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湖南永州乱征地致农民破产 神秘文件揭政府黑幕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3日 转载)
    
    
       根据同一批文,永州市政府两次发布通告进行征地。两次征地面积相同,但地理位置不同。 (博讯 boxun.com)

    
      失去最后251亩土地的老鸦窝村村民,期望通过诉讼途径保住口粮田,孰料,两审均败诉。一份神秘的“情况汇报”材料浮出水面,这份二审判决之前出现的材料,隐约预示了二审的结果。
    
      输了!官司彻底败诉。张绪武和村民们原本有十足把握,怎么会输呢?
    
      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仁湾镇老鸦窝村村民在国土资源部得到了“满意答复”,他们乐观地认为,起诉永州市政府的官司必胜无疑。
    
      得知湖南省高院判决结果的那一刻,年过五旬的张绪武老泪纵横。
    
      缘何败诉?一个偶然的机会,村民们似乎找到了“败诉的根源”,一份“神秘”的汇报材料出现在大家面前。这份署名为永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国土局、长丰工业园的《关于老鸦窝村征地工作的紧急情况汇报》(以下简称“情况汇报”),解开了村民的一些疑问,又增添了一些新的疑问。
    
      村民一无所有
    
      蔬菜地没了、橘子树没了、房子没了,张绪武现在身无一物。
    
      张绪武世世代代生活在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仁湾镇老鸦窝村,依靠种菜、养育橘树为生。而今,他没有了安身立命之本,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他不知道。
    
      老鸦窝村村支书黎军最担心的是村民付出不该付出的代价。“我绝不让父老乡亲去以命相搏,哪怕受到一点点伤害都不行。”
    
      老鸦窝村毗邻城区,被湖南省政府列为重点蔬菜基地。“我们依靠种菜、种橘,年人均收入至少在5000元以上,我们村是有名的富裕村。”张绪武介绍。
    
      但这已经成为历史。
    
      自从2005年为长丰汽车工业园提供500多亩优质水田,村里的菜地、果园骤减至251亩。“最后这251亩是全村800多村民的‘命根子’”。
    
      而即便是这最后的口粮田,也没能保住。2009年的一纸通告,让老鸦窝村的土地丧失殆尽。
    
      神奇的175号文件
    
      2009年9月15日,永州市人民政府发布(2009)138号通告:经省人民政府(2005)政国土字第175号文件(下称175号文件)批准,市人民政府决定征收永州市冷水滩区仁湾镇老鸦窝等村集体土地30.9298公顷。
    
      该通告明确的项目名称是“长丰客车技改配套项目”,征收的土地位置,冷水滩区仁湾镇老鸦窝村、陈家村,东临湘江西路、南至南甸路、西至铁路、北至磨头组。
    
      老鸦窝村村干部张小灰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175号文件是4年前已经实施完毕的征地文件,如果需要再用土地,必须再拿出新的省人民政府的批准文件。这是常识。”
    
      4年前,即2005年的通告内容是:“根据175号文件批准,市人民政府征收永州市冷水滩区仁湾镇老鸦窝等村集体土地30.9298公顷。征用土地位置东至湘江西路、北至南甸路、南至八一路、西至长丰集团围墙。”
    
      “同一个批文,面积未变,长丰客车技改配套项目未变,征用土地面积的补偿方式未变。实际上,地理位置变了,实际面积也增加了。”村支书黎军告诉记者。
    
      让村民疑惑的还不仅如此,另有一份《关于湘江西路代建制项目老鸦窝村征地通知》载明:“为加快湘江西路建设进度,市委、市政府,区委、区政府定于2009年11月10日前征收老鸦窝村251亩土地。”
    
      究竟是“湘江西路代建制项目”还是永州市“长丰客车技改及配套项目”需要征用老鸦窝村土地?
    
