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茉莉花革命短评/钱跃君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1日 转载)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来源:欧华网

     1989年是东欧的和平革命之年,20年后的2011年将成为非洲革命之年?从北非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开端,途经非洲的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中东交界的埃及,蔓延向中东的也门、约旦和叙利亚等国。这些国家的共同特点是:社会矛盾尖锐,总统长期当政而专制,由专制而导致政权腐败和民心反叛,最后爆发抗议和骚乱。如果说民主社会就是抗议社会、抗议之后还可以通过自身体制来理顺社会危机的话,则在专制社会情况就不相同:长期的政治压制而使整个社会鸦雀无声,一旦发生抗议,则如熊熊烈火而导致政权倾覆。倾覆之后是走向民主(如东欧)还是走向新的专制(如突尼斯20多年前的骚乱而导致总统辞职),就取决于各国的社会与民众基础。 (博讯 boxun.com)

     真假民主谈

     非洲与中东会发生这样规模的抗议,而且导致政府被倾覆。那些国家总统能不顾民意而连任二十、三十年,必然腐败严重,而且对内限制新闻自由,迫害反对党。这些现象都带有专制社会特征。那非洲与中东到底是民主国家还是专制国家?这就涉及到形式上的民主与实质上的民主。

     当今世界完全不民主、即完全取缔全民大选的国家已经极少,可能也就中国、北朝鲜、古巴等几个,就连当年东欧时的东德、捷克、匈牙利等形式上还保留了全民大选,只是执政党在大选上做手脚,如取缔党外反对党和党内反对派,关押异议人士等,使老百姓无人可选,这就保障了共产党永远当政。除了共产专制外,全世界从非洲到中东形式上都已经是民主国家。相对说来,突尼斯要算是非洲最为民主的国家之一:废弃了封建世袭,有健全的两院国会,有固定的全民大选,而且确实通过选举实现了权力交接。虽然总统无任期限制,但限定总统年龄上限为75岁——德国总理、英国首相等也没有任期限制,法国几年前才修改宪法限定总统只能连任一次。人们说现任总统独裁,无非他连任了五届,但那是他在五次全民大选中获胜,能说他专制?

     然而,这些全民大选、议会制度还只实现了形式上民主。要实现实质上的民主有两个要点:

     一、除了执政党外,还必须存在具有执政能力和相当民心的反对党——民主政治是执政党与反对党的共同政治,所以欧美各国都有两大实力相当的“全民党”角逐,实现轮流当政。只有强大的反对党才可能在政治上制衡执政党,可能通过大选而替代执政党。如果没有反对党或只有非常嬴弱的反对党,则执政党照样可以不顾民意地为所欲为,民主政治名存实亡。非洲、中东的许多国家就是处于这个状况,在那里只看到全民大选,却听不到反对党声音。没有反对党的大选等于不选。突尼斯总统当政22年,还通过全民公投成为“终身总统”(奥巴马还致函祝贺);埃及总统当政30年,还打算将他儿子合法地继承他的总统“王位”。他们的总统产生没有背离民主原则,却背离了民主目的。拿台湾例子而言:蒋介石时代没有民主(没有大选,不容许有反对党存在),蒋经国或李登辉时代有形式上民主(开始全民大选,但反对党很弱),到陈水扁时代才实现了实质性民主(反对党首次当政)。所以今日的台湾才是一个真正民主的台湾。

     二、在民主的基础上必须保障人权。如果没有人权保障,人们不享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则反对党就缺乏生存空间,无法或很艰难地生存发展,无法形成“有执政能力”的反对党。在突尼斯和埃及,新闻媒体受到监控(反对政府就作出卖国家罪),异议人士身陷囹圄,在发生抗议活动中,互联网、电话等通讯渠道被政府切断,所以这样社会中的反对党只能畸形发展,一旦遇到社会反弹就会奋出要推翻整个政府。其次,民主制度并不一定能够保障人权,通过大选而民主产生的纳粹政权成为世界史上一场空前绝后的浩劫。所以提出宪法原则:当民主与人权发生冲突的时候,人权高于民主。即如果议会民主通过的法律内容违背人权,就可通过宪法法院给予取缔。而要保障人权,就必须有法制,有独立的司法。埃及现任总统穆巴拉克以埃及面临战争而实施戒严法,在戒严法的幌子下可以绕过法制镇压异己,就连上届与他竞选总统的反对党领袖都被关押在狱,几乎唯一有一点规模的反对党被禁。

