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吉林登塔访民张洁等被判刑:当某一级政府官员出尔反尔应当怎么办?/李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写在前面的话:
    事件的最新发展是,张洁现在已被判刑6年。据张洁的大姐张秀云讲,张洁的身体状况,极为不好。法院开庭的时候,是被担架抬进去的。现在拘押在看守所,看守所已经通知家属办理保外就医手续!看来是身体状况已到一定的程度了!可能已到性命交关的时候了!
     此次发表的文字是在四个月前,就已经写好的。但是由于我的软弱、我的担心自己的“名誉”、当然也有我的身体原因(近半年确实病的较重)。一直没有把后面对上访人员的分析(心理的、实际操作过程中所表现的问题)、媒体的宣传导向、对暴力事件的看法、对群体事件的建议等等部分完成。 (博讯 boxun.com)

    把此事拖到现在,致使张洁的身体状况到了如此地步……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当忏悔!忏悔我是因为我首先考虑的是我个人的得失、利害关系……
    下面简单谈一下我的论点和解决问题的方案:
    一、 上访问题多年不能解决的原因,除了政府方面的不作为等原因外。访民方面也是存在问题的。
    二、 要帮助访民就要从实际问题入手,不能只是一味地把事情闹大。要尽量做到有理、有利、有节。特别是有节的尺度把握。
    三、 要同地方政府部门对话、谈判。要对话、要谈判就要学会妥协。
    具体问题还有很多,论据部分实在是没有写完,我的身体状况也是客观事实。我也希望在我的论据部分发表后,大家对此事展开讨论,对我进行批评、指正。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实际地帮助张洁。呼吁就此事同吉林市政府官员对话。同时,向张洁的姐姐张秀云伸一援手,经济的、物质的、精神的支持!
    张秀云的联系电话是:15001318906
     李阳 敬上
    吉林某一级政府官员又在出尔反尔,请看具体的事实:
    (根据博讯报道)5月29日晨6:30左右(北京时间)吉林五位女访民上了国办对面的吊塔,要求见领导解决问题。她们分别是张洁•李淑芬•刘淑兰•王秀华•邓伟。她们展开写有冤字的白布,要求政府要实事求是解决问题,不要判她们劳教,不要送她们进精神病院。
    博讯30日上午10点最新消息:经过了一夜进展谈判,张洁等4位访民在和警察达成不被劳教的承诺后,在消防队员和驻京办多名工作人员陪同下,在今早7点多从塔吊下来。
     据悉,张洁昨日(29日)下午首先提出下塔吊的条件,把她姐姐张军从劳教所释放出来,张军也是因为上访被劳教的,现在关押在长春女子劳教所。(注1:张洁要求释放的是其大姐张秀云不是二姐张军,张军因拆迁问题被逼成精神病,现在家中。具体情况后文再叙)昨夜经张军给张洁打电话确认已经自由后,张洁四位又提出其他各自上访问题。吉林和当地政府负责人(坐飞机赶来的)对她们四人所提出的下塔条件,都一口承诺。(注2:具体条件是三点:1、把她姐姐张军从劳教所释放出来;2、下塔后不被劳教、不被送进精神病院;3、要求100万元作为多年上访受到的伤害精神赔偿款)
    此事距现在已经几个月过去了,我们大家都认为已经解决了。然而,笔者近日见到张洁的大姐张秀云才知道事情还远没有结束。下面是张秀云自述整理的材料:
     我叫张秀云,女,60岁,汉族,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13委4组。2010年5月29日夜间11点左右,我正在吉林女子劳教所睡觉,主管教员叫醒我说:“你被释放了”。我不同意出去,因为关我本身就是违法的,我要一个说法。
    当时省公安厅徐处长、省信访局黄局长说:“省里这次就是要给你们家解决问题,把你和张洁一起,一次性解决完”。我说:“半夜能解决问题吗”?他们说:“张洁在北京不回来,需要你出去劝劝她回来。”于是徐处长接通了张洁的电话,我接过电话。张洁说:“大姐,我在北京的塔吊上,他们放了你,我就放心了,这么多年恶劣迫害,我太累了,只有一死来求公正”。
    我当时要求直接去北京,徐处长说:“不用了,你不能去,明天你回吉林就见到张洁了”。第二天5月30日,杏林市昌邑区延安街派出所2名民警开车接我回到延安街道办事处三楼郇书记办公室,郇书记的办公室里有一卫生间,他们把我关在里面,并派了三个人看牢我。我向他们提出要见领导,见张洁。都被无理拒绝。我以绝食来向他们抗争,2名民警将我强行抬进了吉林市第二人民医院设立的昌邑区民主社区卫生服务站四楼,关在有两间带有铁窗铁门的房间,锁上门。每天有三名街道人员,2名民警,共5人24小时看押我,限制了我的一切人身自由。我向医院抗议,但医院的病房主任说:“你是特殊病人,我说不算,我只管看病,别的我不管”。可是一次检查没有做过,一次脉搏也没诊过,跟本谈不上看病。他们写了假病历,让我签字,我没有签。
    6月28日,吉林市政法委书记黎海滨、城管局局长、信访局局长、公安局副局长(赵)等多人来找我,问我有什么诉求。我要求解决我房屋拆迁未安置、两年张洁劳教、多次非法拘禁、张洁这次上塔吊等所有问题,他们听完后没有任何表示,只说了你先回去等着吧。我问要等多长时间,他们说一个月吧!
