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何有近五千年历史的中国农业仍然如此落后/谭松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大约在公元前2000年从炎黄开始就有了正规的农业, 到现在已经整整经历了近五千多年了, 按理说经历了如此慢长的岁月, 应该有不错的发展. 然而, 几千年来中国农业几乎一点进步也没有, 长期以来农民都是靠自给自足, 仅有一点剩余都只是足够换取一些生活必需品, 遇到要修整房子丶嫁娶丶天灾就要举债, 就算是今天也是如此, 读书难丶看病难丶养老难仍然困扰着农民兄弟, 程度之深, 连一向习惯自大的中共也不得不承认问题的严重性, 将此喻为 “新三座大山”.
     当今中国的城市人均收是15000元, 农民人均收入是2000元, 农村的人均收入只是城市的一成多一点, 也是外国农民收入的二十五分之一, 为什么有近五千年发展历史的中国农业仍然如此落后呢? 归纳起来有三点:
     一丶没有大规模农产品市场. 众所周知, 任何事物都必须首先有市场才会有发展, 十五世纪英国之所以由小农迅速发展成大农, 就是因为有美洲巨大的羊毛市场. 中国是一个传统的小农国家, 每家每户都有属于自己的土地, 个人种田丶个人养畜自给自足, 虽说也有不少商人, 但他们大都亦商亦农, 一方面在市集营商, 另一方面分派人手在乡下耕种. 假如到了遥远的外地营商, 他们也会到市镇近郊的乡村租田. 甚至连朝廷官员也是如此, 很多朝廷大大小小官员都有亲属帮忙管理自己的封地属地, 经营耕种, 可以说在旧中国基本上没有完全依靠商品粮食供给生活的人. 仅有少部份的农产品流通, 只是弥补地域不足或气候土壤要求严格的各地方的土特产, 如北方难养的鱼, 南方不能种植的苹果丶雪梨等, 市场非常有限, 缺乏推动大规模生产的动力. (博讯 boxun.com)

     对外, 各朝代统治者缺乏自信, 闭关锁国, 当然看不到外边的市场了.
     二丶沒有高度的土地集中, 也就是说没有像中共所说的小数地主占有大部份土地. 中国农民的土地来源大都是由开村太公一代传一代, 上世分给后世, 土地大多东一块西一块, 每块只有几分面积, 能上亩的很少, 土地数量大多是每人一亩到两亩之间, 少有成连成片, 且地形高低参差, 以块为规划, 这样的状态难于土地集中, 造成没有人愿意兼并囤积土地, 当然这也和没有农产品市场有关, 试想假如你囤积了土地而所种出来的产品又卖不出去, 而且以中国的耕作技术条件, 须要聘请很多人力才能完成劳动, 成本巨大, 又有何利益可言呢?
     三丶农民极端忌懒心态. 在中国过年的时候都有一种习俗, 就是将各种各样的农产品作祭品, 祈求来年像祭品的名称一样, 如生菜象征生财, 葱蒜象征聪明能算, 慈姑象征添丁, 其中有一样必不可少的就是芹菜, “芹”与 “勤”字同音, 喻意来年大家勤勤恳恳, 不再懒惰. 本来, 提倡勤劳鄙视懒惰是好事, 但由于是过分的极端忌懒心态, 严重抑制了科技的创造发明, 当聪明的人发明了某种自动化代替劳力的时候, 就会视为懒惰的表现, 好像中国很早以前就发明了鸡公车, 本来它是很好的运输工具, 但由于极端的忌懒心态作祟, 农民情愿用肩挑也不敢釆用, 生怕别人说你懒, 影响自己的前途, 甚至祸及子女, 连找对象也成问题.
     公元前700年中国人发明了犁丶耙, 出现了牛耕, 一下子农民多耕了很多的田, 效率也大大提升, 在此鼓励下不久相继又发明了水车丶稻桶丶风谷机, 如果顺应这种趋势中国的农业机械化指日可待, 然而, 由于极端忌懒情绪, 之后的2000多年没有丝毫的进步. 相反, 在外面的世界, 1797年美国发明了机械犁, 1830年又发明了发割机丶播种机丶割草机丶脱粒机, 1890年英国发明拖拉机, 不久又发明了履带式拖拉.
     200年前的外国已经实现了农业的全面机械化, 可笑的是差不多经过200年了, 今天农业机械化在中国仍是珍稀事物.
     以上三点并不是独立存在的, 它们之间也是相互制约相互影响的, 当然也和历代朝廷和政府官僚腐败有关, 虽然历代皇朝政府都是靠征收农业税为主, 农民养活整个朝廷, 但他们很少有为农民的生产环境, 生产条件有过作为. 从而造成中国农业落后状况.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坦克与小菜刀/谭松年
  • 令人愤怒的地震辟谣/谭松年
  • 清明节,近一亿地富后代拜祭土改冤魂/谭松年
  • 地主受哪条国际人权公约保障/谭松年
  • 地主婚配的悲哀/谭松年
  • 地主出现的牛耕作用/谭松年
  • 粮食短缺与平反土改/谭松年
  • 平反土改谭松年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地主群体当获诺贝尔和平奖/谭松年
  • 历代的均田运动----驳老魏/谭松年
  • 中共挟国家以令人民/谭松年
  • 众叛亲离, 中共只剩下最后的靠山------军队/谭松年
  • 关于田租与剥削/谭松年
  • 汶川大地震的冤魂/谭松年
  • 胡扯,不能使土改合法化!/谭松年
  • 非城非乡的被遗忘群体/谭松年
  • 地主阶层在农村中的作用/谭松年
  • 平反土改发起人谭松年停放在楼下的车遭人放火
  • 中国农民迫切要求平反土改/谭松年
  • 广东省高州市一小学生被斩/谭松年
  • 中国农村征地黑幕:软硬兼施、连哄带骗/谭松年
  • 奥运结束, 平反土改发起人中直(谭松年)的赴港通行证尝未归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