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15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一位澳洲老华侨对我说,你能不能写一些主流的文字?这样既能赚钱,又能出名,还没有危险,免得大家为你担心。他希望我不要再写那些批评的文字,更不希望我沦为大陆文字工作者中的“一小撮”。鉴于他是真正关心我,加上他对澳洲的社会比较了解,我对他说,你能够说出十位经常批评澳洲政府的澳洲作者的名字吗?他想了半天,才勉强说出了七个。
     (博讯 boxun.com)

    
    我打开电脑,打开了一份名单,上面有45个名字。我说,这是一位在澳洲政府工作的朋友给我提供的名单,他们之所以有这个名单,是因为常常要找这些人的文章来看。这45位是过去几年对澳洲政府提出最严厉批评的“刺头”,其中有5位还不是经常发表言论的。你能想象,在言论非常自由的澳洲,真正使用自由的言论对政府进行批评的也就这么“一小撮”吗?
    
    
    我又接着说,也许你认为美国的言论更自由吧,可如果你生活在那里,稍微留意一下就会发现,普通民众为了柴米油盐而忙碌,表达民主权利的方式除了投票就是上街游行,平时的媒体与言论平台也很少能够用得上,结果,使得平时常常抛头露面、给当局挑刺的始终也就那么一些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全美国活跃于电视、媒体与互联网,以挑政府毛病为己任的顶多不会超过500人,相对于两个多亿自由的美国民众来说,他们也绝对属于“一小撮”吧?
    
    
    我停了一会,问这位澳洲老华侨:你对活跃于澳洲媒体与互联网的“一小撮”怎么看?或者这样说,如果澳洲没有他们,会出现什么情况?他想了一会后,不得不承认,虽然他们是“一小撮”,但他们的批评却对澳洲政府的正常运作与社会的健康发展起着非同寻常的作用。澳洲的民主制度虽然有了三权分立,澳洲人虽然也能每四年就选一次“党和国家”领导人,但平时对政府与官员的监督,还真离不开媒体,离不开这些活跃于各种媒体上的“一小撮”批评者。他对我说,如果没有这“一小撮”,再好的民主制度,也无法保证上任后的官员平时不犯错误、不说错话,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每一个决定都百分之百的正确啊……
    
    
    不错,放眼世界,我们看到任何一个健康的社会,总活跃着那样的“一小撮”,他们与忙忙碌碌的大众不同,总是以挑剔的眼光注视着权力拥有者,他们被政府视为“刺头”、“麻烦制造者”,然而,大多的“刺头”与“麻烦制造者”却很少是为了自身利益而批评,他们几乎都多少代表了某一族群民众的利益,有些更是用锐利的目光,在民众与社会中搜索不满与不公正,通过自己拥有的平台与影响力而呐喊,让外界、让政府知晓。他们就是任何一个健康的文明社会必不可少的“一小撮”!
    
    
    这也是在我初次来到西方国家后发现的最犀利的富民强国的法宝,也是我这辈子能够从海外带回中国、献给这个国家的最大的贡献。令人欣慰的是,随着互联网的出现,中国也出现了这样的“一小撮”,他们和草根网民混在一起,或者本身就是从草根网民中脱颖而出的,他们自己也许已经过上了不错的日子,但却常常利用个人的影响力与媒体平台发出批评的声音。在当今中国,这类有一定公众影响力、对公权力与社会不公时常保持警惕目光的网上批评者,应该不会超过500人吧?别说13亿人,就是和4个亿的网民相比,他们也绝对是“一小撮”。
    
    
    这“一小撮”的存在,本身就证明中国社会的进步。当然,中国的“一小撮”与西方的“一小撮”也有不同之处,最大不同就在于,在中国,这“一小撮”常常处于危险之中,让人担惊受怕。有些人(不仅仅是政府,更多是帮凶),常常用“一小撮”的罪名来打击他们,甚至想消灭他们。而在西方的现代文明的发展过程中,宪法要保护的,常常是这些特立独行的“一小撮”。这“一小撮”虽然也是政府官员的“眼中钉”,但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一点也不比最高行政长官少。面对任何一个国家政权,这样的“一小撮”几乎都弱小得不堪一击,可世界上,几乎没有几个国家政权会去对付这样的“一小撮”!
    