     张洁的女儿去吉林市看守所给张洁送东西,看守人员说张洁没在,东西不能收。我又去刑警队问,刑警队说是在看守所,我向他们要张洁的东西,手机和上访材料,但是他们什么都不给。后来通过其他途径打听到张洁确实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2003年张军家被野蛮的暴力拆迁,公安包庇罪犯错误办案,致张军精神分裂,因此张洁带着张军几次进京上访。2006年3月8日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从北京将张洁、张军骗回,并把张洁送进拘留所拘留了15天,张军送进精神病院。
     2006年6月4日,又将张洁抓回劳教一年,张洁腰被打伤,劳教所不肯收,就送进公安医院,将精神病人张军一人扔在北京。
     我于2006年6月8日进京找张军,连续找了七个月左右,千辛万苦找回了张军。在这期间,我家住宅又被野蛮的暴力拆迁,我和女儿的房子遭到毁灭性的拆迁。从此我们就开始了流落街头,过着悲惨的日子。无奈我们流落到北京,到政府部门反映问题,我们没有一点违法和过激的行为。
     2008年5月22日,我在国家信访局反映问题,吉林市驻京办事处的处长,带了几个不明身份的人,接我出来,上了他们的车,并强行抡去了我的手机,将人违法关押在驻京办事处地下室里(北京市宣武区南华里东街1A号鹤乡宾馆),5月23日早四点左右,他们用警车将我送回吉林,送进了拘留所,拘留十天后,送进了劳教所,劳教一年,至2009年5月23日。
    2009年9月20日,又将我抓回劳教一年。
     2003年至今张洁三次各一年被打伤,抬进劳教所,劳教所不收,公安局找来各级领导,出了2万元钱,一定要把人关押劳教所。非法拘禁、拘留多次。
     我两次劳教各一年,非法拘禁多次。
     我们都是普通老百姓,今年60岁了。18岁初中毕业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我落户于农村20年,后于1987年我回到吉林市,自谋职业,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创办了服装加工厂、服装技能培训班,安置了许多下岗职工和待业青年。可就在城市搞规划,政府、法院、公安,三家连名野蛮的暴力拆迁,我的工厂被拆倒闭,学习班停课,面对政府的强大压力,我只有隐退。结果住宅又被野蛮拆迁,我现在没有生活来源,无吃无住,不知怎么办了。
     张洁当时在塔吊上,提出放出姐姐张秀云。
     要求100万元作为多年上访受到的伤害精神赔偿款,转到张洁女儿侯丹的卡里,5月30日张洁塔吊下来后,被刑拘,吉林市刑警找到侯丹要回了100万元钱,当时不给就要拘捕她,没有办法只能给了他们。(注3:现在据说张洁已经批捕,就要被判刑了)
    综上所言,张洁下塔时所提的三个条件当时是都满足了。第一条张的大姐通电话时是被释放了;第二条不被劳教、不送精神病院看来也能兑现;第三条100万元也转到了张洁女儿侯丹的卡里。然而,事件还远没有结束!
