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孔识仁:就“联邦制”与严家祺先生商榷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19日 转载)
    严家祺更多文章请看严家祺专栏
    
     就“联邦制”与严家祺先生商榷 (博讯 boxun.com)

    
    
    严家祺的这篇文章《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有几个问题很值得商榷。
    
    其一, 严先生文中认为中国大陆民主化后会继续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统,故才有“联邦制”之说,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之联邦。
    但凡极权主主义国家,其民主化后,国统不存、法统不存,世界上至今无一例外。昔日希特勒德国光复为魏玛共和国,苏俄、东欧光复了其原来的共和国。
    何哉?其国存,则其立国前后所犯罪恶就会虽然不再被认为是正义的,但因其国统继续存在而变得情可原谅,专制势力也会企图“借尸还魂”。故不义之国岂可存乎?红色的苏俄、东欧、纳粹德国覆灭后,皆被光复其故国,继往开来其原有的民主法统和国统,这是对于极权主义的全盘否定,也是对于极权主义时期遗留的老旧势力的“断根”,让他们只能在有历史根基的宪政新国家里生存,而不能在旧专制国家的旗帜下“兴风作浪”,他们一旦遇上经济危机、社会不满的机会,就会企图恢复其旧有的利益甚至于复辟。
    法正则国正,其执政者犯错,其国仍可以存之,如法国第一共和、第五共和等等,中共立国哪个宪法是民主宪法?中共国是法不正、国不义。严先生的思想受法国史启发 ,然此不可移植于中国。难道中国民主化之后,要认同中共国和认同毛泽东为开国元首吗?要对于苏俄扶持下的共产主义革命、血腥土改、社会主义改造等等,进行“三七功过”分吗?中共国在,这些问题不仅难以正名和难有转型正义,而且这种民主化必难以撼动红色势力的根基,难以触动红色权贵集团积累的庞大不义利益,如果这样的话,必导致民主化和转型正义的落空。中国不能走上这条迷途!
    
    可以说,严先生这种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思路与目前省思辛亥革命和民主建国一百年的主流宗旨大相径庭。
    
    其二、中国人口、领土广大,一省与欧洲大国相当,国情复杂,各省、各地域经济、教育、政治差距很大,如东部与西部、沿海与内地的巨大差距。在极权主义的中共统治之下还会出现“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现象,何哉?地方利益使然。如果在未来民主中国,地方首长是民选产生,再实行联邦制,各地必以地方利益高过国家整体利益,使符合国家而不利于地方利益的法令名存而实不行,形同虚设,这岂能维系国家的政令统一和整体利益呢?外国的制度是不能理想化移植过来的,只可取其普世价值和规则,而不能生拉硬扯。中华民国什么时候实行过联邦制呢?没有,只有地方自治,联邦制的构思只是孙文早期的一时想法,他以后讲的是地方自治。地方自治才是“中央集权”和“分裂割据”的对立物,是符合国情和传统的中道解决之法,且有据可循(中华民国百年的经验可以为据)。
    严先生和零八宪章的发起者在这个问题,不要空前绝后移植不合传统和国情的制度,未来会产生“中央无能”的政局混乱,另外还会扩大少数民族地区分裂运动的空间,使这些地区不能长治久安。值得指出的是,多数支持零八宪章的人,仅仅是支持其民主诉求,但未必支持其“联邦制”的迷思。
    中国产生过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到南京宪法至今的一系列民主法统,这法统的价值观还反映到其协助草拟的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 这个法统在大陆的失效,是因为苏俄扶持的所谓“共产主义革命”而中断,这个革命是没有合法性(“Legitimacy”) 的。从法理上讲,在大陆经过合法程序产生且有民主性质的、蕴含了昔日中国人集体智慧和多数共识的“南京宪法”法统的存废,必须经过合法程序由人民决定。所以,大陆如何对待中国百年的民主法统?应该是由未来民主中国来决定,现在中共之党国是没有未来的,也不能决定未来。
    台湾经过白色恐怖,其民主化就是恢复宪政,中华民国之所以在台湾民主化后继续存在,是因为其法统是民主性质的。统治者的问题归于统治者,而不能归于法统,不能归于国家。中共国没有这个前提,世界所有极权主义建立的国家皆因为其国无民主法统,故民主化后,国统不存,法统不存。中共国难道会例外吗?
    中国统一的“钥匙”藏在于其传统里,藏在民主宪政的百年传统里,藏在自由仁义的现代中华文化里,决不在“联邦制”空想里。
    
