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昂山素姬想到曼德拉的沉思录/卢峰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0日 转载)
     苹果日报
    
     这一阵子政治犯问题再次成为国际新闻的焦点。先有中国良心犯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令中国政府阵脚大乱,不得不狠招百出,既用尽一切政治外交压力阻止颁奖礼顺利进行,又全力打压在内地的异见人士及维权人士,以显示她不受外国指指点点的强硬作风。 (博讯 boxun.com)

    到上星期缅甸军政府释放了被软禁多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姬,让她可以走出形同监狱的家,到外头接触民众,与全国民主同盟的人见面及自由接受外国传媒访问。昂山素姬获释后没有多谈被软禁时的情况,只是不住口的谈未来要做的工作。
    刘晓波还有至少十年的苦牢要坐,昂山素姬则可能随时被军政府软禁或抓进监狱,再次面对被囚的生活。政治犯的牢狱生涯究竟是怎样的呢?也许看看现代被囚时间最长的政治犯──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经历可以有比较确切的印象。
    
    刚出版的"Nelson Mandela---Conversations with Myself"就有很多这样的第一身纪录。这本由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and Dialogue推动出版的书收集了大量曼德拉从未出版的笔记、书信、字条等,不少是他在逃避追捕、在Robben Island囚禁时即时写下的感想感受,可说是曼德拉想法感受的第一手,最贴心纪录。其中有关狱中生活的片段看得人既感慨又难过。
    
    一九七七年曼德拉透过其他囚犯合作偷运了一封信给他在德班的律师,要求他们代表他向监狱当局提出抗议及申诉,特别是邮件审查方面。曼德拉在信中说,审查员不准他写信告诉女儿收不到她寄来的照片,不准他说挂念太太,不准他提醒女儿注意饮食。简而言之,就是审查员根本爱删什么就删什么,爱拿走什么随信寄来的照片就拿走,不用交代也不用解释。曼德拉最感难受的是像他这样的良心犯连告诉家人收不到信或只收到剪得支离破碎的信件也不容许。 "It is immoral for the CO to destroy or withhold letters from our families and friends and at the same time prevent us from telling them about what he does."(狱警没收、扣押亲友寄来的信,却又不让我们告知他们收不到,这实在卑劣。)
    
    信件审查只是苦狱生涯的「点心」,难啃的遭遇还有很多。精神虐待就是其中最常用到的。狱卒知道曼德拉很担心家人的情况,不希望太太云妮及子女因他而被迫害。只是南非白人政府自他入狱后一直没有放过他的家人,不断滋扰他们,令云妮饱受经济、生活煎熬。狱卒为了令曼德拉难过,每有任何不利的消息,他们都会趁他劳动时把剪报放在他台上,好让他劳累一天后再碰上沉重的打击,食不甘味,睡不安席。
    二十多年的黑狱令曼德拉吃尽苦头,但曼德拉并没有被极权打败,没有被各种不公不义的对待扭曲,反而不断在反省什么是好坏、反省自己是谁及在做什么。 "The cell gives you the opportunity to look daily into your entire conduct, to overcome the bad and develop whatever is good in you."只是像曼德拉这样的人不管在牢内牢外其实都在不断反思人生与命运,长期的监禁其实是一种损耗,一种折损,对他本人固然如此,对南非也是一样。
    
    (卢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庆贺昂山素姬重获自由/淳于雁
  • 南有文雅公主昂山素姬,北有硬汉斗士蒙古哈达/ 巴雅古特
  • 伊力哈木:昂山素姬是心目中的英雄
  • liangzhi :希望中国的昂山素姬早日成为甘地或马丁路德金
  • 南美的昂山素姬/李怡
  •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貌强
  •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貌强
  • 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貌强
  • 唐荆陵等呼吁呼吁释放昂山素姬公开信签名
  • 洪磊就中日首脑会晤、昂山素姬被释放等问题答记者问(图)
  • 维权网:热烈祝贺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重获自由
  • 昂山素姬傳絕食,誓保2010大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