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伤害性伦理场/萧瀚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7日 转载)
    来源:《新世纪》

    好的制度能遏制或转化人类恶性侵犯欲念,坏的制度则释放乃至鼓励侵犯性欲念

    继三年前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后,此次新疆托克逊县智障奴工事件再度震惊全国。此案凸显出当代中国极为复杂的伦理场域;而透视这一场域,有助于认识当今中国伦理现状。

    场域是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提出的概念,是一个社会学分析工具,通常指一个关系束,即“在各种关系之间存在的客观关系网络”。此事件中,粗粗清理,可见大约九对伦理关系,它们对奴工们产生或保护性或伤害性的影响。 (博讯 boxun.com)
    佳尔思厂主李兴林与奴工们之间是奴役与被奴役关系;佳尔思厂与四川省渠县渠江镇残疾人“自强队”组织者曾令全之间,是同谋的关系;“自强队”与奴工们之间是欺诈、侵权与被欺诈、被侵权关系;渠县政府与“自强队”之间,是政府不作为放纵作恶的关系;托克逊县政府与佳尔思厂之间,也是不作为放纵作恶的关系;佳尔思厂周围居民与奴工之间,是同情与被同情的人道关怀关系;政府与奴工之间,是抛弃性冷漠制造惨剧的关系;奴工与其家庭之间的关系目前不清楚,是被家人抛弃抑或因智障而突发走失都有可能;媒体和公众与奴工之间,也是关怀与被关怀的关系。

    上述九种社会关系中,只有两种对奴工们构成保护性关系,即佳尔思厂周边居民对他们的同情以及媒体和公众对此事的关注。其他七种关系,奴工们与各自家庭是保护性还是伤害性关系待定,另外六种都是伤害性的。从目前政府的亡羊补牢行动中,还可看到,公权力若无限制和监督,即使不主动作恶也会是恶的帮凶,监督和限制程度与其恶的程度成反向关系。李兴林与曾令全,在利益面前和手握强势权力时,其邪恶递增到丧心病狂的地步。缺乏利益关联的民间关系,则通常表现得更为友善。

    以上多种社会关系,对奴工们既强势又敌意或冷漠,这是他们不幸的原因。群居状态决定了人们需要处理各种关系,才能正常生活。而这些关系的处理方式,通常取决于历史传统、现实均衡状态以及偶然的各种因素。奴工们的遭遇对于普通社会公众来讲,虽然不具有必然性,但至少在中国存在着较高的发生概率。

    上述伦理场域中的各种关系,几乎包含了绝大部分国人的主要社会关系。其所呈现的到底是保护性还是伤害性,与最终伤害到什么人或保护了什么人,通常取决于其保护性或伤害性的强度以及遭遇者个人的能力。

    人的伦理场域中,通常最能产生保护性结果的是家庭关系,但奴工们与他们家庭之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失去了基本的保护关系。存在智障问题的人,其个人能力远弱于普通人,家庭这一环的缺失导致了他们惟有依托其他社会关系的保护才能有安全。若是有一个安全的家庭外社会关系,例如具有保护性的友情关系,人常常也能得到安全;家庭、友情之外,人还需要同陌生人交往,这种关系是否安全除了取决于偶然性因素,平均值意义上的安全系数存在于全社会的基本价值观、伦理观之中,而弱势人群因其弱,尤能反映价值观的社会生态。通常唯物主义盛行之地,人们因侧重物质利益而往往忽视自己和他人的人格及附属的其他精神利益。这种唯物主义价值观,发展到极致就会出现严重的心理扭曲现象。它通常缺乏对人性的兴趣,缺乏对人性的洞察与自省,以至于其中部分人在无知的泥淖中会将人性中那些非自守性、非合作性、非社会性的攻击性欲念肆无忌惮地发挥。在一定状态下,由于行为的持续性以及环境的容纳性而变本加厉,发挥到极度残忍的地步。

    这种现象虽然曾出现在任何社会,但许多社会通过宗教、教育以及宪政法治等制度,尽最大可能遏制人类的恶性,从而使得其发生率大大降低。其中,政治制度尤其重要。好的制度能遏制或转化人类恶性侵犯欲念,坏的制度则是释放乃至鼓励侵犯性欲念。好的制度保护所有人的权利,尤其是鼓励人们自发地对弱者有更多关照,其暴力工具主要是用于保护权利人免受非法侵害;而坏的制度则因制度执行者借助制度之势,从被执行者那里攫取非分利益,因此其暴力工具主要用于侵犯合法利益。于是,前一种制度鼓励强势力量成为弱者的保护者,优化社会伦理生态;而后一种制度则鼓励强势力量成为弱者的侵害者,恶化社会伦理生态。

    智障奴工们被置身于一个以强欺弱的制度环境中,同时,这种制度环境也恶化了整个社会伦理生态,导致其所身处的上述伦理场域中,保护性力量远不敌伤害性力量,于是为了经济利益不择手段的各种惨剧就发生了。然而,拜金主义者并不会因为财富权势的暴发而改变自己的凶残低劣性质,小到“黑砖窑”窑主们、李兴林、曾令全如此,大到社会、国族也是如此。

    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体现了一个民族品格的高低,反映了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以强欺弱的制度环境不变,伤害性的总体社会伦理生态就难以改善,民族品格不立,文明也就如镜花水月。

(Modified on 2010/12/2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萧瀚:地域歧视中的言论自由
  • 萧瀚:走向非暴力
  • 杨支柱,萧瀚请你看一封信/西风独自凉
  • 萧瀚:“严晓玲事件”感想
  • 萧瀚 : 就公盟事件给党国支招
  • 中国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萧瀚
  • 给毛崇拜者一份建议性书单/萧瀚
  • 刘晓原:就刘晓波的遭遇批评萧瀚的“勿用暴力论”!
  • 请中共对刘晓波用辩论不用暴力(含评论)/萧瀚
  • 萧瀚:邓玉娇事件评论之21:故意伤害罪,免除处罚…
  • 给巴东县政府的法盲们上课/萧瀚
  • 萧瀚:关于邓玉娇案的残思断想
  • 萧瀚:关于“六四”真相与和解的建议书
  • 宪政是天降神器吗/萧瀚
  • 十八亿红线是个伪问题/萧瀚
  • 美好的08宪章和残酷的现实/兼和萧瀚君
  • 徐世明:《零八宪章》与中共角色——和萧瀚商榷
  • 政府该如何面对律师/萧瀚
  • 萧瀚:我的鹰犬价
  • 萧瀚:郭德纲事件的是非与教训
  • 被停课的萧瀚副教授向院长发出公开信
  • 萧瀚“被不上课” 或因介入公共事务太深
  • 萧瀚: 邓玉娇案提起公诉前的一点小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