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可以无知,不可以无耻!——给校友司马南的几句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31日 转载)
     司马南一校友
    
     俺是黑龙江商学院的毕业生,司马南(真名于力)是黑龙江商学院商业经济系七七级的本科生,所以我们算校友。 (博讯 boxun.com)

    
    司马南头些年从“打伪科学”起家很出了点名。在中国,名和利是不能分开的,有名就有利——甭管这名是如何出的,只要吸引成千上万人的眼球就行——君没见先有芙蓉姐、后有凤姐,还有多少“这哥、那姐”们正在前仆后继、加紧策划事件、争取以脱、露一举成名,然后就“黄金万两”?(在此感谢幕后辛苦运作的公关公司、网络经济和推手们!)
    
    据说司马南这些年颇赚了点钱。据到过他家的校友透露,那京城里的大房子加装饰摆设,按今天的市价估计值个几百万。
    
    不过人家司马南可是个读书人,一个属于“老三届”的知识分子,所以,家中摆设特别的“书香门第”,藏书万卷有余。
    
    俺没校友司马南那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挥斥一切不合乎中国官方组织——如“民运”、“台独”、“疆独”、“藏独”、“法轮功”、维护民权者——以及一切不符合主旋律思想和论调的激情和文彩。
    
    特别是,俺属于那种特愚蠢、特木纳、特死板、特守旧、特遵守“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如果自己不对事物有全面的了解,宁可闭口不言而不妄言评论,以免歪曲是非或误导他人!”还特珍视“我可以不同意你的思想或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思想或观点的权力!”的信念。所以俺名气、收入和成功人士校友司马南相比那是不可同日而语。所以这些年不仅从校友同学那里偶尔听到点校友司马南的“人生发迹辉煌业绩”,也潜水看了不少校友司马南网上发表的文章,虽然读到不少观点荒谬、思想专横之处,眉头紧皱,也只觉得“道不同”而已,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写文反驳,直到今日读了他的《埃及动乱与中国稳定》一文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4/201101/212412.html。
    
    文中有段文字:“切不要忘记20年前,人群浩浩街头散步,当局迟迟决心难下,广场纪念碑上的先烈忍看“自由女妖”肆虐,最后扬汤止沸养虎贻患伤我不浅;”
    
    其实,笔者在读到这段刺眼文字前很多年,每当看到司马南对“1989年民主运动”泼脏水,就有冲动要问问这个校友:司马南(于力),1989年你是《中国商业报》记者,你也曾一腔热血、正义满怀地站在天安门广场上,面对成千上万呼吁民主、反对腐败的青年大学生们发表演讲,抨击腐败、呼唤民主!后来你为此受到了冲击,离开了《中国商业报》,作为校友,我心底保留一份对你1989年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精神和为此付出代价的敬意。
    
    我不明白的是,从什么时候,你开始了转变,从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精神到冷嘲热讽民主、自由、人权精神,直到有意撰文攻击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精神,沦落成独裁、专制政府的一个卫道士?
    
    难道如今没有官场腐败了?或是官场腐败已经像CCTV说的那样:“取得了根本性的好转”?
    
    或者人民取得了民主的权力——可以选拔、监督、罢黜违法贪渎官员?
    
    或者可以监督自己的纳税是如何被政府使用、花费了?或者,批评政府、批评政党的文章可以发表了,批评人已经不再有受到打击迫害的担忧和恐惧?
    
    记得你去了趟俄罗斯,回来就撰文说俄罗斯在实行民主制度后如何的糟糕、不好,谆谆教育开导我们的中国人民大众:如果实行了民主,你们可能连今天(独裁政权)施舍给你们的生活水准都会失去,珍惜吧,惜福吧,草民们!一个网友尖锐地指出:你的文章就好像告诉一个一辈子从来没有吃过肉的人:别听别人说肉如何的好吃、有营养,我刚刚替你吃了一下,难吃死了,行了,你别吃了!
    
    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何用古代王朝传统延续至今的“心术不正”问心罪方式攻击《南方周末》的一些触及历史或现实的理论思考文章:我们这个国家从1949年建国以来,历史事实是清晰的吗?思想理论是清晰的吗?决定了共和国命运的那些大人物们,他们在每个历史的重要关头的职责、决定、作用和责任抒理清了吗?
    
    作为一个民族,我们难道不需要对历史、现实、未来,对逝者、对自己和他人、尤其是对我们的子孙后代有一个清晰的共识,坦荡胸怀地生活、工作、以一个大写的“人”——而不是一个思想和人格扭曲、语言和行为分裂、精神和尊严猥琐的人走过人生吗?
    
