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当局大“忽悠”“征收条例”与“拆迁条例”不可混同/茱萸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1日 来稿)
     发稿 茱萸
    
     1991年国务院出台《拆迁条例》,2001年以朱镕基为总理的国务院第二次出台305号令《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2007年10月1日【物权法】生效之前,“与物权法不一致”为理由,受国务院委托,建设部长汪光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申请修改【房地产管理法】第四条,填补废止【拆迁条例】后的法律真空。全国人大公告修改后的房地产管理法,与法律不一致(抵触法律即违法)的【拆迁条例】没有被废止,以推行“依法行政”的总理温家宝心知肚明,国务院依旧在“违法行政”。 (博讯 boxun.com)

     时隔9个月后,国务院法制办第二次就《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讨论稿)征求意见,该稿第四十一条 本条例字 年 月 日起施行,2001年6月13日国务院公布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同时废止。
     该讨论稿 将“征收”条例与“拆迁”条例符合宪法法律的概念和违宪违法的概念混为一谈。政府当局也在刻意“概念”混乱。
     2010年2月11日,在第一次意见受理期限前,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受害者5216人签名,和北京市郊区7412人签名,反对“拆迁立法”,要求“依宪”定立《不动产征收法》,并向全国人大上书,要求全国人大履行“监督宪法的实施”职责,要求人大常委会履责,解释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撤销国务院制定的同宪法.法律相抵触的行政规章《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时至今日,由“强拆”发展到“血拆”的惨烈拆迁仍在进行。人大制定的【宪法】第十条“公共利益的需要”人大常委会至今不做解释,放任被政府当局任意作广泛,延伸解读。3月14日“原法制办副主任”政协委员张穹向媒体透露6.5万条公众意见建言“拆迁立法”,误导社会舆情。
    
    宪法和法律只有“征收”的规定,没有“拆迁”的概念,“拆迁”不是法律问题。因为“拆迁”是权利人处分自己的财产,拆与不拆是权利人的事。
    现在是“政府”作出决定,在拆不属于政府的房子,他没有这个权力,政府的职责是执行宪法和法律,保障公民的房屋.财产不受侵犯。我们国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钱去交税,什么叫税,“税”就是保护费。黑社会收了“保护费”还要按帮规实施保护义务,中共当局收了国民的保护费,却又定立堵塞国民法律救济通道的《条例.,全国上下空前绝后的“血拆”抢劫国民。
    “征收”则不同,依照宪法,只得政府征收,政府通过货币补偿,将非国有财产收买为自己的财产,通过征收后变更为自己的财产,是拆,还是保留,决定权属于产权人。
    “征收”与“拆迁”的区别就在于 “征收”是把别人的财产通过合法的程序,货币补偿为国家(自己)的财产,“拆迁”是政府使用公权力强行处分不属于政府(他人)的财产。
    把一个清晰的法律问题忽悠混淆“合法”地打劫被收了“保护费”的国民,谎言千遍成“真理”。
    更多: 见 我们都被忽悠了
    “拆迁”是中共当局忽悠的伪命题
    1,为什么说拆迁是个伪问题
    答:在我们农村,年年都有人盖房子,盖新房子,就要拆掉旧房子,有人要换个地方盖房子,就要从原来住的地方搬迁到新的地方;
    这就是拆迁,他是一种正常的民事活动,古往今来,政府没有为这种民事活动立过“法律”,民间也不会由此发生法律纠纷。
    新政权建政后,展宽长安街.修建人大会堂.军事博物馆及以后,几十年没有“拆迁法”或法规.条例,也没有由于动迁激化社会矛盾,
    为“拆迁”没有必要的定立法律,规章,是荒谬的,别有用心的;
    2,经济建设需要拆掉一些房子,占用一些土地,涉及什么样的法律问题,需要什么样的“法律”?
