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元龙:被结扎三次的老农夫妇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6日 转载)
    李元龙更多文章请看李元龙专栏
    2010年12月23日,在贵州省毕节市某镇一户人家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她很像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我以为,小女孩是老年妇女的孙女,一问,谁知这是她的幺女儿,还说,这个幺女儿是在她两次被结扎之后生下来的,幺女儿的出生,害得她的老伴也被结扎了一次。
     (博讯 boxun.com)

    上个月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说是与毕节相邻的云南省镇雄县一对夫妻,因为乡长为了完成结扎任务,被抓去结扎了三次,没想到,我面前的这对老夫妻也被结扎了三次。
    
    于是,我随着这对年龄悬殊的母女,来到了她们家中,听到了她和老伴被结扎,被罚款,被计生人员抛弃在半路的的故事。
    
    她叫赵某某,今年54岁,她的老伴叫孙某某,今年57岁。面对相机镜头,这对老年夫妇说起了自己遭遇三次被结扎的悲惨遭遇。
    
    赵某某说,她第一次被结扎,是在1989年。谁知,被结扎九年后,她又怀上孩子,并生育了两个孩子。生育第四个孩子半年之后,赵某某又被计生办抓去,做了第二次结扎手术。赵某某说,第二次被结扎后,她的身子虚弱极了,可是,计生人员用车把她拉到半道,就将她丢弃在树林里,还是乡邻发现她,叫来几个人,将她抬回家里的。哪知刚好又是九年之后,赵某某再次怀孕,并于2003年生下了幺女儿。计生站这回不抓赵某某,而是于这一年6月,干脆将已经年近50的孙某某抓去结扎了。这最后一次结扎的证明单子还在,我见到了这张单子。
    
    赵某某还说,前年,她的肚子又大了,还大得出奇,开始还以为又怀孕了,结果一检查,却是囊肿,经过手术,取出两个九斤的肿瘤,总算治好了病。
    
    早在1987年,孙某某家在生育了第二个孩子之后,就被计生人员罚过款。孙某某翻出的一张老旧收据上,罚款日期为“1987年4月11日”,被罚款人为“某某村十组孙某某”,罚款因由为“二胎多子女费”,罚款金额为30元,收据印章为“毕节县某某区某某公社计划生育专用章”。据说,本来是要罚款100元,因为提前交罚款,所以得到“优惠”,只罚了50元。一张1992年8月14日的“计划外生育费缴款收据”单子表明,孙某某又被罚款50元。2003年7月23日,因为生育了幺女儿,孙某某被强行收取“社会抚养费”200元。不交这200元罚款,那么,幺女儿就不能上户籍。据说还有一次被罚款200元,但收据找不到了。
    
    而孙某某本人,则在几年前患上了肝硬化腹水,甲亢,肺气肿等疾病。难怪,孙某某的面色黑里透黄,瘦弱不堪。赵某某说,孙某某的身体,是自从2003年辈结扎后一下子跨下来的。“幺姑娘有好多岁,孙某某就有好多年没有下地做活路了。我们是农民,地里的活路,都是我一个人慢慢的做。”赵某某说。
    
    医院说,孙某某的病要到贵阳诊治,但是,连吃饭都万分艰难的他们家根本没钱到贵阳给孙某某治病。“只好就这样等着吧,拖着吧……没办法。”赵某某凄惨地说。我说,按照规定,你们家应该有好几个人能得低保补助金。赵某某说,他们家没关系、没熟人,所以只是孙某某一个人有低保,名副其实的,低得不能再低的“低保”:一个季度仅仅80元钱。
    
    我问,一次又一次结扎不成功,还得你们多挨几刀,多花钱不说,身体肯定大受影响,你们找有关方面讨要过说法吗?他们说,找过“政府”的,跑了好多趟,但没有结果。
    
    前几天,我通过电话,进一步得知了赵某某家更多的情况。
    
    孙某某夫妇第一个孩子叫孙某某,是个驼背加聋子的残疾人,已经28岁了,却因为贫穷加残疾,没有人肯嫁给他。今年4月份,他去到福建厦门,想在那里打工,但是,因为残疾,没有工厂肯接收他。“他现在在哪里,是死是活,我们都不晓得”,赵某某在电话里说。
    
    赵某某的二女儿叫孙某某,今年才17岁,去年在某某中学读完高一,今年开学,孙某某就没有读书了。一个学期近千元的学杂费,她实在不忍心让父母为难。二十来天前,她到厦门打工去了。孙某某的弟弟孙某某去年读完初二,这个学期只读了几天书,老师一叫交钱,他就离开了学校没有读书了。已经嫁出去的大女儿对赵某某说,叫孙某某住到她家,由她和丈夫抚养弟弟读书。可是,14岁的孙某某说,姐姐家本身也很困难,他不想拖累姐姐,过段时间,他会自己“找嘴”。
    
    而那个妈妈被结扎了两次之后被怀上,并生下来,“害”得五十岁的爸爸被结扎的幺女儿孙某某,她已经读一年级,并且成绩还不错,作业和考试,成绩都在八九十分以上。赵某某说,她这个幺女儿上进的很,每天天不亮,她就追着问妈妈,起床时间到了没有,就是怕迟到,耽误上学。23日那天,我曾经问:孙某某,你的成绩好吗,得过什么奖状吗?她妈妈骄傲地抢着回答:“奖状倒是还没有得过,但是她给我说过,好多学生都因为成绩不好或作业没完成,都被老师打过,但她没有被老师打过,因为,她的作业都完成了的,她的成绩在班上也不错。”赵某某说,孙某某每学期虽然只交15元钱,但她们家太困难了,如果哪一天她动不起,一家人只怕连饭也吃不上,哪里还顾得上她读书!
    
    为了不难理解的原因,文中人物名和地址好了作模糊处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元龙:放鞭炮,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李元龙:实名制购刀还不行,建议配套“持刀证”
  • 李元龙:绝食,也考量着遂宁政府的文明程度
  • 李元龙: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 李元龙:“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李元龙(贵州)
  • 就良心记者 李元龙 先生刑满释放 暨“北京08奥运”进入倒记时
  • 为了和谐社会,请撤消对李元龙的判决/华云展
  • 夜郎国里的“夜狼”—李元龙的故事/刘路
  •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曾宁
  • 李元龙:2010年贵州人权捍卫者新春茶话会速写
  • 李元龙:抓捕赵达功扑灭不了《零八宪章》的火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