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6年以后,中国朝野一起往死路上奔/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2日 来稿)
    
    维稳,越维越不稳的中国
     (博讯 boxun.com)

    得益于全球化的经济发展,和中共死死不放的一党独裁的政制体系;让今天的中国,如一辆飞驶而又千疮百孔的高速列车;冲向死亡。
    
    中共内部,不是没有人看出来这个死亡之旅,但一方面是逆向淘汰,让中共领导层中的有识之士一一出局;另外一方面,就是权力和权力的掌握者欲罢不能。
    
    中国现在缺的是对中共独裁权力的制衡,不论是多党制,新闻自由,法治,都是能够阻止中国车毁人亡的有效制约。
    
    中共拒绝一切对他独裁权力的制衡和制约,这需要从中共49年到今天的罪恶谈起,才能够明白,为什么中共宁可国家毁灭,也不肯接受变革。
    
    49年的中共,以革命的名义,掠夺了全中国的财富;不论是土改,公私合营,人民公社等政治,经济运动;都是为了彻底的掠夺人民的财产。
    
    以公有,国有的名义,抢夺来的财富放在了一个叫做国家的大仓库里。
    
    仓库的主人叫做人民,而仓库的钥匙在共产党,毛泽东手里。当仓库的主人上千万的饿死在仓库门外的时候,仓库的钥匙掌管者在为自己修行宫,本来可以挽救成千上万条生命的粮食,大笔一挥的送给外国人,被用来来换取世界领袖的虚名。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中国可能进入世界民主潮流的一次机遇;但掌握着绝对权力的中共,再一次利用改革的名义,把过去抢来的全国老百姓的财富,抢回了自己的手里。
    
    公有化是抢老百姓的财富,放在一个叫做国家的大仓库里,现在的私有化是抢国家的大仓库,变成个人的手里。
    权力是抢劫的基础,有多大的权力,可以抢劫多大份额的财富;共产党是太爱手里的权力了。
    
    权力滋生腐化,绝对的权力绝对腐化,而腐化离不开权力保护。
    
    今天中共党内仍然有需要政治改革的声音,但党内主流的声音是面对中国经济的发展证明了中国模式的正确;中国不需要改;和多米诺骨牌效应,退一步就不可收受的不能改;温家宝等势孤力单,是因为他们是顺世界民主潮流而动,而这个潮流威胁者今天中共的既得利益集团。
    
    一个掌握了绝对权力的既得利益集团,在他们认为他们能够控制中国的时候,当然不会愿意开放新闻自由。因为他们自己的手不是血淋淋,也是脏兮兮。他们怎么能够愿意让媒体可以随便说话,他们又怎么敢让媒体随便说话?
    
    迷信枪杆子,迷信权力,迷信金钱的中共依靠国家机器,依靠金钱的维稳;胡萝卜加大棒的维稳,只能是越维越不稳。
    
    维稳,越维越不稳的中国。
    
    今天中共提出的和谐,维稳,已经没有毛泽东时代的阶级斗争那样的咄咄逼人了。已经从当年的寻找敌人,制造敌人的百分之五政策时的恐怖统治,变为退守的别动我的蛋糕的防御。
    
    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最重要的终身大事就是保持在百分之95中;在不断需要鲜血祭祀的革命运动中,人们在恐惧,自私的考量下,有意无意的把别人推进国家机器的绞肉机,几乎没有什么人,可以问心无愧的,包括被挤进百分之五的受难者。
    
    毛泽东虽然也会扔点骨头给他的打手和告密者,但他根本不肖使用胡萝卜;而开放后的中国,多元化和与全球化,使得今天中共不得不在使用暴力的同时,也使用胡萝卜。
    
    中共现在的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是今天中国越维稳而越不稳的根源。
    
    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而造成差距的是社会不公,权力进入市场;暴力为后盾掠夺;本来在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发展,给中国一个进入现代化,民主化的机会,但被中共利益集团的贪婪和短视所葬送。
    
    从毛泽东时代的愚民,顺民,到今天没有能够逐步向公民转化,而愚民仍然是一样的愚,顺民则被逼迫利诱而成为了刁民,暴民。
    
    
    对老实人是敲骨吸髓的压榨,而对刁民痞子反而是给胡萝卜;中共已经不再是得心应手的使用国家机器的暴力,而是不知所措的胡乱的使用暴力或金钱;中共在维稳中不断的制造血案,英雄和刁民,暴民。让今天中国的群体事件中的参与者如玩莫斯科轮盘赌;
    
    中共的维稳政策,是消灭公民,鼓励和制造刁民,暴民的政策;
    
    
    中共做贼心虚而不能和不敢让人说话,控制媒体,封杀不同声音,使用监狱,绑架,软禁等措施,但今天中共已经不可能再完全主导舆论;科学技术的进步和中国经济的全球化都使得中共不可能再完全垄断信息;互联网成为中国今天乱象的另外一个主攻手。
    
