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去年岁末,突尼斯一名失业的大学生,在街头经营的水果摊被城管以没有经营许可证为由,暴力执法强行没收的同时遭到毒打,这位青年在向政府部门投诉不成之下,绝望之余,在政府豪华的办公楼前点火自焚。这样一个图景与中国是何等地相似,如果不注明的话,谁又会知道是在突尼斯呢?这样的事件几乎每天都在中国的土地上发生着。 (博讯 boxun.com)

    
    这位摆水果摊的大学生穆罕默德,布瓦吉吉的自焚导激起了人们长期以来对失业,物价上涨,官员腐败的愤怒,全国各地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政府派军警镇压,但民众无所畏惧,更多的人在抗暴中牺牲,更多的民众涌上街头,总统阿里家族的多处房产被洗劫,警察镇压无效,政府出动军队,坦克待命街头,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任何违反戒严令的嫌疑人,警察、军队可以使用武器,同时宣布内阁解散,但政府开始失控,维权律师上街支持民众,电视台出现与政府不同的声音,14日下午5时局势发生根本性的转折,总统离开突尼斯仓惶出逃,总理加希努宣布代任总统,仅一天后被宣布违宪,由议长迈巴扎代替。并宣布60天后进行新总统的选举,进行政治民主改革。一个水果摊导致了一个国家的变革,这不是天方夜谭。
    
    中国与突尼斯有着极为相似的社会结构和经济体系。突尼斯的经济发展,被称为非洲的神话, 八七年以来经济改革GDP年均增长率达到百分之四点五,国内总产值零八年比八七年翻了六倍,零八年人均达到3700美元,全球综合竞争力全球排名二十九位,居非洲、阿拉伯国家之首。零九年总统阿里宣布突尼斯全面进入小康。但它和中国一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在辉煌的外表之下,是尖锐的贫富对立,政治结构民主虚有其表,执政党“宪政民主联盟”一党独大,陪衬着八个花瓶党,与中国如出一辙。由于政治没有民主,导致政府腐败,形成一个权贵利益集团,这个集团拼命为自己敛财,国产民财几近镂空,生活腐败难以想象,总统阿里的女婿的一次家宴据描述:豪宅中罗马时期的文物随处可见,宠物老虎在园中漫游,客人们享用着私人飞机从法国南部小镇空运来的酸奶。相比之下的突尼斯民众,生活极其艰难,失业,物价上涨,形成了尖锐的社会冲突。但是突尼斯政府面对社会矛盾,不是进行政治变革,消除腐败,还社会以公正,而是和中国政府一样,认为只要经济发展就无需民主,只要老百姓有饭吃,就无所谓自由,经济发展就是硬道理。因此,对于一切异见和批评,都当作对政权的颠覆进行镇压,整个社会没有任何缓冲的渠道,使社会矛盾急剧扩大加深。这种希图以经济发展代替政治民主构建起来的模式,最终几乎在一夜之间全面崩溃,这是一种必然的结局,不可能有任何的侥幸。
    
    中国与突尼斯是如此地相似,如同一个模板翻出来的作品,因此它的变革对中国社会的启示无疑极为重要:一个国家的经济无论如何这样高速地发展,只要没有惠及社会的基本成员,必然造成尖锐的社会冲突,而这样的冲突没有民主的机制,依靠武力是解决不了的,武力只能解决问题于一时,而不能永远。一起起,一件件冲突,积累到一定的时候总会有一起、一件,导致执政集团的崩溃,一如古人所说“恶不积,不足以灭身”。中共权贵集团会不会从突尼斯变革,得到启示从而开启政治改革呢?答案是否定的,一个政权只要成为利益集团,它必然为利益所控制,此谓“君者喻义,小人喻利”,只有自身利益的近忧,而无国计民生的远虑,在这样一种处世决策的心态下,不到政权崩溃的千钧一发之际,是不为所动的。只有到了象突尼斯一样,民变到了不可收拾,社会到了失去控制,政权到了命悬一丝的时候才有可能。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为时已晚,集团魁首不是象突尼斯总统哈里一样仓惶赤逃,就是象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科那样被处决。
    
    突尼斯变革最后的结局如何,还有待时日,但突尼斯变革给恓恓惶惶的中共政权,又添了新的惶恐。中国土地上的“水果摊”事件必然越来越多,总有一次成为压垮中共权贵集团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有足够的信心等待着这一天,准备着这一天。当然也希望中共党内的有识之士,能够顺应时势,早早地站出来,不要等到为时已晚的那一天。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突尼斯的“茉莉花”能芬芳几时/陶短房
  • 突尼斯变天 原因何在?/庄礼伟
  • 突尼斯悲剧的稻草之重/杨耕身
  • 中国网民盛赞突尼斯“茉莉花”颜色革命
  • 洪深:喉舌以“突尼斯变天”逼宫中南海真正政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