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改是欺骗忽悠世人的烟幕弹/杨建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3日 来稿)
     作者:杨建安
    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的会议公报中提出了中共要政改的这一敏感话题。就在前不久纪念深圳特区成立三十周年活动中温家宝就已提出了政改,并且在不同的场合前后多达五六次提政治改革。一时间政改好像波涛一样,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
     但是,这里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就是身为中共最高领导人、党中央总书记的胡锦涛却缄默不语。这个问题应是由胡锦涛提出方才名正言顺。最近,中共中央喉舌之一的新华社就政改的话题多次发表署名文章,这些文章的宗旨无非是:一、中国的政改绝不能搞欧美西方的那一套,搞三权分立或四权、五权分立;二、政改要稳步,要扎实推进;三、坚持“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党的一元化领导;四、舆论、媒体的宣传必须受到绝对控制。 (博讯 boxun.com)

    从一九八九年提出反对西化到现在还是反对西化。什么是西化?共产主义、共产党、社会主义是从那儿来的?什么是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共产党、社会主义产生在十九世纪中下半叶的西方欧洲,是当时西方社会的一支政治运动、思想学术流派,马克思、恩格斯都是现今的德国人。共产主义、共产党、社会主义和西服、西餐、短发一样都是从西方欧洲飘来的舶(泊)来品。我国历古以来是长衫、长发,裙衩簪髻,清王朝又有长辫、旗袍、马褂。中国共产党都搞不清自己姓甚名谁了,老祖宗在哪里都忘记了,可谓数典忘祖。
    政治改革是个广泛的话题,其中最为主要的是两个,一是社会制度的改革;二是政权体制改革。言论自由,开放报禁,开放党禁等等是促进社会制度改革和政权体制改革的催化剂。
    对于社会制度改革,中国社会制度改革已经基本完成。中共标榜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其实它是资本主义加上封建主义,还有些奴隶主义的色彩,有些不伦不类的混血儿。“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它完全脱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确立的社会主义轨道,是地地道道的伪社会主义。“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发展是建立在无视广大民众根本利益,践踏人权、法制,逼迫广大民众超负荷地、含辛茹苦地、辛勤劳作,对广大民众利益以强制拆迁、强行征地、强势推进房地产等强暴的方式进行掠夺基础之上的。
    中国的贪污腐败是触目惊心的。透明国际二0一0年十月二十六日公布了二0一0年度全球国家政府清廉指数排行榜,中国位列第78—84位,二00九年中国排次第79—82位,中国自2000年度以来一直是在七十位以上,近年来呈上升趋势。被抓贪污犯犹如割茅草一样越割越多,越来越大,从几万到现在的几千万乃至好几亿,贪污犯人数是越来越多,省部委的官员也在增多。以至形成了无官不贪,洪洞县里无好人的景象,官员在老百姓心目中的信誉丧失殆尽。因而中共政权是愈来愈腐败,是全世界最为腐败的政权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世界最为腐败的国家。腐败并不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产品,违法也并非经济发展的必需动力,腐败、违法是专制统治体制的痼疾。之所以中共成了全世界最腐败的党,问题所在就是专制统治;之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全世界最腐败国家,问题是政府缺乏制衡、约束、监督。其它问题诸如义务教育只是学生家长的责任,政府、各种势力反而利用学校赚钱,搜刮学生家长的钱财,学校蜕变成了服务部门;广大民众的医疗卫生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投入几何?民众在政府的缺位下自生自灭。
