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如今马列中共敢面对直接的战争吗?它敢打仗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02日 来稿)
    笔者:非常简单
    
 (笔者注:于前发表的本文不知何因有乱码,因此现重发并稍有修改。)
现如今之马列中共貌似强悍,其实一点也不可怕,它们面对强敌绝对不敢打仗,原因如下:

我们不仿先将马列中共一分为二剖析开,便一目了然,世间万事万物均有阴阳之分,邪恶内部也同样如此,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这是自然法则。按万物全息统一论来讲,阴阳与阴阳之间同样有正邪之分,它们即是对立又是统一的,而马列中共无论阴阳均为邪恶之整体。

按中共执政算起其时代及人物划分为:前三十余年为毛泽东派的马列中共时代,其属性为阳钢残暴的虎狼之群,而后三十余年为邓小平派的马列中共时代,其属性为阴毒损招的蛇鼠一窝。同属一邪恶的阴阳整体,前者属性代表:钢愎残暴、狂大自傲 、所谓“主义”“理想”实为大谋大骗、为一党之私无论内外敢拼敢杀软硬不吃、体制内官员是人人自危,对外花钱买弱者支持而“博大”无比,对内要求人民勒紧裤腰带而“艰苦奋斗”,挑起群众斗群众,敢借“人民”令诸侯,面对正义力量花言心狠、对华夏道德文化敢捣敢毁、战天斗地无法无天,对人类有史以来的人口自然平衡的发展大加破坏,变向的迫使人民超负多生,造成人民生活无比困苦等等……总之三个字:狂、暴、斗,本性使然。而后者属性代表:阴损暗毒的韬光养晦、刁虫小计劣谋劣骗、为一党之私出卖国土、出卖民众欺软怕硬、对体制内官员姑息养奸、不触及上层权斗政谋者决不惩治更无腐败,以至官员们上上下下一遍乐土,对外花钱买强者笑脸而“慈善”无比、对内持强凌弱凶悍无双、酒色淫迷成了“搞活经济”,不分黑白却成了“硬道理”,诱导民众骗民众,依杖权势压百姓,绑架国人胁诸国,面对正义力量是嘴硬心虚、假托传统实装党文以示正宗,破坏自然毁灭坏境有始有终,为掩饰中共执政的无能而搞了个祸国殃民的“计划生育”,硬性强迫民众除一胎外再不许生,以至造成从80后开始到现在男女比率的严重失调,更大的破坏了人文自然法则,为将来社会埋下了祸根等等……总之三个字:假、恶、丑,同样本性使然。

通过这前后两者即对立又统一的阴阳邪体之不完全的对比,不难看出它们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毛派具备的特性是面对各种形势为“争锋相对、寸步不让、真喊真杀、大打大闹 、轰轰烈烈、锣鼓喧天、鞭炮齐呜,红旗招展、革命海洋、群众运动、波澜壮扩、声势浩荡”等等,体现的是阳暴之邪;而邓派及后人面对各种形势为“韬光养晦、能让则让、装聋作哑、小扰小闹、偃旗息鼓、静静悄悄、莺歌燕舞、淫雨滔滔、全民麻将、唏哩花啦、唯稳唯安、此乃妙方”等等,体现的是阴晦之邪。(如有心人想仔细再将两者前后细分,你会发现无论那方面均存在明显的阴阳对立,也许能从中受到某些启发而找到更多对付中共的办法。)

终其所述,凭其两种绝然不同的邪恶属性:谁敢直面战争?谁唯恐避之不极?一目了然,世间还有什么比战争更阳暴?还有什么比淫迷更阴晦?因此,当今之阴晦中共除了装腔作势、强压人民、偷偷摸摸暗使绊子、对外割让利益以求苟活外别无它法。

以下就让我们来进一步剖析现如今马列中共面对正义力量会不战而亡的几条重要因素,暂列五条:

