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悼何跃、念王军(伍少白)/秦晋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几天前在网络独立评论上看到一则消息,旅居法国巴黎的何跃死于非命,而且案发现场非常的血腥可怖。看后心里一震,十分伤感。

     认识何跃多年了,1995年夏去欧洲参加“海外民运协调会轮船会议(斯德哥尔摩到圣彼得堡)”的时候,还在何跃在荷兰阿姆斯特丹附近小城海牙的家住过一宿。那时何跃经营一家中餐馆,印象中93年华盛顿会议以后,民阵处境不佳,连开一个会议都有困难。民运从那个时期到现在,我都借用70年代中国流行一时的阿尔巴尼亚电影“海岸风雷”里面的一句台词这么自嘲“就你们这几个人凑在一起,连根上吊绳都买不起,还想打意大利?”。何跃的家在那个年代还算宽敞,晚上横七竖八地睡满了人,白天就用来开会。 (博讯 boxun.com)

     96年美国肯塔基会时候,因同房间的与会者晚上鼾声如雷,自己澳洲和美国的时差一时倒不过来,久久不能入睡。还是何跃抢挑了一把重担,跟我换了房间,解救了我不能入睡的痛苦。何跃对我的友情和承让,点点滴滴,虽说不上涌泉相报,但却常记在心。

     以后由于整个世界环境的变化,从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到海外升斗小民都往中国共产党那里靠拢,何跃在这样的国际新绥靖主义环境和国内经济起飞环境的双重影响下,由原来的反专制向中间或者甚至中共那里靠拢一些,都属于常见现象中的平常一例。曹操官渡之战的时候对手下战将和官员与袁绍暗通款曲的信函在胜利后一律付之一炬。我们民运不景气,前景黯淡,因之有人在对待民运与中共、民主与专制的关系上的亲疏产生变化,我们应该采取宽容理解态度,要有七擒七纵的雅量。

     听说何跃还是经常出现在民运活动中,一些在欧洲举行的会议,何跃还是参加,或者在巴黎尽地主之谊给予民运朋友友好款待。最后一次见到何跃是2006年的柏林会议,一别至今近五年。何跃遭此横祸,令人错愕。曾经一条战壕过,有加之心肠柔软,怀念旧情,闻此噩耗,不禁悲痛悲伤。听说荷兰的民阵主席王国兴代表民阵的同仁向何跃家属表达哀思,英国的和丹麦的民阵朋友都有准备前往巴黎为何跃送上最后一程。路途遥远,囊中羞涩,且刚去了香港为司徒华送行被港府拒之门外,不能远赴法国巴黎,我谨隔洋隔洲向何跃家人表示哀悼,请节哀顺便,多多保重。

     更往前数几天,李松来电通报荷兰王军(伍少白)因病去世,听了很是伤感。去电荷兰国兴处查证,经证实确实如此,已经有时日了。王军在荷兰人缘并不好,朋友不多。与另外两人齐名,是荷兰的“三剑客”,一剑杨斌、二剑张英、三剑就是王军了。现在最年轻的一剑客王军去世,一剑客北朝鲜新义州特首身份的杨斌下了大狱,现在只剩最年长的张英老当益壮继续驰骋疆场。

     王军第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1993年5月的洛杉矶民运协调会,为人很热情,坚持在马大维家里做一个什么辣子鸡给大家品尝。会议以后还有过几次电话联系,再后就断了。一直到了2004年6月纽约再次相逢,是纪念89民运十五周年。活动以后我继续向东飞行到欧洲,到了荷兰。王军很是热情,一定要求到他那里聊一聊,住一宿,细心周到的招待我这个远方的客人。等我第二天早晨醒来,却发现他躺在沙发上,这个时候才发现王军的条件并不好,只一个房间。我很感动,也觉得很过意不去。

     以后又知道王军长期泡在网上,对使用paltalk和msn比较熟练,我被拉上网好几次,每次都有王军在通过网络向国内民众传递信息,沟通交流。在我所听到的和感觉到的,王军所做的基本属于民主力量与国内网警交手或者唤醒鼓励民众的一种活动。这个时候才知道他的网上公开的姓名是伍少白,另外有一个网名叫菩提。我的管中窥豹部分是否正确,日本的李松也许可以证实,因为他们花费不少时间在网络上,所以李松会在电话中对我提起王军的不幸之事。王军在网上活动过程中也得罪了不少人,我时常有抱怨的听闻。王军应该50不到,属于英年早逝。听国兴说王军走的时候很是悲凉,由于我与王军彼此有交情,更感悲伤。几年前王军曾在国内的时候给我发过他与他兄长和嫂子的相片,他们都是军人装束,听王军自己介绍家里有点背景,曾婚,有孩子。这些都是听他自述,无从证实。王军信天主,但愿他在天国能够安详。