    在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是底层的农民草根出生,对贪污腐败深恶痛绝,在登基之前对贪腐就已着手,登基后制定了极其严厉的律法,惩治腐败,如凌迟处死,甚至于剥皮填草置于衙门公堂警示继任者,连自己的女婿附马爷都不放过,然而大明的灭亡贪污腐败还是重要原因之一,擅权渎职、无视律法。
    最为关键的是“党禁”开放的问题。没有“党禁”开放,政权体制改革只是一句屁话。在一党政权专制下,所谓的政权体制改革只能是依葫芦画瓢,别指望它能够有何成就,这也是温家宝抛给继任者的铁蒺藜。没有“党禁”的开放,所谓的民主选举只能是流于形式的表面文章。
    没有言论自由就不可能对社会丑恶现象给予揭露,对政府行政不作为行为给予批判,对官员的渎职行为给予鞭挞。
    二00八年五月十二日在四川省汶川地区发生里氏7.8级强烈地震。地震造成接近十万人员死亡,而伤者不计其数。万幸的是地震时间发生在下午2:58分,其时,绝大多数人都已离开室内,如果如唐山地震那样发生在深夜的话死亡人数至少在一百万以上。而在今年智利、新西兰同样也是7.6~7.8级的强烈地震,死亡人数为0。而在日本坂神、横滨等大地震,台湾的南投大地震,它们的震级有的相当于并且大多数是大于汶川地震,它们的人员伤亡、财产损失却是要小得多。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天壤之别呀。有人说智利、新西兰地广人稀,四川人多。狡辩,错也。成都平原人是多,而地震的重灾区是在山区,是在大山深处。灾难更多的是来自于人祸,为何?汶川地区处于断裂带上,并且历史上是强震、大震频发区,防震、抗震是建筑工程的首先要考虑的第一要务。罹难的人占绝对多数都是在室内的人,那些花季年华、风华正茂的学生孩子们,正是那些该死的豆腐渣楼房葬送了众多的无辜生命,如果是个案,要追究设计者、建造者的责任,汶川地震楼房倒塌是普遍现象,那么政府,也就是一元化专制的执政党—共产党难咎其职,正是腐败的共产党,腐朽的政府造就如此庞大的豆腐渣工程,造成了如此天灾巨大人祸。正是腐败的官员,正是腐朽的政权、腐朽的行政不作为的政府,它们的恶劣行径造成了人民群众的灾难。
    世界罪恶何处无,中国罪恶尤其多(特别多)。伴随着大陆社会制度的变化,腐朽思想、颓废、没落思潮渐渐滋生蔓延起来,各种罪恶也沉渣泛起,可是却有人胡说这些都是资产阶级思想,非也,那么,请问这些先生们,德国、瑞典、瑞士、挪威、荷兰、丹麦、芬兰、新西兰、新加坡这些个国家是像中国大陆一样的官员么?一样的政府么?一样的社会风气么?一样的社会治安么?一样的社会环境么?它们可是地地道道的资本主义制度的资产阶级国家。
    中国的廉价商品横行天下,中国的假冒伪劣横行天下,中国的女子卖淫也横行天下,在非洲腹地,在拉丁美洲,在南亚,在西亚,在伊斯兰穆斯林国家。当我们的姊妹,当我们的女儿,当我们的儿女的母亲,在加蓬卖淫,在阿联酋卖淫,在加勒比海卖淫,当那么多的中国女子遍布全世界卖淫,我们的中国共产党伟大么?我们的政府伟大么?我们的国家伟大么?依靠卖淫谋生,依靠卖淫发家致富是相当多的女子的选择,这就是我们的国力。“笑贫不笑娼”,父母亲开婊子行居然让十六岁的亲生女儿接客卖淫,人伦、道德何其有也。什么是不要脸,做婊子卖淫不要脸;什么是丑恶,作奸犯科坐牢、坐监。“笑贫不笑娼”,“老子是从山上下来的,哈哈”。可见在中国大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何样的社会风气。
