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致云飞兄/萧瀚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3月02日 转载)
     来源:作者新浪博客 已被删除

    云飞兄见信如唔:

     云飞兄,时间过得真快,上次见你,已是一年半前的2009年秋天了。那天中午,在你家不远的地方吃火锅,我还记忆犹新。去年给你打电话,是因为你住院,后来你说没什么大事,我也就懒了,你知道,我一直都懒。 (博讯 boxun.com)

     这封信,在这个电邮和短信时代,我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能收到,因为这个国家不允许无障碍的交流,否则,只能越过高墙去“非死不可”。

     自从你19号那天被失踪之后,朋友们心急如焚,却也摊手无奈。给你打电话当然无人接听、关机,就是给嫂子打电话,也打不通。直到24日,在外面得到消息,说嫂子收到刑拘通知书了,涉嫌的罪名很吓人——“颠覆国家政权罪”。

     林昭在狱中血书里说,她本没打算做谁的敌人,结果被当作最可怕的敌人。你也一样,多年来,你那么勤奋地著述,出版了20多本著作,近几年,差不多每天一篇时评——跟我一样,书生而已,手里无一枪一弹——却在一个武装到智齿的政权那里变成了“颠覆国家政权”者。

     记得奥运会期间,北京的大商场里连菜刀都下架了,一个拥有当今最先进武器的庞然大物,内心却虚弱到这般田地,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公共意义上说,当今中国,他们给你这样的罪名,是一种巨大的赞誉。虽然如此,私心而论,我不希望你获得这样的美名,作为朋友,作为和你一样阅读思考写作的人,我更希望你像以前一样可以自由地生活,我去成都的时候,依然可以到火锅店去跟你和家人吃好吃的,吃全国别的省吃不到的川味新鲜辣椒,听你摆龙门阵。

     年初,我曾去过四川,本想去看你,但时间安排过于匆忙,经过成都的时候没能去看你,这几天我太太一直责怪我当时没安排好时间。不过,你我之交历来淡如清水,十年同道,道在公义,不在这看望不看望之间。我为你身陷囹圄担忧,却没有什么能力救你,自责也只能于此。

     十数年间,我读过你很多文章,所喜欢和认同的你,即在你出世地入世。你写过关于庄子的专著,有着自由精神和独立思想的读书人,谁能不喜欢庄子呢?我曾撰文,认为你的言论无论质和量,都堪称当代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第一人,你的文字,文采与论理并举,激情和理性兼美,倡导者无非公义、情理与善政,反对者无非邪恶与暴政,倘因此而被视为“颠覆国家政权”,那一定是他们自认为代表着邪恶与暴政,是公义和善政之敌,有这样的自知之明当然不错,但他们方向搞错了,指控你颠覆国家政权,只是在邪恶和暴政上勇猛精进,却不是在悔改之路上迈出步伐。

     云飞兄,给你写这封信,本来只想拉拉家常,结果没想到写成这样了,你知道我是个怯懦的人,跟你写信谈这些真不是本意,可是我记性有限,跟你交往中那些好玩有趣的事儿,记不起太多细节,都只是些大致轮廓印象,一落笔,就还是谈这些。确实,我太缺乏淡定的心境,做不到向秀《思旧赋》那样戛然而止。

     即便如此,我也说不出更多的话,该谈的道理,都公开发表过了,你我本非政治人,只是读书人。但正如罗曼罗兰所说:“不是我关心政治,而是政治关心我。”可惜公义和人道,都是权力中心主义国家里的基本政治,你我也就无奈地莫名其妙地成了政治的人,这是可怜之事,但不是最惨的——你已有这无数的成就可以让你无愧,而我也至少尚未麻木。

     已故学人陈乐民先生在其《中西之间》里有句话:

     “人来到这个世上,又念了些书,懂得了些知识和道理,起码应该有良知,有一种对人世和社会的天然责任感。即使是一粒沙子,也该是一粒有‘灵性’的沙子。”

     我很喜欢这句话,录在这里,是向尽到了“天然责任感”的你致敬,并以此自勉。

     本不想说很多,却又说了不少——不过,你倒不能笑话我,因为你我都是话痨,在一起的时候,你说的话至少不会比我少。拉拉杂杂不知所云,别的没什么,从另一个角度说,其实我对你很放心,唯愿嫂子和孩子一切平安,你朋友遍天下,她们在成都的生活我相信应该不至于成什么问题,至于她们对你的担心,那是不用说的,好在据说孩子很平静,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今世的最愛,她一定懂你的。

     我相信不久之后再去成都,就可以重新跟你喝酒,再到你环壁皆书的大书房里听你摆龙门阵了——差点忘了说,你家的大书房一直是我最嫉妒的,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拥有一个真正的大书房。

     临了,想起刘邦那首诗,本就嵌着你的名字,顺便改几个字送给你:

     “大风起兮云飞扬,文名海内兮归故乡,安得公义兮守四方。”

     2011年3月1日於追遠堂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夫妻双双把家玩/萧瀚
·伤害性伦理场/萧瀚
·萧瀚:地域歧视中的言论自由
·萧瀚:走向非暴力
·杨支柱,萧瀚请你看一封信/西风独自凉
·萧瀚:“严晓玲事件”感想
·萧瀚 : 就公盟事件给党国支招
·中国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萧瀚
·给毛崇拜者一份建议性书单/萧瀚
·刘晓原:就刘晓波的遭遇批评萧瀚的“勿用暴力论”!
·请中共对刘晓波用辩论不用暴力(含评论)/萧瀚
·萧瀚:邓玉娇事件评论之21:故意伤害罪,免除处罚…
·给巴东县政府的法盲们上课/萧瀚
·萧瀚:关于邓玉娇案的残思断想
·萧瀚:关于“六四”真相与和解的建议书
·宪政是天降神器吗/萧瀚
·十八亿红线是个伪问题/萧瀚
·美好的08宪章和残酷的现实/兼和萧瀚君
·徐世明:《零八宪章》与中共角色——和萧瀚商榷
·萧瀚:郭德纲事件的是非与教训
·被停课的萧瀚副教授向院长发出公开信
·萧瀚“被不上课” 或因介入公共事务太深
·萧瀚: 邓玉娇案提起公诉前的一点小结
博客最新文章:
  • 刘蔚Wei Liu:谁歌颂党国,谁就是
  • 陈泱潮2020年你须知的預言?看完信不信由你!(下集)
  • 康正果鼠年凶兆
  • 陈泱潮2020年最權威預言?看完信不信由你!(上集)
  • 曾节明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 谢选骏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1)
  • 谢选骏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 法缘历史的天空:大法修炼二十五周年纪事
  • 金光鸿军队解散,各自保卫家乡
  • 陈泱潮22.相信中國經過新一輪分久必合,定會重新統一起來奉行上
  • 生命禅院我与武汉冠状病毒的对话/雪峰
  • 吴倩你们的耶稣:在反对我的世间,我是你们唯一的真正慰藉。
  • 少不丁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 谢选骏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 李芳敏14400024他雖然跌跤,卻不至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扶持他。
  • 谢选骏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