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华师大教授为何总是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5日 来稿)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苏紫紫参加凤凰卫视胡一虎主持的节目《一虎一席谈》,现场嘉宾争论激烈,对于她的行为是艺术还是伤风败俗,嘉宾各有不同意见。节目中,华师大教授陶宏开引用《刑法》称:“公然暴露性器官就是犯罪!”,而人大教授张鸣则反驳说:“人家展示的是身体,你怎么老盯着人家性器官?”。(1月24日凤凰网娱乐)
    
    人大女生苏紫紫一裸成名,苏紫紫一直称自己裸体是在追求艺术,她不仅在做模特的时候裸,甚至在接受男记者采访的时候也裸。苏紫紫的行为自然而然引发了学者以及广大网民的热议,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不过,至今没有一个结果。争论来争论去,结果把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苏紫紫争得大红大紫。
    
    当前,很多热门新闻的产生大致过程都相差无几,先是网民热议,然后是主流媒体跟进,再就是专家、学者介入,从而形成一波又一波的舆论热潮。人大教授张鸣是知名学者,也是有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也对苏紫紫这个话题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公开撰文支持苏紫紫,而华师大教授陶宏开也公开撰文批评苏紫紫。
    
    在学术界,陶宏开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显然不及张鸣,但是,在故弄玄虚方面,张鸣却只能在陶宏开面前甘拜下风。几年前,陶宏开曾出语惊人,称日平均上网6个小时者即患有网瘾。事实上,每天上网达到这个时间长度的人不在少数,很多单位的职工每天8个小时的上班时间都得对着电脑。以陶宏开的标准,估计会有不计其数的网民得接受强制治疗了。
    
    从陶宏开的长相上看,此人就不像是一个严肃的学者,更像是一个喜欢玩闹的老顽童。他针对一些事情发表高见,其根本目的明显不是为了寻求真理,而是为了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他的网瘾论显然不堪一击,如今,他批评苏紫紫裸体是对艺术的误解和贬低不算,还要在凤凰卫视的节目中上纲上线地认为苏紫紫的行为是犯罪。
    
    平心而论,对于受传统观念影响比较大的人而言,苏紫紫的行为的确有非常大的伤风败俗之嫌,不过,现代社会行业众多,裸模也是职业之一,从这种意义上讲,苏紫紫裸得无可厚非。显然,苏紫紫该不该裸、裸得对不对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赞同和否定双方都应该相互尊重。
    
    当然,不管是否认同苏紫紫裸体,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认为苏紫紫的行为是违法犯罪。然而,华师大教授陶宏开却在《一虎一席谈》中引用《刑法》第365条直指苏紫紫的行为触犯了法律。面对陶宏开对苏紫紫的指责,人大教授张鸣愤怒地质问陶宏开为何老盯着人家的性器官。张鸣教授真是一针见血,问得陶宏开一时间无言以对。
    
    陶宏开为何喜欢盯着苏紫紫的下半身?而不是去全面观察苏紫紫的身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显然,陶宏开如此关注苏紫紫的下半身是有其原因的。陶宏开虽然没有多大的学术成就,但非常熟悉当今社会的流行元素,而且深谙炒作的套路。他特别关注苏紫紫的下半身,别人也会特别关注他,因为人的本性都是对这方面感兴趣的。他指责苏紫紫裸体是违法犯罪,这又是在凸显他的与众不同。当然,陶宏开虽然表面上对裸体之类的事嗤之以鼻,但实际上他却有可能那方面的欲望非常强,对苏紫紫裸体的批判正是为了掩饰他自己的庐山真面目。
    
    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被称为“戒网瘾专家”的陶宏开在腾讯微博袒露心声,称在微博上互动收获大。这条微博发出后广大网友迅速围观,称陶宏开自己也患上了网瘾,应该被“电击”。可见,陶宏开的网瘾论无异于作茧自缚。当下,很多人都知道这样一句话:“白天教授,晚上野兽”,陶宏开批判苏紫紫伤风败俗和违法犯罪,以后不知道他会不会干出伤风败俗和违法犯罪的事情,如果真的如此,那就太讽刺了!
    
    2011年1月24日
    
    
刘逸明:华师大教授为何总是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