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杜光:拙劣伎俩背后的惊天图谋——试评宋宝铃扬言控告胡锦涛的闹剧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06日 转载)
    作者:杜光 文章来源:新世纪
    
     已经过去的2010年是一个多事之年。在中华大地上,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喜剧、悲剧、活报剧,丑剧、闹剧、木偶剧交替上演,使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其中有一场不大不小的闹剧,折腾了一年多,从去年年初开始,直到现在也没有谢幕结束。这出闹剧虽然没有实现演出者的愿望,产生重大影响,但也颇值得探讨。 (博讯 boxun.com)

    
    这场闹剧是去年10月才在网络上披露的。但事情却开始于去年年初。
    
    2010 年1月10日,成立不久的中国工人(共产)党顾问宋宝铃以“人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为题,给胡锦涛发了一封信,指责胡锦涛在2010年的元旦献词里,没有提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严重地违反了《宪法》和《刑法》的有关规定,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误导新闻媒体并人为制造思想混乱,致使全国人民的精神财富和利益受了重大损失,已经涉嫌犯罪了。”
    
    在这封信里,宋宝铃一方面威胁要向公检法“递交控告状”,同时又讨好地说自己“做过一个《胡锦涛主席指挥我们向前进》的军歌视频”,“在我平时组织和参加的各类娱乐活动中,只要有可能,我就尽量力排众议,邀请您的亲属参加,宣传您的科学发展观。”
    
    接着,宋宝铃又给他“敬爱的江泽民同志”写信,附去他3天前给胡锦涛的信。信里在吹捧“您的长寿是全上海和全中国人民的福气”之后,提出:为了免得“锦涛同志闹笑话而使国家形象受损害”,请江泽民劝一劝胡锦涛,在春节前夕发表电视献词时“完整表述”“宪法规定的指导思想”。
    
    1 月31 日,宋宝铃迫不及待地再次给胡锦涛写信,针对胡锦涛在一次会议上讲话时“依然违反宪法的规定绝口不提‘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指责他“严重破坏了‘依法治国’的既定方略”,“明明白白地涉嫌违宪和犯罪”,警告他即使在卸任之后,仍难以“免于刑事责任”,甚至还有“牢狱之灾”。
    
    2月23 日和6月4日,宋宝铃又写了第三封、第四封信,在第三封信里,他“决定把递交控告状的时间延续到今年的7月1日以后”,第四封信又说:“根据我们党的决定,大限日期再延长到贵党17届5中全会以后视具体情况再递控告状”。
    
    第五封信是10月26日写的。宋宝铃在信中指斥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违反宪法,“把宪法规定的指导思想拦腰截断致使造成全民思想混乱、导致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边缘化”,犯下了“严重错误”。为此,他提出三点:1、“在全世界范围内向国际媒体公布我前四封法律信函”;2、如果在2011年的新年祝词里“仍然坚持违宪、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边缘化的话,我们将依据我国的法律向公检法报案并提起控告和起诉,我们将世世代代经常控告和起诉,即使您那时已退休,直至把您依法归案法办。”3、将“因抗议您违宪”而“申请示威游行”,“并要求您引咎辞职”。
    
    大概是胡锦涛没有理这个岔,到了12月,这个工人党的主席齐志平也出动了。齐志平于12月12日发表致中共中央建言献策函,重申:如果胡锦涛2011年元旦贺词依然“把宪法规定的我国各族人民的指导思想拦腰截断的话,”该党顾问宋宝铃将“正式报案”,并“提起控诉状”。接着,这个党在“毛泽东思想旗帜网”上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吹嘘宋宝铃将在元旦后对胡锦涛提起控诉状,“是中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伟大成果。让我们热烈欢呼人民共和国历史和民主政治的伟大进步!”
    