      村民无从知晓。市政府法制办副主任张权峰回答记者的提问时说:“这并不矛盾,总之,具体是什么项目不必说明,征地的主体只能是市政府。”
    
      村民给记者提供了一份未签署的《征用土地协议》——该协议是随同 “关于湘江西路代建制项目老鸦窝村征地通知”一起送达该村村民手中的。
    
      协议中明确,因长丰工业园建设需要,拟征用老鸦窝村五个村民小组251.11亩土地,征用土地费用为1473.35万元。
    
      村干部张小灰介绍:“按这个协议,就是将我们全村剩下的251亩土地全部征走,补偿费用是1473.35万元,意味着每个村民可以分到不到两万块钱。”
    
      村民拒绝签署该协议。
    
      几番讨价还价,不升反降,给村民的征地总费用及补偿款总额最终降为989.42万元。
    
      村民们蒙了。
    
      2010年2月5日,永州市湘江西路征地拆迁指挥部将989.42万元征地拆迁补偿款汇入永州市冷水滩公证处账户,但村民拒绝领取。
    
      2010年3月4日,永州市国土局向冷水滩区人民法院提出腾地强制执行申请。
    
      期间,老鸦窝村选出3名村民代表,到国土资源部上访。
    
      “国土资源部信访办主任李向东,看到我们提供的证据后,认为市政府的做法有问题,非常认真表示要督促解决。中央的清官给了我们信心。”
    
      两审败诉
    
      从北京回到家里,村民想到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2010年3月19日,老鸦窝村村民将永州市人民政府告上法庭,要求撤销“永州市人民政府做出的永政函(2009)138号《关于长丰客车技改配套项目征收土地的通告》及永州市湘江西路征地拆迁指挥部《关于湘江西路代建制项目老鸦窝村征地通知》”。
    
      老鸦窝村村民认为,政府征地的依据是175号批文,是4年前已经实施完毕的征地文件。该文件用于此次征地,已经超过“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批准文件有效期两年”。
    
      国土部《关于完善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查报批工作的意见》规定:“农用地转用或土地征收经依法批准后,市、县两年内用地或未实施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有关部门批准文件自动失效。”因此,永州市人民政府《征收土地的通告》依据已经失效的175号批文对村民征地是错误的。
    
      永州市人民政府则认为,湖南省的175号批文未失效。征地批复后永州市政府已于2005年发布通告并实施了部分征地,有征用土地补偿协议书为凭。2009年再次发布《通告》征收175号批文所批农用地转用未征收完毕剩余部分的农用地,是2005年征地行为的延续;175号批文不属于国土部《关于完善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查报批工作的意见》中“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批准文件有效期两年……”的情形。
    
      2010年6月18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采纳永州市人民政府的答辩意见,村民败诉。
    
      判决书未对原告提出的“超面积征收”等问题进行解释。
    
      对于一审判决,“败诉是想到了的,在永州本地,肯定要输官司。但相信案子到了省里,我们肯定能赢。”
    
      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9月25日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村民们难以承受,“几乎不敢相信是这个结果。”
    
      一份特殊的“情况汇报”
    
      缘何败诉?一个偶然的机会,村民拿到了“败诉的根源”,一份“神秘”的汇报材料让大家恍然大悟。
    
      这份材料是永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国土局及长丰工业园三家联合具名的《关于老鸦窝村征地工作的紧急情况汇报》,是呈报给该市市长龚武生的,时间是2010年9月8日。情况汇报内容为:
    
      龚市长:
    
      自8月份第二次老鸦窝村征地工作协调会后,有两个情况急需向您汇报,并请指示。
    
      第一个情况是,邹剑华同志带领仁湾镇的同志于7月底曾主动向国土资源部信访办汇报过此情况。那一次汇报,国土资源部信访办李为副主任等三人接待他们,对我市老鸦窝村征地工作予以肯定,认为工作是细致的、安置补偿是到位的。
    
      8月30日,通知我们去汇报,出面接待我们的是国土资源部信访办主任李向东等4人,其口气和调子完全变了。李向东主任虽然肯定我市的征地安置和补偿是做了大量工作,但认为有个大问题4个月来一直没有解决,就是一个批文两次公告的问题到现在都没有解决,部里要求撤销永州市人民政府于2009年9月15日发布的138号通告,但永州市没有执行。为什么撤销通告?一是两次通告只涉及一个批文(175号批文),给人的印象是利用一个批文两次征地;二是几年来所征用的土地面积大大超过175号批文的面积;三是征地范围不清,两次通告批准面积30.9298公顷。但征地面积不相同且四至又不一致。要求回来立即向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汇报,很好地统一思想,把群众工作做好。如果群众工作做不通,老鸦窝村征地可以暂缓;
    
