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纽约时报》纪思道的“中国不通”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09日 转载)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被视为“中国通”,二十年前他担任北京采访主任时,碰上六四屠杀,因报道这个事件而获得“普利策奖”。后来他写出《中国觉醒》(China Wakes)一书,记述那段经历和思考。
    
     当年读他这本书时主要印象是,虽然他对中共有相当的批评,但对共产主义的本质却认知比较浅。当时有报道说,纪思道去北京时,《纽约时报》总编辑罗森绍(A. M. Rosenthal)告诫他,看中国问题,不要听那些所谓“中国通”的,要靠自己的独立观察和思考。做过17年《纽约时报》总编辑的罗森绍(2006年去世)深恶痛绝共产主义,对美国那些为北京辩护的“中国通”相当不买账。但纪思道从北京回来后,自己也变成罗森绍所不屑的那个“中国通”群体一分子,成为一个常规的“中国不通”。 (博讯 boxun.com)

    
    4月30日纪思道发在《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中国超过美国的地方”(Where China Outpaces America)就展示了他对中国了解的局限。
    
    在这篇专栏中,纪思道用不少数字对比说,美国不如中国。他开篇就说,上海的孩子能活到82岁,而美国的平均寿命还不到79岁;上海的婴儿死亡率是千分之二点九,而纽约是五点三;然后赞誉说,上海的孩子在公共学校享受着“世界一流的教育”,中国的教育系统是(最近65国调查中)最好的;并夸奖胡锦涛和中共高官虽是专制者,但却是“少见有能力的”。纪思道还引述说:民调显示中国人用国际标准来说,他们感觉相当幸福。纪思道预测,“如果现在中国举行自由选举,共产党会获得压倒性(landslide)胜利,尤其在乡村地区。”
    
    ●女儿抱怨:到中国就被封网了
    
    纪思道虽在前面一篇专栏中对中共的高压政策严厉批评,因为他正带着女儿在中国旅游,他女儿说,到了中国,什么外国的网都上不了。但在4月30号的专栏却强调,中共政权“为亿万中国人提供了机会”。
    
    他举例说,当年他在北京时,他的中国朋友骑自行车,他有汽车,下馆子都是他付账,因他的经济条件好多了。可这次去北京,他的中国朋友坐的是豪华长车,有专门司机,他却是坐出租车。中国朋友带他到高级餐馆,价格高得让他头痛。中国朋友的家里有室内篮球场、电影室。纪思道还提到一位朋友是中共政治局委员的儿子,在一家公司只是挂名董事,每年却拿多少万。而那个公司因有这样“董事”就可在地方政府拿到廉价土地。
    
    纪思道的这篇专栏引起相当的争议,网上跟帖有一百多。这些跟帖的一个有意思现象是:住在中国的美国人,几乎多是赞同纪思道,夸赞中国。从跟帖地址来看,这些美国人都住在中国的大城市,如北京、上海、武汉等等。他们居住的地方、外国人的身份和工作条件,都使他们无法直接体验中国农村的贫困和社会不公。就像这次纪思道带着家人到中国旅游,从其专栏可看出,他也只是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而没有去农村,甚至都没去大城市的贫民区看看。
    
    ●中国的“统计数字”只写在纸上
    
    而中国人的来信,则多是批评纪思道。指出他的对比方法有问题:把上海的平均寿命跟整个美国的平均寿命相比,明显是“误导”;应该国对国才公平。上海的读者指出,上海如包括郊区,平均寿命是低于美国的。来自中国中山的读者说,纪思道是他信赖的少有的几个写中国的美国记者。但这篇专栏却忽视了上海和纽约的根本不同:上海在很多方面都是中国的“展览城市”(showcase city)。是专门给外人“看”的。
    
    有位纽约的中国人的跟帖更是强烈批评,说中国官方数字是有水分的。在六十年代毛的中国,统计数字是“粮食丰收”,但中国人当时却饿死了几千万。而今天上海掌权者是毛的传人,同样残忍、不诚实,他们的“统计数字”只是写在纸上的。
    
    不少西方读者也批评纪思道,一位英国读者说,纪思道用“很小数量”的异议人士被投入监狱,来对比“亿万中国人”生活提高,这种比较是“偏见的”;被迫害的政治犯,是不可用数量多少来衡量的。这位读者说,其实中国这架飞机是由四个“发动机”推动的:镇压,腐败,工人奴隶,抢劫国库。
    
    虽然也有不少跟帖赞同纪思道,但有好几位读者都提到,纪思道的那些“统计数字”是从哪里来的?有美国读者还质问纪思道,为什么不写写你的那些“中国朋友”在中共党内或政府中担任什么职务?他们是怎么“捞钱”的?因为从纪思道的专栏来看,他接触到的几乎都是中国的权贵。
    
