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继庄:寂寞陈行之,潇洒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2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寂寞陈行之 潇洒扬恒均
     孔子有一句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言;子曰;“唯上智与下愚不移”。文革时代被毛定性为孔氏反人民的罪证之一。我倒觉得毛伟人还是能够读懂这句话的本意的。奈何毛还要自我发酵,而发酵的“酒糟”又是“人民”;也就顾不得孔夫子的委屈了。岂不知孔子还有一句话说:“愚夫愚妇几于道”。显然,夫子对“人民”还是十分尊重,十分理解的;这里他绝非指“人民”,因为“人民”几乎“与道合一”了嘛!;孔子用词具有多义性,在我看来,这句话中的“愚”是指那些昧着良心的“知识分子”。孙中山理解为“先觉者与后觉者的位置不移”当大体不差。 (博讯 boxun.com)

    是啊!谁指望孔庆东、王兆山这样的“知识分子”能够转识成智,立地成佛啊?谁又能指望赵本山、小沈阳及其粉丝们能够呼唤人文关怀呢?――更不要说“终极”二字了。
    作客《博客中国》屈指已两个年头了,对“诸子百家”虽未谋面,但由于“见字如靣”之故,各自脸谱的轮廓却也日渐清晰起来。
    陈行之与扬恒均都是《博客中国》耀眼的“明星”,然而,“明星”亦未必是境界的一刀切。
    在我眼中,陈行之先生是《博客中国》中心路行走的最远的人物之一;先生孑然一身的踽踽独白,使我看到在粉丝赞歌声中的另一位陈行之――一位寂寞孤独的行者
    我喜欢读“1十1=3”的文章,“1十1=2”的文章不甚吸引我。前者是“智识”,后者是“知识”;前者是“生命学”治下的“物理学”;后者是“物理学”统下的“生命学”――行之为文,当属前者。
    一般读者,很容昜陶醉于陈氏的正义的呼唤,微熏于先生对“民主”的呐喊。其实先生实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文字的背后是对自己的同情,是对生命的悲悯,是对信仰的尊重――说到底,陈先生立志的是“文学”,而非“政治”。我想倘“天下有道,之,必不与易也”。然而,当一名文学天才,遭迂人性历史链条断裂,审美底线坍塌。举世皆匍匐在权力与金钱膝下;一位人本位的文学家必然要被举世疯子捆绑为人质,被扭曲变态的颂圣学者。陈先生选择了“自己”,而非“他人”。“我即文学”,“文学即我”;说到底,陈先生呼唤“民主”,是为文学请命,是为文化归属请命,是为人类终极关怀请命……
    行之无论力挺倝寒的雄文或为钱云会寃魂呐喊的泣血文字的背后,其实都是想为“文学”给力,想给当代的“死文学”输氧,想让文学回到文学家的本位,如此而已。
    引起我对陈先生文章关注的不是他的洋洋洒洒的社会问责,而是他仰望星空对宇宙“暗能量”――“在与不在的时空”那篇人生体验。把自己的心灵锁定在天上,在与天地对话中寻找自己人生定位,敲定自己的价值取向。
    具有这种人性自觉的人,别说《博客中国》罕见,纵所谓“作协”统领下的“作家委员会”之委员们,几人欤?
    是的,行之先生选择了“人的文学”,选择了“由识转智”;所以,注定要与“热闹”无缘。
    无疑,杨恒均先生是位民主斗士――且又有幸欣逢专制与民主对决的第二轮博弈,可谓“欣逢盛世”,“人尽其才”矣!于是便有了恒均“有一分热,发一分光”时空惬意。更令人佩服的是恒均的彬彬宽容的君子之风,和游走于全国各地推销民主的不温不火的好脾气。其作品心平气和,毫无火气,再加上粉丝遍布华夏,先生每次布道,都有无数扬粉接驾,在那演讲、晚宴、签名、合影的日子里,恒均的日子以“潇洒”廓之,当不为过。
    无疑,在呼唤民主的圈子里,“恒均模式”当为现代经典。着实比那些饿着肚皮敲键盘的“民主斗士”们的境迂,相去不可以里程计矣。
    之于恒均先生的努力,我没有半点嘲讽的意思,而且我很想煽动民主斗士们向“恒均模式”看齐。唯其如此才能于国家于个人达到“双赢”的目的。
    曾令我关注的是,恒均有一篇雄文,大约叫什么“超越鲁迅”,使我对先生的仰慕之情大打折扣。我想倘老鲁活在今天,忽悠“民主”的本领,当远在老杨头之上。只是在新文化时期,社会言论的开放,使鲁迅没停留在民主形式的常识,而是选择超越常识的人性问责。用陈行之的话说,他关心的是宇宙的“能量”对人性的失控。因为,他看重的并非仅仅是社会的“利益分割”,而是文学救赎人性的责任――鲁迅选择了对“宇宙反物质”的探索和发现。
    总而言之,陈行之是鲁迅价值观的时代延续,扬恒均是胡适精神香火的传人。
    写这篇文章既没有捧陈的意思,也没有贬扬的目的。只是一篇阅读心得,写出来与网友沟通而已。 (博讯记者:苏子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普通人杨恒均的三个“独一无二”/刘君
  • 杨恒均:钱云会惨死、谋杀与新加坡模式
  •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杨恒均
  • 民主与经济危机、暴力流血的关系/杨恒均
  • 杨恒均:民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 百年困惑:民主与素质/杨恒均
  • 杨恒均:不要把追求民主的人当做偶像
  •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 杨恒均: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 杨恒均:中国的中心在哪里?——从刘亚洲“西进论”谈起
  • 民主小贩杨恒均被“城管”张朝阳没收了家什很有“趣”/李悔之
  • 杨恒均:我为何对新推出的反腐措施忧心忡忡?
  • 杨恒均:用“公民社会”对付“黑社会”
  • 杨恒均:戈尔巴乔夫的“胜利”
  • 政府都“从善如流”了,我咋还嫉恶如仇/杨恒均
  • 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杨恒均(图)
  • 回应杨恒均与张三一言
  • 杨恒均:纪念六四,向中国的知识分子致敬!
  • 杨恒均: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
  • 李悔之:宣扬民主,为杨恒均作一回“义工”
  • 欢迎“民主小贩”杨恒均的新书《家国天下》(图)
  • 杨恒均和广州保安的新闻失实
  • 杨恒均呼吁:请把你们的月饼送给他们!(图)
  • 杨恒均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图)
  • 采访杨恒均:温总理为什么谈普世价值?
  • 港大惊现“民主小贩”杨恒均演讲的雷人广告(图)
  • 杨恒均:普世价值难产,中国特色阵痛
  • 杨恒均: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图)
  • 杨恒均:在CCTV和CNN上检阅国庆大阅兵有感
  • 杨恒均:谁是共和国的敌人?(图)
  •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杨恒均
  • 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们的神话是如何破灭的?/杨恒均
  • 杨恒均:广州比欧洲安全吗?(图)
  • 杨恒均: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图)
  • 杨恒均: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 杨恒均: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杨恒均:谈谈应该如何面对假间谍和真特务
  • 期盼杨恒均与维权者同行/周鸿陵
  •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 刘亚洲的“西部论”与杨恒均的“七十年大限”论
  • 杨恒均: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