    答:我们说拆迁不需要专门法律,并不是说拆迁问题不涉及法律。前面我们举例说,我们村子里年年都有人在拆房.盖房,在其他方面邻里关系没处理好会发生一些摩擦,基本上不是在拆房问题上发生纠纷,这是因为他在拆自己的房子,拆房子的人可以是自己,也可以雇拆房队(建筑队),但是无论自己拆还是由别人来拆(当然要给人家钱),一般不会发生纠纷。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不是别人请您,而是您擅自去拆别人的房,或雇拆迁队去拆别人的房,那就是犯法,叫侵害公.私财产罪。
    我们说拆迁是个伪问题,是指拆别人所有的房子是违法的,那么就不存在拆迁人和被拆迁人这样的法律关系,就没有必要为“拆房子立法”,拆迁人没有权利拆别人家的房子,房子的产权人不承担“被拆迁”的义务。我们这麽说是有以下法律依据的:
    【宪法】第十三条 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
    第三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民法通则】 第七十五条 公民的个人财产,包括公民的合法收入,房屋.储蓄.生活用品.文物.图书资料.林木.牲畜和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及其合法财产。
    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侵占.哄抢.破坏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
    第七十一条 财产所有权是指所有人依法对自己的财产享有占有.使用.收益 和处分的权利。
    拆迁,这是在行使处分权,拆的必须是自己所有的房子,而不能拆人家所有的房子,这是原则。
    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拆迁”,不动产的产权人一点都不知情,政府就给房地商颁发“拆迁许可证”,政府批准拆的是不属于自己的房子,这是违法的,法律面前,政府和老百姓都是平等的,都必须遵守法律,谁也没有不遵守法律的特权,这是宪法第五条规定的。政府没有这个权力批准拆别人合法所有的房子,同理,政府没有权力,将别人的土地使用权转让他人使用,如果政府这麽做了,就是滥用政府权力侵犯不动产产权人受法律保护的财产权利。
    3,政府要拆我们的房子,怎么才合法?
    答:我们说了,政府只有权批准拆自己的房子,依据【民法通则】第七十二条 财产所有权的取得,不得违反法律规定。政府只有经过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合法转移取得我们的不动产所有产权,这时,房子所有权已不属于我们自己,但我们仍然有使用权,政府作出合理的搬迁安置补偿后,才可以拆这时已属于他自己的房子。
    但是,现在的拆迁,政府没有把属于我们的财产合法转移变为他的财产,就用一纸没有法律依据的拆迁许可证,就批准房地产商拆我们的房子,是滥用权力的财产侵害,实质是政府掠夺公民。
    4,为什么说颁发“拆迁许可证”作出的行政许可违法?
    答:前面讲了,政府只许拆属于他自己的房子,而政府颁发的“拆迁许可证”是批准拆别人的房子,所依据的是政府自己制定的“拆迁条例”,所相对的是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保护的国民的财产,违反依法行政原则。
    5,什么情况下可以征收农民的土地?
    答:依据宪法第十三条 国家为了公共利益需要,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与补偿
    【立法法】第八条规定 下列事项只能制定法律:(六)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
    【立法法】2000年3月15日第九届全国人大通过实行,2010年已经过去十年,“不动产征收”仍是无法可循,没有法律就谈不上“依法”征地。
    6,现有法律怎麽规定规定的征地程序的?
