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失踪”的一场虚惊及其他/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10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那天早晨在网上看到BBC报导悉尼华文作家协会的文友杨恒均在广州“失踪”,可能被中共的“克阿勃”(即国家安全部,简称“国安部”的汉语拼音Guo An Bu 字首谐音,堪为前苏联恶名昭著的“克格勃”的难兄难弟)秘密拘捕的消息,感到很突然:他怎么会被抓走呢?百思不得其解。
     (博讯 boxun.com)

     之所以有此纳闷儿,因为在印象里杨恒均一不是“民运”骨干分子,二不是“法轮功”活跃人士。他既不反对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更不会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政权。他是属于身在海外关心中国国家大事,一心爱党爱国的“体制内改革派”的一员。他的“博客“发表过许多批评大陆贪污腐败现象,揭露社会不公事件,以及其他的评论文章,却能掌握“底线”,点到即止,意在吁请敦促党和国家领导革弊兴利,脱胎换骨,弃恶从善,改邪归正,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
    
     杨君今年46岁,正是年富力强的中年初期,从大学毕业后,曾在外交部从事情报工作多年,并派到香港的“中资公司”服务,堪称际遇良好,经历丰富的才俊。后来他离港前往美国发展,又转而移民归化澳大利亚,先后在新南威尔士大学和悉尼科技大学进修深造,取得博士学位。他长期在澳洲、美国、中国之间穿梭研究“国际战略问题”,事业有成,经济富裕,在悉尼和广州都置有家宅物业,三天两头经常来往于悉尼与广州。他多年来无数次进出广州都“如入无人之境”,没有料到此次竟然“失踪”了。
    
     据陆续报导称,杨君3月27日在广州“失踪”之前,在广州机场曾通过手机电话告知好友,他刻下被“三个男人”跟踪。此后便打不通他的电话,其手机一直处于关闭状态。三天过去了,仍失联系,渺无音讯,踪影不明,令家人亲友担心。消息一经传播,惊动澳洲联邦政府外交部,指令驻广州总领馆向中方查找澳籍华人杨恒均的下落;连吉拉德总理都亲自过问,敦促中国当局允许澳洲官员与他见面。由于此事件发生在吉拉德总理即将于四月中,率团访问北京之际,因此受到澳洲政坛朝野和社会舆论的关注,电视电台和各大报章都及时广为报导,令杨恒均(Henry Yang)一时之间成为家喻户晓的“新闻人物”。
    
     幸好事件较快“峰回路转”,失踪后第三天的3月30日,他的一位李姓密友忽然拨通了他的电话,他先说自己住院“病了”,又说正在和朋友“吃饭”,还说是一场“误会”,最后说过几天会“解释”。听起来他讲话语气紧张,急于草草收线,让李友感到他不同以往的奇怪蹊跷表现。3月31日,前总理、现任外长、会说中国话的陆克文(Kevin Rudd)向传媒透露,杨恒均已经跟其家人取得联系;并表示澳洲政府一直就这一事件与中国政府保持着密切接洽,将会继续认真处理此事。据《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等报章的消息,杨恒均与澳洲驻广州总领事馆取得了联络,说明他没有被拘禁,自由自在,健康情况很好,将于几天后转途香港返悉尼与家人团聚,但是没有透露他此次为什么会突然“失踪”。对于关心他在广州安危的文友们,大家只能待他返悉尼后,听他“现身说法”介绍在羊城“失踪”,遭遇“一场虚惊”的传奇。
    
     说起杨恒均,使我想起2008年4月间“北京奥运”火炬在坎培拉传递的情况。当时中国当局在“奥运火炬”传递路线的各国各地,都通过使领馆动员当地华人社团和中国留学生,组织声势浩大的护卫火炬行动,对抗、压制当地“藏独”、“疆独”等一小撮“反华势力”的破坏捣乱,因此在先前途经的法国巴黎、英国伦敦等地,都发生示威抗议“北京奥运”的人士和护卫火炬的中国人群,不同规模的“肢体冲突”事件。
    
