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朝经时艰,两国尝冤狱,三代连罪坐,一朝死“文革”/ 巴雅古特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7日 转载)
     三朝经时艰,两国尝冤狱,三代连罪坐,一朝死“文革”/ 巴雅古特
     ——内蒙古牧民阿拉坦•呼亚戈的命运遭遇
     作者:巴雅古特 (博讯 boxun.com)

    
    阿拉坦•呼亚戈(Altan-Huyag,1909-1967.7或1968.7),内蒙古•昭乌达盟•阿鲁科尔沁旗(Juu-Uda-yin Cigulgan-u Aru-Horcin Hosigu)人。他于清朝宣统元年(1909)出生在本旗诺彦苏莫•哈布塔盖艾黎(Noyan Suvme-yin Habtagai Ayil)的蒙古牧民家庭。“文革”中,以“日本特务”罪,被造反派斗死,终年58岁(或59岁)。
    
    
     (图为阿拉坦•呼亚戈遗像)
    
    一、“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囚徒
    
    20世纪30年代,阿拉坦•呼亚戈已经成长为一个精于枪法的牧人青年,并为本地的社会治安做出过贡献。当“满洲国”在日本帝国的阴影下于1932年建国后,已被划入“满洲国”版图内的东部蒙古的他,被当局招收为警察,并在当地服役。他的主要任务是侦查和查禁鸦片的吸嗜与贩卖等活动。
    1945年8月15日,苏蒙联军向日本宣战,“满洲国”随之灭亡。当年,分路进军内蒙古东部的蒙古人民共和国人民军某部占领了阿鲁科尔沁旗,阿拉坦•呼亚戈等人在蒙古国人民军的劝导和带领下,与本旗和巴林、扎鲁特等邻旗青年500多人一起,到了蒙古人民共和国。
    一走入蒙古国境内,这些被带走的内蒙古人,就受到了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非人道的待遇。他们被黑布带蒙眼,被押到乌兰巴托。
    阿拉坦•呼亚戈因曾为“满洲国”警察,被蒙古国内务部(?)加罪为“日本特务”,于1947年左右,重判为有期徒刑25年。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劳改犯
    
    1954年,他被引渡到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监狱继续服刑,并接受“劳改”即“劳动改造”。
    1956年,先后在蒙中两国被关押已近10年之久的他,被中共“宽大释放”,但他必须要回到原籍继续接受“劳改”。他回到阿鲁科尔沁旗,被安排到本旗巴彦花(Bayan-Hua)公社希巴尔泰(Sibartai)生产队,作为“五类分子”之一,在生产队依然接受“劳改”教育。
    1967年(或为1968年,确切年代已不详)7月,臭名昭著的中共“文革”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之中。时,从他出生的故土家乡、时已被名为巴彦塔拉(Bayan-Tal-a)公社的地方,来了两名造反派人员。他们俩人就在希巴尔泰生产队队部的队务室内,斗争了他一天一夜。被长年“劳改”耗尽了筋骨的阿拉坦•呼亚戈,再也经不起造反派的酷刑,被斗至第二天早晨时,他在当场就死过去了。
    当天中午之许,和他生前同为“五类分子”的难友阿尔比吉呼(Arbijihu)和达瓦林琴(Dawa-Rincin)等人把他遗体裹在生产队的炕蓆(用秫秸编织的铺炕用物)内,用牛车拉到离生产队队部稍远的哈布塔盖•达朗(Habtagai-Dalang)小岗下,挖坑下葬。
    1975年,阿鲁科尔沁旗民政部(?)对“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和被斗致残人员进行过一次统计。在当年8月24日制作的一张统计表中,阿拉坦呼亚戈的名字出现在案,他被统计为:“伪满警察、特务”,在“死亡经过”栏中填有“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自巴彦塔拉公社前来两人斗‘五类分子’阿拉坦•呼亚戈,他在当晚自毙”等语焉不详的含糊语,在“公社意见”栏中写有“畏罪服毒自杀”等并未经过验证的“定案鉴定”。
    
    三、南蒙古人的时代命运
    
    阿拉坦•呼亚戈是20世纪上、中叶时代内蒙古(南蒙古)一位普通的牧民,他并未做出过什么惊人之举,但一生他经历了“中华民国”、“满洲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三个朝代,其间莫名其妙地被带到 “蒙古人民共和国”,并以子虚乌有之罪名被治罪,后被引渡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坐牢服刑,先后被“劳改”达14年之久,最后在史无前例的“文革”,走完了他无辜的一生。
    他作为“满洲国”人,身陷在同为成吉思汗子孙的“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阵营”冤狱中,作为内蒙古(南蒙古)人,死在自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无产阶级斗争”疯狂下。
    但他的“罪”事并未仅此告终,还有很离奇的“续集”。他的女儿拉姆,以及拉姆的儿男莫尔根,在“文革”前后受牵连的事,只好“请看下回分解”了。(The End)
    
    参考文献:Altan-Sangbuu surbuljilan bicibe:《Lamu》(barimtatu johoyal, Lamu higed tegun-u “hubisgal-un eserguu buvlug ”-un ehilel tegusgel), dotugaqdu-yin heblel, 2009, Ulagan-Hada. [阿拉坦桑布采写:《拉姆》(拉姆和她的“反革命集团案”始末纪实),内部出版,2009年,赤峰],p.11,p.25,p.29,pp.81-89。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哈达先生的被软禁和“五星级超大监狱”/巴雅古特
  • 南有文雅公主昂山素姬,北有硬汉斗士蒙古哈达/ 巴雅古特
  • 让总理践约民主——对汉族第二位诺奖荣获者的预测/巴雅古特
  • 巴雅古特:诺奖和诺奖得主对中国民运的旗帜作用
  • 一名少女的家信和一个民族的命运/巴雅古特
  • 巴雅古特:语言与自治——赞广州民众捍卫方言母语的维权行动
  • 巴雅古特:“热烈响应温总理号召,找回我们有尊严的生活!”
  • 钱学森的“冒叫”或被“冒叫”/巴雅古特
  • 据说中共领导人提出了新的“八荣八耻”/巴雅古特
  • 巴雅古特:变调主旋律《大海航行靠舵手》
  • 巴雅古特:变调主旋律《东方红》
  • 巴雅古特:变调主旋律《草原上升起永不落的红太阳》
  • 巴雅古特:“内人党”冤案四十周年祭
  • 巴雅古特: 没有民族自治的“人民共喝(毒奶)国”
  •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与蒙古族、藏族独立自决权/巴雅古特
  • 巴雅古特:内蒙古的“现代化”和蒙古牧民的“城市化”
  • 内蒙古“禁牧圈养”政策与草原生态现状/巴雅古特
  • 巴雅古特:内蒙古“禁牧圈养”政策与草原生态现状
  • 巴雅古特:蒙古国和内蒙古的异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