    元旦献词不提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违反宪法涉嫌犯罪致使全国人民思想混乱”;抓住这个话题控告胡锦涛,便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伟大成果”,“民主政治的伟大进步”。这是什么逻辑?请不要以为这些老兄异想天开。这里面有着匪夷所思的图谋。
    
    工人(共产)党尊崇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可以理解的,任何政党都有选择自己的意识形态的自由权利。但是,他们把它同宪法联系起来,认为胡锦涛在几次讲话时没有提到它,就是违反宪法,就要向警方报案,提出控告,确实有些想入非非。
    
    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提法是出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里的。宪法的序言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在法律界是一个颇有争论的问题。因为序言的作用,只是说明宪法的意义和作用,简单明了,有些国家的宪法甚至不标出“序言”的字样。如1919年的德意志威玛宪法,宪法正文前面只有56个字(汉字连标点,下同),《美利坚合众国宪法》正文前只有81个字。标明为“序言”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宪法》和标明为“前言”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也都只有二百余字。中华民国建立后制订的几个宪法,前言都很简短,如1913年的《天坛宪法草案》和1923年的《中华民国宪法》只有53字:“中华民国宪法会议,为发扬国光,巩固国圉,增进社会之福利,拥护人道之尊严,制兹宪法,宣布全国,永矢咸遵,垂之无极。”1934年和1936年的《中华民国宪法草案》就更简单了,只有49个字:“中华民国国民大会受全体国民付托,遵照创立中华民国之孙中山先生之遗教,制兹宪法,颁行全国,永矢咸遵。”1946年的《中华民国宪法》在“遗教”二字之后,增加“为巩固国权,保障民权,奠定社会安宁,增进人民福利,”四句,“制兹宪法”则改为“制定本宪法”,一共也才75字。这些序言或前言,都只是宪法正式文本的引子,要求全国“永矢咸遵”,此外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
    
    我国现行宪法的序言长达1600余字,主要叙述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革命胜利和建设的成就,和国家今后的方针路线,具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特别是指出,这些成就“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取得的,今后“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些说法就是宋宝铃等人控告胡锦涛“把宪法规定的指导思想拦腰截断”、“涉嫌违宪和犯罪”的根据。
    
    宪法的意义和作用,在于确立公民和国家的关系,规范国家机器的运作程序,保障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其他与此无关的内容,都不是宪法所应有的。我国现行宪法的序言里,有些只是叙述历史事实,如开篇第一段:“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第三段:“二十世纪,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伟大历史变革。”都不是“宪法规定”的,也不需要“宪法规定”。有些则是需要商榷的判断,如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从此,中国人民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人剥削人的制度已经消灭,社会主义制度已经确立”,等,都有些虚张声势,不会因为写进宪法序言,就成了不可更改的历史事实。至于国家今后的根本任务,和如何实现任务的方针路线,就更不是宪法所应包括的内容了。序言里两处提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处是有待商榷的历史叙述,一处是讲今后任务,讲四项基本原则,这个问题不论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存在着巨大的分歧,它本身就是同宪法精神相违背的。把这些不应写进宪法的内容写成宪法序言,本来就是一个历史的误会。现在宋宝铃等却把这个不符合宪法精神的叙述说成是“宪法规定”,用这样拙劣的伎俩来敲打胡锦涛,五次写信,又是套近乎,又是威胁恐吓,究竟有什么图谋,确实值得人们思量。
    
    要破解这个问题,需要从另一个角度来对照。在当今的社会政治生活里,可以说,许多当权者时时处处都在违反宪法规定。如第二章里明明白白地规定着:“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与保障人权”,“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有宗教信仰自由”,“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人格尊严不受侵犯”,“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等等,现在有哪一条得到遵守?至于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人民检察院“独立行使检察权”,有哪一家法院或检察院是能够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不受共产党的政法委书记指挥的?如此普遍而严重的违反宪法的行为,为什么宋宝铃们不去抗议,不去控告,却拿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说事?
    
    这样一对照,就不难理解他们这样做的道理。这是因为,他们追求的目标是在中国恢复毛泽东时代的各项制度,公民的自由权利不但不是他们追求的目标,而且,他们希望再现的毛泽东时代,同样是抹杀公民自由权利的社会。因此,如何保障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没有进入他们的视野,尽管他们也曾用地方组织的名义,就某些地方性的个案发表过声明,但不能否定他们对于公民宪法权利的漠视。另外,控告当局剥夺宪法规定的公民自由权利,就有可能同当局处于对立的地位,这是同这个党的整体利益相违背的。因为这个党从前年成立时起,就提出“无产阶级两党制”的口号,要从共产党的餐桌上分一杯热羹。为了争取群众,他们必须提出一些不同的口号,但又不能得罪当权者。选择意识形态问题来对阵,正是他们的聪明之处。虽然他们从一开始就主张为“四人帮” 翻案,认为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同志和中国共产党对中国当代史和世界文明史的伟大贡献”,但是他们不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则是当权者的软肋,打出这一拳,对方无法还手。
    
