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画虎不成反类犬,尴尬奖项尴尬人——笑谈“孔子和平奖”/严家伟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02日 来稿)
     (大陸)嚴家偉
    
       二○一○年十二月,正當全球億眾矚目挪威奧斯陸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將該獎頒發予中國大陸著名學者劉曉波博士的前一天即十二月九日,在北京卻有幾個不入流的「叫獸」炮製出了一個不倫不類的所謂「孔子和平獎」。說它不倫不類,是因為它這個組織及其獎項既不像官方的,又不像民間的,是公開進行,而且自稱是對諾貝爾和平獎的「和平回應」。這麼大、又與「我黨」高度保持一致的「盛事」,大陸主要的官方媒體均不加報道。頒獎有一大摞百元大鈔的獎金,據說是十萬元。這筆錢是從哪裡來的?卻不明不白,按我朝法律應視為「鉅額財產來源不明」。更可笑的是得獎人台灣的連戰先生不露面,並通過其辦公室人員聲稱「從未聽說過」,因而拒不到場領獎。於是頒獎一方把這一大筆錢交由一個在法律上尚不具備任何民事責任能力的六歲小女孩代領。這個小女孩姓甚名誰,是哪家的千金,一概雲遮霧罩,只知其芳名為「和平小天使」,好像真是從天上掉下來「戲不夠,有神仙湊」似的。總而言之,這一切只是個自愚自樂的笑話與鬧劇。 (博讯 boxun.com)

    
  無官方推動,這種事不可想像

    
      誰都知道在「我黨」一元化的英明領導下,民眾要想建立個什麼組織,進行活動,沒有官方許可想都別去想。否則涉嫌「非法甚麼甚麼」的緊箍咒就會從天而降箍在你的頭上。何況這事發生在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後的非常敏感時期。在劉獲獎當天與次日,北京有幾個朋友去餐館聚餐,也遭警方傳訊與拘留,被稱為「飯醉」(犯罪)行為;北京有的學校更對面帶欣喜之色的學生也要追查其「思想動機」,被戲稱為「臉罪」。因此一般人皆「談劉、聞諾」而色變。就在如此風聲鶴唳的情況下,一個姓劉的人,其公開身份是瑞士某銀行駐北京的首席代表,在中共《環球時報》(該報是黨的喉舌《人民日報》旗下的「子報」)上發表文章,「建議」中國設立個「孔子和平獎」來與諾貝爾和平獎「爭奪話語權」。如果劉某真的是個普通商人,對這種「敏感」話題,他避之猶恐不及,豈會來「惹火燒身」?即便是冒昧失言,中國這個政治生態環境中,人微言輕之語誰會理你?然而劉之「建議」不是指令,卻勝似指令。從其文章面世到「孔子和平獎」評委會組成,再到評出得獎者,再到頒獎,前後不到一個月時間,堪稱雷厲風行,一氣呵成。這種「大躍進」的速度沒有官方在幕後當「推手」,是根本不可能的。
    
  孔子再被古為今用當槍使

    
      孔子近半個多世紀來在中共手中被玩得像「變形金剛」一樣精彩,用得著他老人家時揚之上天,用不著時扔之下地。而且「下地」了也不得安生,被「偉大領袖」的紅衛兵從墳裡刨出來「砸爛狗頭」遊街示眾。一九七三年孔子被呼為「孔老二」,且有「幸」與毛的親密戰友林副統帥並列於「批林批孔」運動中供萬人唾罵,對孔子的侮辱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但近年來孔子又突然「時來運轉」,於是在國內外到處遍設孔子學院,儼然又成了聖人。但「醉翁之意」大約是看中了他的「三綱五常」、「君臣父子」的一套理論有利於「維穩」與「安定」。於是「古為今用,孔為我用」來為「我黨」構建「和諧社會」服務。把「和平獎」以孔子冠名只能令人啼笑皆非。實則又是把孔子拿來「古為今用」當槍使,是用另一種形式對孔子的侮辱。但這也是個不得已而求其次的辦法。因為如果用馬、恩、列、斯、毛或鄧大人來冠名,恐怕就只有金正日、內賈德或本‧拉登才有膽量來領獎了。
    