    由于“六四”,我不喜欢李鹏,但我支持、欢迎他出版他的《李鹏日记》,维护他的宪法明文规定保护的“言论出版自由”权力。《李鹏日记》是一个当代人对历史的陈述——尽管是一家之言,但百家之言源于一家一家之言,这是对历史和后代的负责。然而,一个共和国前总理的“言论出版自由”已经轻松地被现实政治的“黑箱”剥夺了。共和国前总理如此,你我小民的宪法权力保障如何,司马南你应该心知肚明吧。
    
    司马南校友,你能够从“六四事件”中脱身出来,没有被砍头、枪毙、进监狱、劳改,反而获得今天的名利,恰恰说明那一时刻的中国离开古代的封建社会、建国初期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专制政治制度远了一步,往人权、民主、自由那样的文明社会靠近了一步。你是这个社会文明进步变化的直接受益者,你理应对一切宣传、推动、呼吁人权、民主、自由思想的努力感到欣慰,欢迎,那怕你血冷了,成熟了,世故了,不想自己作出牺牲了。
    
    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一切宣传、推动、呼吁人权、民主、自由思想的努力冷嘲热讽,屁股坐到“统治集团”一边,为“上层建筑”和依然严重存在的“专制制度”讴歌?难道你自己富裕起来了,就看不到中国今天的社会和政治现实的真实面目了吗?你攻击谩骂刘晓波,如果“六四事件”后你因为思想言论身陷牢狱,我或刘晓波在外面发文猛批你“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严重,试图煽动动乱、分裂国家,汉奸,卖国贼”,你做何想?
    
    难道你的同班同学前哈尔滨副市长朱胜文死亡案件没能让你认识到中国离一个法制社会还有多远吗?
    
    看了你的《埃及动乱与中国稳定》中的这段文字“其八,且不要忘记,今天的中国,“带路党”一类各种疑似汉奸组织业已发育成熟,他们已经推出自己的党内代理人,有联系广泛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社会基础,有死 猪不怕开水烫的“两报一刊”媒体,有财源广大的各种可疑的基金会,有钱多了准备在“政治体制改革”上有所作为的资本家倾囊相助,还有官、商优势资源齐备, 又拿了博士学位,准备以“公公知识分子”身份拼死一搏的“现代性大师”,这些人的集合体,比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厉害得多;”
    
    我不禁仰天长叹:司马南啊,从延安时候的揪杀AB团到党的“十次重大历史斗争”,到抓1976年“清明运动”和1989年“民主运动”幕后黑手,牵连死亡多少无辜的人命啊?如今,不仅是执政者因恐惧权力的丧失,恐惧有组织、有预谋的反政府活动,就连您这“帮闲的”都在急不可耐地提前提醒和积极“制造出”未来中国社会任何社会动荡的“幕后黑手”。
    
    于力校友(司马南先生),你让我不寒而栗:幸亏你还不是政治家,万一有朝一日您真的成了有权可以动用警察、军队的权力者,面对百姓的维权要求,您的应对手段会怎样?
    
    不排除在国际一些事件中,有美国势力背后的介入。问题是你自己都清楚中国社会自身的问题,“其五,切不要忘记中国的社会问题比之埃及一点不少,只要拿起其中任何一条、一件照搬突尼斯、埃及骚乱做法,无论物价、房价、看病、上学、腐败、杨佳、钱云会,导火索引燃临界点都不高;”
    
    请问司马南,上述那些中国问题是美国势力背后的介入还是我们政府官员滥施权力的结果?如果是后者,除了利用民选政府、舆论监督、司法独立的方法防止、控制和处罚政府官员滥施权力外,你还有什麽更好的办法吗?
    
    别说,你还真有办法:“其四,切不要忘记政治体制改革主旨,谨在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今天美国大哥借力打力“西化、分化”势头不减,“中国自己的带头大哥”表情尴尬话里有话,党的指导思想已经出现混乱,可怕的指导思想多元化正在侵蚀着中国社会的肌体;”
    
    原来你的办法就是:消灭一切非共产党的思想(至于什么是共产党思想,则由共产党自己依时依地自行定义,他人不得质疑!)!
    
    可怜的司马南,怎么在思想上堕落到如此地步:凡是美国、西方的东西,中国绝不能要,哪怕是“民主、人权、自由、法治”这些“放之四海而皆准”让千万中国百姓福祉受到提升和保护的普世价值?
    