    胡锦涛当然无法还手。这就给了宋宝铃继续纠缠的机会,向全世界宣扬他敢于向胡锦涛挑战的勇气和智慧。他明明知道这样做不会有任何风险,却在第二封信里说什么“有人可能……置我于死地,我是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和各种物质准备的”,“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不上刀山谁上刀山?”仿佛真有一点准备为毛泽东思想做烈士的架势。可是,这恰好暴露出他的虚伪和拙劣,同时也表现了这个党如何不择手段地要挤进统治舞台的图谋。
    
    把这种拙劣的手法放在去年和今年的形势里来考察,就更显出问题的严峻。从前年国庆60周年的“毛泽东思想”方阵,到重庆的“红”潮泛滥,再到今年新年晚会的“东方红”,复辟毛泽东时代的逆流汹涌奔腾。在这些现象的背后,则是权贵势力和毛左派的进一步靠拢和结合,他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宣扬要控告胡锦涛,正是这个逆流里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浪花。从这个拙劣的伎俩里,我们可以探测出一个复辟毛泽东时代的惊天图谋。
    
    复辟毛泽东时代的危机正在日益逼近,公民们,警惕啊!
    
    2011年2月3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光:不要催生新的贱民阶级——读报随感之十九
  • 杜光教授眼里温家宝是真实的吗?/中央党校在读研究生孔义
  • 杜光:试析“批温高潮”的来龙去脉
  • 杜光:让公平正义的光辉普照中华大地 ——在“依法维护临沂下放退职公办教师合法权益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杜光:谁也没有权利让我们忘记过去 ——《往事微痕·云南保山专集》序言
  • 杜光:欢呼工人阶级的觉醒和工人运动的兴起——读报随感之十六
  • 杜光:“党比法大”是许多冤案的主要根由——读报随感之十五
  • 在林昭、张志新雕像揭幕仪式上的讲话/杜光
  • 杜光:完善市场经济必须改革政治体制
  • 我们确实已经到了非转折不可的时候了/杜光
  • 反改革的高潮和共产党的分裂危机/杜光
  • 杜光:“国进民退”的危害和深层次根源——“岁末回眸2009”之三
  • 杜光:反改革的高潮和共产党的分裂危机—“岁末回眸2009”之二
  • 杜光:愚蠢的判决,可耻的判决
  • 杜光:不许践踏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
  • 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杜光
  • 我为什么要推崇普世价值?/杜光
  • 在贱民家庭的阴影里挣扎成长/杜光
  • 杜光:抗议北京律协迫害维权律师的违法行径
  • 杜光:自欺欺人的社会主义民主——三评郑青原的“五论”
  • 杜光:垄断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最大障碍——二评郑青原的“五论”
  • 杜光:在豪言壮语和陈词滥调的掩盖下——评郑青原的“五论”
  • 杜光:且看起于青萍之末的劲风——读报随感之二十
  • 台湾中华大学邀请参加中国未来与发展研讨会 杜光教授被住院
  • 杜光、李普、陈子明、丁子霖、胡德平等参加谢韬老追悼会/王荔蕻(图)
  • 视频:游精佑携家人来京,网友聚餐,杜光也来了(图)
  • 杜光:网络言论自由和公民维权运动—在马尾“三网友案”研讨会上的发言
  • 杜光:从史学危机透视政治危机
  • 杜光: 发扬“补天”、“逐日”、“填海”的精神
  • 杜光: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 杜光:抗议滥用权力剥夺集会自由的违宪行径
  • 杜光:对自由理念、自由权利的误读和自由宪草的真谛
  • 杜光:凝聚民间力量,推进宪政改革
  • 杜光被调查对刘晓波判刑的看法
  • 杜光:谴责盗用邮箱、冒名发出倡议书的卑鄙行径
  • 杜光: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
  • 杜光:收缴《往事微痕》为哪般?
  • 杜光:林希翎以异样方式辉耀桑梓的温岭老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