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温家宝接见访民掌掴谁?——这样的“作秀”多多益善/牟传珩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30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中国总理温家宝1月24日在国家信访机构接见访民。温家宝此举大有政治示范寓意,委实“秀”出了点新花样,由此也引发海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 舆论普遍认为,温家宝此举在于鼓励群众发出声音批评政府,说出不公,即“创造条件,允许群众批评监督政府。”当天官方媒体称此次温家宝接见访民,为“共和国总理首次与来京上访群众进行面对面交流”。 此前,温家宝曾7题“政治改革”,主张民主监督。然而,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之后,温家宝政改声音却因遭到中宣部舆论阵地的轮番围攻,而一度销声匿迹。看来温家宝此次异军突起,又在与中南海的“主流价值观”曲线唱反调了。 (博讯 boxun.com)

    
    上访是民众最后一根“稻草”
    
    早在1963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在“关于加强人民来信来访工作的通知”中就承认:“如此众多的群众来北京要求解决各种具体问题,这给中央机关的工作增加很多困难”。去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中国人权事业进展》白皮书明确指出:“国家重视通过信访渠道依法保障公民的批评、建议、申诉、控告和检举权利。”由此可见,中国政府在暗含承认自己的民主法制不正常判断前提下,对信访(上访)制度在表面上是予以肯定。中国在“无法无天”的文革时代结束后,邓小平曾力主人大取消了公民在非正常社会状态下仅有表达意见的“四大自由”。从此,上访就成为百姓维权呼吁、冤情申诉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中华到处都充满着愤怒的大地上,政府为了维持统治,一方面认识到需要有一个气孔来发泄压力,因而就有国务院的《信访条例》,承认公民上访的合法性;一方面却又视群众上访为“洪水猛兽”恐惧害怕,特别是集体性上访事件,于是便在政策措施上压制地方,要求下面地方政府包干杜绝越级上访,重点防范集体上访,并与他们的政绩挂钩,例如:在山东省济宁市至汶上县的公路旁,某乡镇就曾树立的巨型横幅上写道:“集体上访违法、越级上访可耻!”在程维高统治下的石家庄,竟然在京石高速公路石家庄段的路旁树立了这样的一则大标语:“坚决打击越级上访”。这些年来,地方政府把上访视为闹事,用意识形态加工成“敌对行动”而惨遭打击,甚至借助国家暴力机器血腥镇压,例如制造“汕尾血案”。这便迫使上访者面对贪污腐败,公权滥用,税赋盘剥,社会不公的现实,要么彻底认命服输、冤沉大海,要么与国家公权对抗到底,鱼死网破。这根上访的唯一救命“稻草”,对广大民众来说,也不过是“画饼充饥”。但是,面对如此现实仍有不少上访民众拒绝接受威胁与恐吓,屡败屡战,百折不挠。事实上许多上访者的上访目的已转向了控诉上访过程中遭受的打击与迫害。这种现实必然把本来分散、孤立的上访者,逼进同一战壕,导致上访弱势群体的联合抗争。北京的上访村就是例证。如今访民在上访过程中实现横向联合,已经成为一道不再消失的风景线。特别是农民上访,多在不同地区缺乏合法联合渠道的情况下,自发形成垮地区联合上访群体。湖南省桃江县上访农民熊某声称认识邻近数县上访农民,并能动员成千上万农民联合上访行动。
    
    公民“出气管道”已被堵死
    
    如今在中国上访现实中,演绎出多少充满血泪情节,访民们大多遭到过程度不同的刁难、辱骂、罚款、抄家、批斗、毒打、追捕、关押、劳教、起诉、判刑等迫害。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到21世纪初,访民代表被地方和基层政府关押和判刑的已多有媒体报道已是司空见惯。其中最令人发指的就是,发生于1999年12月山西省岚县。农民李绿松因本地乡亲集资建学校迟迟未果而为公益事业层层上访,但遭县委办公室领导殴打。愤怒之下,他在县委墻上用手指写下“清除腐败,清除贪官”8个血红的大字。不料从此一场惨无人道的政治迫害,向这个年仅20岁的青年袭来。他被抓于监狱后,多名警员就因他长了个敢说话的舌头,用木棒、电棒,先后6次将其击昏,再用凉水泼醒,继续毒打。当李绿松再次从昏迷中苏醒以后,口中剧痛难忍。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舌头竟被那些人面兽心的警员残无人道地割下一截其残酷和凶恶程度,已远远超过了美国人权报告中对中国人权现状的批评。此种现实已经表明,上访这一公民“出气管道”已被堵死,不再发挥缓解公民与政府矛盾的作用,“信访制度”实际走向了中国特色政治制度设计目的的反面。
    
