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如此敬业的芮成钢为何引来嘘声一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6日 转载)
    
    在美国宣布量化宽松的政策背景下,G20会议领导人第五次峰会12日在韩国首都首尔举行,主要讨论世界经济形势,增长框架,国际金融机构改革,国际金融监管易等问题。而恰在此时,国内又一次“昂贵”的“盛会”在中国的羊城隆重开幕,据说是创造了亚运史上的四大奇迹。照理说,在海市蜃楼般的盛世光环笼罩下的中国,对这两件大事应该是极为关注的。但恰恰相反,他们却把目光更多地投向了中央电视台的一名普通记者——芮成刚,这位自言“代表亚洲”的记者因争夺“提问权”引来嘘声一片,这不能不令人深思。其实,都是“代表”惹的祸。
     (博讯 boxun.com)

      凤凰卫视11月12日《凤凰全球连线》节目播出“芮成钢抢韩媒提问机会并与奥巴马争辩,称‘我可以代表亚洲’”的报道,披露的争辨的过程。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离开韩国之前召开的记者会上,就大谈特谈美韩的合作关系,当他把下一个问题的提问权利留给韩国记者时,中央电视台的记者芮成钢拿起了话筒说:“很不幸我可能会让你失望,奥巴马总统,其实我是中国人,我想我可以代表亚洲,我们是这里的成员之一。”当奥巴马提到该轮到韩国记者提时,他说:“如果韩国朋友可以让我代表他们来提问呢?好还是不好?”并强调说:“请回答来自亚洲人的一个问题,奥巴马总统。”可以说,当时的场面是很是尴尬的,因为这似乎不合乎会议规则和国际礼仪。但从另一个角度上看,做为一名记者,他既然带着使命去了,就不甘成为听客,因此我们说芮成刚是一位敬业的记者。但吊诡的是,此消息被中国媒体发布后,更多的是嘘声,而问题的实质则是这位记者惯用的“代表”二字触动的中国人的敏感神经,以致于人们对他所提问题和奥巴马的回答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这已经是芮成钢的第三次“代表”,也是他与奥巴马的第二次过招。在伦敦G20峰会的千人记者会上,他就向奥巴马一次提出了两个问题,而这“两个代表”分别代表的是中国和世界。当时的奥巴马巧妙的避过了第一个问题,而对它“代表世界”提出的“如何确保糟糕的本土政治不会干扰或消极地影响到正确的国际经贸往来合作”大肆发挥,他说:“我是美国的总统,不是中国的主席,也不是日本首相,我不是参加峰会各位的首脑。我最直接的责任是让我们美国的人民生活得更好,这才是他们选举我到这个职位的目的。”其实,老奥早已经备好了弹药,他含沙射影地挖苦的“代表”隐含的霸道元素,并表明了自己的执政理念“是让我们美国的人民生活得更好”,因为这是人民“选举我到这个职位的目的”。可以说,奥巴马当时的言论正在被无数的国内媒体传播,他是在最大限度地表达民意,从言语到观点丝毫也不敢流露出半点“我代表”的意思,而提问都的“高度”却令人捧腹。
    
      英国牛津大学社会学博士陈云松认为,任何一个在这种场合出现的记者,在提出问题的一刹那,内心的角色定位不应是政府新闻发言人或者兰德公司顾问。他说:“记者也会面对媒体。中国记者也在面对世界传媒。如果你要传达自己的声音,就必须用对方能理解和识别的话语体系来进行。如果你还是把境内媒体的方式套取过来,把政府和媒体等同起来,把奇怪的精英心态表现出来,你只会事倍功半、适得其反。道理再简单不过,你以为精彩绝伦的言辞和足以让对方抓耳挠腮的问题,可能在对方看来只是弱智、缺乏常识,并可以借题发挥给你上课。”此言可谓一语中的,在中国,媒体是政府主导下的,媒体人有时就充当政府发言人的角色,他们沿用的是官方的话语体系,因此“我代表”就是稀松平常的事,尽管他们到国际舞台上也往往会“刹不住车”。
    
      为什么中国人总是追究这些细枝末节而不及整体,难道中国人是如此刻薄的近乎愚腐的程度了吗。结果恰恰相反,受数千年儒家文化浸洇的国人不仅不刻薄,反而是一个宽容心和忍耐力非常大的民族。我们看出,芮成钢三次分别“代表”中国、亚洲和世界提问奥巴马时,贵为一国总统的他都没有表现出“感冒”的意向,而我们则纷纷打起了“喷嚏”,这其实是我们已经“被代表”超过了极限产生的反弹,是得了严重的“词语过敏症”,也是多次重复刺激形成的“条件反射”。
    
      其实,芮成钢成为了人们的一个话语“靶子”不过是换了个角色而已,并不能说明他有任何人格和素质问题,如果他不把“代表”二字挂在嘴边,就有会有“一丑遮百俊了”,因为他的角色错位并没有影响他职责的发挥。而政协委员倪萍就不是这样,与他相比,相对于政协委员这个角色就是“百丑无一俊”了。他被问及是否行使过否定的权利时说:“在大的会议上举手表决时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或弃权过”,因为“我是(考虑)国家利益的,我热爱这个国家”。她的议政原则是“不添乱”。倪萍之丑丑在不明白国家的含义,尽管她不是人民选出来的,但她完全可以不做这个委员,错就错在她角色错乱确要“代表”人民“不添乱”,其实质是走向了人民的反面,是对国家和人民这两个词语的亵渎。
    
      “被代表”一词流行起来是绝非偶然,他是特色中国的一个独特的现金象。所谓被代表,指的是老百姓的意见被一些所谓“代表”代表,真正的民意并没有体现出来。一个典型事件是,2009年12月18日,济南市物价局主持召开了“济南市调整城市居民生活用水价格(污水处理费)”听证会。来自济南各界的代表参加了听证会,其中听证人4名,听证参加人25名,旁听人员6名。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听证会上“怪状”百出,网友质疑声此起彼伏。对此,有媒体评论认为,听证会是个好形式,但要取得积极的效果,离不开严格规范的程序保障。否则,好形式变成“走形式”,就会使那些违背民意的部门行为获得虚假的正当性和“合法”理由,难以做到公正、客观。此后,“被”字在网络上热络起来,人民说中国已经进入一个“被时代”,其实,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被的时代。
    
      中国人因“被代表”而罹患的“词语过敏症”是权力社会的固有病症,这种“疾病”随着公民意识的增强症状表现得愈加明显,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本来是社会的一种进步。从另一个度上看,这一现象表征的是国人对民主自由的期许,因此,当政者就及时的顺应民意,适时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加强民主法制建设。否则,这种流行性的“词语过敏症”会漫延整个社会,当它的病原体成为“超级病毒”时,这个社会就不好治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