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陈永苗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2日 来稿)
    
    
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陈永苗

    
    武坚先生1月22日在网上发表《对陈永苗与博源之争的一点管窥之见》一文,作为事件的受侮辱者一方,把此文分成两截,前半截我认为是糊涂官乱判葫芦案,各打五十大板,我不同意。后半截是卤水点豆奶(不是豆腐),问题提得还不错,也是关键所在,但需要很大程度地推进,才有意义。
    
    武坚先生评价我的过错说“一句“好的,我去看看热闹”的回复似乎有些轻佻,未经组织者允许而广为传播的行为也不能说适当。”这二者,我丝毫不接受。
    
    我不觉得“我去看看热闹”有什么轻佻,首先这样的讨论会,我自己不是嘉宾,参加的话肯定是观众,其次像许纪霖这样二三流货色主讲的讲座,我也知道我也只配“看看热闹”,其三,我还真只是看热闹的,正如我《太子党秦晓,你欠我们一个道歉》一文中提到的,我的动机是去看高全喜教授,参加热闹。
    
    武坚先生批评我轻佻,那就是说,按照武坚所描述的氛围,秦晓所在就是一个王侯将相的府邸,轻松不得,庄严肃穆,开一个会就得严格遵守皇宫礼仪。既然武坚先生专制和等级制度的心魔如此之重,我建议武坚先生在文章中写道,你们这一些人见到秦晓先生,要行三九跪拜大礼,欢呼万岁,然后再开会。所谓破山中贼易,心中贼难,心魔如此之重,与武坚所奢谈之宪武坚先生政之自由平等博爱,岂不是南辕北辙,水火难容?就这一关节,武坚所写之文,其价值立即不及格。
    
    在武坚先生看来,似乎博源基金会的内部规定,就是天规,不需要公诸于众,就能实施于众人身上,另外邀请我本人可是事实,既然邮件中没有明文规定为内部会议,我邀请他人无过错。如果邮件中明文规定,那你说的有道理 。既然没有,责任在于博源。讲座和沙龙之公开与开放性,原本昭然,除非明白申明秘密。除非武坚先生认为秦晓的博源基金会内部规定,是国之大法,口含天宪,不需要公布也理所当然被推定为“必须知道的”。 即便博源基金会的内部会议规定是众所周知的惯例,但只要所发群发的邀请函中,没有提出保密的要求,那么就可以视为“本次会议”是公开的,开放的。既然是群发的邀请函,那么就开始视为于本次会议而言,博源基金会实行了开放。
    
    我想给武坚先生讲一讲他所回避的,关于我被邀请又被撵出的问题。博源基金会既然发出邀请邮件,就是民法上的邀约,我回复邮件就是民法上的承诺,合同成立生效。除非邀请邮件中明文规定,需要再次确认,才能成立生效,否则我丝毫无错。被我指控之后,博源基金会放了一个巨臭的谎屁,说邮箱被人窃取。民法中有个规定叫做表见代理,也有一个规定叫做善意占有,即使没有代理权限,或者处分权限,只要我们根据通常的认识,当做是有权的,就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也就是法律保护信赖利益。
    
    经高全喜教授的劝说,我已消气,道不道歉于我如同浮云。正如武坚先生所言,太子党与民间的争议,是为核心。我坚决唱衰太子党,这是人类历史最为腐朽最为自私最为残暴的集团。他们父辈的残暴血腥,与他们身上的极端自私和傲慢说乳交融。从来没有这样的鳄鱼。
    
     首先,太子党与民间之间,武坚先生既然坚持共和博爱,那么就武坚先生谈谈如何共和博爱,单纯发出共和博爱的道德要求,是疲软不举的,而且很容易蜕变为是民间对太子党的单边义务,因为在现实中,最经常是太子党欺负民间,那么此时要求博爱,就是民间的单方面牺牲。这个道理于官民和解的诉求一样。若求鳄鱼与虾米之间的共和,武坚先生至少应该提出要先将鳄鱼的牙齿拔掉,而不是帮助鳄鱼给牙齿上釉色,变为光彩华丽。若求黄鼠狼与小鸡之间的博爱,武坚先生至少应该提出将黄鼠狼去势,而不是暗中用道德大棒摁住小鸡,帮助黄鼠狼强行之。
    
