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主是有利于社会稳定的制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3日 转载)
    来源:学习时报
    
       民主是最有利于社会稳定的制度,这本来是被世界历史所证明的真理。但是在有些人看来,民主被认为是危害社会稳定的制度!证明之一是把民主转型国家的不稳定和中国近代的动乱归结于民主之祸。这完全是无视历史和错误地总结历史经验。 (博讯 boxun.com)

      威廉姆逊在“为什么要民主”的演讲中指出,民主政治有一种稳定性和灵活性,使制度能持久下去。通过选举和民意的信息反馈,民主政治有能力在保持其合法性的同时,修正它们的缺陷。民主国家和平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个国家的人民有批评他们政府的权利,有结社的权利,政府对它的人民负责。虽然民主政府不是以和平方式解决国家间问题的捍卫者,但世界越民主,和平就越可能,这仍然是正确的。
      专制制度是人类社会不稳定的根源,这一点已经有大量的历史事实证明,而不需要用太多的笔墨论证。人类历史上发生无数的战争主要不外乎两种原因:一是争城掠地;二是争夺统治权。对统治权的争夺主要原因不外乎:由于王权被认为缺少合法性而易受到攻击;由于专制统治对人们的残酷压迫而引起人们的反抗。人类社会走向民主,是经过血与火的洗礼而作出的选择。尽管民主制度有各种弊端,但在人类发展史上,它被证明是最好的政治制度,是抑制独裁和暴力的最适当工具。民主制度带来社会稳定不仅是对人民有益,也是对最高统治者的安全和生命最好的保障。
      民主政权具有高度的稳定性,这也是被世界近代史所证明。在北欧瑞典、丹麦等国自从建立现代民主制度以来,300多年没有战争和社会动乱。瑞典尽管是多党制,但80多年来由于社会民主党实行以平等为基础的社会政策,绝大多数时候由它执政,社会非常稳定和谐。英国从资产阶级革命以来,国内也没有发生过战争和社会动乱。按我们的逻辑,不可思议的是美利坚合众国是一个松散的联邦,国家提倡多元主义和自由主义,可是在200多年的历史中,除一次因奴隶制政策(不是争夺领导权的斗争)导致的“南北战争”外,没有内战发生,更没有血腥的权力之争。几乎没有一个真正民主成熟的国家会发生最高权的暴力争夺。民主政府下,最高领导人产生的任何危机(因政治丑闻导致罢免或辞职、领导人自然死亡、谋杀等)都不至于引起政权危机和社会动乱,这就是民主制最大的好处。
      民主社会之所以稳定,是因为政府的权力转移,通常在有序的程序中进行。作为一种和平、自由与温雅的方式,权力斗争输赢和更迭都是“精神性”,而非“肉体性”的,是暂时的,而非长久的。而专制社会里的权力角逐,常常要以死亡为赌注:政变、起义或革命,无论维系统治还是颠覆威权,皆以“铲恶务尽”为目标。卡尔?科恩说,与其它政体相比,民主更可能消除以暴力手段解决社会内部争端的必要性。
      认为民主会造成社会不稳定的重要论据是拉丁美洲国家、东南亚国家和中华民国之初的民主之乱。这完全是一种曲解。我们知道,专制国家容易产生动乱,从专制向民主制过渡的国家也是极易发生动乱的。由于专制制度的权威和秩序倒塌之后,民主制度的秩序和法治没能建立,不仅野心家,就是专制与民主势力的争夺也是非常激烈的。在早期,从专制走向民主制的过渡或结束殖民统治后走民主的道路不但漫长而且血腥。最高权力更迭的无规则和没有合法性,使得它成为社会乱动的根源。尽管历史上在选择民主道路上有这样血的代价和教训,但不能阻挡人类仍坚定不移地选择民主制度。为什么?因为,不付出这些代价,社会就不会有永久的稳定和安宁。专制制度会永远重演血腥的历史。
      那些攻击民主会导致社会乱象的例子都是自称民主制的威权政府的例子,不能把民主转型前的制度与民主制混为一谈,把非民主制的弊端当作民主制的问题加以批判。发展中国家搞民主出现不稳定不是民主制本身的问题,而是从专制向民主发展过程中会出现不稳定问题。
      随人类文明进步和民主制的深入人心,在非民主制向民主制的转型中也摒弃了暴力和血腥,并大大缩短了转型的时期。很多国家都避免了转型时期的社会不稳定。许多拉丁美洲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完成的民主转型,都成功地实行了从军人政权到民主政府的和平转移(包括像智利的皮诺切特这样的军事独裁政权)。东南亚地区的民主化也基本上是一个和平的过程,包括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我国的台湾。可见,现代社会,民主社会转型出现社会动荡和不稳定的情况将大大降低。“民主乃是人类有史以来发现的唯一的和平变革的方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游行一小步,民主一大步 /反腐义勇军张建中
