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权观察同性恋项目主任斯考特.隆案/万延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08日 转载)
     2010年8月23日,著名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同性恋项目主任斯考特.隆以健康原因辞去在人权观察的工作,引起同性恋世界的震动。
    
     人权观察同性恋项目顾问、伊朗人权国际运动执行主任哈迪表示:“斯考特杰出的贡献和长期不懈的努力激励着我们”,认为斯考特对同性恋人权的辩护指导着人们在一线追寻正义和平等。 (博讯 boxun.com)

    
    斯考特2004年创建人权观察同性恋项目,这是世界上重要人权团体第一个同性恋人权项目。之前,斯考特在国际男女同性恋人权委员会工作。笔者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斯考特先生的。
    
    斯考特于1992年在罗马尼亚讲学时,参与当地的同性恋人权运动,致力于取消罗马尼亚刑法关于鸡奸罪的第200条。他走访很多监狱、访问犯人。由于斯考特的工作,大赦国际把罗马尼亚同性恋囚犯当作良心犯来进行营救,欧洲理事会在罗马尼亚提出入会申请之际关注了同性恋人权问题,导致2001年罗马尼亚取消刑法第200条关于鸡奸罪的条款。
    
    斯考特在人权观察工作期间积极关注伊朗同性恋者的人权保护,并在保护伊朗同性恋人权工作中,与英国著名同性恋人权活动家塔契尔产生分歧和言语上的冲突。
    
    2005年,伊朗用绞刑处死两名未成年男性的做法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伊朗当局指责他们强奸了一名13年的少年,而英国同性恋活动家塔契尔说,他们被处决不是因为强奸,而是彼此自愿的同性恋行为。而人权观察和斯考特在谴责伊朗侵害人权的同时,对伊朗同性恋的情况进行研究,认为此案的证据尚不能得出结论,并认为把西方“同性恋,gay”的概念用于文化上复杂的环境里是不恰当的。斯考特被批评为过于理论化和同情伊斯兰的立场。
    
    2009年3月,斯考特在《当代政治》上著文,在分析2007年伊朗判决的马克文强奸案件时,他认为马克文不是同性恋者,但此案却在美国和欧洲的同性恋博客和团体中被作为伊朗处决同性恋者的消息传播。
    
    斯考特文中对英国同性恋组织“愤怒”及其领导人塔契尔提出批评,称他们为有争议的人士。塔契尔认为,伊朗对同性恋的处决是经常的,并致信伊朗政局称,马克文是伊朗反同性恋行动的最新的受害者。塔契尔说,根据其调查,伊朗当局会用绑架和强奸来指控同性恋者,丑化其名声。而斯考特认为,在一个认定同性恋违法和会被判处死刑的国家,塔契尔无异于给马克文定罪,而且连累案件其他当事人,等于杀了他们。
    
    塔契尔于是致信人权观察,要求人权观察和斯考特道歉。塔契尔认为,斯考特文章对他的指控是不准确的,歪曲了他挑战伊朗处决同性恋者和反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工作。
    
    2010年6月30日,人权观察正式向塔契尔道歉,承认对其存在不当、不准确、诋毁性的人身攻击。斯考特.隆也作出道歉。塔契尔接受道歉,表示愿意朝前看和可以一起工作。斯考特不久辞职,成为世界同性恋运动历史上的一件憾事。
    
    我写此文,无意参与斯考特和塔契尔的争论和判定是非,而是要提醒中国的维权人士们,关于维权工作的交流,应该遵循基本的道德规范,不要陷入人身攻击,而中国的人权组织们和维权人士群体也需要尽快建立行为规范,约束维权人士的言行,避免互相伤害和攻击。
    http://voachineseblog.com/wanyanhai/2011/02/07/hrw-scott-long-case/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万延海评论:中国人为民主做好准备了吗?
  • 万延海:政治挂帅,浙江省出台伤害人权、法规和精神卫生的新政策
  • 万延海:公安机关重点人员动态管控工作伤害中国公共卫生事业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就刘晓波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
  • 万延海在欧洲议会外交委员会人权分会听证会上的发言
  • 关于吸毒者之死:给昆明市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公开信/万延海
  • 万延海:蓦然间,发现我们都是砧板上的肉!
  •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万延海:关于《国家人权发展计划》,爱知行研究所的更多意见
  • 关于公众人权教育、公民社会参与和设立国家人权委员会的意见/万延海
  • 支持北京部分律师要求律师协会民主选举/万延海
  • 一个让人权和健康受损的奥运会即将在北京召开/万延海
  • 我眼中的万延海/梁艳艳
  • 李喜阁:我对万延海先生的看法
  • 《人民政协报》专稿:万延海:11年只为坚守一个使命
  • 邀请参与“中国维权工作研究”专题讨论小组/万延海
  • 万延海:关于罢免王光亚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职务的公民建议书
  • 身在海外的爱知行研究所创办人万延海(图)
  • 万延海给北京市卫生局和北京市公安局的举报信
  • 卫生部“非强制”“免费”麻疹疫苗的法律基础在哪里?/万延海
  • 中国维权人士万延海出走美国心路历程
  • 万延海不堪忍受当局折磨偕妻女赴美国
  • 万延海:公盟的教训(图)
  • 关于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说明/万延海
  • 万延海:卫生部长陈竺的废话和缺乏科学素养
  • 万延海:我也是一个“老上访专业户”!
  • 万延海:让我们为公民户籍权利行动!
  • 万延海:李喜阁被带走之后(图)
  • 万延海:关于一些谣传和相关部门调查的声明
  • 万延海起诉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图)
  • 万延海见Jules Maaten议员,提出王小巧上访被捕入狱问题
  • 万延海:我为啥要坚持会见欧洲议会议员Jules Maaten?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