    让我们来看看某一级政府官员是怎么样来兑现,一级政府对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承诺的!
    首先,在张洁下塔前“省公安厅徐处长、省信访局黄局长说:“省里这次就是要给你们家解决问题,把你和张洁一起,一次性解决完”。我说:“半夜能解决问题吗”?他们说:“张洁在北京不回来,需要你出去劝劝她回来。”于是徐处长接通了张洁的电话,我接过电话。张洁说:“大姐,我在北京的塔吊上,他们放了你,我就放心了,这么多年恶劣迫害,我太累了,只有一死来求公正”。
    我当时要求直接去北京,徐处长说:“不用了,你不能去,明天你回吉林就见到张洁了”。”
    在张洁下塔后“第二天5月30日,杏林市昌邑区延安街派出所2名民警开车接我回到延安街道办事处三楼郇书记办公室,郇书记的办公室里有一卫生间,他们把我关在里面,并派了三个人看牢我。我向他们提出要见领导,见张洁。都被无理拒绝。我以绝食来向他们抗争,2名民警将我强行抬进了吉林市第二人民医院设立的昌邑区民主社区卫生服务站四楼,关在有两间带有铁窗铁门的房间,锁上门。每天有三名街道人员,2名民警,共5人24小时看押我,限制了我的一切人身自由。我向医院抗议,但医院的病房主任说:“你是特殊病人,我说不算,我只管看病,别的我不管”。可是一次检查没有做过,一次脉搏也没诊过,跟本谈不上看病。他们写了假病历,让我签字,我没有签。”(注4:引号内是张秀云自述)
    这一前一后,可见某一级政府官员的承诺!
    然后,是不被劳教、不送精神病院。这一条某一级政府官员是按照承诺办的,没有劳教、也没有进精神病院。但是,被逮捕了!
    按照以前的说法是“人民内部矛盾”(劳教)上升为“敌我矛盾”(逮捕)了!张洁啊!你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你成了“阶级敌人”吧?!你特别后悔当初没有多说那三个字吧!
    这里有个传言,既然是传言就不一定当真。说说听听吧!据说,检察院起初是不批捕的,后来是某位领导的指示才逮捕。不管此事在张洁身上是真是假,类似的报道是有很多。我们真是想问一句:“法律是某位领导的指示吗?!”
    言归正传,最后是那100万。“要求100万元作为多年上访受到的伤害精神赔偿款,转到张洁女儿的侯丹卡里,5月30日张洁塔吊下来后,被刑拘,吉林市刑警找到要回侯丹了100万元钱,当时不给就要拘捕她(侯丹),没有办法只能给了他们。”(注5:引号内是张秀云自述)
    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覆水可收、尔当何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员的腐败造成了访民被迫以命登塔维权/王学勤
  • 去年北京登塔吊请愿吉林女访民全部被判刑,张洁获刑6年 (图)
  • 端午节登塔抗议冤民“刑满”归来,旧冤未了添新恨(图)
  • 登塔抗议二女访民已被逮捕
  • 视频:北京:访民登塔(大烟囱)示威抗议,解救过程(图)
  • 合肥、浙江三访民登塔喊冤抗议
  • 北京:访民登塔(大烟囱)示威抗议,公安特警已到场(图)
  • 视频:封西霞等谈丰台看守所虐待访民,登塔访民最长关一年
  • 北京西单又有人登塔喊冤
  • 登塔访民判决结果通知了部分家属
  • 登塔访民不经批捕,拘役1-6个月
  • 6月16日登塔喊冤访民全部失去音信
  • 访民登塔喊冤后续报道:全部失去音信、家属被拘
  • 第五起:四男六女——访民登塔喊冤(视频)(图)
  • 视频:保安阻北京市民声援登塔访民,说“因为,所以”
  • 上海访民声援登塔访民后直奔监察部上访(图)
  • 上海50多访民集体声援玉蜓桥登塔访民(视频)(图)
  • 登塔自杀喊冤访民:10日凌晨1点被解救下来(视频)(图)
  • 登塔自杀喊冤访民8日仍僵持,到深夜没进展(视频)(图)
  • 视频:一个月内第四起——5访民登塔自杀喊冤(图)
  • 访民登塔鸣冤是因那些公权伤民太过太恶了/ 高洪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