  • 民主究竟是什么?/艾自由
  • 宣昶玮:中国的民主化为什么是世界上最艰难的民主化
  • 一个儒家版本的有限民主/白彤东
  • 董静: 中国人的信任结构关乎民主化
  • 见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选举:已经非常成熟/陈维健(图)
  • 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徐文立
  • 黎明:缅甸大选真是民主悲剧吗?
  • 张朴:中国离民主转型有多远
  • 徐文立;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巴黎动态(图)
  • 黄剑冰:民主追求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出路
  • 范亚峰:诺奖、洛桑与民主化五特性
  • 从阿根廷的乱看民主的发展:乱世必乱 民主乱中不乱!
  • 中国民主化理论和路径研究报告/冬槐
  • 奥巴马倒霉,民主制依然坚挺
  • 民主的好处/庄之荣
  • “向文明投诚, 向民主输诚” 成为时代最强音/明白人
  • 刘晓波能否成为中国民主的精神领袖/诗人野牛
  • 国际民主日感言
  • 蔡定剑教授病逝“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图)
  • 内蒙古民主与人权领袖哈达仍被拒会见亲属/王宁
  • 维权网:热烈祝贺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重获自由
  • 民主维权人士陈天石初定遣返时间
  • 太原民主维权人士邓太清对当地公安依法提起行政诉讼
  • 党报:划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同资本主义民主界限
  • 湖南中国民主党人周志荣面临再次入狱
  • 民主维权人士赵常青再次被遣送回陕西
  • 民主维权人士赵常青被软禁并面临被迫搬家
  • 南都周刊:台式民主乱不乱?
  • 王书瑶:党内民主就是奴隶主民主——再论民主社会主义是空想
  • 杨洁篪晤日民主党顾问, 图修复关系(图)
  • 山西维权人士邓太清获释后受到民主园地民众欢迎(图)
  • 民主维权人士赵常青被遣送回陕西山阳老家
  • 大陆民主维权人士通过Skpye研讨“温家宝政改谈话及刘晓波获奖后的形势”
  • 山西民主维权人士邓太清获释回家(图)
  • 四川民主党人王森再度被国保传唤
  • 四川民主党人王森被达州国保传唤
  • “民主”话语中回归传统政治“公推公选”在全国各地渐成风潮
  • 金正3的正确领导,嘲弄了西方虚伪五尺的礼拜民主!
  • 杨恒均:这样的民主,一定会带来混乱!
  • 中国成年人在民主上的素养还不如西方的儿童
  • 其实,中国比美国更适合民主政体
  • 皇城脚下的虚假民主(二)姚立法
  •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 请中共官员公布自己的财产的四川著名民主人士陈云飞被拘15个小时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反腐败要行胜于言!民主是基础!法制是保证
  •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天津民主党人士吕洪来已经失踪24小时
  • 姜力钧: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 高华:面对兽行,民主国家不能沉默
  • 是谁逼使一位民主党派人士、耳鼻喉专家走上自杀之路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清水君精神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动力!兰剑
  • 民主诉诸群众运动时最须防备的便是“民主”两字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