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家是辆自行车,百姓应该骑着它走而不是扛着它走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2日 转载)
    来源:华声论坛
    
       让我们来假设这样一个场景:高速公路发生了一场车祸,一辆车不幸被撞翻,有个人被困在了车里。现在,关于如何解救这个人,我们有三种解决办法:第一,打电话找警察,当然代价是警察可能来得很慢,被困的人生命垂危,可能等不及了;第二,路人甲跟车里的人商量:如果你给我一万块钱,我就把你给救出来,但一个可能的情况是,车里那个人一下子拿不出一万块钱;第三,路人中有几个特别善良的人站出来,决定无偿帮助被困的人。 (博讯 boxun.com)

      第一个办法,叫做“找政府”,第二个办法,叫做“找市场”,第三个办法,叫做“找社会”。政府、市场、社会,恰恰是我们人类展开公共生活的三种机制。
      熊培云先生2010出版了一本书,叫做《重新发现社会》。单看书名,本书的核心思想就一目了然:对于解决某些问题,“政府”可能显得过于遥远和高高在上,而“市场”则显得过于无情和冷冰冰,面对这些问题,我们也许可以回过头去,“重新发现社会”。
      在我看来,一本书之好与坏,不仅在于它有多深刻或者里面充斥了多少生僻术语,在于它在多大程度上把握了时代的问题和需要。面对一个胃病病人,你带来的高血压药再高级名贵也无济于事,而《重新发现社会》,则是给一个胃病病人带来了胃药。
      乍一看这个书名似乎有些荒诞:社会需要被“发现”吗?难道“社会”不是无处不在吗?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话:“你现在还是太幼稚,你走上社会以后就明白了……”,或者“现在社会上这么乱,你做事情可千万要小心谨慎……”在这些话中,“社会”是一个尔虞我诈的名利场,一个乌烟瘴气的垃圾堆,一个暴露人性败坏的照妖镜。但是,熊培云提醒我们,社会还可以是别的。
      社会还可以是什么?社会还可以是陈光标,2008年汶川地震后迅速组织挖掘机赶赴现场救灾的企业家;可以是“红色推土机”,歌手周云蓬为失明儿童筹款而制作的民谣专辑;可以是“立人乡村图书馆”,以公民教育为目的民间公益组织;可以是“亚洲动物基金”,呼吁停止虐待动物的民间组织;可以是微博,给在暴力拆迁中家破人亡的钟如九一个平台的网络空间;可以是豆瓣,爱书爱音乐爱电影的人们交头接耳的网络广场;可以是“单向街”,每个周末组织文化沙龙的小书店。总之,社会也可以是熠熠发光、温暖、并对弱者无限耐心地俯下身去的。
      而这样的社会之所以需要被发现,是因为社会这个“秘密”往往被国家的光芒所笼罩。在一个国家至上的传统里,社会的自发发展总是被视为病毒,需要被围追堵截。社会的声音和组织往往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国家的脚掌就黑压压地踩了过来。在这个传统里,“国家”不但肌肉发达、力大无比,而且在道义上也总是可歌可泣—— 一切与“国”字站在一边的东西都是天然正确的,爱国主义,国学,精忠报国,以至于给孩子起名字都常常是“建国”、“志国”、“卫国”等等慷慨激昂之词。相比之下,社会则像是个面黄肌瘦、发育不良的孩子,一不听话还要被拎起来打一顿屁股。在这个传统里,成立民间社团要面临重重关卡,出版发表要遭遇层层审查,举办活动则不小心成了破坏稳定。这种对社会的发展处处设防的思维,成龙先生一言道破之:中国人是要管的。虽然我们的传统里也时不时冒出“民为贵”、“仁政”、“以民为本”这样的字眼,且不说这些美丽的字眼有多少在历史上化为实践,所有这些字眼里透出的那种家长式的施舍气息,都让人忍不住想问:对不起,可以不烦劳您为我们做主,而让我们为自己做主吗?
