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怕“茉莉花开(民变)”,中共警方严防民主党人/陈树庆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22日 来稿)
    
    2011年2月17日晚,大纪元记者陈怡莲打电话给我,说博讯网上公布有一条推文,说20日在全国各大城市举行中国的“茉莉花开”集会,问我对此有何看法。当时我说“中国最终会实现民主,走向民主要靠老百姓自己去争取,不能等待和指望统治者的恩赐”。由于本人对于中国大陆复杂情况的理解,并不抱有现在就能“一步登天”实现民主的信心,就接着说“这样的活动不管结果如何,只要进行起来,总能增加民主力量的凝聚。”次日开始,只要能抽得出时间,我就开始关注“茉莉花开”的有关传闻,以便从各方对此传闻的反应中能够得出有益的思考。
     2月19日,从网上看到杭州的集会地点在武林广场百货大楼门口,我知道那里虽是商业闹市和城市中心区,容易引起“围观”,但目前正在造地铁站,空间局促,又处于十分繁忙的交通十字路口,大群人的围观聚集和行进肯定不方便。而百货大楼后面的停车场范围较大,又有多个出口,能够埋伏大量警力,且出击方便,便于对“围观”民众包抄;加上南面的百井坊巷、北面的浙江展览馆周围停车场可以集结二线警力,如果一线失控,也容易及时调动增援和围堵。会有人去“围观”吗?那里的警方会如何布防?出于好奇,我打算第二天中午去那里周围走一遭看看。 (博讯 boxun.com)

    2月20日一大早,辖区所在的拱墅区大关苑派出所朱所长就打电话来叫我到他们那里去聊聊,我说“不去!”。他就说“那么今天最好不要出去,如果你一定要去,我们就派人陪你去”,我到楼梯口往下一看,下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旁边有几个每当敏感时期就来替我“保驾护航”的“保镖”。更为令人奇怪的是,在我家六楼与五楼连接的楼道口,本来干干净净的,却突然多了三个香烟屁股,两个“黄鹤楼”、一个“黄山”,说明很可能从昨晚开始就有人在外面等待什么,耐不住长夜寂寞抽根烟解解闷。我想,本来是一件“空穴来风”,他们就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 而厉兵秣马当真格,我怕一下楼,就可能被强行塞进车里“被旅游”,陪他们一起去“防茉莉花”演练。看来,我还不如呆在家里,静观他们操练好了,反正来日方长,想要了解有关情况,事后调查也不晚。
    期间根据已知情况,认为近期比较活跃的中国民主党浙江成员,我就主动打电话去了解,当时朱虞夫、楼保生、吴义龙、魏水山都关机,薛明凯不应答(肯定不方便才会如此)。直到2月21日,才能联系到我所关注的一些人,从他们反馈的情况看,好多人20日打我家电话或手机没人接(我明明在家里,怪哉!),现将他们这几天的状况简单介绍如下:
    朱虞夫(电话:13967148083):2月12日上午,杭州一批异议人士计划在杭州鼓楼望仙楼吃饭,作为春节后杭州中国民主党人的第一次聚会,并庆祝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在城隍山上展示了“庆祝埃及人民推翻穆巴拉克的专制独裁统治”横幅。结果杭州市、上城区国保如临大敌,于当天上午十点陆续将魏水山、朱虞夫、薛明凯、来金彪、高海兵、王荣清、楼保生等人带走传唤。从这一天起,朱虞夫就被限制在家中,即使有不得不办的事务要外出,也有两个以上的公派“保镖”随身跟班。2月16日,贵州来宾廖双元要拜访朱虞夫,也被堵在单元门外而没有见成。2月19日、20日两天,朱虞夫被一国保、一片警、两协警带到远离杭州约80公里的桐庐大奇山“被旅游”,直到20日晚9点才返回杭州,继续被软禁家中。
    薛明凯(电话:15805813271):自从年前和魏水山先生代表中国民主党调查钱云会事件真相起,就多次被杭州警方扣留和跟踪。2月18日,应浙江警方要求被山东警方遣送回原籍,关在曲阜市公安局陵城派出所,到2月21日才释放回家,被警告不得离开山东去杭州、北京等外地。
    魏水山(祖籍四川,电话:13735538830):钱云会案调查回来后,多次被传唤。2月12日因参加城隍山庆祝“埃及人民推翻穆巴拉克的专制独裁统治”集会活动后一度被软禁在杭州余杭区良渚镇新联合大酒店201房间,共3个国保还有2个保安,连上洗手间也派人监视。从18日晚开始到20日晚8点多被带到杭州西北约150公里的安吉“被旅游”,回到杭州后,又被软禁了一天。余杭警方多次警告他说:你作为我们辖区最活跃的民主党人,让我们承担了很大的压力,要好自为之。魏水山先生说:我在这里工作、生活甚至推动中国实现民主,都是一个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你们不能违法驱赶或限制我。你们工作有压力,也不容易,我能够理解,可以适当让步,减少或减缓我的参与,不会逼得你们太难堪。但这并不能放弃我对民主自由的信仰与追求,中国民主党和平、理性地推动中国民主进步,对国家有利、对人民有利,共产党及警察如果能逐步适应这种民主化的世界潮流,对你们来说也不是坏事。
    