    
    在澳洲与美国,大家都知道这样“一小撮”的存在,并不是每个人都赞同他们的言论,甚至有很多民众觉得他们对政府太狠,不够宽容(加上他们也有很多犯错误的时候),可整个社会对这“一小撮”是非常宽容与支持的。这些年下来,我没有听到任何一位美国或者澳洲公民对媒体上批评政府的人说:应该让他闭嘴!可恰恰在中国,却出现了一些人,对批评政府的“一小撮”显出了比政府更加不耐烦,更加大义凛然的样子,他们忍无可忍,恶言相向,叫嚣政府应该对这一小撮采取行动,支持政府让这“一小撮”闭嘴……
    
    
    我常常设想这样一个场景:既然这“一小撮”也就几百个人,甚至“骨干”份子也就一百多位(例如比较有名的作家与时评作者),其实,如果强大的政府真想让他们闭嘴,实在是易如反掌啊:派万分之一的军队拿起棍棒就可以搞定他们了,万一不行,还可以就把他们抓起来嘛,看你闭不闭嘴?
    
    
    闭嘴?我想,如果这样“一小撮”闭嘴,换来的是我们国家与社会的真正和谐,以及人民就会感到更加幸福,何乐而不闭嘴呢?我杨恒均就会第一个带头闭上自己的嘴巴。可是,我心里很清楚,这样“一小撮”不得不闭嘴的时候,站起来的就会是沉默的大多数。而这个地球上真正不容忍“一小撮”的国家政权,除了古巴与北朝鲜,其它的,都灭亡了!
    
    
    (读者推荐自作者博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恒均博士失踪之我见/陈军
·杨恒均“失踪”的一场虚惊及其他/淳于雁
·杨恒均:别了,穆巴拉克!
·聪明莫如杨恒均/文贝
·刘继庄:寂寞陈行之,潇洒杨恒均
·普通人杨恒均的三个“独一无二”/刘君
·杨恒均:钱云会惨死、谋杀与新加坡模式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杨恒均
·民主与经济危机、暴力流血的关系/杨恒均
·杨恒均:民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百年困惑:民主与素质/杨恒均
·杨恒均:不要把追求民主的人当做偶像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杨恒均: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杨恒均:中国的中心在哪里?——从刘亚洲“西进论”谈起
·民主小贩杨恒均被“城管”张朝阳没收了家什很有“趣”/李悔之
·杨恒均:我为何对新推出的反腐措施忧心忡忡?
·杨恒均:用“公民社会”对付“黑社会”
·杨恒均:戈尔巴乔夫的“胜利”
·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促中国准澳外交官见杨恒均
·杨恒均指自己并非失踪 冯正虎获释
·杨恒均突再发声 重获自由仍受质疑
·失踪网络作家杨恒均可能将恢复自由
·杨恒均出来了,说“病”了一场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洲交涉 民主小贩疑遭警绑架
·德国之声:澳籍作家杨恒均广州失踪
·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均在中国失踪/美国之音
·BBC: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中国广州失踪引关注 (图)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大利亚外交部介入找人
·杨恒均傍晚广州在白云机场失踪
·"走遍中国"之:异地做官不能防止腐败/杨恒均
·李悔之:宣扬民主,为杨恒均作一回“义工”
·欢迎“民主小贩”杨恒均的新书《家国天下》(图)
·杨恒均和广州保安的新闻失实
·杨恒均呼吁:请把你们的月饼送给他们!(图)
·杨恒均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图)
·采访杨恒均:温总理为什么谈普世价值?
·港大惊现“民主小贩”杨恒均演讲的雷人广告(图)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