  連戰的羞辱與尷尬

    
      在黑箱操作中,究竟有哪些人如何「被」提名、遴選,評委又用的是何種程序、什麼標準與方法來「評選」出的,只有等到下個世紀維基解密網來慢慢「解」吧!不過據說還很熱鬧,被提名的有西藏班禪喇嘛、電腦大亨比爾.蓋茨、台灣的國民黨名譽主席連戰、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領袖阿巴斯,以及一名中國文化部的副部長譙達摩。最後與其說是連戰「勝出」,不如說是把個燙手山芋扔給了連戰。
    
      連戰先生再不濟,再是「過氣」人物,好歹還是台灣堂堂的前副總統,當今台灣執政黨國民黨的名譽主席。按中共的標準,也應屬於「黨和國家領導人」這個級別。能讓大陸幾個不入流的「叫獸」呼之即來,恭敬從命地領取那像富豪大亨給孩子「壓歲錢」似的十萬元人民幣嗎?連戰這張老臉往哪兒擱?但連戰不是傻瓜,也知道這幾個「叫獸」決不是「吃飽了沒事幹」自掏腰包拿出十萬元來鬧著玩,其幕後肯定有重量級、乃至超重量級的人物在運籌帷幄策劃指揮。他若嚴詞予以堅拒,勢必得罪幕後的重量級人物,後果難以逆料,而且也辜負了胡總書記幾度親晤其面並給予的諄諄教誨,所以弄得連戰接受也不是,拒絕也不好。沒奈何,只好自己裝聾作啞,讓其手下人來說「從未聽說過此事」。真是何其無奈,何其尷尬!
    
  「工具知識份子」的悲哀

    
      《紅樓夢》中有一回題為《尷尬人難免尷尬事》,用以形容這個「孔子和平獎」倒也十分貼切。無論頒獎人還是獲獎人,都只能在尷尬中結束這件十分尷尬的事。而幾個被拉來「設獎」、「頒獎」的人,哪個也不弱智。他們心裡都明白,就憑他們這點能耐與「軟實力」,去愚弄處於封閉中的大陸老百姓都還困難,想去叫板諾貝爾和平獎,還要與之「爭奪話語權」,與蚍蜉撼樹區別不大。但明知不可為,為何還要去「為之」呢?這就是當今中國「工具知識份子」的悲哀。所謂「工具知識份子」就是其人雖有什麼學者、教授之類的頭銜,其社會地位也應是個知識人,但其在人格上根本無獨立性可言,而只是某政治集團的「馴服工具」,是人家機器上的一個齒輪或螺絲釘,叫你旋轉你就得轉,叫你固定不動就不許動。說得好聽點就叫:一切服從黨安排,黨叫幹啥就幹啥。當然也不排除有的人想藉此給自己撈點政治資本,以作日後評職稱、晉級、加薪乃至當官的敲門磚。所以明知要丟醜的事,也敢「下定決心」去為黨國作犧牲了。
    
      現在,這幕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滑稽劇已經收場,正如海外輿論所指出的,不但羞辱了連戰,也羞辱了孔子,更放大了反諾貝爾和平獎的荒唐與無知。結果卻一無所獲,留下的只是滿地雞毛與一堆笑料而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孔子和平奖不如金酸梅奖
  • 自己玩自己的“孔子和平奖”/淳于雁
  • 突然冒出孔子和平奖 在中国,奖项还少吗?/张华
  • 王达三:关于设置孔子和平奖建议的异议
  • 孔子和平奖-官方版“中国杰出诗人谯达摩”杰出在哪里/雷鸣
  • 焦国标:抗议孔子和平奖
  • 孔子和平奖——荒诞至极/端雲南杰
  • “孔子和平奖”成乌龙,连战本人不知,官方否认(图)
  • 孔子和平奖的小册子出来了,有点廉价(图)
  • 诺奖典礼前一天 中国向连战颁孔子和平奖
  • 对抗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准备颁发孔子和平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