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庄案漫笔——麻木的我们何以自保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02日 转载)
    
    adamlew
     原本还有两个月,李庄就能出狱了,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出一条新闻,说接到群众举报,李庄还有遗漏罪行,现在警方已经侦查终结,并且刚移送检方起诉。 (博讯 boxun.com)

    
     挂在凤凰网上的这条新闻,清楚地显示,有五万多人参与评论,却只有几百来条被显示了出来,相信这样的数字已经充分地表明了民众内心对这一案件的态度,当然我也知道,民众的态度不值一文,比不上领导们一个有意无意的咳嗽。
    
     虽然已经过去一年有余,但我仍清楚地记得,09年12月13日,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李庄被捕的消息给我带来了多大的心理打击。我呆坐在电脑前,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相信但却很明白这事怎么会发生在今天。当事人举报自己的辩护律师,就如同一出父母恩比不上阶级仇的革命样板戏一样匪夷所思不合逻辑。
    
     起初陈有西和高子程两位律师的加入,让我看到了希望,尤其是李庄和两位辩护律师在法庭上精彩的表现,让我相信,李庄将很快无罪释放。因为当时的证据一边倒地向有利于李庄的方向倾斜,证人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同时也都未出庭,这些证言不仅本身就存在无法排除合理怀疑的天然瑕疵,并且无从质证以求证实,另外还有两份证言根本没在法庭上提交,物证方面除了一张写有“不要让法庭为你指定律师”的纸条外,检方再拿不出其他证据来证明李庄蓄意伪造证据了……
    
     这期间还出现了一段插曲,公诉人在庭上声称李庄道德败坏在重庆嫖娼被抓,辩护人当即表示抗议,网络上也迅速流传出李庄嫖娼被捕的照片,但很快又被证实是PS合成的。
    
     可我万万没想到,司法系统会如此的无耻,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脸红地判了李庄两年半徒刑。
    
     上诉是很自然的事,虽然陈有西和高子程两位律师表现得信心百倍,称二审一定改判无罪,但一审的结果却让我在理智上感到二审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转。
    
     当然我在感情上依然抱着二审会胜利的希望。法庭上,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李庄当庭认罪,连辩护律师也感到惊异,一时间,这一消息传遍大街小巷,并迅速成为了重庆当局支持者们最有力的证据。但在庭审过程中,李庄先是多次连着认罪,之后又推翻之前说的话,之后又认罪,然后又翻供,反反复复,一连数次。律师方面则坚持继续做无罪辩护,还提出了给李庄做精神鉴定,当然,李庄也没有表示反对。提供证据时,检方的证据法庭无一例外地接受,辩方的证据却几乎全被法庭拒绝了……
    
     判决结果在庭审结束后很快下来,毫无悬念的,罪名依然成立,只是刑期减作了一年半。判决之前,李庄念了一份精心准备的最后陈词,陈词藏头露尾地隐含了十二个字,好像是“被逼认罪缓刑,出来一定申诉”。判决之后,李庄像疯了一样的拿着话筒说,你们不守信用,说了认罪就缓刑……结果被法警拿下,这一幕,参加庭审和旁听的人都看在眼里。
    
     事后,高子程和陈有西去看守所里探望李庄,李庄证实了藏头露尾和领导承诺认罪缓刑的事,只是没有说出到底是哪一位领导。但他表示一定会申诉,并且他的家属在判决之后也很快递交了申诉材料。只是关于这一申诉,媒体再没有报道,想必驳回是必然的结果……
    
     李庄如果真有罪,那么他受到法律的制裁是理所当然的事,想必这一点谁也不会反对。可是现在,根据控辩双方提供的证据,根据法庭上的辩论,我们能保证自己对李庄伪造证据这一指控确信无疑而没有一点怀疑吗?如果我们的合理怀疑得不到排除,我们又凭什么认定李庄有罪?
    
     一年多来,李庄案是我们这些法学生时时思考的对象,也是常常挂在老师们嘴边的经典案例。但老师们谈起李庄案时,总感觉藏着捏着,不愿多说,不愿作一个定性的评论,但又能让我们体会到他们内心的不满,颇有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之感。当然,对于在重庆工作的他们,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本来不出意外,6月12日应该就是李庄的出狱日,但现在看来,恐怕又要等个三五年了。三五年,李庄与我们隔绝,他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我们听不到他的声音,这不长不短的时间,足够我们将他遗忘。到他出狱的时候,即使他仍然不肯屈服,即使有媒体去刻意放大他的声音,估计在民众中也造成不了什么太大的影响。退一万步说,即使民众依然不依不饶,或者我们法律人团结一致,那时候,十八大早已开过,新一届领导班子已经成立,某领导早已入阁主事,这案子对他再构成不了什么实质威胁,他大可以装装好人,再指令判龚刚模个诬告罪,并把承办李庄案的法官检察官警官统统撤职,于是什么事都了结了。
    