    多种多样的“非正常上访”形式
    
    当前上访人残遭打压,被迫采取多种多样“非正常上访”形式:有的围堵法院、市委、市人大、市政府机关大门,被认为是“威胁信访人员的安全,严重扰乱了信访秩序和机关正常的工作秩序”要予以打击;有的采取静坐、静卧、扯横幅、穿黑衣、甚至拦截领导车辆等方式上访,被认为是要重点防范;还有诸如到使馆区静坐,造访国家领导人驻地,甚至采取跳金水河和自焚等激烈手段,制造产生政治压力的事件。也有扬言要采取自杀、爆炸、伤及他人人身安全等手段进行上访,以及采取自焚、自杀、并出了杨佳袭警,令当局极度恐惧。
    
    一位曾采访过北京上访村访民的新闻记者如此悲凉地感叹道:“每当我看到那些成千上万的访民,从全国各地来到北京,亲眼目睹他们走向天朝朝圣的不归路,面对他们的质疑;面对他们绝望的眼神;面对他们有家不能归的凄苦境遇;目睹他们孤苦无告,走向自残、自焚、自杀的绝境,……我无法面对良心与自责:一个有良心、有责任感的记者,为什么不能把真相告诉人民?为什么不能揭露这种不人道的社会黑暗面?为什么要用冷酷而苍凉的眼神目睹他们走向死亡?生命如此的卑贱,国家又还有什么荣耀与辉煌?”
    
    其实在正常的法制社会里,公民的维权完全可以通过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等方式来表达请愿诉求。这也是中国现行宪法规定了的公民基本权利和自由。然而,中国特色就特色在对这些公民权利,形式上规定而实质上否定。迫使公民不得不统统拥上信访这“华山”凶险一条路。
    
    信访制度充满悖论和矛盾
    
    中国社科院曾专门对上访问题完成的一个调查报告,引起了各方的强烈关注。该调查显示,实际上通过上访解决的问题只有2‰。有90.5%的是为了“让中央知道情况”;88.5%是为了“给地方政府施加压力”。正如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应星撰文所言,“信访制度是一个充满了悖论和矛盾的现实。一方面,国家一直强调要打破官僚主义的阻碍,不能对正常的上访群众搞拦堵;另一方面,国家又一再要求把各种问题解决在基层,要尽量减少越级上访、集体上访和重复上访。”
    
    温家宝曾指问题的背后存在“深层次的原因”,包括社会制度、官民矛盾、基层纠纷等等问题——民怨沸腾已经吹响了公民联合集结号。事实上,社会发生杨佳类血案,标志着当事人普遍存在“有怨难诉”的情形,这种怨气除了是社会造成以外,还隐含“官逼民疯”的隐患,充分展示了中国特色的严重社会腐败,制度不公和官民矛盾,印证了在如此民主法制不正常的现实面前,中共政府已经深深地陷于了抽象肯定上访与具体否定上访的制度悖论与民众事实上四面上访、八面围堵的煎熬中。
    
    温家宝掌掴两股官僚势力
    
    此据民生观察工作室2010-12-10消息:世界人权日,在北京的全国各地访民大举出动,结果纷纷被抓。北京有数千访民涌入联合国人权机构驻华办事处,声势浩大。北京警方面对黑压压冲国民来的访民包围式抓捕,采取快速推上车,不盘问,不查证件,凡是靠近警戒线的人,一律先上车再说。我们的执政当局,竟在世界人权日如此敌视普世价值,大规模侵犯人权,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将国民的真实表达之口贴上封条,以便官方可以独自发声,统一“代表”。 就在温家宝接见访民之前的几天,警察和城管还对北京访民集中的地段实施扫荡,特别是北京南站周边访民聚居区进行了大清洗。 据当天到过现场的其他地区访民反映,当时国务院信访局外围周边,警车密布岗哨林立,根本无法靠近,很多试图前往国家信访局的访民被短暂软禁。当天被软禁的北京访民王秀英的女儿王凤仙告诉博讯记者,警察一直派人看着他们,不许她们离开家门。
    
    当此之时, 温家宝突然接见访民意义非同小可。他的身影到了,就不仅是对饱受迫害的上访民众的鼓励与声援,更重重地掌掴两股官僚势力:一是一直以来始终坚持打击镇压上访民众的政法委系统;二是各级漠视民众利益,不断拦截、封杀上访诉求的地方政府官员。此据 《博讯》记者北京最新报道,一位不久前南巡过广东的中宣部副部长日前在宣传部的通报会上失控,直斥温家宝是“麻烦制造者”。 信息称,这位中宣部副部长斥责温家宝“惟恐天下不乱”,是“麻烦制造者”,说温家宝为了自己的功名与作秀,不管不顾。说他去接见访民,落下了61年来的第一个“接见访民的总理”的美名,却让北京大为紧张。眼下,官方媒体正在对此前高调宣扬温家宝声援上访民众的新闻作淡化处理,充分显示了中南海的政治分歧与恐慌心理。
    