一、别看如今中共党卫军内如朱成武之流说什么“不惜牺牲西安以东或西安以西”或“不惜与美国打一场核战争”或“不惜用尸体填平台弯海浃”等类式的邪毒恶语,实乃嘴硬心虚、歇斯底里之癔症表现,因为它们不是真正的毛派而是地地道道的邓派后人,毛派已死,而毛派后人也一直被压制,因为邓派知道一旦让毛派翻身,毛派后人也一定会用最残暴的方式清算它们,因此它们决不会让真毛派起来的,但是邓派表面上又不能否毛,因为那是它们的开国鼻祖,否定鼻祖就是否定自己。不过蛇鼠一窝的邓派对付起手无寸铁的民众来它却又变得比虎狼还虎狼,然一旦面对强敌其蛇鼠本性便暴露无疑,结局不是逃命就是倒戈,典型的持强凌弱、欺善怕恶之卑劣本性,它们连萨达姆、卡扎菲之流都不如,因为萨达姆、卡扎非它们毕竟是通过残酷争战多年过来的,身上还残留有虎狼之习性而非蛇鼠之习性,再加之这些国家还有着民族的宗教文化信仰(而中共国只有无神论领导下的假宗教及党文化),因此民众多少还有作人的准则,执政者竟管再邪恶,可他多少也还会有点人替他卖命而抵挡一阵子,然当今中共完全没有这样的条件,因此、一旦面对强敌,中国大陆全面战乱的局面根本就不存在,甚至连象样的抵抗都没有。

二、那么遗留的邓派内部是否就一点没有血性钢烈的人了吗?不!众人知道那个太极图案里阴阳两半各自之中还有一个小圆点,有人称之为阴阳鱼眼,那么在阴的这一半里边的鱼眼他代表阳,但这并不代表毛派更不代表邓派,那么代表什么呢?历史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整个人类的思想理念早已倾向;民主、自由、人权这一普世价值,因此他们代表体制内的正义力量,这不是我说是就是的,而是宇宙自然法则的定律,世间万事万物均逃不掉这个定律。因此在全球正义力量的引响下,他们将带动整个体制内的阴阳大变换,使正义力量由值变到量变,最终完成历史付于他们的使命——葬送马列邪教党,复活中华民族魂。

三、现如今的中共上上下下无论党、政、军、人人毫无信仰,毫无作人的准则,行事标准:一是惜命如痴(但又特别藐视他人之生命),二是金钱、美女、权力享受。但享受的前题必须要有命,因为它们人生的理念来自于达尔文的邪恶理论“进化论”及马列邪说的“唯物论”、“无神论”,这些理论在起初还会有些作用,因为在这些理论侵入中国的时代,许多共产党人他们骨子里还存留着那个时代的文化和作人的准则,他们认为是在为天下的劳苦大众谋利益,感到是无比高尚的行为,是人生一大美德,邪灵抓住了当时一些人的这种理念而假以利用,但当这些邪恶的理论发展到极至时自然就让人心变得无比邪恶,反过来自然又危极到邪党之自身,邪党无论用多少金钱物欲来收买他们也无用,因为前题是要有命来享受,在无危极生命环境的情况下,毫无悬念的力量对比下,为了自身利益他们会按照邪党的意愿行事,一旦情况相反,他们立马会作出相反的选择,因此它们现在即无一般人的忠孝节义,更无作人的道德标准,更别想让它们成为张灵甫式的杀身成仁,真可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自食其恶果也。