    大陆的法律是什么?是狗屁经。它不是用来执行的,是用来违反的,“刑不上大夫”,政府、官员、精英、富人,央企、国企,法律我说有效就有效。绝大多数国家都有《劳动法》,中国也不例外,中国的劳动法规比之许多国家都要先进,《劳动法》又号称第二宪法,那么在全中国是如何执行这部法律的呢,富士康事件是较为突出的事件,他郭台铭在台湾敢么?量他也不敢,然而在大陆他就敢,并且明白张胆。《劳动法》是国家公务员、国有企业、国家事业单位管理人员的专利,普通劳动者是无缘享受的。不但如此,中建、中铁、中石化、中石油,这些大型中央级国有企业,在很多国家招投标中有工程项目,他们非但不遵守中国的劳动法规,也不遵守所在国的劳动法规,如在伊斯兰穆斯林国家星期五是休息日,还有法定假日,依附在在外国工程公司后面干的工人上不了班,就把工人拉倒中企自己承接的工地来干活。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中东公司在阿联酋的工程项目,孟加拉国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休息日、节假日不上班能带薪休假,他们害怕人家举报、上告,中国人就不行,休息日、节假日不上班倒扣工资,想拿加班费没门,上告,一不懂英语,二就是告到大使馆又怎么样,大使馆、领事馆跟企业穿的是一条裤子,没有给工人做主,没有帮工人说话的。中央级的大型国有企业倒是如此,其它所有制很多企业,尤其是服装企业的工人平常工作时间都在十四小时以上。一年到头只有春节能放上几天假。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的那么多官员难道是聋子、瞎子,其实是装聋作哑,根本就不把全中国的普通劳动者、普通老百姓的权益当回事。
    法律成了点缀品,说它有用就有用说它无用啥用也没有,法律成了强者欺凌弱者的工具,在现在中国的国度,强者可以为所欲为,专横跋扈,讲法,法律有鸟用,有本事到北京去上访,老子有强大的关系网,哈哈。
    就在前不久有人在辽宁省鞍山市检察院院前大打出手,就象社会上的流氓、黑社会一样,此乃竟然是检察人员殴打公安人员,司法部门都不相信法律,竟用斗殴来解决问题;湖北省孝感市冯缤法官高举“冤”字牌上访,湖北省省政府纪检干部家属上访被截访人员殴打。司法部门的国家公务员尚且如此,可见中国的法治到了何种境地,可见法律的执行是多么的狼狈,多么的糟糕。
    在一元化专制统治体制下,政府官员都是指鹿为马式的任免,贪官污吏、恶官酷吏是恶事做尽,坏事做绝。潘蓉、唐福珍,宜黄强制拆迁事件,前面的处理了后面又冒了出来太原强制拆迁事件。强制拆迁事件连绵不断,地方政府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地损害民众利益。强制拆迁是什么,房屋是广大普通民众家庭的第一财富,房屋凝聚着普通老百姓的终身心血。破坏人民财产,毁坏老百姓安居乐业的家园,战争中是敌人的行为。强制拆迁是什么,是丧心病狂地暴殄天物。毁灭广大人民群众的辛勤劳动成果。强制拆迁是什么?强制拆迁是把民众置于永不停息、含辛茹苦之劳碌之中,不停地产生剩余价值,劳动成果以供占少数人的官僚、精英们挥霍、奢侈消费。有人狡辩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破不立,难道国外就没有城市建设,难道在资本主义国家、甚至于阿联酋、沙特阿拉伯这样的君主制国家就没有搞城市建设,他们也是搞逼人自杀、自焚的血腥强制拆迁的?更有甚者,呼和浩特市居然出现了强制拆迁通告上粘附子弹进行威吓之恶性恐怖事件,不知中国都成了什么样的国度了。但有一点反对共产党是万万不行的,只要是不是反对共产党的事情,无论如何做都不要紧,都不为过;
    在一元化专制统治体制下,官员是任人为亲,指鹿为马式的任免,无需为民众负责,官僚主义盛行,政府机关行政不作为触目惊心。佘林祥、赵作海杀人案:河南开胸验肺职业病案;娄烦隐瞒谎报事故案,湖南凤凰桥垮塌事件,大连输油管爆炸事件,湖南凤凰女跳楼案,上海“11.15案”高楼特大火灾案;一件件,一桩桩,罄竹难书;
    在一元化专制统治体制下,卖官鬻爵是专制政府的通病,满清王朝是这样,现今的一元化专制也是这样。江苏省如东县顾红兵,河北省石家庄的女团委书记,黑龙江绥化市卖官鬻爵窝案。去省城上北京花钱打点经营关系网,跑官、要官是中国升官的一大特色;
    在一元化专制统治体制下,官员都是指鹿为马式的任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关系枝节盘错,出了事是欺上瞒下,极力对抗。山西省娄烦事件何劳温家宝、马凯两个,一位总理,一位国务委员过问,屡屡上演杨乃武与小白菜、杨三姐告状的案例,要知道那是在清朝末年民国初年。赴北京告状上访的人流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乃古今中外之旷世奇观也;