    【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 请注意 申请使用的是国有土地。
    第四十四条 建设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
    第四十五条 征收下列土地的,由国务院批准:
     (一)基本农田
     (二)基本农田以外耕地超过三十五公顷的;
     (三)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
    征收前款以外土地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并报国务院备案。
    依据宪法规定,征收,必须是“公共利益”需要,国土资源部出台有:划拨土地项目目录。
    第四十六条 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
     被征收土地的所有权人,使用权人应当在公告规定的期限内,持土地权属证书到当地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办理征地补偿登记。
    我们在这里要强调“诚实信用”原则,因为我们被政府欺骗的够多的了,例如,借用绿化隔离带的名义,划拨我们的土地,建别墅,商品房开发,建违反国务院禁止的高尔夫球场。征我们的土地时,政府很讲效率,动用法院,警察,保安等一切力量强行执行“维护公共利益”,等土地到了开发商手里,赚钱的商业设施高效率的建成,像学校.幼儿园等公共利益需要的设施,长期拖延,不见踪影,这个时候,政府那里去了,服务公共利益可是政府的职责呀,在这个时候他不负责了。例如,最近发生的海淀区万柳幼儿园停园事件。还有给我们安置楼房的质量问题已经大量出现,例如城市搬迁安置的南苑小区的楼裂裂,安置搬迁农民的海淀区蓝靛厂金夕园20层楼房,多层发现的“数十条裂缝”,这个时候,该政府履行责任了,拆迁是政府批准的,强拆是政府决定的,出了问题推诿不负责任的也是政府。而北京市政府大力推广的“北坞村经验”之一的就是违反建筑法监理制度规定,由建设方和村民建立“自我监督”用以“保证建筑质量”。
    7,被征收土地的所有权人是谁,有人会脱口而出:是村委会,或说是乡(镇).市政府。为什么这麽说呢?事实上,他们行使了这个所有权人的权利,但是不合法。谁是合法的土地所有权人?
    答:要看历史,要看集体土地财产来源。
    大陆新政权建政的1949年,83%的农民是有土地财产的自耕农,土地改革规定,全国十个城市,没收地主的土地归国家所有,分配给农民使用,十个城市以外的地区,没收来的土地分给谁,归谁所有,并进行了新政权的房屋土地“初始登记,”发给房屋土地所有权证,明确归全体家庭成员所有,受法律保护。就北京市而言,当时的行政区划,属于河北省的昌平.石景山.门头沟.房山.顺义.通州土改没收的土地不属于国家所有,十个城市政府通过接收和没收成为国家的土地是很少的。十个城市以外,属于国家拥有使用权的土地更少,土地财政,各地政府倒卖的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海淀区的东升乡八家地区是2010年 拆迁的重点,3月16日北京青年报披露15日北京市政府卖地收入120亿元进入政府腰包,产生大望京楼面价2.7万,东升乡2.8万/平方米的“地王价”。形成对照的是,政府年年承诺:减少城乡贫富差距,年年在3.5警戒线上攀升,土地使农民的财产,拍卖土地使用权的财产性收入理应归财产人获得,但是,北京市政府打着“城乡一体化”的旗号,属于农民的财产性土地收入就一体化的到政府手中,而城乡二元歧视制度没有一体化,城乡贫富差距没有一体化,农民通过土地收入应该富有而没有富有,政府没有土地,通过一体化,滚滚金钱落入腰包,成为对老百姓“财大气粗”的本钱。
    通过集体化,农民的耕地,农具,骡马大车加入集体生产,这样才有了集体的资产,合作社章程规定宅基地不入社,仍归农民自己所有,1962年,中共中央的“60”条规定的宅基地属集体所有的出尔反尔,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但它规定:社员的房屋永远归社员所有;任何组织,任何人都不得强迫社员搬家。
    1982年【宪法】第十条 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也属于集体所有。所以笼统说“土地是国家的”不符合法律规定,任志强们妄言“土地是国家的”是为了官商勾结国进民退的巧取豪夺。
    集体资产来自各个农民,即不是当时集体组织头头的,也不是今天村委会的,更不是乡(镇)政府的。所以,村委会,乡,(镇)政府不是所有权人,没有权利作为权利人去办理登记。
    8,谁有资格做集体资产(包括土地)权利人代表,看法律规定:
    【宪法】第十七条 集体经济组织实行民主管理,依照法律规定选举和罢免管理人员,决定经营管理的重大问题。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九条 涉及村民利益的下列事项,村民委员会必须提请村民会议(注意 不是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