    其三、观察一下世界各国的联邦制历史,无一例外的是:先有各邦,然后再联合出一个中央政府——联邦政府,各邦皆先有其法律、政府、安全部队、警察体系等国家架构,其让渡给联邦政府的是国防和外交以及其他联邦宪法规定的联邦政府权力。然各邦仍有其特殊、独立的法律体系、政府及内政部队、警察等,联邦宪法也是顾及各邦法律和利益,由各邦共同制定而成。中国历史及当代有过这样的国情条件吗?难道要在未来中国建立各邦之后再制定联邦宪法吗?联邦宪法还要顾及各邦法律和利益,由各邦投票共同制定而成。这不是可笑的乱国之说吗?中国少数民族地区不是“邦”,各省也不是“邦”。目前的中华民国在台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是苏俄扶持的中共共产主义革命在大陆打断“南京宪法”秩序的格局,未来解决之道是:遵从中国百年宪政传统,从自由仁义的价值基础出发,重建中国。而不是抄袭美国等国历史经验而作联邦制的空想。
    
    严家祺先生文中其他值得推敲的问题就暂不多谈了。
    
    孔识仁
    2011-3-7于台北 首发纵览中国
    
谈联邦制历史影响和“联邦制作为裂解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方法论”——《就“联邦制”与严家祺先生商榷》答问一

    
    作者:孔识仁
    
    
    兄好:
    
    
    兄言:联邦制思想对民国有影响。例如:辛亥革命期间以各省独立的动力建立民国,民国后有联省自治运动,南京宪法以均权主义强化省自治与省长直选制。
    兄言甚是,但是,这些可以看出联邦制思想的影响力,然而这些决不是联邦制思想的实现。
    民国初期纲常不备,内乱不止,没有联邦制只有军阀割据,各省军队番号是正规军的,不是“邦”合法的安全部队和民兵,军阀是脚踩地方,觊觎中央政权,所以也没有象样的独立的省法和省国家机构。有鉴于此,未来中国大陆更不可能让各省变为“邦”。
    民国没有联邦制之实与名,严格的讲,民国百年主流的理论和实践属于“地方自治”范畴,没有超出“地方自治”,无论他们以什么名义。
    
    
    因为,“联邦制”第一要素就是先有各邦,然后再联合出一个中央政府——联邦政府,如此“联邦制”才可能成立。
    民国的各省从来不是“邦”。因为各邦有其法律、政府、安全部队、警察体系(没有正规军队)等国家架构,才算“邦”,其让渡给联邦政府的是国防和外交以及其他联邦宪法规定的联邦政府权力。然各邦仍有其特殊、独立的法律体系、政府及内政部队、警察等,联邦宪法也是顾及各邦法律和利益,由各邦共同制定而成。依其标准,中国大陆和台湾从历史到今天从未有过联邦制。
    
    那么,“联邦制可以作为裂解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方法论”吗?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裂解的话,其前提是此中共国民主化后才能裂解,否则专制的中共国如何自行裂解呢?
    既然民主化了,就要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制法统,否则如何民主化呢?既然可以废除其法统,有何不能废除其国名重建民主中国呢?有何不能重建国统呢?
    可见:“联邦制作为裂解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方法论”对于中共国没有裂解之效,反而对于民主化后的中国形成裂解的威胁。这不是任何有见识的华人所愿意看到的。
    所以,“联邦制作为裂解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方法论”在理论逻辑上和实践上皆行不通。
    
    因此,在下以为:
    中国产生过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到南京宪法至今的一系列民主法统,这法统的价值观还反映到其协助草拟的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从法理上讲,在大陆经过合法程序产生且有民主性质的、蕴含了昔日中国人集体智慧和多数共识的“南京宪法”法统的存废,必须经过合法程序由人民决定。所以,大陆如何对待中国百年的民主法统?应该是由未来民主中国来决定,现在中共之党国是没有未来的,也不能决定未来。
    目前的中华民国在台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是苏俄扶持的中共共产主义革命在大陆打断“南京宪法”秩序的格局,未来解决之道是:遵从中国百年宪政传统,从自由仁义的价值基础出发,重建中国。
    未来民主中国必然是“南京宪法”等代表的法统的继往开来者,即是“南京宪法”等代表的法统的继承者,国统也不会例外的。红色的苏俄、东欧,纳粹德国覆灭后,皆被光复其故国,继往开来其原有的民主法统和国统,这是对于极权主义旧国家的“断根”,是必不可少的“转型正义”。中国大陆不可能成为共产主义国家民主化的世界史的例外,中共国不可能永久存续下去。
    
    2011-5-15
    
“联邦制”绝对不是中国民主化后的选择的理由 ——《就“联邦制”与严家祺先生商榷》答问二

    
    如果对于中国前途有认真负责的思考的话,那么,“联邦制”绝对不是中国民主化后的选择。其理由如下:
    