    在一元化专制统治体制下,因为指鹿为马式的任免,官员无需看民众的脸色,无须为民众负责。贪腐、渎职、行政不作为。一九九八年长江流域水灾,豆腐渣工程的九江长江大堤崩溃;二00八年汶川地震,无数豆腐渣楼房倒塌。矿难、特大事故连续不断。智利矿难大援的成功今中共官僚们汗颜,无地自容。人家不是资本主义社会吗?智利的遇难矿工可以在长达六十九天的时间躲在矿工避难所看电视,打牌,读书,等待救援,而我国的矿工呢,不用说私营、个体矿了,就是国有矿干了五年的矿工,避难所也仅仅只是听说,没有见过。以前推诿辩说私营个体矿是矿难事故的祸根,怎么收归国有了,矿难事故还是频发。
    政府出尔反尔违反自己制定的宪法和法律,自食其言,堪为一大笑话,符合法理的利益受到侵害,民众的内心会是多么的愤懑,甚至充满仇恨。长久以往,就会象酵母一样发酵,会象病毒一样遇上适宜的温度、湿度等环境会爆发,造成灾难性结局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革命推翻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何谓“官僚资本主义”?那就是国资委旗下的国有、国营企业,也就是政府机关部门办的工厂、公司。中石油、中石化,中国电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铁建以及四大国有银行,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中国人寿保险,中国人民财产保险等等,这些隶属国资金委旗下的国企、央企,是盘踞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喜马拉雅山、乞立马扎罗山、安第斯山,他们为既得利益集团把持,喝中国人民的血,吸中国人民的骨髓。既得利益集团分子是一群吸血魔鬼。难倒没有这些央企、国企天就要塌下来?难倒没有这些央企、国企中国的经济就要崩溃?难倒没有这些央企、国企中国人民就活不下去了?非也,美国、日本、德国这些国家的康采恩、托拉斯大型企业包括洛克菲勒、麦道、波音这些军工企业,没有一家是什么央企、国企,它们不是照样撑起各国的经济支柱,带领这些国家经济腾飞。意大利没有一家实际意义上的大型企业,所有企业都是中小型的,但此并未妨碍意大利成为全世界的富裕国家。强调中国国情完全是诡辩,中国原来不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么,怎么又转变成了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的?这些央企、国企只会扰乱市场秩序,破坏市场规则,把人民作为冤大头。
    绝不放弃武力解决台湾问题,自改革开放以来这是历届中共领导人的口头禅。中国大陆军队能打仗么?网络盛传连阿富汗的士兵都持怀疑态度,中国的贪污腐败最先从军队开始,国防开支连年窜升,大量的军费开支并没有被真正用于军事,而是被非军事非战斗人用占据。常常在中央电视台露面的空军政治部的阎肃享受大军区司令员待遇,宋祖英、彭丽瑗、朱苏进这些人居然都享受少将待遇。中国的军事文艺人员挤占军事人员位置享受军人待遇是古今中外军队史上空前绝后的一大特色,这也是军队腐败的又一黑洞,文职军人走穴现象屡见不鲜这也是军纪松驰的表现。难道唱几支歌子,跳那么几个舞,写上几篇小说、报告文学,就算军事水平,简直是天方夜谭。而军队的卖官鬻爵更是赅人听闻,连士兵学汽车驾驶都是明码标价,转士官也必须花钱,否则只是有才华是无用的。如果有一天战争非纸上谈兵真的爆发了,中国军队会如同中国足球一样吗?
    路易十四说“朕即国家”,中国古代皇帝常说江山社稷都是朕的,可见专制体制的国家是属于统治阶级、统治者的。中国、俄罗斯、朝鲜是国家,新加坡、瑞士、新西兰也是国家。国家并不在于大小,这三个小国的国民待遇却比三个大国的国民待遇要强好多倍。官僚的待遇全世界所有国家都相差无几,但越是发达国家的官僚待遇与国民越是接近。君不正臣投他国,父不正子奔他乡。专制、贫穷落后,民众在强暴下会对国家有感情吗?