      第二个情况是,9月3日,湖南省高院行政庭副庭长邹德辉、主管法官夏阳、张坤世一行四人专程到我市调查了解老鸦窝村状告市政府非法征地上诉案件的有关情况,当天晚上,政平副主席亲自出面接待,席间,政平副主席就有关情况与省高院的同志进行了沟通,第二天上午,省高院的同志在冷水滩区法院分别听取了市政府法制办、市国土局、长丰工业园、冷水滩区政府与老鸦窝村的双方意见陈述,并亲自查看了老鸦窝村征地现场和长丰工业园安置小区。走时,省高院同志向我们表示,该案基本情况他们基本清楚,认为政府此次对老鸦窝村的征地具有政策法律依据,但政府去年9月15日发布的通告有瑕疵,征地四至界限不明确,急需市政府再补发通知。同时要求市国土资源局到省国土资源厅汇报,最好能请省国土厅出具一个175号批文继续有效的答复件。
    
      对上述两个情况,9月7日,松成常务副市长,政平副主席召集市政府办、法制办、国土资源局、长丰工业园等部门领导进行认真研究。认为目前我市对老鸦窝的征地处于“两难”境地,如果完全按国土部的意见办理,政府自己撤销自己发布的公告,这正是老鸦窝村民状告市政府的诉求。同时也意味着市中院的一审判决,政府胜诉是错误的,这样直接会影响高院二审判决。更严重的是,这样一来,老鸦窝村征地工作前功尽弃,后续征地工作无法进行。
    
      鉴于此,我们讨论研究,提出以下对策建议:
    
      第一:当务之急是全力争取省高院作出维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的判决。省高院是该案的终审判决,只要胜诉,下步征地工作就主动了。省高院提出的两条意见责成专人落实:(1)补发政府通告,由市法制办、市国土资源局、长丰工业园落实;(2)争取省国土资源厅书面答复的事宜。
    
      第二: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老鸦窝村前两次征地中有一宗地块属于未批先征的情况,为争取主动,建议由市国土局派一名副局长牵头,组织力量,尽快对老鸦窝村征地情况查露补缺,对未批先用、未批先征的土地尽快到国土资源厅补办审批手续。
    
      第三:待省高院判决下达后,将南甸路和湘江西路风光带建设用地先集中力量征过来,连夜加班建设,剩下的匹配给代建制业主的土地可考虑放在第二步再做工作。
    
      第四:待省高院判决下来之后,再派力量带着高院的判决和政府的补充通知专程赴京汇报,争取对我市的理解支持。
    
      以上汇报当否,请市长示定。
    
      汇报材料中提及的邹剑华是冷水滩区人大副主任,政平副主席是永州市政协副主席蒋政平,蒋同时是长丰工业园建设指挥部指挥长。
    
      当地政府的说法
    
      永州市政府法制办副主任张权峰,在上诉阶段代表政府出庭应诉。12月6日,在接受《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个案子,我对中院、高院都有意见,根本就不应该受理。村民上访主要是说补偿不到位的问题以及批文两年失效的问题。一块地,两年是肯定征不完的。征地、用地的过程很漫长,我们不存在批而不征、征而不用的问题。所以,国土资源部说两年失效,那是瞎说。至于村民告政府,政府胜诉、村民败诉,那完全是法律的事情。”
    
      当被问及就该案是否向上级领导做过汇报时,张权峰说:“我从来就不怕别人上诉,我也从来就不汇报。我打官司是有名的,反正这也不是我家里的事情,公事公办,我打官司是我说了算,我汇报什么?如果我打不赢,可能也就两个方面,一是对方做工作做多了。二是,我们的工作中可能确实有问题,也没有办法补救了。第三就是我水平太差了。不过目前好像还没有人批评我这个。”
    
      记者拿出那份“情况汇报”询问,张权峰连看都没有看就表示:“我没有看到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不是我写的。”
    
      记者追问:“你都没有看这是什么材料,怎么知道这是什么内容?”张表示:“我听说过有一份这样的东西,反正也没有盖章,我不晓得。”
    
      对“情况汇报”中提及的湖南省高院到永州调查了解老鸦窝村状告市政府非法征地上诉案件的有关情况,该案二审主审法官张坤世在接受《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采访时说:“首先,我的确不应该和诉讼当事方一起吃饭,当时就应该坚决拒绝;其次与政府的沟通应该注意方式方法;第三,我们到当地调查时,应当关注到老百姓的诉求、了解补偿安置的落实情况。这三个方面,是我们的疏忽。”
    