     尽管如此,有形式上的民主毕竟优越于没有形式上的民主,不仅没有一个政府胆敢采取“北京方案”,而且最后都是政府向民众低头:突尼斯总统离国,约旦总理下任,埃及除总统外所有官员下野,总统也表示不再参加九月竞选,而且取消戒严法、新闻禁令等以保障人民自由……

     抗议:社会矛盾的爆发

     世界两大宗教都源于地中海东岸的中东地区:公元4世纪前后基督教向地中海北岸发展,而成为今日欧洲的主流教派;公元6世纪前后伊斯兰教向地中海南岸发展,成为今日中东与非洲的主流教派。宗教决定文化,文化决定社会结构(唯心论),所以那里的社会有许多相似之处,都面临着相似的社会矛盾与社会冲突,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自然会引发整个伊斯兰教世界的震动。社会主义政治追求的是社会公正与社会保障,这两点恰恰就是引发社会危机的根源。

     无论这社会是贫是富,如果有严重的社会不公正和缺乏社会保障,该社会就不可能稳定。突尼斯的整体经济不差,几为非洲首富,但贫富两极分化,而这种贫富差异是建立在严重的社会不公正之上,首先就是政府腐败。如果政府中的几个官员腐败,可以归咎于这些官员的道德堕落。而如果政府中的许多官员都腐败,那就不再是一个道德问题,而是一种制度性腐败,任何人进入这个制度都会主动、被动地腐败,任何道德教育和法律惩罚都无法消除。专制政府总希望通过暴力或教育来奴化人民,建构所谓“和谐社会”,其实就是要人们忍受贪官污吏的欺压。

     要使这样的社会不公正不至于引发社会动荡,就必须保障国民经济不断上升。经济上突尼斯政府奉行自由原则,使突尼斯保持着较高的经济增速。人民尽管没能享受到公民权利,毕竟从经济增长中获得好处。但只要遇上经济困境就会爆发政治危机。突尼斯总统自己都清楚,何时突尼斯经济衰退,他的总统命也就此结束。突尼斯经济主要依靠鲜花、日用品和磷酸盐的出口,以及旅游业和侨汇。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对这几项打击都非常大,失业率攀高,尤其大学生等高学历人群的失业情况严重,2009年的总失业率达14%,一些重灾区超过50%——经济危机在民主国家也会引起社会抗议,但在专制国家就会引发和平或暴力革命,就会流血。所以在专制国家,你就感觉有一颗定时炸弹放在身边,不知是否会爆炸?何时会爆炸?爆炸了会炸成什么样子?

     文明与文盲

     有人说,西方实现了民主是因为西方富裕。到底是因为民主保障所以走向富裕,还是因为生活富裕、所以没事找事去玩弄民主?至少在欧洲历史上,18世纪的自由主义运动中只追求法制与人权,没有追求民主,拿破仑在法国大革命后还当皇帝(但推出拿破仑民法),一点没有违背自由主义的人权原则。19世纪欧洲产生了空前的社会危机,失业、工伤、养老、童工、妇女等问题,再伴随着一次次经济危机,从而产生了社会主义思潮。社会主义者全力追求政治民主,希望通过“无论贫富、人手一票”的选举制度,实现人数上(而不是财富上)占多数的贫困工人走上政治舞台。所以欧洲社会追求民主恰恰是在欧洲最贫困的时代。而现在欧洲富裕了,反而不太关心自己的民主权利,参加大选的人数连年下降。而刚刚进入还没有完全成熟的民主国家,公民对大选的参与率非常高,达到80%以上,因为大家希望看到他们所选上的政府能代表他们的利益。

