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06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来源:作者博客 www.yanghengjun.com

     这次到新加坡来实地了解普通民众对新加坡模式的感受。以前也来过几次,但都没有机会同新加坡人深入交谈,去年底集中时间研究了一番“新加坡模式”后,计划了这次新加坡实地考察之旅。 (博讯 boxun.com)

     在几天时间里,我同十位各行各业新加坡当地人(包括三位出租车司机)进行了长达11个小时的对话,获得了从书本上很难得到的第一手感性认识。

     由于时间安排异常紧凑,我暂时把其它的一些事放下了,一天也就上网一个多小时。偏偏这期间,发生了钱云会被大卡车碾死的事。大陆一些新闻网站上还出现了在西方媒体一般会回避的一张残忍得让人想吐的照片:一个弱小的身躯在庞大的车轮下身首异处……给我的新加坡之旅罩上了浓重的阴影。那几天,无论是打开邮件、博客还是微博,第一个出现的总是“钱云会”三个字,有不少网友请求我发表意见与评论,两天不到,这些请求变成要求,接下来又变成督促,语气一次比一次激烈,最后有个别网友开始指责我“漠不关心”,对我出言不逊。

     别说我在国外,即便我在国内,即便我亲临现场,以我的专业知识,以及当地复杂的政治环境与层层黑幕,我又能接触到多少真相?一个时评作者,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除了表示同情与愤怒之外,又怎能写出像样的评论文章?

     可是,很多读者依然希望我站出来,说出我的观点,用评论显示我的立场……

     几年前,我写了一套政治间谍小说《致命系列三部曲》,小说得到一部分读者的热捧,也有一部分读者认为不过瘾、不够惊险、不够刺激。但这套中国的间谍小说无疑是独一无二的,不但直面美国中情局、台湾国安局,更涉及大陆国安部的一些内幕,也是我研究国际情报战之后,以通俗小说的形式向大众揭露真相的一个尝试。这个尝试应该说是成功的(最近20年里任何一本公开的披露情报战的文献,没有超过这三本小说披露的),这套小说可能仍然是迄今为止,在海内外政治立场与观点截然相反的媒体上同时刊登的政治类文学作品。因为从一开始,他们都认同小说中揭露的事实与“真相”。可是,不久之后,两边都有人对我的“事实与真相”不耐烦了,因为他们认为我的“事实与真相”无法支持他们的立场与观点。

     有一天,一位海外网站的编辑发表了一篇据说是前国安部特工的回忆录,在这篇回忆录里,前“特工”描述了过去十几年他自己在海内外执行国家安全部暗杀任务的详细经过。那位编辑如获至宝,随即停止了对我小说的连载,并给我写信说:杨先生,这才是关于国家安全部最真实的故事,他们采取暗杀、美人计等卑鄙手段,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可你的小说里一点也没有提到,不知道你是故意美化北京的情报部门,还是你自己压根儿不了解真相……

     我想告诉这位编辑,苏联克格勃(以及后来的俄国)情报部门搞暗杀,中情局在二十年前也有暗杀活动,台湾国民党时期的情报机关暗杀成风,都搞到美国本土去了(江南案),但1983年成立的中国国家安全部并不搞暗杀。这是事实,这一事实真相,也许和你的“常识”不符,也无法支持你的政治立场与观点,但这是事实。这一事实是否会动摇你的立场,冲击你的“常识”,让你的观点站不住脚,那并不是“事实”出了问题;而如果你歪曲哪怕一点点的“事实”去支持你的立场,迎合你的观点,那就一定是你的问题了。

     至于国家安全部的前身中央调查部有没有暗杀,我不清楚,而1949年之前的战争年代,双方都少不了暗杀、“锄奸”等,更不用说周恩来领导的“特科”时代,残忍得可以杀掉“叛徒”的一家老小。

     我曾经有幸与1949年前就是中共特工的老同志多次相处,听到了很多至今党史上都找不到的故事。我记得一位老同志说过,那时开展对国民党的统战、宣传与情报工作,又刺激又好玩,简直易如反掌。问他为什么,他说,国民党政权腐败透顶,失去了民心,当时只要一点拨,愿意给我们提供情报的国民党军官能排好长的队……至于老百姓,对国民党腐败政权更是深恶痛绝。

     好几位老同志都提到一个现象,那就是对国民党腐败政权最行之有效的武器是“宣传战”,当时不管是什么社会丑恶现象,甚至包括一些我党情报机关蓄意策划、组织与挑起的事端,只要说成是国民党造成的,就能获得一边倒的民意支持。“你不能把这说成是共产党会搞宣传,这其实是大势所趋啊”,一位前国安部领导说,“国民党政权腐败透顶,失去了民心,自作自受!”

     这位老同志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如果有机会,我真想就“钱云会事件”采访他一下:作为一名共产党的老情报战士,这件事让你想起了激情燃烧的岁月吗?