四、马列中共整体全盘腐烂到极至,以至民间有句话叫:“前三十年一贫如洗,后三十年腐败透顶。”中共自执政到腐败的过程确实不同于历朝历代,正常的朝代兴亡都有这样一个过程:成(发展)、住(顶盛)、坏(腐败)、灭(死亡),而中共的“发展”是破坏,“顶盛”是腐败。中共腐败有一大特点,越是要害部门越厉害,而中共最要害部门首当军队,而军队的种种腐败霉烂程度是古今中外罕见的,用不着重复细说,世人早已心知肚明。因此,只要人民觉醒大胆走向街头、广场,形成民众和平举义的海洋,中共倾刻间便会土崩瓦解,因为当今之中共首脑非昔日之首脑,在党、政、军中毫无个人权威可言,加之派系林立、利益权斗你死我活,谁也不服谁,如谁胆敢再调动军队镇压人民,必将招至军中富有阳钢之气的正义力量的反戈,其军队的骨牌效应随之扩大,余下的军队虽数目庞大,但面对同样拥有武装的正义之师,他们只会观望等待,一旦看清中共大势已去,必然纷纷反戈响应,而中共极少数的顽固分子必将自取灭亡的被全球正义力量送上历史的绞刑台。中共首脑们非常明白这一点,正因为如此,中共才万分恐惧人民的聚会,千方百计的阻挠、控制、防范类式的事件发生,但无论中共你是机关算尽,则算不过天,俗话说的好:人算不如天算!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五、 “天灭中共”历史的必然。有人对这句话不理解,何为“天灭”?首先我们要弄明白何为最基本的“天道”、“地道”、“人道”,天道乃好生之德,地道乃载物之功,人道为效天地之法,此乃人间正道。然中共杀戮成性,无论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由其是和平年代杀戮更甚,如中共所说每次运动只有百分之五的一小撮阶级敌人,就照它说的这个数字,那大家算一算中共自建政到如令搞了多少运动,而每次运动都有一批新的百分之五成了它的敌人,直到镇压法轮功。因此今天的中共早已是全民皆敌了,一旦时机成熟,中共倾刻间就将被人民的怒火烧得灰飞烟灭,这就是“天灭中共”。

暂列上述五条,便足见中共一遇强敌不战而亡,问题是怎样才能足成上述局面出现,让民众走上街头及广场?这是个迫在眉睫的问题,真可谓: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这才是真正的大问题,因为马列邪党那些邪恶的理论不竟侵吞了它的内部,同时也侵吞了炎黄子孙们的灵魂,面对早被邪党整治的神魂颠倒、麻木自私的民众,我欲哭无泪,难道真应了那句话:人不治天治,可我知道一旦天治开始,那将是多么可怕的景像,因为邪党巳将民众与它紧紧绑在了一起作为它的殉葬品。如果谁能把这个问题真正解决了,那他可真是功德无量,天地都为之敬佩。总之一句话:无论是人治还是天治,中共都必将灭亡!这是天意使然,人又岂可奈何。

曾经有一位青年小伙向我提到一个问题,其话的意思是:即然中共是如此的邪恶,那他为何还能成功的取得天下,成为雄霸一国的主宰呢?天理何在呢?要么无天理,要么中共并不向人们所说的那么邪恶,否则如何解释?我问他:你看到或听到过强盗土匪们每每一出手就栽倒的吗?但强盗土匪就是强盗土匪,不能用成功以否来衡量其正邪,否则世间便黑白不分了,公理荡然无存了。而中共一时的得逞,短短几十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又算得了什么?随后我还对小伙子说了一件事,那是几年前,曾有一位出家修行的道士用劝解的语气对我说:“你们真没必要与共产党作对,因为他们(共产党)也是应天像而动的,是应人类的劫难而生的,人类当有此劫,因此不存在对与错,一切都是天像的安排。” 呈然,这位道土对共产党的存在是人类的一个劫难,这一点看的十分透彻,但是他还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便给道土打了个比喻,说道家把人体比作一个小宇宙,因此说人体又是宇宙的一个缩影,一个正常人体为什么会生病?病魔是什么产生的?我想你也许会说那是因果关系造成的,可这个因果关系反应到人世间来必然要付合人世间的某条规律,这个规律就是这个人平常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不懂得调济生活,暴吃暴饮,荒淫无度又不段练身体,时间一长病魔自然产生,但病魔绝对不是个好东西,这一点首先要确定,虽然是这个人自己招来了它,但这个人也因此遭老了罪,受到了相应的惩罚,然病魔这个东西本身就是邪恶的,它一旦产生绝不愿自行退去,而这个人又没到寿终正寝的时候,老天给他安排的人生路还很漫长,什么办?那就只能对症下药治除这个病魔,否则这个人就有生命危险,难道今天的人类不正是如此吗?这也同样是天像的安排。另外我要纠正一个说法,不是我们要与共产党作对,而是共产党要与人类的一切善良作对,要与全球的公平、公正、公开之正义力量作对,与人类的普世价值——民主、自由、人权作对,是它共产党与生具来的邪恶本性决定了它要与天道、地道、人道作对……。

