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庆“红歌”能否首先感动重庆官员/贺卫方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0日 转载)
     来源:作者新浪博客

     【作者按】本文来自“猫眼看人”,链接:http://club3.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6753547。林先生所言极是,值得整天“唱读讲传”、乐此不疲的衮衮诸公们思考,并在“红歌”精神的感动下,幡然觉悟,纷纷争先恐后公布自家财产,公布财政细节,将自家子女都送到农村工厂与农民工人打成一片,接受再教育。假如真能够有如此效果,则必定为“重庆模式”最闪光之处。我觉得甚至也不妨在全国推行“唱读讲传”,让全国官员们也感动得纷纷走向真正民主和法治。岂非国民之大幸? 在网络舆论一片冷嘲热讽中,重庆的“红”歌以及整个“唱读讲传”活动仍淡定自如继续开展并如火如荼。据说,唱红倡红能弘扬正气、提升精神,那么,我们就有理由问问:重庆的红歌能否首先感动重庆官员,弘扬重庆官场正气?

     笔者曾说过,一分为二地看,红歌中也确有少数佳作,在一定的历史时期,“红”的精神(如早年所倡导的自由、民主、公平、公正、变革、进步、积极、激励等等精神)也有过积极作用。对照这一点,那么作为“红”的倡导者、拥护者,重庆官员们自己理该首先认同这种精神,并付诸行动。只有先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只有身先士卒,才能带动群众。对不对? (博讯 boxun.com)

     所以,如果重庆的官员们真的被自己所唱的红歌感动了,那么是否该展示一下“除了人民利益,没有自己的私利”的胸怀,率先公示自己的家庭财产,并真诚接受民众的监督呢?

     如果真的能被自己所唱的红歌感动,那么重庆官员们是否应该实践“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公布所有财政经费的使用去向及明细账目,并接受全社会的监督呢?

     如果真的能被自己所唱的红歌感动,那么重庆官员们是否应该展示“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光荣传统,在大学生“再学工农兵”的活动中将自己的孩子率先送下乡接受锻炼,如果出国的也及时“学成归来”积极上山下乡呢?还有,重庆官员们能否将自己专享的价格优惠、品种丰盛得无以复加的机关食堂向民工开放呢?

     如果真的能被自己所唱的红歌感动,那么,重庆的所有党政机关是否应该发扬“牺牲我一个,幸福几亿人”的“大局”观、“公共利益”观,以实际行动率全国之先大规模裁减公车,大幅度精简膨胀无度的机关工作人员,大幅度减少公款吃喝、公费旅游,并且在裁减精简过程中毫无怨言,率先到“最艰苦的岗位上”去呢?

     ……

     如果做不到上述这些基本要求,那么,我们就可以说,重庆的官员们,你们天天所唱的“红”歌,连你们自己都感动不了。人们也就有理由问你们一句:你们天天这样“红”不离口,还要“推广”“上层次”,还要别人紧跟你们的“步伐”,是否在做戏?是否在企图愚民?你们在公共场合那些人模狗样“激情澎湃”的装腔作势,是否太丢人现眼?千万别忘了,大多数百姓的智商早已不再那么好侮辱。

     对于那些天真地相信单纯依靠“红”文化“红海洋”能带来什么“公平正义”、“社会正气”的重庆普通百姓,笔者也想奉劝几句:父老乡亲们,请擦亮眼睛,请以上述这些基本要求去对照一下重庆那些“红”不离口的官员,要认真看看他们是“唱得好”还是同时“做得好”。如果他们只是嘴上唱得动听而吃喝玩乐照常,挥霍浪费照常,瞒骗贪渎照常,那么他们那一套根本就是在忽悠人。如今某些人所提倡的“红”的那一套,跟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比早已变味,它极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那才是真正的“别有用心”)用以谋取个人或小集团私利,只会助长不受制约的公权更加肆无忌惮为非作歹。回顾上世纪五六七十年代历史,它给我们国家民族带来过一次又一次惨痛的劫难(这个问题即便是官方史书也不否认,重庆的很多官员的父辈祖辈也是这一场场劫难的受害者),那沉重的后遗症至今都没来得及消除。要保障老百姓的利益,要保障老百姓的生活“更加幸福”与“更有尊严”,只有努力建立能充分有效制约与监督公权力的自由、民主、法治、宪政的社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民主宪政创造和平与繁荣/贺卫方
·贺卫方:重建温良谦和社会
·律师被难日 国民遭殃时/贺卫方(图)
·我的朋友贺卫方/何兵(图)
·贺卫方:中国律师独立之困
·江平老师80寿的庆祝/贺卫方
·贺卫方的准星与盲点/西风独自凉
·拿破仑的治国理念/贺卫方
·宪政的趋势——世界与中国/贺卫方
·贺卫方:卿本学人,奈何为此?
·贺卫方:反“三个至上”论
·网络时代的司法困境/贺卫方
· 巴东警示录/贺卫方
·贺卫方:亮剑上访举报人与司法独立——答《北京周报》问
·贺卫方:揭露历史真相会带来何等的后果
·贺卫方:我在马勒戈壁上的幸福生活
·何事令我不得语/贺卫方
·十二月十七日在胡适家乡/贺卫方
·贺卫方:希望领导人从善如流,顺应民意,加速政治改革步伐
·钱云会碾死案:贺卫方“如果属实,政府就是杀人犯罪”
·悼念陈桂明教授/贺卫方
·莫少平和贺卫方被阻止出境参加IBA研讨会
·贺卫方浦志强讲座评论中国司法腐败(图)(图)
·乌鲁木齐出事,全疆都要封网?—贺卫方回新疆,回到前网络时代
·敢言北大教授贺卫方派往新疆支教,疑因签署《零八宪章》(图)
·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即将到达新疆石河子大学任教
·昝爱宗:贺卫方先生的选择
·呼吁政治改革的法学教授贺卫方失去工作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