     与新加坡普通人(此处指官员、富商与专家学者等精英之外的新加坡人)的聊天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对话者几乎都对新加坡现状持满意态度。虽然在我的“诱导”下,有四位对话者都在最后多多少少表达了担忧与些许的不满,但总体来说,“人民很满意”,大家的幸福指数很高。有一位出租车司机这样总结:满不满意是相对的,只要和周围比较一下,不要说新加坡比马来西亚强多了,就是同日本、韩国、香港相比,我们也不差,新加坡建国只有45年,还不满意,要怎么样?

     有一位店员流露出对当局对付反对党(打压得毫不留情)的不满,最后也坦承,建国45年的新加坡,经济发展一直直线上升,反对党不管推行什么理念,能够提出比这更好的经济政策吗?反对党上台,能够让我们的收入更多、让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更快吗?如果不能,我们为什么要支持你?

     也有一位对话者对我赞扬新加坡表示“感谢”之后承认,李光耀培养自己的儿子当隔代接班人,延续他的王朝,让人心里总感到有点不舒服,而且,根据 “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李光耀之子李显龙下台后,上去的人还会是他们指定的,甚至依然是他们自己的子孙后代(再来一次隔代指定)。至于这样的政府是否有贪污腐败,外界可能并不完全清楚,可有一个事实是,新加坡的贪污腐败的程度同亚洲其他国家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另外一位新加坡人告诉我,曾经有反对党的人指责李光耀贪污腐败(给自己买了一栋房子),被整得很惨,最后流亡澳洲。这事我早就知道,但这位新加坡人在说起这件事时的神态(压低声音,好像怕被人听到),我却是第一次注意到,我打断他问道,你在新加坡敢公开说李光耀的坏话吗?他支支吾吾地说,他们知道了,会告我诽谤。李光耀像一位皇帝,在新加坡你搞不过他的。

     我又问,如果我写文章批评李光耀呢?我在新加坡会有危险吗?他说,你在新加坡有地方发表吗?西方任何一个媒体刊登严厉批评李光耀家族的文章,都会被要求道歉与赔偿。我不以为然地说,扯,没有人会给他道歉与赔偿吧?这位新加坡人立即说,不道歉?你的媒体就别想再进入这个国家了。

     这位新加坡人的话让我打了一个寒颤,似曾相识啊。站在新加坡的街头,我猛然发现了一个本该早就注意到的现象:我正置身于一个人均拥有最少报纸与杂志的城市国家。走过了几十条街道与好几个闹市区,报摊不多,而报摊上的报纸与杂志就更少(恐怕只有非洲一些国家与北朝鲜会比这里更少)。

     这个发现让我惊讶无比,因为我是从香港飞过来的。毫无疑问,香港是世界上人均拥有最多报摊,以及最多报纸与杂志的城市(特别行政区)。这两个城市都是以华人为主,由华人在管理着,都是具有特色的城市,也是大陆人目前说的最多的两个模式: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模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夏小强:钱云会之死和廖祖笙之冤
  • 李承鹏评钱云会命案:我只是一只有情绪的鸡蛋
  • 乡村哀歌──为钱云会,为灾难深重的中国农民而歌/吴春夫
  • “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公盟
  • 钱云会是社会爆炸临界点/陈行之
  • 因浙江钱云会案强烈回击窦含章/李承鹏
  • 黄河清:哭钱云会、力虹
  • 钱云会告诉世界 中国进入了危机社会/颜昌海
  • 钱云会之死:标本还是里程碑?!
  • 地球人齐动手,查明钱云会死亡真相/潘公正
  • 钱云会车祸案:地方政府若无公信力一切无从谈起/吾非羊
  • 且看浙江乐清官员的三大罪状……向钱云会村长三鞠躬
  • 细心网友断案浙江乐清钱云会死亡真相:特警杀人!(图)
  • 建议公安部直接接手钱云会案/盛大林
  • 乐清钱云会碾死案视频:村民、民选村长等谈案情(图)
  • 刘杰:钱云会的今天就是访民的明天
  • 乐清钱云会被碾死案:目击者叙述事发过程/视频(图)
  • 法国媒体关注浙江乐清“上访村长”钱云会之死(图)
  • 孔庆东:钱云会案血债要用血来还!(图)
  • 浙江乐清钱云会六年维权路回顾
  • 乐清钱云会案肇事司机费良玉被正式逮捕
  • 韩寒博客文章点评浙江乐清钱云会血案(图)
  • 钱云会案真相调查愈发艰难
  • 网友根据视频分析:乐清钱云会案警方说法前后矛盾(图)
  • 独家视频:钱家祖孙二代对钱云会之死的质疑
  • 乐清“钱云会案”警方涉嫌严重程序违法
  • 独家视频:钱云会女儿女婿现身讲述被抓被打的经历
  • 视频:钱云会的女儿女婿到底被公安关了多久?
  • 钱云会死因的这十个疑点不明,难以服众(图)
  • 钱云会碾死案:寨桥村暂时宁静,花圈等被搬走/视频(图)
  • 乐清钱云会案:寨桥村的图片“此冤不申,天理难容”(图)
  • 钱云会案警方发言人黄小中谈话存在巨大矛盾
  • 乐清寨桥村钱云会案 警民冲突现场/视频
  • 乐清访民金丽丽:我作证——钱云会是被谋杀的(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