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09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2010年12月25日是圣诞节,但这个圣诞节对于中国人来说却显得非常灰暗,浙江乐清的一位民选村主任钱云会先生就在这一天上午惨死在车轮之下,身首异处。虽然此事惨绝人寰,但官方媒体并未在第一时间进行报道。钱云会之死能引起公众广泛关注,仍然是因为网友第一时间在网上发帖爆料。
    
    钱云会死后,有网友在网上图文并茂地发布了钱云会被工程车碾死的文章,里面的图片可谓惨不忍睹。图片上,钱云会横躺在路中间,脸向下贴着马路,双手手肘弯曲,像举起双手的姿势,颈部刚好被压在一辆巨型的工程车前轮轮胎下。此情此景迅速引起公众舆论的强大反响,主流媒体也开始跟进报道。
    
    面对强大的舆论压力,乐清警方迅速回应公众,并得出了钱云会之死系意外死亡的结论。令乐清警方始料未及的是,该结论一下,更加引发了公众的愤怒,绝大多数人均认为,钱云会之死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案。为了加强乐清警方结论的可信度,作为上级的温州警方迅速介入此案,虽然很多人都期望温州警方能改变案件的定性,但之后的结论却如出一辙,仍然认为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
    
    现年53岁的钱云会系乐清蒲岐镇寨桥村人,2005年当选村主任后,因土地纠纷问题带领村民上访。在5年的上访过程中,先后3次被投入看守所,2005年4月被判刑。钱云会在出狱后,依旧在网上不断发帖揭发当地政府的违法征地情况。显然,在乐清官方的眼中,钱云会无异于眼中钉、肉中刺。
    
    曾有乐清当地的人士在网上透露,钱云会是被“有些人故意害死的”,显然,只要是熟悉中国当前这种社会生态的人都会认为其说法可信度相当高,因为在全国各地几乎都不乏官员打击报复维权人士的事情。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宁愿相信钱云会是死于谋杀,但谁都不希望他真的是死于谋杀,因为这太可怕了。
    
    正在很多人对钱云会的死因模棱两可的时候,乐清当地先后有两位村民声称目击钱云会被人按在车轮下碾死。至此,更不会有人相信乐清、温州两级公安机关对钱云会死因所下的结论。不过,此事可谓充满了戏剧性,在两位目击证人被警方控制之后,再度面对媒体时,却纷纷称自己是被人收买才撒下了钱云会被人谋杀的弥天大谎。
    
    温州警方口口声声称钱云会事件只是一起普普通通的交通事故,事实上,从当地警方在事后如临大敌,不遗余力地控制目击证人和钱云会家属,以及限制媒体进入事发地采访和驱赶民间独立调查团体的情况看,这起事件绝不是普通的交通事故,虽然一般人无法掌握钱云会死因的关键证据,但此事有太多太多的疑点促使着公众往钱云会极可能是死于谋杀上面想。
    
    钱云会惨死一个星期之后,有乐清当地的知情人士再爆猛料,称钱云会和另一位村民在钱云会死亡前20天左右,均受到官方的死亡恐吓,同样受到恐吓的村民在钱云会死后感叹,没想到钱云会真的死了。时至今日,这位村民每天都不敢回家睡觉,因为警察每天半夜拿铁棍撬他家门,其他村民也证实了此说。
    
    为了揭开钱云会死亡真相,包括民间组织“公盟”在内的多个团体纷纷奔赴浙江乐清,亲临事发地调查此事。第一批公民调查团包括许志永带队的“公盟”调查团,于建嵘等人为代表的学者调查团,以及王小山和网友组成的媒体调查团,还有张永攀、屠夫、刘德军等参与的公民记者调查团等。不过,不到几天时间,这些调查团便在官方的压力下纷纷撤离乐清,继续留在当地的民间独立调查人士极少。公民记者郑创添称在当地寻找真相非常困难,要见一个人都非常不容易,需要见的人要避开好几个村才敢跟他们见面,可见,寨桥村已经被当地警方封锁得如同铁桶一般。
    
    面对汹涌的舆论,中国宣传部门私下里向各大媒体下达通知,以“禁止记者到异地采访”为名,要求主管部门阻止记者在乐清采访,之后,各地记者相继离去,只有中央电视台记者频繁地出入钱家。显然,不让媒体记者去自由采访报道是一种做贼心虚的表现,倘若当地警方能问心无愧地称钱云会是死于交通事故,何必对记者和公民调查团如此畏惧?
    
