扩充神域的兵力以应付战场所需。
    
    她们的形象是:戴着金盔或银盔,穿血红色的紧身战袍,头上戴着以羽毛装饰或鸟翼型的头盔,拿着发光的矛和盾,骑小巧精悍的白马。一般相信她们是雾或云的人格化。而她们骑的白马,人们想象马的鬃毛间能够落下霜和露,因此这些马也受到人们尊敬。在北欧人看来,瓦尔基丽们和她们的马都是有惠于人类的。而北极光(Northern Light, Aurora Borealis)有时亦被认为是瓦尔基丽们驱马在夜空中奔驰时,铠甲闪耀的光芒。
    瓦尔基丽们不单在陆地的战场上挑选勇敢的战死者,她们也到海上,从沉没的大龙船里挑选将死的勇敢的维京人。在英灵殿,服侍这些战士的灵魂也是女武神的任务之一。另有一说,负责殿上侍奉的是荷瑞丝特、密丝特和斯露德三人。她们具有化身为天鹅的魔力,有人说是费尔加(Fylgja)是其原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死亡就是永生
·谢选骏:孔子为什么流行?
·谢选骏:俄罗斯凭什么庆祝卫国战争?
·“中美两国谁也离不开谁”与特洛伊木马计/谢选骏
·孙立平“中国社会溃败论”立论破绽/谢选骏
·谢选骏:China,拆呐,拆国
·谢选骏:美国也有“社会溃败”吗?
·谢选骏:茉莉花革命破除“文明冲突论”
·谢选骏:中美重演“更大规模的德英争霸”
·谢选骏:中国的门罗主义宣言
·谢选骏:美国联邦政府停摆,对百姓生活没有影响
·谢选骏:共产党把整个中国都变成了租界
·技术创新为什么不再是美国经济重要动力?/谢选骏
·谢选骏:抢购是中国特色的政治抗议
·谢选骏: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老子》“水哲学”的一个实证——一切坚固的东西都被柔软的海水给拆散了/谢选骏
·中国可能民主化吗?/谢选骏
·著名学者谢选骏悼念诗人力虹(校对版)
·谢选骏:中共的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