    封杀真相,就是给谣言制造土壤。不能在正常渠道取得信息,就只能从旁门左道取得;海外一些严肃正规的网站,反而被指责贝中共收买,渗入,如德国之声,美国之音,英国BBC;而海外一些网站,媒体的可信度还不如人民日报。
    
    互联网成为了谎言和仇恨发泄的藏污纳垢的最佳地;网络的匿名认一个会被上级的咳嗽吓死的胆小鬼成为无畏的英雄;而脱下官员,教师,父亲,神父等面具的人,不再需要装模作样而可以在互联网上充分展示自己本性的恶。
    
    没有新闻自由,不只是没有对权力者的监督和制衡,也是为毒化社会,制造刁民打开了潘多拉匣子。
    
    海外民运的边缘化,逆向淘汰后的素质退化,今天已经自觉或不自觉的沦为地缘政治,大国外交,政党斗争的活道具;这些人中仍然会真诚的因为西方大国和中共的你来我往,勾勾搭搭而感到迷惑,愤慨和绝望。
    
    孙中山当年敢发行革命股票。许诺成功后的分赃;让海外的过度政府也发行股票?今天,这些埋怨美国不去拯救中国的人,自己都不会买“明天”就能够兑现的股票。
    
    喜欢闻到中国的血腥味。对实实在在推动中国民主化没有兴趣,而热衷炒作中共大棒政策下的残暴和胡萝卜政策下的民主运动的成功。
    
    
    国内本来应该是民主化的带头人的独立知识分子,今天在所谓网络民意,或准确的是网络民粹的压力下,成为运动中的尾巴;敢对当局说不的精英,不敢对所谓的民意说不,没有真伪,没有是非,只有政治正确的站队。
    
    国内流行的宝马和拖拉机相撞宝马一定是错的官民传统中的民永远是对的,和墙和蛋之间弱者的蛋错了也要站在蛋一边,不过是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学说的21世纪版。不过是毛泽东的49年以前的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是革命;49年以后的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是犯罪的活学活用。
    
    官是贪官污吏,庸官酷吏,民是愚民骗子,刁民痞子。
    
    06年以后,中国朝野一起往死路上奔;
    
    49年已经有过一个痞子王和一个新中国了。今天的中国,是否大家在期待会再有一个新痞子王和一个新新中国?
    
    
    张鹤慈 18 01 201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稳 中共「越维越不稳」/善水
  • 张辉杰:践踏人权称维稳 忘本中共失公信
  • 谢国忠:通胀时代如何维稳
  • “准备上访罪”问世凸显“维稳高于法律”/杨涛
  • 赵连海被判:莫以维稳之名吓阻维权/十年砍柴
  • 中共投入“维稳”巨款的背后/张兆林
  • 张千帆:GDP思维是“维稳”最大障碍
  • 张千帆:言论出版自由是“维稳”根本
  • 跳出社会维稳怪圈
  • 天价维稳成本让社会不堪负荷/笑蜀
  • 官员们的维稳冲动/五岳散人
  • 残暴维稳符合中国国情/王孔瑞
  • 紫金矿业污染表明:官商“维稳”反人民/黄羊滩
  • 冉云飞:变态维稳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 季风:校园屠童案后维稳,治标还需治本
  • 刚性维稳已经断裂/刘亚伟
  • 大笔投资新疆,北京全力维稳/叶宣
  • 世博上海:维稳“美好”难结果,儿童二日未见尸!
  • 倒丁字型社会结构,维稳,维什么?/吕乃基
  • 国家民委维稳领导小组:全力维稳创造和谐环境 (图)
  • 新疆部署维稳工作 坚决防止发生恶性暴力恐怖案
  • “亲民座谈会”成“维稳会” 山川林业人市府再抗议(图)
  • 大火过后上海政府全力维稳避免众人聚会
  • 武汉江岸区以维稳名义堵门为的是邀功请赏(图)
  • 中央强化居委会维稳功能 报酬纳入财政
  • 北京维稳中心覆盖全市
  • 谢岳:天价“维稳”将拖垮地方财政
  • 北京举办局级干部“维稳班” 将建大调解机制
  • 武汉晶银债权人被青山区维稳办疯狂再报案
  • 上海维稳升级 维权人士马亚莲10月5日被非法软禁
  • 全国信访量逐年下降,维稳压力却不断增大(图)
  • 拘捕作家的东莞警方获维稳基金公关媒体
  • 维稳新思路:政府代访民走后门办事
  • 实拍最高法信访接待室附近的女保安,温柔“维稳”?(图)
  • 吉林油田一批工人进京上访被维稳办带走
  •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19):百姓维权,官员维稳(图)
  • 天安门广场维稳的“伞兵”将会出现在广州亚运会上
  • 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图)
  • 致英山县委、县政府的一封“维稳”公开信
  • 维稳,多少罪恶假汝之手
  • 谁动了我们的维稳费/宁津霞
  • 全国上访族注意!2009年上拨5140亿元维稳费哪里去了?
  • 维稳成本的上限在哪里?
  • 上海用拘留访民的方法维稳--庆祝建国60大庆
  • 不能以“维稳”的名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