    一位新加坡读者甚至嘲讽说,纪思道的这篇专栏是“最高档的不老实,也是最坏的知识分子的不诚实”。一位署名“Ai Weiwei”的广州读者的留言是:“献给有用的白痴:中国看起来很有效率,只是因为它牺牲了大多数人的权利。”
    
    ● “最愚蠢的一篇专栏”
    
    其实纪思道的这种“对比”方式,在几年前的专栏中就用过,包括用上海的婴儿死亡率跟纽约相比,我至少看过三次了。而且不仅拿美国跟中国,还跟古巴这样比,说什么在卡斯特罗的古巴,有全民医疗保险,免费教育,而美国就没有。这就像当年有美国左派记者,拿苏联的莫斯科大理石豪华地铁来跟纽约地铁(陈旧)比,批评美国一样。且不说纽约地铁的修建远早于莫斯科的,而且纽约地铁长度全球第一,莫斯科根本没法比;纽约是城市自理,莫斯科是倾国之力(更是宣传洗脑用的,当时苏联人排长队用食品卷购物,却修大理石地铁来“展览”);更重要的是美国和苏联是两种制度,有天壤之别:一个有自由,一个被奴役。不提这些根本性不同,而拿独裁者倾国之力的“最好”来跟美国的“差”相比,这本身不仅误导,其出发点都令人质疑。
    
    像纪思道说上海的公共学校是“世界一流教育”,但他没提的是,据“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2009年对世界21国的调查,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但创造力却倒数第五。更严重的是,共产党控制的教育,完全限制了自由信息、自由思想的流动,使孩子们从小窒息在独裁思维框架中,用专制的城墙堵住了他们接触世界一流思想的机会,扼杀了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这种思想的摧残对相当多人将会是永久地致残!如果纪思道真相信那是世界一流的教育,就应该把他的女儿留在上海。
    
    至于纪思道说,如果现在中国自由选举,共产党一定获得压倒性胜利,更到了信口胡说的地步。以中共六十年统治的累累罪恶,以今天中共各级官员的登峰造极的贪腐,以今天中国社会的巨大不公不义,以中共官员靠瓜分国库而暴富的“壮举”,他们还能被人民的选票推上台?只有“中国根本不通”们才会做那种梦!
    
    明摆着:中共如果相信他们会在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为什么不马上选,理直气壮地获得执政的合法性?他们今天连一个温和的批评者刘晓波、一个嘲讽了政府几句的艾未未都吓得要关起来,这是他们相信自己在选举中能获得压倒性胜利的表现吗?纪思道大概被北京的权贵们灌了太多茅台,说醉话呢。
    
    一位写明是“中国出生”的纽约读者愤怒地说:“你的专栏是可笑的,你的调子像埃德加.斯诺(四十年代跑去延安采访歌颂毛泽东)和韩素音(已93岁,还是毛派)。”这位读者举例说,就像当年那些毫无头脑的美国记者在电视上宣称,共产党一定会在尼加拉瓜(2009年)的选举中获胜一样。当时尼加拉瓜的独裁者(听从莫斯科指示,而苏联想跟美国改善关系)同意选举,结果共产党即使作弊,还大输了15个百分点。
    
    这位纽约的中国读者毫不留情地说,这是纪思道新闻写作中“最愚蠢的一篇专栏”;他在留言的结尾处连说了三遍:“Shame, Shame, Shame”(可耻)!
    
    2011年5月5日于美国
    
    ——原载“曹长青网页”(caochangqing.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纽约时报》纪思道:战争诚可憎 人道价更高
·纽约时报:外力尚难促成中国全面民选
·《纽约时报》为何替郎朗“钢琴政治”打圆场?/司马平邦
·京报:纽约时报为何不怕破坏中美关系?
·纽约时报:达赖喇嘛伸出橄榄枝(每个藏人关心)
·谢选骏:《纽约时报》为什么拒不道歉?
·纽约时报社论:中国藐视自己的法律
·纽约时报报道中国茉莉花运动的幕后推动者
·纽约时报纪思道:中国大跃进式的倒退
·耿和投书《纽约时报》要求中国政府:还我丈夫高智晟
·郭德纲登上《纽约时报》 签约高校教相声
·纽约时报:刘志军被撤暗示更深层麻烦
·纽约时报:胡锦涛似机器人,习近平前程看好
·纽约时报进军中国 与周末画报结盟
·《纽约时报》:建行隐瞒30亿美元不良贷款的报料者-邓凯
·《纽约时报》将停刊出网络版 纸媒面临生死存亡
·纽约时报:李锐、胡绩伟等上书不会改变中国政策
·纽约时报揭秘:5个预兆看中国未来(没有新意)
·纽约时报批温家宝:他们无需多一个家长
·纽约时报广场未遂袭击事件 塔利班干的
·《纽约时报》摄影师杜斌 获亚洲人权新闻大奖/赵岩(图)
·纽约时报:中国社会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
·纽约时报:我在北京被黑了
·《纽约时报》披露中宣部新闻审查令
·纽约时报:黑客行为来自上海交大等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