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大家再为丁子霖摆一张空椅子/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5日 来稿)
     再过几天,也就是在12月20日,是丁子霖女士的生日了.
    
     现在她已经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我不可能再和往年一样的和她一起,给她过生日了. (博讯 boxun.com)

    
    我呼吁所有支持她和天安门母亲的人,一起给她过生日,再一次,摆上一张空椅子,
    
    让世界再一次关注丁子霖,关注天安门母亲群体,关注中国人权.
    
    刘晓波说的,诺贝尔和平奖,应该属于64亡灵的真正涵义,就是说,这个奖应该给丁子霖和她代表的64死难家属,特别是一直坚持了20多年和平抗争的天安门母亲群体.
    
    这应该一个不是什么秘密,在晓波失去自由前的一年多,他一直在努力促成为丁子霖能够获得诺贝尔奖;他私下和公开的活动,一直在为丁子霖和天安门母亲的20年走过的路,要一个国际上诺贝尔和平奖的肯定和奖励.
    
    一些人有意无意的误解了刘晓波的话.今天出席诺贝尔奖,作为刘晓波邀请的30客人中,有不少当年64的风云人物,对当年这些人的功过是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评价.而64后20年这些人走过来的路,也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评价.我并非排斥他们,特别是一些20年来一直坚持自己信念而没有间断努力的那些人.这样的人我相信他们会成为刘晓波自己同意邀请的嘉宾.
    
    但天安门母亲群体,有一百多人,今天出席诺贝尔奖典礼,天经地义的应该有他们的代表,100多人当然可以找到他们的海外亲属.
    
    有关丁子霖的最后的报道,是德国之声:
    
    [坚守的"天安门母亲"
    
    自10月8日,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奖和平奖后,中国当局严密监控、软禁正在无锡故乡养病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和丈夫蒋培坤。10月11日,德国之声曾电话采访丁子霖,她称刚刚从医院抢救回来,当时国安和当地政府官员都在她的亲戚家,她很抱歉给亲戚带来麻烦。其后,德国之声再也无法与其取得联系。
    
    丁子霖原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21年前,她唯一的儿子蒋捷连于"六四事件"中被枪杀。事件之后,丁子霖于悲痛中重拾力量,联合其它死难者的家长,要求政府还回公道,并搜集到一个经过核实的六四死难者名单。2006年11月7日,美国《时代》杂志亚洲版选出"60年来的60名亚洲英雄",丁子霖名列其中,对她的颁奖词为"一位心碎的母亲为揭露天安门屠杀的真相而战斗"。]
    
    [她称刚刚从医院抢救回来,]这句话不是很清楚,我也问过了德国之声的记者,现在也不清楚,医院被抢救回来的是她本人,还是蒋培坤先生.我倾向于是蒋培坤先生,因为前两年蒋培坤也是在南方,被警察骚扰后引发了严重的心脏病,从鬼门关走回来的蒋培坤先生又再一次投入到了为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奉献中.
    
    如果他们真的病重,我要求当局允许我回国去看望他们夫妻;也呼吁海内外的朋友,更多的关注他们.
    
    12月20日.我希望海内外能够搞一次饭醉活动,能够为丁子霖女士办一次生日聚会,为不能出席生日聚会的丁子霖女士摆上一张空椅子.
    
    张鹤慈 12.12.2010奥斯陆至墨尔本旅途中
    
    附带的提一下,我曾经收到了用蒋培坤的名义和信箱的假邮件.
    
    11月9日,突然收到蒋培坤的信,喜出望外,马上就回信,但没有打开附件.
    
    很快收到回信,回信中,要求我帮忙办的一些事,如转发,安排采访,都必须要打开附件.
    
    我要求对方谈一些我们私下交往的事情,就是外人不可能知道的细节,回信居然谈到了一些外人的确不知道的细节.
    
    我再一次提出问题,因为我发现,来信使用的虽然的确是蒋培坤的邮箱,但是他们已经在半年或一年前已经不能使用的信箱.
    
    回信解释了现在邮箱不能使用,所以又使用旧邮箱.但我清楚知道,他们的邮箱是被盗了.他们不可能再使用旧邮箱.
    
    我再去信,这次就没有回信了.
    
    邮箱被盗,但等了一年半载后再使用,应该不会是一般人,而应该是特殊的部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和金正恩,谁的空椅子?/孔捷生
  • 诺奖后报章空椅子寓意明显 香港圣诞发起游行
  • 敏感时期 南方都市报头版出现“空椅子”照片
  • 中国网民上载为晓波准备的各式各样“空椅子”照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