    (八)村民会议认为应当由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涉及村民利益的其他事项
    [物权法]第五十九条 集体所有的不动产和动产,属于本集体成员集体所有。
    下列事项应当依照法律程序经本集体成员决定:
    (三) 土地补偿费等费用的使用,分配办法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事项
    但是, 现实发生的是在土地征收涉及农民利益的重大问题,不经公告,不经集体成员集体讨论决定授权的程序,村委会领导成员擅自作出决定, 集体经济组织擅自作出决定, 乡,镇政府擅自作出决定,或者用村民代表大会形式作出决定,例如:北坞村
    没有经村民大会授权 用集体土地所有权人身份办理征收集体土地登记,这种“被代表”是对每个农民集体组织成员的财产权利的侵害,财产权利的处分权是我们的法定权利之一,不经授权任何人没有权力“代表”。
    城市房屋土地产权关系复杂:
    一)建政初期初始登记房屋土地财产权人,所持有的产权证,承诺 受法律保护,不受侵犯
    二)经租房产权人,所经租房屋现被视为国有,原产权人在争取权利。
    三)因文革失去土地财产(所有权,部分使用权)人,在争取权利
    四)原房管局(现 房屋土地经营管理中心)所有的房屋(内涵经租房部分)
    动迁前卖给住房人,旨在脱卸安置责任,土地使用权证没有变更,不合法
    五)企业,事业单位 住房改革 卖给职工的房屋
    六)动迁前,将企事业所有房屋作价卖给职工的房屋
    第四.五,六项之转移地上物产权,不转移土地使用权,违反房地产管理法房地不可分的规定。由于涉及非国有财产的征收没有法律规定,以上存在的权益纠纷难以理清。但是,产权人有平等的权利,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守信是双方必须遵循的原则。
    第四十七条:征收土地的,按照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
    (按,对本条款社会提出要求修改的呼声已经多年)。
    9,权利问题包括 权和利,有权 方可谈利,我们有许多人说:谈权,问题太大,直接谈利,是走捷径。殊不知,“利”属于权利人所有,不理清“权”的问题,不能明确你是合法权利人,你有什么依据提出利益要求,利益凭什么要给你而不是他人,你又为什么有主张利益的权利。
    上面我们理清楚了集体土地来源于农民自己的财产,不是政府的,不是国家的不是村委会的,是我们自己的。下面再分析一下新出现的问题:
    10,“腾退”:为举办奥运会,朝阳区政府对大屯乡王文等人作出“腾退”强拆决定,海淀区玉泉村委会的“北坞村经验”,“腾退”村民的宅基地,对不配合的农户,村委会“决定”强行拆除。
    刚才分析了,土地是属于村民的,不是政府的,政府要办奥运会(世界其他国家是民间办奥运,不属于“公共利益”),即使界定为“公共利益”,理应依照法律征收或征用属于农民的土地,“腾退”是产权人行使产权人的处分权,政府没有这个权力,显然是在滥用权力。
    同理,村委会是经村民“选举”建立的村民自组织,职能是“办理本村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调解民间纠纷,协助维护社会治安,向人民政府反映村民的意见,要求和建议。这是【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的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讨论决定的事项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
    北京市推广的“北坞经验”通过村委会强拆农民的房屋,侵害公民的房屋财产,涉嫌毁坏私人房屋财产犯罪。“本质是拆农民的房子,把农村建设用地倒给城镇用”“到处都在搞试点,一搞似乎就可以无法无天”(中农办主任陈锡文 政协会讨论发言)
    11,“土地储备”名义的征收
    必须是“公共利益”需要才可以“征收”,“土地储备”是“公共利益需要”没有发生,并且,土地储备是“招,拍,挂”的商业目的,不符合“征收”的公共利益的前提条件。
    13,“城乡一体化”
     城市从事的是 加工业 服务业和衍生出的其他行业
     乡村从事的是种植业为主业
     “城乡一体化:概念迷糊 违反常识
     现行 城乡二元制度 居民,农民户口制度,社会福利制度,农民二等公民歧视,社会制度的不平等存在不解除 只要生存需要粮食,种植业第一产业是基础产业,加工业是第二产业的社会分工就要存在,城乡一体化是不可实现的荒谬的伪命题
    城乡一体化的推行,使更多的农民沦为失地贫困农奴,制造社会灾难,就像当年的大跃进,人民公社重演。
    14,农民安置房的产权是谁的?
