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暴雨将至 中国需要反对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9日 转载)
      长期以来,“反对派”在中国是一个十分敏感和受到忌讳的词语,特别是涉及到政治意义时,“反对派”几乎就是“敌人”的代名词。但是,世易时移,今天的中国在和平崛起为世界大国的背景下,“反对派”已经成了一个“必须有”和“必需有”的对象。没有“反对派”,中国的崛起之路将更为艰难。
    
  “必须有”

    
      两党制是目前世界多数国家的政治体制,因而在这些国家,反对派的存在是很正常的,对于这些国家的人民来说,反对派的存在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希望所在(虽然这种希望不一定能实现,但起码有)。反对派的存在也是执政者的需要。因为反对派发挥着监督和制衡的基本作用,所以无论谁上台执政,都不能只顾一党之私,为所欲为,因为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谁执政都要照顾对方的利益诉求。因此,对于执政者来说,反对派的存在可以使自己的执政行为更理性,更全面,更客观,这其实也是对执政者执政能力的修正和锻炼,有利于执政者长期执政。正所谓“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现代民主的基本内容我以为就是“两党制”和“普选”。这两个基本内容的核心目的就是公共利益最大化。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攻击中国政治体制的长期借口就是中共执政不过是为了“一党之私”,不以人民利益为重。因为中国虽然有众多民主党派,但这些党派都没有执政的可能,所以虽然中国不断声称自己不是一党专政,而是多党合作,但是,美国不信,因为其他党派不仅从来没有执政经历,而且几乎从来没有发出过异声。一个鼻孔一个音,十个鼻孔还是一个音,那么多余的9个鼻孔就是毫无意义的。基于此,“一党专政”的帽子就长期戴在中国的头上。
    
      西方国家的政治体制其实也不是严格的“两党制”,但主流形式是两个政党轮流执政。中国的政治体制长期受到攻击就是因为没有西方意义上的“两党制”。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的实践表明,中共的单独执政是成功的,但再好的内容如果缺少一个受到多数人认可的形式(比如“两党制”),也是要受到非议的。当然了,在改革开放前,中国完全可以不理会这种非议,自己埋头苦干。但是,在全球化的今天,在中国追求和平崛起的今天,如果还是一味抱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的思想,中国的崛起之路上将不可避免地为众多杂音所烦扰。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谎言重复一千遍有时候就成了真理(起码形式上是)。太多的杂音不仅会干扰中国前进的步伐,也会增加中国前进的成本。
    
      要减少杂音,实行“两党制”在中国是行不通的,因为几千年的实践已经证明,中国人习惯威权体制,“两党制”只能让中国陷于纷乱。但是,不能实行“两党制”,不代表不可以有“反对派”。中共单独执政是成功的,但如果有反对派的存在,这种成功可能会更大,取得成功的代价可能会更小。
    
      中国反对派的作用不是要取得执政权,而是要发挥更大的监督和制衡作用,使中共的执政更加理性和成功。当然,有了反对派,中国也不用寄希望美国等国家改变对中国政治体制的看法(因为中国的反对派不能执政),但中国成功的完美内容起码有了一个相对完美的形式了。
    
    
      尤其重要的一点是,如果中国真的有了反对派,而且反对派真的发挥了作用,中国人民将是最大的受益者。
    
    
      “普选”作为现代民主的另一个基本内容,与本文无关,就不讨论了。
    
  “必需有”

    
      首先,反对派可以让中国有更多的谈判资本。
    
      以台湾为例。台湾在与大陆的ECFA谈判中,动辄以民意为挡箭牌,张口要价。为什么台湾能屡屡得逞呢?就是因为大陆没有反对派的存在,没有民意的资本。台湾认为,大陆是一党执政,中共自己说了就算,不需要问政民意。而台湾呢?由于民进党是个十分合格的反对派,国民党在与大陆的谈判中频频打出民进党的牌,要这要那。大陆也只好对国民党有求必应,从而束缚了自己的手脚,大大让利,使得ECFA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对大陆极不不平等的协议。
    
      最为可惜的是,纵使中国大陆对台湾做出如此巨大的让步,但是由于中国国内没有强大的反对声音存在,台湾对大陆的让步根本不买账,国民党照样被民进党扣上“倾中卖台”的帽子,因为在民进党看来,中国大陆的让步只是“统战伎俩”。
    
      此外,对于大陆要求开展政治谈判,国民党也屡屡以民意反对为借口拖延。
    
      其次,反对派可以让中国有更强的外交资本。
    
      美国是最善于运用反对派资本的。因为反对派的主张就是当政者的外交资本。比如人民币汇率问题。美国国内反对派稍微一发声,奥巴马政府就有牌可打了。 “是否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就成为美国施压人民币升值的一张牌。对朝鲜也是如此。朝鲜为了让美国将自己从支持恐怖主义名单国家中剔除,不惜炸了自己的一处核设施。可是,美国只要一个声明,就可以将朝鲜再次列入黑名单。再比如此次黄海军演,华盛顿号航母是否进入黄海也成为美国的一张外交牌,如此而已,不一而足。
    
      总而言之,对于中国来说,不管反对派这个名字多么的不好听,但是它的存在确实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对内,反对派就是反对派,反对派是人民心声的表达者,是执政者过失的指出者,也是执政者取得更大成功的推动者;对外,反对派则是同盟者。没有反对派的存在,中国的执政者就是孤军奋战,自己的诉求就只能是一厢情愿,底气不足。
    
      毋庸讳言,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对内对外都更加自信,但是要想取得更大的成功,除了执政者自身的努力外,还要在一定程度上允许反对派的存在,要让人民听得见反对派的声音,更要让国际社会听得见反对派的声音。
    
    
    http://www.21ccom.net/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曾节明
  • 20年后看东欧转轨:反对派都有自己的媒体/金雁(图)
  • 吉尔吉斯反对派宣布接管政权 总统辞职——有感
  • 假如有反对党、反对派,唐福珍会自焚吗?/顾晓军
  • 香港反对派争权夺利无视市民利益
  • 后极权社会中的“反对派”和“异见分子”/陶东风
  • 李一磊:毛泽东如果还活着,一定会成为反对派!
  • 舟至洋 -- 零八宪章,庄严升起反对派的旗帜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中国需要拥有“忠诚的反对派”——读胡平先生新著《数人头胜过砍人头》/卫子游
  • 卫子游:中国需要拥有"忠诚的反对派"—读胡平先生新著《数人头胜过砍人头》
  • 台湾最需要的是一个成熟的反对派
  • 不要把“海外反对派”妖魔化/丘岳首
  • 波兰反对派运动的设计者米奇尼克和中国推友见面回答提问
  • 学者:打压维权律师是在制造反对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