     当年4月中下旬,杨恒均刚由大陆回到悉尼,听到总领馆正发动一些“拥共亲中”华人社团,策划组织定于4月24日招募人马前往首都坎培拉“反对藏独”,“保卫圣火”的集体行动;他恐怕在坎培拉也会发生两派群众的冲突,便赶紧于4月14日及时发表一篇《就保卫奥运圣火与悉尼华人华侨商榷》的文章,在支持肯定他们的爱国行动是“天经地义”的同时,也强烈谴责“藏独”、“疆独”的抗议、破坏。好心的他,在文中因势利导地做“思想工作”,建议大家要冷静思考,提出行动时的一系列“注意事项”。他从了解的国际法律角度,公开提醒中方使领馆:按照国际法,海外大使馆和领事馆不得以任何方式卷入当地侨民针对所在国政府的游行示威活动。“目前以保卫圣火名义发起的活动,不可能不引起所在国情报机关的监控,希望那些免费提供的车辆、免费的早餐和午餐,都和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关系;否则,不但损害当地华人华侨的利益,也必将损害国与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得不偿失。”
    
     不料,他的文章一见报,便遭到一帮“五毛党”和“愤青”的攻击,给他扣上“汉奸”、“卖国贼”的大帽子,还咒骂他是“民族败类”、“数典忘祖”等等。而使领馆则把他的意见和建议都当作耳旁风。当时驻悉尼的“大使级”总领事邱绍芳极力想在保卫“奥运火炬”方面立大功,全力以赴以各种手段动员了两万多华人华侨和留学生赶到坎培拉,以“人海战术”去对付区区为数不到两百人的“藏独”、“疆独”抗议分子,用“五星红旗”的旗海让坎培拉变成“红海洋”,致使一帮“爱国贼”群情激昂,热血沸腾,扬言“要使坎京变北京”。结果,澳洲使领馆在护卫火炬的成绩拔得“头筹”,受到上头表扬,邱绍芳还在总领馆举行“庆功”大会。事后,加上别的“业绩”,他和姓李的一位副总领事,任期未届满就调回国“另有任用”。据闻邱某人被提升任命为驻非洲国家塞拉利昂的大使。
    
     然而,正如杨恒均所料,这次在坎培拉的“爱国大团结”行动,也造成不良的负面影响;引致主流社会为之侧目。例如,有些舆论认为中国人在外国都如此嚣张欺压西藏人,在国内就可想而知,不言而喻了。有的评论问道,这些中国人如此爱中国,一旦中国向外扩张发动入侵澳洲的战争,他们会不会成为里应外合的“第五纵队”?诸如此类,恕不赘述,吾等澳籍华人,确应反思注意防止为好。
    
     (2011年4月9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恒均:别了,穆巴拉克!
·聪明莫如杨恒均/文贝
·刘继庄:寂寞陈行之,潇洒杨恒均
·普通人杨恒均的三个“独一无二”/刘君
·杨恒均:钱云会惨死、谋杀与新加坡模式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杨恒均
·民主与经济危机、暴力流血的关系/杨恒均
·杨恒均:民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百年困惑:民主与素质/杨恒均
·杨恒均:不要把追求民主的人当做偶像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杨恒均: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杨恒均:中国的中心在哪里?——从刘亚洲“西进论”谈起
·民主小贩杨恒均被“城管”张朝阳没收了家什很有“趣”/李悔之
·杨恒均:我为何对新推出的反腐措施忧心忡忡?
·杨恒均:用“公民社会”对付“黑社会”
·杨恒均:戈尔巴乔夫的“胜利”
·政府都“从善如流”了,我咋还嫉恶如仇/杨恒均
· 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杨恒均(图)
·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促中国准澳外交官见杨恒均
·杨恒均指自己并非失踪 冯正虎获释
·杨恒均突再发声 重获自由仍受质疑
·失踪网络作家杨恒均可能将恢复自由
·杨恒均出来了,说“病”了一场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洲交涉 民主小贩疑遭警绑架
·德国之声:澳籍作家杨恒均广州失踪
·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均在中国失踪/美国之音
·BBC: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中国广州失踪引关注 (图)
·杨恒均广州失踪,澳大利亚外交部介入找人
·杨恒均傍晚广州在白云机场失踪
·"走遍中国"之:异地做官不能防止腐败/杨恒均
·李悔之:宣扬民主,为杨恒均作一回“义工”
·欢迎“民主小贩”杨恒均的新书《家国天下》(图)
·杨恒均和广州保安的新闻失实
·杨恒均呼吁:请把你们的月饼送给他们!(图)
·杨恒均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图)
·采访杨恒均:温总理为什么谈普世价值?
·港大惊现“民主小贩”杨恒均演讲的雷人广告(图)
·杨恒均究竟是“胡适”,还是“卧底、线人”?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