      “我可以为自己做主”,意思是,如果国家不为工人设立一个工会,也许其实,工人有能力为自己组织工会;如果国家太忙了顾不上照顾艾滋病人,也许其实,可以放手让民间组织去援助而不必垄断善意;治理腐败未必需要仅仅依靠“反贪局”,也许其实,还可以批准民间自发成立财政监督组织;对付地方政府的暴力强拆,未必只能靠中央的“三令五申”,也许其实,民间的一些维权组织和律师也有自告奋勇的觉悟。
      所谓“中国人是需要管的”,大约说的是中国人中颇有些刁民暴民,历史上农民起义里这种暴民形象也屡见不鲜。但这与其说是体现了中国人的某种民族性格缺陷,倒不如说是体现了国家长期压抑社会的后果。正是因为国家不允许有组织的公民社会出现,高压锅的气阀一旦被冲破,无组织的暴民现象就会间歇性爆发。在这个意义上,暴民和顺民不过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在国家的阴影下,它们都是“一盘散沙”式社会的表现形式。
      但在暴民和顺民之间,还可以有不卑不亢的公民(顺民卑,暴民亢,公民则不卑不亢,不走极端。——转贴者点评)。在一个公民社会里,人们在公益的引力下不断编织流动、交叉、细密的人际网络,既可能监督政府,也可能疏导民间积怨。如果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进步在于通过市场化转型发现作为个体的“我”,那么中国下一步的挑战则是如何给社会松绑,通过重建社会来发现作为集体的“我们”。
      《重新发现社会》的核心意图,就是重新定位国家和社会的关系。熊培云感慨:“问世间国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他自己的回答:国家仅仅是个国民谋求幸福的工具而已。那种把国家无限神话化的“拜国家教”,往往不过是统治家族、利益集团、阶级自我神话,稳固权力的遮羞布而已,根本上颠倒了国家和社会的关系——我们买一辆自行车,是用来骑而不是用来扛着满大街走的,如果不但扛着它满大街走,还动不动把它给供奉起来烧香参拜,这就是颠倒了人和自行车的关系。同理,我们让渡一部分权利给国家,仅仅是因为我们意识到,有时候通过政府这辆“自行车”,我们可以组织更有效的公共生活,但似乎没有必要因此见到这辆自行车就热血沸腾、热泪盈眶、以至于在爱车主义的感召下发出“自行车不高兴”的怒吼。
      其实,正如国家没有必要遮蔽社会,社会也没有必要对抗国家,二者完全可以相辅相成,共谋国民幸福。国家在保障社会的安全、秩序、基本福利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但正如杀牛刀无法用来做心脏手术,大卡车无法穿越小胡同,国家这架大机器对于应对社会毛细血管里的具体问题还是过于庞大笨拙,“重新发现社会”,就是恢复我们做一个政治共同体的敏感、灵活和丰富。一个理想的国家和社会关系,莫过于“我挑水来你浇园”。但如果这句歌词改成了“我挑水来我浇园,或者“只许我挑水,不许你浇园”,结果不但往往是空头支票下的无所作为,而且是民众在被长期剥夺公共事务参与权之后公共意识的萎缩。我们常常听到人们指责国人冷漠。其实,一个长期被禁锢在轮椅上的人,我们很难指责他肌肉不够发达。现在,我们已经发展到这样一个时代,你不能以关爱的名义把一个人禁锢在轮椅上,因为轮椅上的人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双腿,他要站起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突尼斯乱局,给哪些国家敲响了警钟?/李小文
  • 谢选骏:中国并非世界唯一的文明型国家
  • 失去正义阳光的国家——“全民弱势时代”呼唤公民社会/牟传珩
  • 国家形象不是片子“做”出来的
  • 邓亚萍代表的是哪个国家?/赵昱鲲
  • 重庆模式若成主流可能是国家崩溃的征兆/王不二
  • 新拆迁条例凸显国家主义思维/张千帆
  • 打着国家利益旗号的基本上都是私利/张维迎
  • 公务员成香馍馍是国家的悲哀/陈开频
  • 晏扬:跨省发帖网友是什么“国家利益”
  • 跨省抓发帖网友是什么“国家利益”?
  • 国家看上去就像一家公司
  • 通货膨胀威胁中国国家安全/林保华
  • 百姓不拥有中国的任何一寸土地,没有义务维护国家领土完整/艾自由
  • 老二哲学及老二国家/大宗师
  • 资本主义国家:两瓶酒就毁掉一个部长!
  • 冼岩:国家统计局羞辱中共中央?