面对共产党犯下的罪恶早有无数的人们在揭露它、控诉它,即使将来它倒台了灭亡了,人类也将要警钟长呜,绝不让这段罪恶的历史重演。

中国大陆 欢迎转载 修改于2011.4.5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1/4/05)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共扭扭捏捏撑老朋友卡扎菲/李怡
·李国涛:批判中共!谴责暴政!——强烈抗议中共以言入罪政治迫害刘贤斌
·中共步兵,坦克实力,茉莉花时空要扩大/高考岁月
·中共铁石建筑难逃地震劫难/张永清
·中国人民抛弃中共的原因是中共立党为私/王澄
·中共是中华文化传统中低级部分的丑恶代表/王澄
·雷火丰:中共高层再度发出拒绝政治改革信号
·BBC:模拟中共中央致卡扎菲的一封信/林绿野
·中共「五不搞」只会搞出茉莉花革命/李平
·挑动老毛斗中共(一)兼论“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
·中共拿刘志军祭旗/林保华
·怕“茉莉花开(民变)”,中共警方严防民主党人/陈树庆
·突尼斯民變 驚破中共的非洲殖民夢/茅山道
·陈泱潮辛亥百年论中共国民主革命成功三要素绪论
·阿拉伯世界政治风暴 中共已是惊弓之鸟/刘青
·周育田:欺诈民血的中共社会主义转载!
·谢选骏:中共的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
·谢选骏:从汉朝和唐朝的崛起看中共的未来
· “突尼斯剧变”敲中共四警钟
·只有和毛切割 中共才能找回自信和光荣——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
·清明节 中共上海当局却如临大敌 加紧打压冤民
·洪深:喉舌痛批中共让大陆阴间也腐败至极
·中共高层的“法制”与“政改”两难困局
·中共整肃舆论,《南方周末》评论员笑蜀被炒 (图)
·三硬七软 学者看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人选
·统战部部长杜青林是中共十八大政治局权力平衡的风向标 (图)
·中共十八大领导核心 九抢七成定局
·《零八宪章》论坛就刘贤斌审判问题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
·温家宝的形象化妆师鲁炜出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图)
·胡绩伟康复中 病床评中共缺乏批评精神
·中共秘而不宣:林彪的黑匣子已经拿回来了!
·中共独裁宣言:不搞多党议政,不搞三权分立,防茉莉花革命 (图)
·中共十四大是胡锦涛上位最关键一步
·中共反恐手段打茉莉花 拳打脚踢外国记者 (图)
·中共国务院卖官潜规则:部长一亿/读者曝料
·担心维族人上街? 中共高调处决四名新疆人
·中共改革派元老、人民日报前社长胡绩伟病危 (图)
·中共党委新闻发言人首届培训班在京举办
·掀开中共“和谐盛世”之“维稳”的遮丑幕布/葛丽芳 (图)
·中共政权违法犯罪何时了4/上海市维权冤民杜阳明
·上海劳教人员孙利兴对中共上海当局的控诉
·中共政府包庇纵容操纵市场的刑事犯罪,亿万股民数天损失上万亿元
·给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何勇的一封信
·揭露中共政权利用两劳(劳教、劳改)特殊环境下药害人——细说数次受药后的感觉/上海冤民杜阳明
·中共极权统治 公安被控是“公害”/茱萸
·我被中共政治迫害,酷刑虐待的的事实/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盲人李志新致中共五中全会的公开信
·北京访民吴田丽:因为生活困难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北京访民吴田丽: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从人质事件看中共外交孤立/丁咚
·盲人李志新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先生的求助信(图)
·致中共中央主席胡锦涛的一封信/沈金宝、沈佳君
·致中共中央主席胡锦涛的一封信/上海市浦东新区谢金华
·致中共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控诉书(之一) ——中国军队压制吴宣玖的冤假错案不平反
·惠泰琪:血与泪的抗诉-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和泪的抗诉-致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公开信/惠泰琪
·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长赵永吉:撞死人白撞的保护伞(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