    如果没有一点“民主、人权、自由、法治” 在中国社会的传播和影响导致的现代社会文明的进步,“六四事件”后你很可能因为思想言论被按“反革命罪”枪毙了,而不是如今这般安然无恙仅仅出了一身冷汗。
    
     “其六,切不要忘记脸谱、推特、谷歌,互联网用户已达7亿,当年各个单位才有的大字报通过网络如今贴到一个地方,所有人都看得到,蝴蝶翅膀,叠加震荡,湍流混沌,殊为可怕,美国人埃及熟用此法,对中国岂会手软?” ,“党的指导思想已经出现混乱,可怕的指导思想多元化正在侵蚀着中国社会的肌体;”司马南,尽管你的很多名声来源实在归功于互联网,请你停止使用互联网并呼吁中国政府全面禁止互联网吧。
    
    笔者以为,当今中国社会的道德、思想、文化和人文精神的全面退化,根源在于1989年后,中国知识分子阶层的全面犬儒化:或进入官场、或进入商场,即使依然身在大学和学术研究机构的知识分子,也受到进入官、商场同行获得巨大利益的示范,以追逐名利为人生目标,抛弃了知识分子应当承担的人文独立思想、批判时弊精神、人格自尊意识和维护、弘扬、提升民族文化道德的社会责任。
    
    司马南的文章,是知识分子阶层的全面犬儒化的一个代表作品:不必管他什么原因,也不需要遵循什么学术的基本原则,我只要借题发挥我要说的话题就行了。正如他的文章自己承认:“埃及的游行示威的起因,据说是源自于对政府有不满。但是具体不满什么?我们不知道。早就不满,为什么今天突然启动掀起大规模的游行?我们也不知道。”(这一问就像今天小学生发问:“既然早就知道文革破坏了国民经济,为什么非要搞上十年,等到毛泽东死后才能停止?”)
    
    尽管有这么多的“不知道”,却不能妨碍司马南先生轻松地为埃及人民指出解决方案:“4、假如人民真的不喜欢穆巴拉克——假如真的是人民不喜欢穆巴拉克,这事情很简单,弹劾他就是了。依照1971年9月11日经公民投票通过的永久宪法,埃及是 “以劳动人民力量联盟为基础的民主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总统是国家元首、武装部队最高统帅;总统由人民议会提名,公民投票选出。1980年5月22日 经公民投票修改宪法,规定政治制度“建立在多党制基础上”。虽然规定“总统可多次连选连任”,但是,弹劾的程序也很明确,不但可以在议会启动弹劾程序迫使 穆巴拉克下台,而且还可以同时要求双民党下台。在“人民议会是最高立法机关”“最高权力机关的前提下”,用中国的话说,一切的都可以在法治的轨道上有序地 解决。”
    
    然后,司马南扬起他那特天真的脸问道:
    
    “干嘛要上大街呢?
    
    干吗要流血呢?
    
    干嘛要破坏现有秩序呢?”
    
    是啊,司马南,秦王朝有《秦律》,汉朝有《九章律》为核心的汉律六十篇,明朝有《大明律》,清朝有《大清律例》,中华民国有《中华民国宪法》,还有1989年的民主运动,我们真该问问陈胜吴广、刘邦项羽、朱元璋、毛泽东和他们领导的人民,和1976,1986,1989年上街游行的学生和民众:干嘛要上大街呢?干吗要流血呢?干嘛要破坏(当时的)现有秩序呢?
    
    司马南,你说呢?
    
    朱胜文的妻子,请不要再去北京、天安们为你的丈夫朱胜文冤狱死亡案去上诉了,朱胜文的同班同学于力——司马南说了“一切的都可以在法治的轨道上有序地解决。”
    
    万一,当执政的只把“在法治的轨道上有序地解决”印在一张美丽洁白的纸上,却不愿意在现实生活中兑现,也不“在法治的轨道上有序地解决”,司马南,你说老百姓该怎么办呢?
    
    你有那么多的“不知道”,为什么不去问问埃及老百姓呢?
    
    司马南,作为校友,送你一句话:人活天地间,可以无知,不可以无耻!
    
    (没有版权,自由转载,希望校友司马南——于力早日看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冼岩:司马南们“神功”揭秘
  • 冼岩:论骗术,司马南比李一高明得多
  • 美国崇拜当止/司马南
  • 司马南就南方周末“独家访奥及开窗事件”答记者问
  • 阿富汗“被连任”的总统/司马南
  • 钱学森晚年研究特异功能/司马南
  • 把中石油中石化卖给煤老板如何/司马南
  • 独立人大代表司马南选择改变自己
  • 批判司马南/应学俊
  • 司马南借民主绝对化来否定普世价值观/鲁国平
  • “民主杀手”司马南再次挥刀砍向民主/李悔之
  • 李悔之/凤凰网拍案惊奇——连评论司马南文章的帖子也要审查才能显示
  • 新浪网,连与司马南论理的文章也不能登?天理何在?
  • 黔驴伎穷司马南--驳司马南《居心叵测的闲言》/冼岩
  • 司马南的悬赏骗局/冼岩
  • 司马南惧怕同类,方舟子开始“发财”/冼岩
  • 冼岩:司马南、何祚庥的双簧,方舟子的乖巧
  • 陈宽: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互扇对方耳光
  • 胡僵化 习端架 刘云山照本宣科/司马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