  • 十年后中国将成为一个非常穷的国家
  • 感谢国家,活不起终于死得起了
  • 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将名存实亡
  • 新拆迁条例:国家机关建房不属公共利益
  • 中国民众:我们需要真实的“国家形象” (图)
  • 国务院规定将“国家赔偿”纳入每年财政预算
  • 中国规定申请国家赔偿由财政部门15日内支付
  • 国家形象片“中国五美人”出炉 范冰冰:自豪 (图)
  • 国家主席胡锦涛抵达华盛顿 开始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 (图)
  • 国家药监局查处假药“高效壮骨丹胶囊”
  • 国家测绘局:100多家互联网地图网站获从业资质
  • 国家药监局查处假冒保健食品“雪域唐清”
  • 19名律师联署呼吁: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
  • 北京副市长:北京是否征收房产税须等国家安排 (图)
  • 专家建议:国家应尽快出台房产税 遏制投机行为
  • 上海市国家安全局:负责世博会的60多位领导都有巨额进账/博讯独家
  • 国家民委维稳领导小组:全力维稳创造和谐环境 (图)
  • 美国自由之家年度报告:中国继续名列极权国家行列
  • 2010年度国家科技奖励大会今日召开
  • 国家药监局曝光9种药械及保健食品严重违法广告
  • 国家主席胡锦涛任免驻约旦、阿根廷等国大使
  • 郑州市朱屯村野蛮拆迁公然违反国家政策法规
  • 在日华侨苗维荣就强拆一事致国家领导的公开信
  •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违法行政,破坏国家法律正确实施,被程律师起诉!
  • 天津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国家公文/宁津霞(图)
  • 龙蟒集团无视国家法律 为强占民居打人(图)
  • 我的幸福生活从国家统计局的报告开始
  • 哈尔滨国保警察无辜被关押301天,已获国家赔偿,办假案民警却升官
  • 天津北辰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在不赦/宁津霞
  • 天津北辰法院、法官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在不赦/宁津霞
  • 国家菜篮子工程是谁在搞破坏(之一)——为106名农民工能拿到一年辛苦钱告状14年之久/余光忠(图)
  • 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安置补偿问题不予受理(图)
  • 举报中石化河北唐山石油分公司等诈骗国家资产(图)
  • 国家中纪委;挂羊头;卖狗肉;举报人邓志波邮了近千封举报信无人官
  • 蔡英文透露:观察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
  • 吉林省举报人邓志波公开给国家九大常委的信;他现在无路可走
  • 国家地震局吃喝汽车住房竟然成了主角/潘宏斌
  • 吕女士:交600万元免予起诉:哪个国家的法律?  
  • 国家领导人居住的东交民巷17号为公共场所/倪文华
  • 建议: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刘庆宁/临沂王进生(图)
  • 一位国企退休职工细说被国家算计的一生
  •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图)
  • 吉林省访民邓志波给国家邮的举报信邮了几百封没人管/邓志波
  • 国家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访民控诉戴着官帽的“红土匪”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国家3A级住宅豆腐渣 珠海仁恒星园
  • 曾经的戒严部队战士张世军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
  • 国家政策如一纸空文 河南商城县农民希望地震
  • 转业军人王卫平:用事实证明当今司法机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之二
  • 关于对我定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请求复议的报告
  • 黄琦涉持有国家机密案被退回公安局/RFA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 甘肃省张掖市公民蒋喜英请求“国家赔偿”案
  • 高华:面对兽行,民主国家不能沉默
  • 中国国家环保总局仅仅有公务员280名
  • 福彩双色球惊天骗局铁证!彩民们被以国家的名义愚弄诈骗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 这个国家还有公正吗?武汉市民李新祥呼吁媒体关注!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打击报复导致八名无辜公民枉冤入狱:一起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背后
  • 国家机器
  • 且看郭起真是为民请命,还是颠覆国家政权?
  • 要求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作出司法解释的呼吁信
  • 海外学子:上海动迁组凌架国家宪法之上的犯罪事实
  • 七年冤狱三十年申诉 未获国家赔偿
  • 李奇观:揭发政治SARS 消灭国家瘟疫
  • 国家的医院已经成了压榨老百姓的榨油机器
  • 假如欧洲某个遭受纳粹德国蹂躏的国家有人设计出“纳粹标志服装”
  • 杜培武洗清冤屈获国家赔偿 未得精神赔偿起争议
  • 美国的国家恐怖主义政策有改变吗?关于韩战中的细菌战
  • 一个可以合法歧视残疾人的国家:考生怀揣录取通知书却被大学拒之门外
  • 让人笑不出来的国家赔偿--"处女嫖娼案"再思考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美国是一个有廉耻心的国家吗
  • 杀人凶手、国家干部说被害研究生是自杀,公安局拿不定主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