    1、中国民主化必是在中共搞得天怒人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发生。在这种状况下,旧势力与民主势力交锋激烈,各种利益集团交锋,中共长期制造积累的民族矛盾也会爆发,民主化就意味着各种挑战和应对动荡、应对严酷民生问题,要收拾中共留下的烂摊子,还要防止旧势力利用民主力量执政失误和经济政治危机“卷土重来”,最后才谈得上品尝“民主美酒”。在这种形势下搞“联邦制”,把省变成邦,把少数民族地区变成邦,让他们有独立的法律体系,各地可以制定不同的刑法和民法,还有隶属邦的地方安全部队。其结果就是:邦有权、中央有权无能、政局大混乱,最终危及民主化的成果和转型正义的实现。
    中国与各国历史境遇不一,中国人口、领土广大,一省与欧洲大国相当,各地域经济、教育、政治差距很大,在极权主义的中共统治之下还会出现“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现象,何哉?地方利益使然。如果在未来民主中国,实行联邦制,各地必以地方利益高过国家整体利益,使符合国家而不利于地方利益的法令名存而实不行,形同虚设,这岂能维系国家的政令统一和整体利益呢?这种状况有利于应对经济危机和转型期民主派与旧势力激烈的政治斗争吗?
    所以说:中国与美国等的历史境遇和国情条件不一样,外国的制度是不能理想化移植过来的,只可取其普世价值和规则,而不能生拉硬扯。
    而联邦制实行于少数民族地区,如果少数民族地区的独立诉求一旦在联邦制下无法得到满足,就利用联邦制所允许合法掌握的地方部队,搞事实独立、军事独立,甚至于产生民族排挤和冲突,形成少数民族地区汉人等族的难民潮。这对于民主中国是严峻冲击。是战争还是和平呢?少数民族地区如果赞成政教合一,联邦宪法要不要维系呢?爆发冲突怎么办?等等。而旧专制势力就等着这些危机,觊觎中央政权的失误和选民失去信心,摩拳擦掌、卷土重来。
    少数民族地区可以高度自治如藏人治藏。没有联邦制,也可以保障他们的民族权利。世界上实行单一国家制的民主国家,皆不能保障少数民族的权利吗?没有,不能有联邦制的迷信。
    
    2、美国实行联邦制的时候,南方可以蓄奴,有的邦民主程度远远落后其他的邦。同样,中国大陆刚民主化,民主根基不牢,民主价值观没有深根深植,各地域在这方面差距很大。如果在民主化初期的乱局里,有的省在邦法里加入许多不合自由民主价值观的内容,怎么办?有的省为其私利不顾国家利益,在立法和行政上实行不合国法,但符合一邦私利的法律和行政作为;或者,邦以地方利益高过国家整体利益,使符合国家而不利于地方利益的法令名存而实不行,形同虚设。请问这些有利于中国民主化吗?
    
    3、主张中国大陆实行联邦制的少数特别热心的台湾人士,为什么不去台湾搞联邦制呢?让客家人地区(桃竹苗高屏花东地区)成立邦,让金门彭湖成为邦。您们知道联邦制必须有历史基础和国情需要,贸然实施就会有大风险的,那么,您们为什么不能以同理心看待中国大陆民主化后实行联邦制的巨大风险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请冷静一下吧。
    
    识仁 敬上
    2011-5-19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梦、梦境
  • 谢选骏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 张杰博闻中国经济寒冬已至为什么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惨?
  • 陈泱潮總論4
  • 谢选骏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 陈泱潮總論3
  • 曾节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
  • 谢选骏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前景茫茫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开幕 用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仍需翻墙
  • 萨德反导系统争端五年后 韩中重启国防战略对话
  • 陈同佳赴台投案或吃闭门羹 马英九表示应该让他来台受审
  • 美军撤离叙利亚转而进入伊拉克继续应对IS
  • 警方用催泪瓦斯和水砲对付数万示威者
  • 游行变冲突 警方驱散时以水炮射向清真寺
  • 中国经济数据虚无缥缈 学者深度质疑
  • 法国一太阳能越野车将穿越(澳)辛普森沙漠
  • 《南德意志报》:约翰逊再次惨败 弱点毕现
  • 《好莱坞往事》在中国撤档 消息称因李小龙片中“傲慢”形
  • 林郑松口不排除改组港府班底 20日九龙大游行受阻 民阵提上
  • 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要求停止进口中国新疆的奴工棉花
  • 数以万计港人非法游行 公民抗命对应警方禁制 派单张青年被
  • 陈云飞等三名维权人士因支持香港反修例被拘留 近日获释但
  • 港澳办要香港借鉴澳门实行一国两制 设证交所分薄香港影响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