     有人说,中国还有几亿文盲,怎么能去搞西方的民主?中国教科书中一直声称,中国是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愤青们以此引为民族骄傲。现在怎么一谈到民主、即人民想当家作主,就马上贬低中国是“文盲古国”呢?马克思时代的社会主义风潮中,一个重要的政治素求就是普及教育,穷苦大众的孩子也要读书,只有掌握知识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1966年底通过的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国际公约”充满了社会主义思想,其中明确写到:所有基础教育(即中、小学教育)都必须是免费教育。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是该公约的首倡者和第一批签署者,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直到70、80年代才懒洋洋地先后签署,而“社会主义”中国直到1995年才刚刚签署。且不说中国已经搞了半个多世纪“社会主义”怎么还会有这么多文盲,就签署该国际公约都已经16年,中国的哪所中、小学是不收费的?中国的贪官污吏一贪就是几亿元,就把这些贪去的钱用于兴办学校,中国的教育就起飞了。中国有几亿文盲,是政治原因、经济原因、还是文化原因?

     即便如此,在“文盲古国”就无法实现民主?近年来国际媒体的新闻热点,前两年是巴基斯坦大选,女反对党领袖在大选前被谋杀,她儿子继承遗志而参选。他(她)竞选的口号是:对专制者或谋杀者的最大报复,不是以血换血,而是实现民主。大选中反对党果然胜选而任总统。此后又报道非洲的肯尼亚大选,前总统败选而在选票上做手脚,结果引起执政党与反对党的暴力冲突,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前去调停,最后达成两党联合执政,反对党领袖居然还是留德学人。又在报道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举行大选,前总统又是败选而在选票上做手脚。又报道中东的伊朗举行大选,还是保守党当政。尽管欧洲媒体对此很失望,但毕竟是全民选举的结果。而且宗教领袖霍梅尼——一个令人汗毛竖起的宗教人物——居然作电视动员,希望全民能够参加投票选举。

     以前我们对非洲黑人都有一点贬低感,想到中东就会联想到政教合一的黑暗。没想到在这些国家都在举行全民大选,而且恰恰在非洲国家的全民参选率还特别高,选完之后都是两派选民之间血战,可想选民们投入之深。许多选民确实字都不识,在选票上印上候选人照片,让选举人在上面按手印选举,没有人愿意放弃自己作为公民的权利。事实上,民主并不需要文字,也不需要语言,在最原始的部落时代就开始了选举,难道进入21世纪的人们还不知道怎么参加民主选举?还分不清谁是好人、谁是恶魔?

     社会主义的政治追求是实现民主,社会主义的经济追求是社会公正与社会保障,社会主义的民众基础是全民教育,在中国哪点实现的?中国政府不仅根本上偏离社会主义,而且是反社会主义。现在这些非洲、中东的“文盲大国”都在笑话那个“文明古国”——中东两河流域和埃及也都是不亚于中国的文明古国——泱泱十三亿人口,四海之内只有臣民(Untertan),没有公民(Bürger),这岂不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陈维健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谢选骏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附录一: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陈泱潮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论坛最新文章:
  • 英保守党立法选举获压倒性多数,约翰逊承诺如期脱欧
  • 抗争化整为零 破坏变野猫式 今早数十人步行上班抗议 多区
  • 达赖喇嘛:从香港局势可见极权制度不适合中国
  • 玻利维亚前总统抵达阿根廷 计划长期政治避难
  • 韩国瑜提出支持立难民法 蔡英文竞选办回应:勿选举炒作
  • 中国停止补贴电动汽车 对德国大众是灾难?
  • 以色列一年内将三度大选 内塔尼亚胡辞去除所有部长职务
  • 气候大会:采取策略应对气候挑战
  • 英国大选脱欧难决断 带狗投票选民狂欢
  • 激怒众工会 菲利普被推上风口浪尖
  • 中国华为5G成为欧盟恒长困境
  • 法国媒体对政府退休金改革方案评论不一
  • 科大学生周梓乐追悼会 大批港人排队致祭
  • 北约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
  • 财富垄断的画皮: 谈比利时艺术家 Luc Tuymans的威尼斯个
  • 法国罢工第8天公交半瘫 工会称圣诞节不休战
  • 法国政府对退休制度改革作出让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