    来金彪(电话:13388601327):自从2月16日,廖双元到访并被贵州警方遣返后,来金彪先生一直被监控在家中,出门购物或接送小孩上学都有警方派遣的“保镖”陪护,至今仍是如此,据他猜测可能会延续到3月5日开两会。
    楼保生(楼宝生,13282177055):2月18日薛明凯从其家中带走后,遭到抄家,被搜走U盘一个。电话联系不上,至今下落不明,门口有两个可疑人员一直守候。这种情况说明,为“公民意识”和“公民行动” 一直来奔走呼吁的楼保生先生,目前需要特别引起关注与保护。
    王荣清(0571-85997558):2月19日晚6点直到20日晚8点半,被软禁于江干区闸弄口派出所。
    吴义龙(电话:15168385850):2月19日、20日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21日晚给我来电话说,20日被杭州国保送到龙井双峰插云的农家茶室“请喝茶”,直到晚上8点多才被送回住所。
    祝正明(电话:15858166897):19日就受到警方警告“这几天最好那里也别去”,在祝正明先生不肯承诺“向他们保证那里也别去”的情况下,20日被限制在祝正明先生所营业的电瓶车修理铺,监控人员直到晚上7点多才撤走。
    萧利彬(电话:13588411685)和吴远明(任伟仁,电话:13396573202),约好到浙江图书馆听讲座,来去都被监控的警察“护送”。
    迟建伟(电话;13335810676)、高海兵(电话:13858142104)、戚惠民(电话:13905712569)等人门外在20日有人站岗,限制其外出。
    其他人,估计情况都差不多,我懒得继续一个个再打电话询问,就例举上述几个算了。
    这次从虚拟到现实的“演习”可以看出,一有风吹草动,当局都会提前对公开的民主党人或其他出名的维权人士等社会活动人员进行控制。杭州作为中国政治、经济的二级城市,布控尚且如此兴师动众,对于北京这样的政治中心和上海这样的经济大都市,那么可能就会花更大的力气进行外松内紧的“全方位劝诫”、“监控”、“未经宣布的重点城市或场所戒严”、“抓捕”、“清场”、“堵截”。一次次按常规来,结果差不多,已经著名的民主人士很估计关键时刻难能起到主导作用却有大量牵制对手的效果。但每一次这样的事件,或多或少地在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增进公民意识的觉醒,导致力量与形势的逐渐变化,“异军突起”防不胜防,中国大陆实现民主终有一天“势不可挡”。
    作为中国民主党人,始终认为中国是人民(“人民”乃集体概念,其义是“公民全体” )的中国,绝非任何政党可以霸占的天下。政党的执政权力来源于主权者人民的有效委托(公正自由的普选),政党权力下位于公民权利和法律规制,而不得凌驾于公民权利和法律之上。我们在一贯谴责中共权贵垄断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资源并滥用国家公器迫害异议人士阻碍民主进程的同时,借此文再一次劝诫现执政的中共当局要秉着对国家前途和人民福祉真正负责任的态度,认清形势全面启动政治改革、停止一切侵犯人权事件,在真相、和解与赔偿的基础上与全国人民一起走向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而不能反全人类民主自由潮流,在一次次错误甚至罪恶中越陷越深、越来越被动,直至被彻底扫 进历史的垃圾堆。
    陈树庆
    2011年2月22日完稿于中国杭州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咏茉莉花——戏仿李清照·声声慢词式/九曲澄
·《天,就要亮了》/茉莉花革命有感而发
·茉莉花一定会在中国盛开
·茉莉花在手,跟着民主东风走/丘岳首
·我的《 “让茉莉花飞”》文章被封杀了!/牟传珩
·世界“让茉莉花飞”——中国“央视”谎言还能维系多久?/ 牟传珩
·茉莉花革命短评/钱跃君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陈维健
·突尼斯的“茉莉花”能芬芳几时/陶短房
·“渺小”演讲“茉莉花革命”被刑事拘留
·网友转发“茉莉花革命”信息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茉莉花:中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传已扣押千人
·担心参与茉莉花集会 内地严禁大学生离校
·很多人都在猜:中国茉莉花革命是谁发起的
·胡锦涛亲自下令 网络简讯封杀茉莉花
·网友扬言:这次茉莉花下回玫瑰花 将定期举行 (图)
·日本外交官在沈阳茉莉花集会现场被抓
·中国各地网友直击:谈茉莉花革命现场情况 (图)
·“中国茉莉花“行动受国际关注
·阻茉莉花行动当局转趋暴力 刘士辉律师被打骨折尿血 (图)
·美国之音"茉莉花"引当局加紧打压异议、维权人士
·中国政府网上网下应对“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首次集会前后喝茶、软禁、绑架、殴打成热词
·茉莉花集会:军队紧急通知不得上网、不得打手机
·京版“茉莉花”次日 首都街头平静 (图)
·对“茉莉花革命”Stratfor提出了几个疑问
·中国一些大学“软禁”学生参加茉莉花革命集会
·中国官方媒体:在中国推动茉莉花革命是枉费心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