    其次,既然武坚先生讲博爱,那就应该博源先“爱”一下我,给我道歉。这“爱”并不是给草民的单边义务吧。要改良要保守,这义务首先落在权贵身上,而不是勒令民众保守。能不能请武坚先生先“爱爱”我,既然武坚先生与博源基金会有旧,而且认为也有过错,就请秦晓或者左军给“我们”道歉,我也按照武坚先生的葫芦判决,承认秦晓的博源基金会内部规定,是国之大法,天宪,并且可以捧到银河系太阳系宪章的高度,实在不行,还可以捧到宇宙宪章的高度,并且我在这个前提之下给秦晓道歉如何。强者优先,请武坚先生敦促秦晓或者左军先来一个,我马上就来,绝不落后半个时辰,如何?
    
     其三,非我同类,其心必异。非我立场,其心必毒。这种怀疑是天性,需要交流来消除,固然我们对子党怀有极大的敌意,但是并不排除太子党的悔改赎罪足以消除其中大部分敌意。然而正如我开王俊秀的玩笑,我说,王俊秀很爱秦晓,可是秦晓不爱王俊秀,如何博爱呢,如何交流呢,如何消除敌意呢。
    
    秦晓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口头改良派,没有强有力的政治能力,不足撼动政治格局一丝一毫,远不如重庆薄熙来。秦晓远没有晚清袁世凯的格局,没有军权财权,垂垂老矣,官僚体制上的一颗生锈退役的螺丝钉而已。如果有本事,就应该为体制外改革派撑开根据地,将体制内资源散发给体制外人士。秦晓不仅没有如此,而且到民间抢饭碗。与穷人抢饭吃的富人,那是强盗,不是富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陈永苗与博源之争的一点管窥之见/武坚
  •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 陈永苗:以屠龙刀定住倚天之剑——悼念蔡定剑先生
  • 陈永苗:没有政治自由,就有极端民族主义
  • “先富移民”破坏了改革共识/陈永苗
  • 中国模式具有死亡和灾难的气息/陈永苗
  • 陈永苗 :从“经纬案”看必须对土地权贵进行有罪推定
  • 陈永苗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宪法性辩护理由
  • 陈永苗:“卵民论” 县长是为党说真话的粪青
  • 当党内民主派披上“毛右派”马甲/陈永苗
  • 75维汉冲突:更重要的是杀和平游行者的政府/陈永苗
  • 陈永苗:两个大熔炉:香港“七一”游行与四月青年论坛
  • 陈永苗:把“非法之法”悬搁起来就是当前最大胜利 —评"绿坝"软件规定推迟
  • 陈永苗:公民社会道德法庭判决邓玉娇无罪
  • 后改革《中国人不高兴》/陈永苗
  • 邓贵大的强奸会在那里发生/陈永苗
  • 杨恒均和陈永苗也须要接受“启蒙”/李悔之
  • 官民矛盾是主要的/陈永苗
  • 陈永苗:谁有害人的太自由,谁有被害的不自由
  • 陈永苗: 太子党秦晓,你欠我们一个道歉
  • 陈永苗:为什么中国政府不保护外派劳工
  • 陈永苗:要求政改行动,对温家宝是否苛刻?
  • 陈永苗:“伍皓头上扔五毛”有着后改革意义
  • 陈永苗:维权捆绑维稳当下获官方政治地位
  • 陈永苗:叫做《网络维权革命宣言》更好
  • 陈永苗:实施域名“白名单”是工信部争权捞钱
  • 陈永苗:我烦透了坊间谈资与新闻泡沫
  • 陈永苗:从通化钢铁集团工人运动看国企改革的违宪性
  • 陈永苗:关于追究邓贵大强奸罪的虚拟举报
  • 陈永苗:巴东那一堆土人太土了
  • 陈永苗:玉娇龙案是一个分水岭:维权或启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