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茉莉花:民主的脸谱/武振荣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茉莉花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武振荣更多文章请看武振荣专栏
     ■风起于青萍之末
     (博讯 boxun.com)

    大凡每一个重大事件的起初都有一种在最初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开端,因此,若不是此事物后来之发展特别的引人注目,开端上的东西会被人们遗忘。目前中国发生的茉莉花革命事件就是如此。
    
    2004年8月8日,成都市发生了第一例由网络发起的快闪运动,翌日,我写作了《尽快培养我们民主的快闪族》一文(发表于《民主正义党》网站),提出了民运人士可以借用快闪族的方式做民主的“快闪运动”,对之我做了如下描述:
    
    “快闪行为”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游行”,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示威”,而是一种轻快的、轻松的和瞬间的“我意”之表达,是纯粹的生物学意义上的人的情绪、情感的表达,就如同鸟要叫,蝉要鸣和狮子要吼叫一样的自然,是完全不需要到公安局去做“申请”。
    2009年7月5日,我在《网络革命刍议》(《民主论坛》首发)一文中,论述了民主运动可以在网络兴起的理由,并论述了“网络革命”的性质、特点给:
    
    在网络世界里,某一个事件所占据的一点,不是一个物理学意义上的点,而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点,它被鼠标激活后会产生出自发意义,而大量的自发意义并不是网民在点击鼠标的那一刻都可以洞见的。所有这一切,恰恰都关涉到人类革命行为中最为深奥的那种一种。在传统的历次革命中,当革命潮流汹涌澎湃时,革命领袖驾驭不了革命形势,往往成为被革命形势推着走的人,不得不做出一些违反革命利益的事情;对比地看,网络革命里的“无领袖”现象恰恰为参与革命的网民摆脱“被领袖控制”的命运准备了足够的自由。所以把网络革命看成是中国民主运动、民主革命的预演,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到许多的东西。
    
    
    2009年7月20,“贾君鹏吃饭帖”走红网络,出现了“贾君鹏象”,7月23日,我写作了《贾君鹏何以走红网络》一文(《自由圣火》首发),提出了网络世界可以在“一瞬间”改变民主“寂寞现象”的论点,在接连写作的《寂寞党论》、《一步之遥:由“网闹”到“网革”》(《自由圣火》首发)中论证了“网络革命”的可能性,做出了“民主要在闹字上现身”的论断:
    
    不宁为此,网闹事件的大规模兴起,使“6•4”后的“寂寞化”了的中国社会出现了“闹象”,把它和已经出现的“医闹”、“维闹”(维权运动)联系起来看,民主要在“闹”字上现身——是谁也阻止不了的事情!
    
    可见,在中东茉莉花革命兴起之前,中国已经有了网络革命的准备和预演,因此,在这一次人们对中国茉莉花革命的议论中,尽管观点不同,却有一个共同点,即没有人认为它是“舶来品”,都认为它是地地道道的“国货”。
    ■ 民主需要一个脸谱
    
    我在2006年写作的《民运政治论纲》,2010年写作的《立即民主》和今年写作的《民主日记》连续性地强调了一个论点:时至今日,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了民主,都对民主有了理解,区别仅在于有的人可以说出来,有的人说不出来。能说的人,可以说得天花乱坠,不能说的,如茶壶煮水饺——倒不出来。所以,民主的土壤在我们中国已经是“肥”的了,只是它目前还没有生长出民主的“花草”。
    
    我的上述论点,在《中国之路》发表后,某一位网友批评我“越来越肤浅”了,言下之意,我把中国民主——如此的大事竟然说得很轻巧,全然不看民主革命的严肃脸面。面对着网友的批评性话语,我在思考:有没有一个民主的脸谱呢?
    
    中东茉莉花革命之风吹进中国后,中国民主获得了一个脸谱,因此,本月20日的茉莉花革命的彩排和今天所发起的预演,即使没有达到“革命”的预期目的,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件啊!无论怎么说,中国民主从一个抽象的词,变化成为一个可见的具体之物:茉莉花。
    
    在最近20-30年内,我们中国人说民主总是说不到一块,你说东,他说西,别说13亿人是这样,就是海外民运人士——这个小团体也是如此啊!大家尿不到一个壶里——已经是一个谁也否认了的实事。所以,海外民运组织的摊子不是越来越大,而是越来越小,这里面除了别有用心的人搞破坏外,最主要的原因是认识上的问题,每一个都不想放弃自己对民主的那种认识而去随意地附和别人。这也难怪,民主——面对冲突的各种认识,它却一言不发啊!
    
    茉莉花之风吹来后,一下子改变了上述情况,民主获得了一个脸谱:茉莉花。如果说民主就是一朵茉莉花,那么,只要人们看到了茉莉花,就等于看到了民主。于是,一个理论上纠缠不清的问题,竟然被脸谱给撇清了。花是一个任人看的东西,在看花上,人们取得了“一致”,为什么呢?因为花的意义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意义“加”到它上面,于是,形成了意义的叠加;叠加的结果出现了意义的生物化的衍生效应,于是,意义在“自组织”现象中就最后地成型了。
    
    其实,脸谱所导致的结果不光是搞民主的人的团结,同时也带来了反对民主的专制主义者们的相对反映,在20日的茉莉花革命行动中,“茉莉花”成为“敏感词”被屏蔽,就是一例,手机的飞信群发功能也被取消了,可见,民主以露脸,就把专制主义者们给吓坏了,可谓,八公山上,草木皆兵啊!
    