      冷水滩区人大副主任邹剑华曾两次进京,前往国土资源部“说明问题”,邹剑华对《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说:“两次到国土资源部去,国土部要求解决一个批文两次征地的问题,讲我们的安置问题,说我们的安置不到位。但实际上,我们的安置是到位的。补偿款已经存在公证处的账户。国土部要求我们要耐心做好工作,不要再让老百姓上访。”
    
      对于安置补偿费用,最终确定的989.42万元的数额究竟如何得来,邹剑华说:“各地的补偿标准是省人民政府制定的。如果我们没有到位,我们可以和百姓谈。我们所依据的是最高标准。原来老百姓说有80%的蔬菜地,就算到1400万,实际上没有那么多。国土部门和财政部门审核,只有50多亩。你们肯定也去看了现场,现场的蔬菜地很少,不会像村民说的那么多,更多的是荒地。”
    
      村民对此事却是另一种说法,“菜地怎么成为荒地的?断了我们的水,我们还怎么可能继续种菜!”
    
      12月6日,老鸦窝村的村民聚集在村口,村口赫然矗立着施工牌楼,上书对联:“树加州形象,展潇湘风采。”村民围坐在一辆挖土机周围,目前,他们只能用自己的身体阻挡施工队进场。这也是村支书黎军最不希望看到的场景。
    
      村民身后不远处的橘树上,零星挂着的橘子显得格外抢眼,蔬菜地里,一些废弃的大棚框架已经破败不堪,昔日的菜地、橘园杂草丛生。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以生命博生存,征地问题面前生命价值几何?
  • 张千帆:征地本该是笔赔本买卖
  • 农民对征地拆房为何那么恐惧?——中国的传统穷人和现代穷人
  • 征地拆迁是抢劫——中国大陆土地问题实质
  • 征地拆迁是抢劫---土地问题实质/苦斗
  • 征地拆迁,美国人怎么做?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不是问题是罪行--征地拆迁实质/苦斗
  • 湖南新宁征地学校被锁校门 学生露天上课(图)
  • 福建建瓯三女村民阻拦征地被逮捕(震撼图片)(图)
  • 征地获额外补偿 5农民被逮捕
  • 湖北郧西县农民集体反抗政府动非法征地(图)
  • 顺德因征地爆严重流血冲突 逾千特警救流氓
  • 安徽池州村民因征地拆迁纠纷掀翻市长轿车(图)
  • 最新视频:云南昭通征地,农民举锄反抗
  • 浙江16户村民相约自杀续:征地违规问题已立案
  • 浙江爆征地纷争 16名村民血誓自杀抗议(图)
  • 我们反对兴平市政府的征地方案(图)
  • 北京海淀四季青镇非法征地77.28平方公里
  • 多视频:云南昭通征地引发反抗,多辆警察被推翻
  • 拆村运动:政府要征地生财 城市对农村的又一次掠夺
  • 5个村官骗取征地补偿款280万 村官贪腐引关注
  • 最高检:严查征地拆迁致群体性事件背后案件
  • 福清市国土局拒绝公开建设用地项目信息 征地腐败或显现(图)
  • 云南因强行征地、抓人,引发村民围堵县政府(图)
  • 广西苍梧征地纠纷 多名警察受伤(图)
  • 广西苍梧征地纠纷 多名警察受伤一警疑被打瞎(图)
  • 关于对广西南南铝加工有限公司违法征地、建设进行查处的强烈呼吁
  • 福建征地拆迁黑社会化 故意杀人案被公安当作抢劫案 (图)
  • 北京朝阳区洼里乡:2.08亿元的征地安置款被贪污
  • 揭开奥运会森林公园38.2亿元的征地补偿款使用之谜
  • 是谁拿走了北京3236.4亩土地的征地补偿款
  • 河北冯军向最高法院起诉大厂县政府要求征地补偿
  • 江西乐平市强行征地 两万多失地农民求救/周国祥
  • 大连瓦房店复州湾镇郭屯村村委会非法征地(图)
  • 河南固始县村民联名要求收回政府违法征地(图)
  • 福清失地农民的征地补偿款到哪儿去了?(图)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首钢迁移征地款被地方昏官乱放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为征地款引发冲突 妇女镇政府里遭打昏迷不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