     这一切就像一幕古装大戏,好人落难,蒙冤受刑,几经周折,最终洗清罪名,承办官员被追究责任,或贬职或流放,只有皇帝还是那个皇帝,高高在上,依然像神一样正确。
    
     没人原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但没有几个人原意发出愤怒的呐喊,即使曾经振臂高呼,也没人原意坚持下去。所有人的注意力总是随着新的热点而转变,所有人总是抱着一副看热闹的心态来观赏这一幕幕闹剧,虽然多多少少会对故事的主角感到不平,但这种情绪永远只会局限于剧情而绝不会蔓延到我们的生活中去,我们总认为这离自己太远,总认为这不是自己的事情,于是谢幕之后,一切又迅速归于平淡,如同无风的池塘,再看不到半点涟漪……
    
     我想起了这样的场景,一大群野牛正在安静地吃草,突然从不远处奔出几只狮子,于是它们迅速起身逃窜,被捕猎者追赶着在草原上狂奔,直到跑在最后的那只被捕获,并在绝望地挣扎中死去……然后,草原上又迅速平静下来,牛群不再奔跑,继续安静地吃草,甚至,在狮子们带着自己的战利品,从它们身旁慢慢地走过,并最终骄傲地离开时,它们也不再表现出慌张与不安……野牛们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它们也许知道狮子们明天还会再来,它们也许对自己的逃生能力信心十足,但它们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在奔跑时摔倒,更没有意识到自己也会有跑不动的那天……
    
     今天的我们就如同这群麻木的野牛,面对同伴遭受迫害却无动于衷,那么下一个猎物就是我们自己。甚至,我们的状况还远不如此,被狮子捕获的野牛是奔跑不力的弱者,而被当权者陷害的李庄却是精通法律的强者,连强者都无从保全自己,我们普通人的安宁又如何得以维护?
    
     有人说,唯有好的制度,才能为我们带来安全和幸福。但好的制度不是一台不需要燃料支持的永动机,它需要为权利而斗争的精神作为它运行的动力。如果当权利被践踏,我们无动于衷,我们不愿去寻求救济,不愿为自己的权利而斗争,而是甘于忍受欺辱与压迫,那么制度这一台机器便无法运行,我们的权益便得永远不到维护。
    
     更重要的是,好的制度不是统治者的恩赐,而是我们坚持为权利而斗争的胜利果实!李庄被捕,已是对我们的侵犯,今天的再审,更是对我们的欺辱!这是赤裸裸地在向我们宣示权力!当权者越是要用铁腕和强权迫使我们俯首屈服,我们就越是要挺直自己的脊梁,勇敢地反抗他们的压迫,唯有如此,安宁才能得以保障,权利方能真正实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思之:李庄事件否定的是我们整个律师辩护制度
·李步云:李庄案和中国法治前景(图)
·中国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牟传珩
·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图)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师安宁:李庄事件的价值
·李庄惹不起的是谁/谭敏涛
·聪明反被聪明误,李庄技不如人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聪明反被聪明误,李庄技不如人/张鹤慈
·以闹剧收场的李庄案/木然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玩弄证据,背离正义——读李庄案一审判词有感/张思之
·重庆打黑猜想:李庄和文强会怎么死?
·文强李庄服了薄熙来/吴建东
·李庄突然认罪原因六大猜想
·李庄案引发对中国律师处境恶化担忧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姜维平
·我对重庆、李庄、龚刚模三角关系演变的解读
·李庄遗漏罪行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图)
·重庆准备起诉李庄遗漏罪行
·赵长青:为李庄无罪辩护符合律师法原则(图)
·李庄案看守所录音首次曝光
·李庄案炒作黑手现身 竟是中国政法大学学生
·律协原副会长谈李庄案:对法官枉法监管有漏洞
·陈有西在上海律师协会的演讲:李庄案的前前后后
·李庄被北京司法局吊销律师执照
·李庄案正在大陆网站被全面“和谐”
·李庄获罪一年半,呼吁全国16万律师为其辩护
·李庄终审被判1年半 法庭上抢话筒高喊认罪有假(图)
·李庄案二审改判一年六个月
·张思之谈李庄案:不能搞政治运动
·李庄辩护律师之一陈有西:李庄案2月9日二审宣判
·采访云飞扬:李庄案的黑幕比想象的要厚/博讯独家
·李庄的话音在重庆一中院的法庭内落下,庭内寂静无声
·李庄庭审自白:律师要政治挂帅
·李庄案二审休庭,将择期宣判
·李庄的话音在重庆一中院的法庭内落下,庭内寂静无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