    现在仍有人认为,温家宝又在“作秀”,而本文认为,这样的中南海另类“作秀”,多多益善!不久前,我在《纵览中国》上首发的《谁锁上了中国总理发声频道?——温家宝今年“两会”能否最后一搏》一文结尾中写道:“由此以来,人们不禁要问,温家宝是否只能‘空谈政改’而‘无所作为’?其普世价值观棱角是否甘愿被修理?其另类发声频道是否就此被关闭?其政治命运是否甘愿被劫持、被绑架?其‘风雨无阻,至死方休’的信誓旦旦,是否如此不堪一击?这些种种疑问,也许即将到来的今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及闭幕时的记者招待会会给出一个解密的答案。记得温家宝去年两会结束时在答记者会中自叹‘机会不多了’,要效法屈原‘九死未悔’。今年这次会议,将不仅是这位倡导政治改革总理最后表演一搏的一个机会,也将是中外舆论和所有中国政局观察家以及普通民众判断温家宝是否甘愿悲剧性谢幕的一个很好看点。”这个答案,已经被61年来的第一个“接见访民的总理”新闻,提前揭幕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青:温家宝的无奈
  • 温家宝总理直面访民是进步、踏步还是退步?/赵岩
  • 德国马克:温家宝总理的难言之隐
  • 谁锁上了总理发声频道?——温家宝“两会”能否最后一搏/牟传珩
  • 影帝温家宝演出是为化解危机/郑明丽
  • 温家宝总理:你在向谁呼吁?
  • 胡星斗:温家宝,中国人民的大英雄
  • 就信仰自由一基督徒致信温家宝/徐永海(图)
  • 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 牟传珩
  • 亮出旗帜:时不我待勇者胜——致温家宝总理的民间谏言书/牟传珩
  • 河南访民刘学立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温家宝作秀与中国伦理精神/施卫江
  • 温家宝是“唱白脸”的吗?/淳于雁
  • 温家宝撒野,胡锦涛无奈?/林保华
  • 胡星斗:温家宝也许是中国最弱势的官员
  • 刘晓波得奖,胡锦涛、李长春骂温家宝、周永康是滑头/刘天剑
  • 宣昶玮:给温家宝大泼冷水的自由派人士
  • 温家宝在顺应潮流还是在倒行逆施?/蒋吕薇
  • 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和温家宝发出政治改革言论/宣昶玮
  • 刘杰: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中南海“南北分治”,胡锦涛管不了温家宝 (图)
  • 国家信访局称温家宝所接见上访者系随机安排
  • 温家宝视察信访局时保安都被软禁,上海访民支持温家宝/视频 (图)
  • 中宣部反对温家宝看望访民 访民倡议联名罢免部长
  • 中宣部副部长斥责温家宝是“麻烦制造者”/博讯独家
  • 温家宝异军突起 十八大“三足鼎立”/宋长江
  • 温家宝视察信访局后,26日南站访民的反映 (图)
  • 江苏访民戚自强与温家宝交流后受当地超规格重视 (图)
  • 接访骚:温家宝输给习近平一筹
  • 温家宝见访民 信访局抢记者相机删照片 (图)
  • 温家宝下狠手 二套房房贷首付提至60%
  • 温家宝见访民央视截图:人肉一下真实身份 (图)
  • 美联社:温家宝信访局见访民是精心导演和安排
  • 温家宝造访信访局访民称是演戏
  • 美国之音:温家宝见访民引关注
  • 信访困境是制度性的 温家宝亲自接访又如何
  • 温家宝到信访局:扫荡访民并对访民清场并软禁 (图)
  • 受温家宝到信访局讲话鼓舞,武汉花楼街访民在京给胡总拜年 (图)
  • 温家宝与上访者精彩瞬间;国家信访局在作秀
  • 致国务院温家宝总理的鸡毛信/北京经租房访民周重
  • 至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法制办一封公开信
  • 至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及国务院的一封公开信
  • 上海访民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温家宝真大方 国内百姓再穷也要免除50国债务
  • 致国务院温家宝总理的紧急求助信/经租房业主周重
  • 中国河南冤民刘学立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市杨浦区杨冤(图)
  • 志愿军老兵王辉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告状信
  • 欢迎温家宝总理即将访问日本/被害人沈正富的亲属
  • 刘杰:国务院行政不作为 温家宝总理当被告(图)
  • 访民严松发致信胡锦涛、温家宝,诉说湖州地方政府不作为
  • 杭州拆迁失地村民叶金娥写博文赞许温家宝的博文被和谐
  • 王培荣被删得“片甲不留” 温家宝心口分裂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新华社竟然为一件羽绒服肉麻吹捧温家宝
  • 就银监会打击专业技术人员给温家宝总理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