     毛泽东在他的“为人民服务”一文中说得好,很人性,我依葫芦画瓢与时俱进地改写一下:今后我们的民运里,不管走了谁,不管是普通民运人士,是同情过民运的,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民运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民运团结起来。

     2001年王若望去世,我去了纽约参加追悼会。一位民运朋友对我说,我们民运开始走人了,今后这也是民运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了。的确王若望、刘滨雁、金尧如等离开这个世界时候极具哀荣,而与民阵有过或多或少关系的早逝者如何跃、王军、前些年丹麦的费铮铭(袁佐政)还有一位来自台湾张什么忠的,不太可能有这样的哀荣。我们民阵的朋友们都应该记住他们,纪念他们。

     我们民阵人都有这么一种情怀,对逝者的尊重。最近香港华叔去世,民联阵监事会主席陈汉中发了一个建议,希望全世界民运人士都到香港去参加纪念活动。这个建议立刻得到了另半壁民阵副主席、女诗人盛雪的积极倡导,并且发出号召这么做。因为同是民阵的,对盛雪的倡导备受启发和感动,加上自己也愿意亲送司徒华,就去了香港。本承想即便进不了香港,也能在香港机场移民局拘留所里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民运人士组成的送葬队伍相会,也可以在拘留所里举行悼念仪式,表达哀思。到了香港机场移民局拘留所才发现,原来是74师冒进孟良崮,孤军深入,连的提议的和倡导都没有来,被迅速、干净、彻底地围歼了。这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报道的美国有一对父子,听了一个大广告,说是在脸上纹印可以获得一辈子享用不尽的巨款。父亲听说了不但自己纹了,还让儿子也纹了。钱没有拿到,脸上的纹印也无法去掉。

     应该认识到,在这件事情上北京的反应非常正确,御敌秦晋于国门之外,礼送原地;等到最后一刻拒绝王丹和吾尔开希入境香港的签证,让支联会李卓人等空欢喜地幻想到最后一刻。二十多年前北京的一幕是如何发生的?是胡耀邦的去世引起了学运,逝者虽远去,生者要前行。一个胡耀邦倒下去,百万学生和市民上了街,这样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事。北京把这个经验教训铭记在心,司徒华先生的去世就不可以引起港人的民主要求么?不就可以激发港人上街宣泄悲愤引发政治风潮么。北京防守严密,防微杜渐,阻挡成功。

     海外民运二三十年,我们从青年到壮年到中年,开始步入成年和老年。想起“红与黑”中的于连•索雷尔看着大主教不停地吹熄蜡烛,暗叫着那根蜡烛不是我。看着何跃和王军永远离去,而我们追求的民主大业虽然已过红海但仍在旷野之中徘徊,不禁问天,我们何时得以到达应许之地?悲因是而来。

     何跃安息,王军安息。

     2011年2月17日星期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敦促西方修正新绥靖主义策略/秦晋 (图)
·秦晋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式奥斯陆感言
·刘晓波获诺奖与中国的民主化/秦晋(图)
·2010年澳州联邦大选的“马后炮”/秦晋(图)
·秦晋关于电子邮箱被盗申明
·旦夕变化的澳洲政治——联邦大选前政治角逐/秦晋(图)
·中共与西方的“人权”游戏/秦晋
·“富士康事件”是否为21世纪的新“沈崇”案?/秦晋
·司徒华,中国民运的良师益友/秦晋(图)
·世俗与心灵的交汇—政治领袖与精神领袖的会晤/秦晋(图)
·《赵紫阳回忆录—改革历程》读后感/秦晋
·秦晋:中共重判刘晓波将特殊的意义
·达赖喇嘛返藏是开启中国政治大门钥匙/秦晋(图)
·秦晋致阿衍
·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的一孔之见/秦晋
·落幕的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秦晋
·缤纷多彩的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秦晋
·秦晋:奥运前夕香港行动 (二) 民主中国阵线 (图)
·秦晋致胡锦涛书
·秦晋赴港探重病司徒华被拒入境
·秦晋间发生人为交通大阻塞(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