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把“孔夫子”抬到天安门广场,居心何在?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14日 转载)
    若是把孔夫子的塑像摆放于某人的大院里,或者公司里,倒也罢了,用不着费口舌与笔墨了。但现在孔夫子威威乎横于天安门广场之上,而此地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中国之形象,还是亿万公众心驰神往之处。在这样的地方冒出了孔夫子的塑像,“决策者”是否得跟公众介绍一二情况呢?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无论于法于理于情,都应该是有这个知情权的吧。
    
     孔夫子是个名人,也是个有争议之人,特别是自“五.四”以后,此人的争议便更大。将这样的一个人物塑像横立于天安门广场这样一个特殊之地,是哪位领导或者高人的主意呢?把孔夫子置于天安门广场“示众”,占去了珍贵的一席之地,要经过怎样的程序?又是经过哪些“相关部门”批准的呢?还有孔夫子的塑像花费几何?由哪个部门出的钱?等等。这些民众想了解的事宜,“深谙内情”之人士还是介绍一二的好,不要让一些群众又“不明真相”! (博讯 boxun.com)

    
    巍巍乎孔子,皇皇乎孔子。天安门广场上的孔子够得上这样的评价,因为此塑像高达九米有余,如果按现在的商品房的层高来计,便是比三层楼房还高啊。我未亲历天安门广场,一睹圣贤之尊容,但从照片上看,也的确够得上巍然。但对于“孔夫子”这样的形像,有的人却认为似乎还不尽善尽美,因为塑像上的孔夫子看上去“一脸的呆滞之相”,体态也显得臃肿,并不如某些古书上所言的样子。我细看了塑像照片,感觉孔夫子的脸部呆是呆滞了些,可毕竟还有些许的“仁慈之气”,只是这种“仁慈”透露出了很浓的“和事佬”的模样。还有一点让人心里打鼓的是,从侧面看孔夫子的塑像,总感觉太老态龙钟了,找不到一丝清新之气。这样的孔夫子形像是当今中国所需要的吗?对于孔夫子塑像为何要“塑”成这幅模样,其依据是什么?又有何寓意呢?也不妨请“知情人士”答疑解惑。若能如愿,我替那些同样有疑问的同胞们先谢了。
    
    孔夫子在中国之不得意,应该说自晚清后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了。可这几年兴起了一股国学之风,国学是否要复兴,我不是大师也身无一官半职,不敢遑论。但我据耳闻目睹之经验,发现对国学喜爱有加,赞誉不断的多是一些富商与官员。这些人为何对国学情有独钟?有人说这些人有钱有品味,也有人说兴国学是一些“既得利益者”的阴谋。但无论怎样的说法,总之兴国学就绕不开儒学,而兴儒学又岂能让孔夫子缺位?于是乎,将孔夫子抬到天安门广场也是迟早之事了。只是又有人大惑不解的是,现在将孔夫子塑像横立于天安门广场之上,是否有着一些政治意味呢?比如,是否要进一步加固“既得利益者”人上人的名份?是否要将前进中的改革停步了?是否又要人们“统一思想”了?如此种种,让人费解。还是请将孔夫子抬到天安门广场上的人士公布一点权威说法吧。
    
    《红楼梦》里的贾母总是时不时地找乐子,一会儿要给谁谁过生意,一会儿又要摆几台戏唱唱。她为何总不得消停呢?人家有钱且有闲啊,不然日子怎生得过?她不消停,那些卑微的下人们,也只能全身全力地奉陪了。现在有人将“孔夫子”抬到了天安门广场这么个惹人眼球之地,但愿关心此事的民众与媒体,耗费了不少的口水与笔墨,不少的空间与版面,不要到头来也只是陪人消遣消遣。(刘功武)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孔夫子成为中共大救星?/林保华
  • 钱理群:孔夫子在当下中国的命运
  • 易中天:应该打倒孔家店,不能打倒孔夫子
  • 为何要抬高孔夫子?
  • 法国报摘:奥运会与孔夫子有何关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