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力虹更多文章请看力虹专栏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2010年的岁末是寒冷的,它冷得让人有一种透心的疼痛,浙江这个自古出义士,多壮士的慷慨悲歌之地,有二位人物相继离开了这个世界。一个是鄞县的诗人力虹,一个是乐清村长钱云会,一个死在病床上,一个死在车轮下。那张诗人之死的床,不是一长普通的病床,是当政者对一个思想自由者虐杀的床。那一个倾轧的车轮,不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而是一起地方权贵对维权者的谋杀。 (博讯 boxun.com)

    
    诗人力虹与村长钱云会都是我浙江的老乡,他们说的话是我改不掉的乡音,当然仅仅是乡音是不够的,亲切的是他们用乡音表达出来的思想和正义。力虹架一副眼镜,相貌儒雅,看似文弱,却外柔内刚,在一个道德沦丧的年代,用笔用诗担负道义,他的诗是带血的,他用带血的嗓音歌唱“一寸自由,一寸血”。他的心灵家园是“爱琴海”。进入“爱琴海”,即见“爱琴海”的波涛。他在“爱琴海宣言”中写道:“在黑暗的深处开凿光明,在邪恶的内部坚守正义 ”。在“爱琴海“被封杀后,诗人写道”在我手上,爱琴海,神话般巨大的蔚蓝/突然窒息。谁在哭泣/你散落在世界另一角的儿女/夜不成寐,每一个/向往自由高贵的灵魂。2007年的夏日,我曾经来到爱琴海,当我站在帕特农神庙眺望蔚蓝色的爱琴海,我想到了已在狱中的诗人,想到诗人入狱前写下的:“在三月,爱琴海无边的蔚蓝/已成为空气与阳光/抚慰着人类的伤痛/而我将在无言的感念之中/告别杭城/”。而杭城是我别离了二十年,梦魂萦绕的家。在灿烂阳光下面对波光粼粼的爱琴海,我祈祷着我的乡党诗人的自由。
    
    诗人的死,象是当局精心设计的一场阴谋,他判刑的时候已经查出病症,但是依然判了六年的重刑,罪名是“颠覆国家”,这样的罪名只能是当局的臆想。在狱中恶劣的环境下诗人病情开始恶化,但是当局仍不许保外求医,最后狱方怕死在狱中,把他送到监狱医院,在监狱医院不给吃药,不给打针,让他孤苦无助地躺在病床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让他求生不望,求死不能,直到临死之前当局才答应家属保外求医的要求,但此时的诗人已是插着氧气,人事不省了。这是一个不容自由灵魂于世的时代,高洁的灵魂会显出当局者的肮脏和卑鄙。权贵者用卑鄙的灵魂折磨着力虹那颗纯洁的灵魂,用尽了心机,用尽了险恶,用尽了残忍,他们不用刀不用枪,但他们的凶残比那些拿起刀,举起枪的刽子手更为残忍百倍,他们和那个向犯人家属讨要五分钱子弹费的年代是异曲同工的罪恶。这样的罪恶终有一天会得惩罚和审判。诗人力虹用他柔弱的肩膀扛起了无耻时代的正义,他的诗,每一个字都象星星一样闪烁在黑暗的天空。
    
    
    钱云会相貌堂正,气宇轩昂的一个伟男子,作为一名村长,在一个千里求官为发财的今天,他不但没有与权贵集团同流合污,从自己的权力中捞取利益鱼肉村民,而是以村长之职为村民担当道义。在权贵集团欺骗和强行征用农用土地建造电厂后,他带领村民上访六年,三次被投进看守所,一时有上访村长之名。他在上访书中罗举数十条事例后写道:
    
    “ 为了寨桥村的土地解决问题我钱云会(村长)和众村民为了讨个说法一直为此事奔波六载,却一直未被妥善处理,迫于无奈之下只能上网公开事实,让更多的人了解此事,也希望人民的权益能得到真正的维护。
     代表人:钱云会
     此文章发布内容若有任何污蔑之嫌,由我钱云会负责。”
    
    这位只有小学毕业的人如此有理、有据、有节,他懂得依靠法律来维权,他用一本新华字典,读懂了法律文件,与权贵们展开了法律斗争,成了维权的带头人。钱云会村长维权,地方权贵打压不成之下以百万之巨收买,钱云会虽风雨破屋但不为所动。“富贵不淫,威武不屈”之高洁,当今之世能有几人?这样的村长自然不容于权贵利益集团,成为眼中钉,肉中刺,非除之而后快。在乐清这样一个地方小市,权贵们的手法要比省城那些权贵对付诗人的手法要简单得多了,呼几个打手把人扛起来,摁进车轮底下压死就了事了。虽然警方声称是一次普通的交通事故,但是又有谁会相信呢?况且目击证人均被政府恐吓控制。这样的野蛮行径激起了全国的舆论民情,恶霸式的地方官员仍指鹿为马,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当然如此有持无恐,皆因有“稳定压倒一切”的大局,有利益分享的一级级的权力在为虎作伥。
    
    面对钱云会的冤劫,村民们在政府门前长跪不起,出葬的那一天,上万的村民不惧武警的阻拦威吓,扶老携幼默默行走,那种悲壮的场面有气吞山河之象,有渔阳鼙鼓动地之声。钱云会村长他的胆识、魄力、担当如果说在冷兵器的皇权时代,振臂一呼,天下云集,当是陈胜,吴广,六年的维权足够他打出一个天下来。如果在一个现代民主的社会,他可以一路选下去,从村长到县长,从县长到市长、省长直至国家主席也未尚不能。在今天这个盗贼治国,恶棍当道,统治手段毒辣残暴的时代,虽未能成就一番大事业,犹能“生作人杰,死为鬼雄”,钱云会村长乃当代之英雄也。
    
    浙江近代史上,曾经出现过无数彪炳青史的人物,我想力虹,钱云会二位同乡一定会不辱时代载入史册,在一个不容良知正义有生存空间,浑噩、无耻、残暴的时代,一个是:义士笔墨诗书意,一个是:壮士悲歌乡民泪,更显出他们的不同凡响的壮丽崇高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陈维健
  • 说不完道不尽的印度瓦拉纳西/陈维健 (图)
  •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第六届国际支持西藏大会/陈维健(图)
  • 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中共的丑行和闹剧/陈维健
  • 维基解密(二)胡锦涛的内政外交的专项独裁 /陈维健
  • 维基泄密陆克文的讲话看西方政府对中国的人前背后/陈维健
  • 上海一座为受难者奏乐的城市/陈维健
  • 见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选举:已经非常成熟/陈维健(图)
  • 习近平接班中共正式确定权贵世袭制/陈维健
  • 藏语是六百多万藏族的生命/陈维健
  • 死水扬不起涟漪 五中全会了无新意/陈维健
  •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陈维健
  • 历史又回到我们中间—写于刘晓波获奖的历史一刻/陈维健
  • 日本反华中国装聋作哑 熊猫死亡赔偿成要闻/陈维健
  • “安元鼎”式的民办“执法”逃脱不了政府的罪责/陈维健
  • 2010年“九一八”与1931年“九一八”/陈维健
  • 中国民主运动的实质是还政于民与还产于民/陈维健
  • 新西兰一位华人老太太地震前的如是说/陈维健
  • “中国人是猪”引发的一场“爱国”活报剧/陈维健
  •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 --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陈维健
  •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图)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