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影评一则:《廉租房户郭春平和胡锦涛》/古德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18日 转载)
    
    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中共中央电视台最近播放一出新闻电影:胡锦涛访问北京朝阳区丽景园公共住房租客郭春平。郭春平满腔感激说:「我们特别感谢党和政府把国家建设得那么好,让我们七十七块钱就租到四十五平方公尺房子。谢谢你,我们国家真是一天胜过一天。」胡锦涛满脸欣慰说:「民众生活改善,我们都高兴。」一时举国哗然。
    互联网上有小民指出:郭春平的住房,按市价,租金应是一千六百元左右;也有小民贴出大批照片,照片中一对母女把臂同游九州岛,到处炊金馔玉,两人相貌和郭春平母女十分相似。丽景园更有居民说,郭春平平日不在那里居住。大家都认为这场戏假得厉害。
    北宋末年,帝王极侈穷奢,有王孙隆冬围炉,叫左右多取炭来,见炭色乌黑,以为不是炭:「炭色红,今黑,非是!」原来王孙取暖,炉中炭向来由仆役预先烧红,黑炭他们没有见过。时人叹息说:「以此类推之,岂识世事艰难!」(《清波杂志》卷六)
    胡锦涛比那些末代王孙尊贵千百倍,难怪他看见的,只是郭春平一家活得安乐。他不会看到上海《新闻晨报》日前的报道:当地一百二十平方公尺的民房,住了十家人。他也不会看到去年七月《北京晨报》的报道:当地一千多平方公尺的地下室,就是八十多户人家的安乐国。
    当然,这出胡锦涛访民居电影,最触目的,不是中共领袖识不识艰难世事,而是他们在天下人心目中,还有多少信誉。
    战国时,有个巨富叫经侯,左佩宝剑,右佩宝玉,去拜访魏太子,问魏国有什么稀世奇珍。魏太子告诉他说,国家不以金玉器物为宝:「主信臣忠,百姓戴上(拥戴君主),此魏之宝也。」经侯大惭而退。那时候,我国政治以诚信为宝(《说苑》卷二十)。
    新中国政府则不同。这里随便举两个例子。二○○八年七月,新华社发表胡锦涛访青岛照片,胡锦涛左边站着的一个人,竟然和右边一个完全相同,连衣服的皱纹都无有差别。右边那人原来姓「造」,左边那人则姓「假」。
    又二○○○年,中共体操选手董芳霄参加悉尼奥运会,有文件证明她一九八三年出世。到了二○○八年,董芳霄担任北京奥运会工作人员,身分证明文件上写的出世日期,却是一九八六年一月二十三日。换言之,二○○○年,中共把十四岁的董芳霄变做十七岁,以便她符合参赛年龄,夺得奥运金牌。
    所以,无论郭春平现在拿出多少张失业金领取证供新华社发表,天下人就是不信。假贫民、假公共住房租户、假戏一场的传言,辟之不尽。
    
    古德明
    专栏作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77元廉租房:胡锦涛新年大赠兴,胡不食肉糜/孔捷生
  • 胡锦涛视察廉租房,两千元红包救得了谁?/笑天
  • 廉租房让民众不如笼养狗/舒圣祥
  • 蚁族们,我们需要的是公租房和廉租房吗?
  • 鲁国平:廉租房业主跪谢市领导 刘淇应羞愧
  • 廉租房主向北京市领导下跪闹剧/孟嗣贵
  • 茅于轼:廉租房不建厕所 富人才不会购买 (图)
  • 应该将廉租房经济适用房限价房合并起来/何必
  • 向公务员提供廉租房加剧赢家通吃/何必
  • 中国改革报:廉租房建设要避开开发商环节/李季平
  • 两会热议:廉租房供给每增5% 房价下降3%
  • 瞭望:廉租屋也有局限性
  • 600元“廉租”豪宅 广州市长泄天机被痛骂
  • 77元廉租房 胡锦涛是被骗还是骗人?/李平
  • 京77元廉租户主郭春平现身,扬言起诉“造谣者”(图)
  • 77元廉租房主背景曝光 母女游玩半个中国(图)
  • 浙江台州推出小区式廉租房 月租金为每平方1元
  • 胡锦涛亲访北京廉租房小区
  • 北京公布廉租房退出机制 拒不退房或被强制执行
  • 男子用廉租房开麻将馆 社区主任称系为国家减负(图)
  • 广州廉租房经适房申请门槛将降低(图)
  • 审计署:报告显示13个城市廉租房房源闲置
  • 廉租房没建好1.5亿保障金被贪污 6千万投资已套
  • 郑州挖地6米建房矿工家庭被纳入廉租房保障范围(图)
  • 中国政府助新疆建设6.5万套廉租房,维吾尔人忧产生新的不公平
  • 人大代表建议廉租宿舍 博士生住二人间或单间
  • 广州入户核查经适廉租房 字画古币成审核对象
  • 广州低收入群体无力购买经适房 欲求廉租房(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