    一元化专制的党天下,专制体制的政府由于官僚不是民众选举,他们无须对民众负责,他们只对任命他们的上司负责。在中国是对共产党负责,共产党对既得利益集团负责。太子党是现代版的八旗子弟,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主体,他们充斥各级政府部门,国资委旗下的央企、国企,各个事业单位的管理部门,在军队居于要职。
    政权体制改革的内容必须从法律上得到保证,还权于民,予民做主。“天下为公,人民最大”,还真正的共和,还真正的民主,真正的民权,真正的民生。人民群众是国家的主人并不仅仅是口头上的提法。大陆地区虽然在名义上每四年选举一次,那选民在管理国家方面有什么权力呢,对于农村居民来说他们能选举的官就是村民委员会主任,镇级人大代表;城市居民的权限街道办事处主任,区级人大代表,就是这么一点选举权还是形式上的,因为候选人都是事先拟定好并经上级批准的,如果选举结果不如上级所愿,就视此次选举违法,就要重新举行选举,直到选出领导中意的。在某些地区曾经出现了选民在候选人以外选出了村民委员会主任,结果都被以坏人操纵选举给予立案查处。
    在一元化体制下搞政改,关起门来闭门造车,容不得别人的参与,如此政改自以为是,如此政改能改成怎样?人民群众有权要求政改,有权对政改提出批评和建议,并有权参与政改,如此要求被视为颠覆政府,危害国家安全,那么中共高喊的政改只是口头上、书面上的演示。
    依葫芦画瓢的政改中国人民不欢迎,换汤不换药的政改中国人民不愿意,老太婆的鞋样子还是老样子中国人民反对,中国人民要的是符合世界社会历史进程的变革。
    在一元化体制下搞政改,完全是胡锦涛对政改缺乏诚意,完全是温家宝哗众取宠,玩噱头,沽名钓誉。完全是中共是在忽悠欺骗人民。
    中国不需要哄骗人的、玩噱头的所谓“一国两制”,海峡两岸要统一,香港、澳门不应是游移的国中之国,外蒙古应该回归。
    雷声倒是轰隆作响,何时刮风,何时下雨,雨是大是小,下得多大。五中全会只是提了个题目,国人和世界正拭目以待哟。
    二0一0年十一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内情诡秘:反“政改”声浪为何嘎然而止?/ 牟传珩
  • 田奇庄:就政改四个重大问题与郑青原商榷
  • 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 牟传珩
  • 期待政改“华丽转身”,却闪了谁的腰/赵进斌
  • 习近平会推动政改吗?/张华
  • 车宏年:诺奖与政改
  • 全会结束,泛谈民生,未应政改/郑荣昌
  • 抓住政改的战略机遇期/林庚申
  • 胡舒立:抓住政改的战略机遇期
  • 拖延政改,用民生代替民主是在酿造更大危机/吴祚来(图)
  • 中国政改的核心是改革中国共产党/高洪明
  • 对中国政改的微茫希望/李怡
  • 国内网站透露不寻常的政改信息/郑存柱
  • 中国政改,是时候了/冯广宁
  • 迈向“二十一世纪民主”──试论中国政改优化创新超越之路/庞忠甲
  • 支持溫總!支持政改!/万沐
  • 中国政改的希望所在/姜维平
  • 宣昶玮:温家宝放言政改,特权集团专制信心动摇
  • 牟传珩:温家宝“政改”呐喊舆论冲击波
  • 茅于轼 盛洪 高放:社会经济问题只能靠政改解决
  • 王军涛:中国政改动力主要在民间
  • 政改有没有成效到底谁说了算
  • 政改受挫? 温家宝造访澳门首提退休惹猜疑
  • 2010:舆论被政改,中共被绑架/柳嘉兴
  • 判赵连海因愤怒:政协委员香港登整版广告 怒吼谁不政改谁下台
  • 法广:巴黎华人张说访谈 中共不可能政改(图)
  • 中国政改为什么不给力
  • 温家宝谈政改揭开新一轮路线斗争序幕
  • 《求是》反对新闻自由 政改更加不乐观
  • 驻瑞典哥德堡前总领事高锋:政改必须动员广大农民工参加
  • 洪深:凤凰台以“宫务员”讽人民日报假政改社论
  •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
  • 胡锦涛的包容性与温家宝的政改/李平
  • 港报评论﹕政改未必轻描淡写
  • 五中全会引失望:政改被一笔带过?
  • 习近平封军委副主席稳接胡锦涛, 想政改,做梦」(图)
  • 温家宝政改论激起对立势力的纠集 五中全会暗潮汹涌
  • 洪深:新京报借河南新矿难警告五中全会勿拖延政改
  • 梁国雄政改公听会上公然侮辱市民谩骂同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