    许志永所带领的“公盟”调查团在打道回府之后,迅速写出了关于《“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并公布于自己的网站上。“公盟”的这份报告作出的结论和官方并无二致,依然是将钱云会之死认定为交通事故造成的意外死亡。该报告迅速引起了官方主流媒体的注意,纷纷引述该报告的内容作报道来证明官方结论的公正性。不过,民间调查团成员之一的张勇攀却在事后发表声明,表示该报告只是许志永的个人报告,他对报告的内容不认同。在他看来,此事依然疑点重重,许志永在乐清停留的时间非常短,匆忙地下结论显得过于草率,而且报告中缺乏严密的论证。
    
    面对这起疑云重重的案件,著名法学家贺卫方也忍不住在自己的博客中发文称:“假如政府本身与这起事件的发生有着脱不开的干系,假如相关证人以及受害者家人受到政府控制和威胁,假如政府试图封杀人们的议论,假如中立而权威的第三方调查受到阻挠,那么,我们就可以合理地怀疑,钱云会之死就很可能是一起谋杀,而凶手很可能就是当地政府!”显然,和贺卫方持相同看法的人占绝大多数,不管官方将钱云会死于交通事故的结论重复多少遍,民众心目中依然有自己的答案。
    
    在中国,随着强制拆迁、强行征地的事件日益增多,为此而上访的民众也数不胜数,钱云会就是因为村里的土地被强征而坚持上访的一位执着维权人士。他的惨死不仅带给了他的家人莫大的悲伤,也给公众,尤其是其他访民带了了深深的忧虑。黑龙江访民刘杰在网上撰文,称“钱云会的今天就是访民的明天”,倘若钱云会真的是死于谋杀,而此事最终又不能真相大白于天下,我敢断言,钱云会绝不是最后一个被碾死的维权人士。
    
    果不其然,在钱云会死后10天不到的时间里,河南正阳县也于2011年1月3日发生了一起维权人士被工程车碾死的惨剧。当天上午9时许,该县水利部门和施工单位让三辆挖掘机强行同时进行施工,并派出了二、三百人到现场对阻止者进行威胁,但还是有八、九名女村民冲到挖掘机前阻止施工,其中李莉被挖掘机的尾部撞倒,后被碾死。很多施工人员在目睹此情此景时,竟然还面带微笑。
    
    虽然和被李莉一道的其她女村民眼睁睁地看着李莉是被工程车故意碾压致死,但当地官方的结论却认为这只是一场意外事故。李莉之死和钱云会之死虽然不完全相同,但依然具有很大的相似性。这两件事虽然官方均已定性,但民间的看法却与官方大相径庭。
    
    如今,钱云会的尸体已经灰飞烟灭,没有太多的资料供民间人士去调查研究,只有一些雪泥鸿爪供人们去凭吊。官方势必将此案定为铁案,不过,只要有人真正目睹了事件过程,相信终有一天能掀开此案的神秘面纱。钱云会和李莉被碾死事件再次让人感觉到中国实现民主的紧迫性,没有一个尊重普世价值的制度环境,谁都可能成为下一个钱云会或李莉,在公民社会日益壮大却依然不够强势的情况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钱云会事件:许志永于建嵘马失前蹄
  •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陈维健
  • 杨恒均:钱云会惨死、谋杀与新加坡模式
  •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杨恒均
  • 夏小强:钱云会之死和廖祖笙之冤
  • 李承鹏评钱云会命案:我只是一只有情绪的鸡蛋
  • 乡村哀歌──为钱云会,为灾难深重的中国农民而歌/吴春夫
  • “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公盟
  • 钱云会是社会爆炸临界点/陈行之
  • 因浙江钱云会案强烈回击窦含章/李承鹏
  • 黄河清:哭钱云会、力虹
  • 钱云会告诉世界 中国进入了危机社会/颜昌海
  • 钱云会之死:标本还是里程碑?!
  • 地球人齐动手,查明钱云会死亡真相/潘公正
  • 钱云会车祸案:地方政府若无公信力一切无从谈起/吾非羊
  • 且看浙江乐清官员的三大罪状……向钱云会村长三鞠躬
  • 细心网友断案浙江乐清钱云会死亡真相:特警杀人!(图)
  • 建议公安部直接接手钱云会案/盛大林
  • 法广:村长钱云会之死何以惊动天下(图)
  • 济南强迁受害人悼念钱云会,高喊还我家园/视频(图)
  • 关于“钱云会事件”的公民共同声明
  • 济南多人悼念钱云会,抗议暴力拆迁(图)
  • 钱云会案公民调查人员屠夫收到威胁短信(图)
  • 律师被指骗钱云会40万 自称昨日归还5万
  • 北京律师被曝骗取钱云会40万 辩解称已返还20万(图)
  • 乐清钱云会死亡超级低俗屠夫山寨总结
  • 目击者母亲讲述村长钱云会之死 暴露政府诚信危机
  • 乐清钱云会碾死案视频:村民、民选村长等谈案情(图)
  • 刘杰:钱云会的今天就是访民的明天
  • 乐清钱云会被碾死案:目击者叙述事发过程/视频(图)
  • 法国媒体关注浙江乐清“上访村长”钱云会之死(图)
  • 孔庆东:钱云会案血债要用血来还!(图)
  • 浙江乐清钱云会六年维权路回顾
  • 乐清钱云会案肇事司机费良玉被正式逮捕
  • 韩寒博客文章点评浙江乐清钱云会血案(图)
  • 钱云会案真相调查愈发艰难
  • 网友根据视频分析:乐清钱云会案警方说法前后矛盾(图)
  • “钱云会事件”,我们都知道的真相
  • 乐清访民金丽丽:我作证——钱云会是被谋杀的(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