    ■民主的社交区
    
    有了脸谱,由脸谱产生的“社交区”完善了中国民主的网络存在。所以,当推手们把网上的民主推到街头时,中国民主运动的一条新路子就展现在人们的眼前,于是,一种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新革命,崭露出了自己的面目。
    在过去的时代里,谁经历过网上的民主?没有,根本没有!在人类走
    向民主的历史中,有过咖啡馆的民主(法国革命),有过报刊杂志的
    民主(10月革命和辛亥革命),有过广播的民主(66运动或者“文化
    大革命”),有过电视的民主(89运动),唯独没有网上的民主 (武振荣《民主日记2》《画饼充饥:网上民主》《民主论坛》上载)
    在写作上一篇文章时,我虽然提出了“我们要把网上的民主想办法带到街头,带到广场,带
    到议会”的问题,可这个问题如何实现我心里没有底,虽然此前,我已经形成了网上事物的生物学“漂变”之思想,但毕竟是一种“思想”,没有看到一个实例。
    
    中东的茉莉花革命给了我们中国人一个“实例”,使我们在中国之外亲眼目睹了一场迟早都要在中国发生的革命。
    
    可不是吗?在对中东茉莉花革命的进一步观察中,人们惊奇地发现了中国的1989年的民主运动,发现了类似的“6•4”,发现了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式的“动乱”……,总之,人们在外国的事件中又看见了本国事件的影子,甚至它不是影子,而是事件的“原本”。世界一家,人类一体的事情已经不需要论证了,它成为一种“客观事实”。这样的实事,独立看,也许没有多大意义,可是就中国民主之现状看,它大大地简化了民主运动和民主革命所需要之“理论”,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件啊!
    
    ■民主的传呼
    
    本月20日之后,中国的街头、广场出现了民主,接下来的情况是,它应当在“议会”里出现。如果3月份中国的“两会”真正的有“良心”的话,那么,茉莉花就应该被“议论”,它即使作为一个“维稳”的话题被议论,我认为也是显现出了自己的存在价值。意义是一把双刃剑,正面意义和反面意义是连带物。
    
    如果议会没有反映,那么,本年4月5日,第一个“天安门运动”的纪念日是一个“开花”的好时机;5月13日,大学生绝食纪念日又是一个好时机,6月4日,也(不要忘记自然茉莉花是6月开花)是,10月10日,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日更是一个好时机啊!
    
    结论是:茉莉花革命要在中国开花,是一个老天爷的意志,谁可以阻拦呢?用韩国人发明的一个成语讲,这叫“旱天作雨”,是说,人民群众到了水深火热之际,不能自救,老天爷是会帮助人民解放的。
    
    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此篇献给今天的中国茉莉花革命)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毒奶粉,让我们期待茉莉花的盛开/王衡庚
·茉莉花革命是面照妖镜/徐斯俭
·茉莉花革命Online Game之《中国,星期天围观》攻略
·张辉杰:关于“茉莉花革命”民主运动的思考
·请茉莉花组织者全面考虑活动的影响力和参与者的风险
·一部伟大的现实魔幻主义作品:2.20茉莉花革命/何清涟
·万润南评价中国13城市的“茉莉花革命”事件 (图)
·怕“茉莉花开(民变)”,中共警方严防民主党人/陈树庆
·咏茉莉花——戏仿李清照·声声慢词式/九曲澄
·《天,就要亮了》/茉莉花革命有感而发
·茉莉花一定会在中国盛开
·茉莉花在手,跟着民主东风走/丘岳首
·我的《 “让茉莉花飞”》文章被封杀了!/牟传珩
·世界“让茉莉花飞”——中国“央视”谎言还能维系多久?/ 牟传珩
·茉莉花革命短评/钱跃君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陈维健
·突尼斯的“茉莉花”能芬芳几时/陶短房
·王府井封上围板 北京茉莉花疑无法绽放
·到底谁是茉莉花主脑 大陆公安严查
·中央社:博讯宣布停止刊登茉莉花消息
·一个以韦石名义发出的茉莉花的邮件附件是病毒
·中国网民发起第二轮“茉莉花革命” 防暴部队已进北京
·博讯宣布停止刊登茉莉花消息
·茉莉花前夕维稳气氛紧张 防暴部队进入北京
·吾尔开希:中国茉莉花革命升级,军队镇压或失效
·防范茉莉花飘香 中国政府虚实兼顾
·“中国茉莉花革命”后“五毛”爆发
·《环球时报》独家回应西媒谈中国“茉莉花”事件 (图)
·中国为制止“茉莉花革命集会”限制外国媒体 (图)
·中国的茉莉花与博讯网站——VOA专访韦石 (图)
· 中国挥动颠覆罪大棒遏茉莉花开
·马英九:茉莉花争取人权民主自由
·港澳号召市民上街支持茉莉花行动
·中国茉莉花集会在广东成为打压重点
·大陆“茉莉花”集会前夕再有多人被带走
·大陆“茉莉花”集会前夕再有多人被带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