    答:我买的房子当然是我的,未必如此。
    【物权法】第九条 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2010年 北京市人大代表提案:1.9万购房人没有办理房屋产权证,原因是超规划增加容积率,即违法建设。没办产权证,严格说是没有经过产权登记,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海淀区绿隔建设,将安置农民规划用地商品房开发,违规将安置用房增高成违建,致使金雅园,烟树园,金夕园等在2003年入住的搬迁农民已经过去10年至今没有房屋产权证,房屋产权仍登记在房产商名下,为房产商所有,北京市城乡结合部的搬迁都存在这个现象,留下难以解决的这个难题政府不关注,在2010年的工作是进一步用这种模式扩大遭遇产权登记难题群体。而北坞村的安置方案是用没有土地使用权的“经济适用房”置换农民永久宅基地使用权的房屋产权,其所产生的后顾之忧,难以预料。
    现在农村搬迁地区存在大量搬迁农民安置房屋得不到落实,无法回迁,不能办理产权证登记,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解决,北京市又开始新一轮的“城乡结合部改造”,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不可不鉴。
    附1:国家征收(必须满足“公共利益”和“需要”两个重要要条件)农民的不动产要做补些方面的补偿
    一)农民的土地所有权
    二)农民的土地使用权
    三) 青苗费
    四)土地上的设施(水井,房屋等)
    五) 农民居住的房屋宅基地永久使用权
    六)农民的房屋估价
    七) 搬迁补偿费
    八) 设施损失费(空调移机,电话移机等)
    附2:建设部【城市房屋拆迁估价指导意见】
    第五条: 拆迁估价机构的确定应当公开.透明,采取被拆迁人投票或拆迁当事人抽签等方式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拆迁条例凸显国家主义思维/张千帆
  • 新拆迁条例征求意见近1年 5学者不满
  • 新拆迁条例难产 是否保留强制拆迁争议大
  • 新拆迁条例“胎死腹中”并不让人意外(图)
  • 新拆迁条例因何难产?
  • 地方政府强烈反对 新“拆迁条例”或胎死腹中
  • 李琼:新拆迁条例的阻力在于权力错位
  • 《拆迁条例》犯了哪些“天条” /张锋
  • 新拆迁条例第四十条违宪应予废除/马光远
  • 北大法学院五教授——奉旨上书还是早老型老年痴呆/《拆迁条例》
  • 国务院为废止拆迁条例酝酿两年 新条例的难产 /于明
  • 新京报:暂停拆迁条例,避免拆掉人心
  • 新拆迁条例再征民意“公共利益”仍是争议焦点
  • 新拆迁条例再征意见 拟取消行政强拆
  • 新拆迁条例有望出台 行政强拆将被取消/巴黎动态
  • 王全章 律师:任何形式、任何内容的拆迁条例都在根本上违反法律
  • 新拆迁条例拟废行政强拆 强调司法程序
  • 新拆迁条例难产 强拆手段从断水电升级为入室行凶
  • 强烈呼吁党中央新的拆迁条例早日问世
  • 学者忆上书修改拆迁条例获回应 不满1年后无下文
  • 北京5000多人签名要求废除《拆迁条例》(图)
  • 新拆迁条例草案修改进程"密不透风"受质疑
  • 各方利益的难以协调,《拆迁条例》)无法出台
  • 新拆迁条例草案形成初稿 双方未达协议不得强拆
  • 新拆迁条例征求意见已半年 何时出台仍是未知数
  • 新拆迁条例可能“胎死腹中”
  • 拆迁条例修订仍无进展遭搁置 地方游说力量大
  • 北京七千市民对拆迁条例征求意见稿提建议
  • 浙江维权人士上书国务院对《拆迁条例》(意见稿)提出建议
  • 温家宝主张先拆后补 李克强主张先补后拆:新拆迁条例难产
  • 《拆迁条例》第二稿会比第一稿更加恶劣
  • 强烈呼吁党中央新的拆迁条例早日问世/上海公民石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