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贺军:谁应该对国内成品油危机负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5日 来稿)
    
    进入10月以来,全国多个地区市场出现了柴油短缺。据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的调查数据,南方已有2000多家民营加油站因缺油而停业,而北方也有不少加油站无油可售。情况还在恶化,北京、上海、重庆、南京、宁波、杭州、合肥、武汉等大城市以及云南、福建、江西等省区,相继陷入了油荒的困境。
     (博讯 boxun.com)

    从官方媒体的报道来看,这场几乎蔓延全国的柴油荒,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使得中国的公路物流严重受阻,几近瘫痪。据一些货车司机反映,由于缺油,原来1天就能送到的货,现在要用4天,物流公司普遍面临货主的重罚。这意味着什么?中国的公路物流成本仅仅在时间成本上就增加了3倍!
    
    这是两年多来国内再度面临的大规模油荒。中国已经投入巨资去满世界找油找矿,中国2009年进口原油已达2.038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50%,为什么中国还经常遭遇油荒?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问题?
    
    在我们看来,这说明中国的成品油供应出现了危机,已经事实上处于一种紧急状态!什么是紧急状态?那是爆发战争或巨大自然灾害时才有的非常状态。然而,我们在和平时期、在非灾害的时候,却不断出现成品油荒。这实在是极为严重的事件!放在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会引发朝野震动。但在中国,近年却油荒频发,国内市场早就熟视无睹,大家也逆来顺受,很少有人去深究、去追问。
    
    在我们看来,最应该追究的就是少数石油巨头的责任。中国的石油市场是基本垄断的,这意味着,国家把石油市场的垄断权交给了几家石油巨头,其他资本在国内石油市场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那么,为什么石油巨头不能保障基本的成品油供应呢?
    
    有媒体报道,面对今年的柴油荒,“中石化和中石油不得不全力以赴,并采取多种有效措施,满负荷安排生产,以保障油品市场供应”。据称,中石油从11 月初起,原油日加工量已首次突破40万吨,创历史新高,柴油计划生产量较10月每日增加1万吨,达到日均16.8万吨。而中石化11月份安排加工原油增长 9.9%,日均58.3万吨,环比增加0.59万吨/日,创历史上单月日均加工量新高。
    
    这只是两大巨头在柴油荒发生之后才采取的行动,它们早干吗去了?对于这次“成品油荒”,有很多解释,如“多重因素引发柴油供应和需求出现失衡”—— 炼厂检修、更换油品型号导致供应不足;国内多省拉闸限电刺激柴油用量猛增;批零倒挂流通环节紧张加重油荒。但在我们看来,这些理由基本都是扯蛋!这是为几个石油寡头找的理由。对于处于寡头垄断状态的国企石油巨头来说,保障供应这是它们的普遍服务义务。如果连这都不能保证,供几个垄断的祖宗又有什么用?石油巨头应该感谢中国的老百姓,感谢中国的货车司机,他们没有因为全国性的柴油危机而罢工、抗议,也没有搞群体性事件。但可能正因为如此,也惯出了石油寡头们的毛病。
    
    实际上,国内石油巨头们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据称,柴油短缺的一个原因是,“由于国内价格体系未理顺,炼油环节亏本,导致炼油企业炼油积极性下降”。尤其是柴油,炼油亏本更多。但在我们看来,这个理由也站不住脚。前两年国际油价高涨,炼油亏损,财政部已连续几年拿出巨资补贴石油国企,每年的补贴资金高达50亿、上百亿元!这种情况下,再拿亏损说事完全站不住脚。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作为消费者,我们现在不清楚的是:中国有没有成品油生产与供应方面的规划?有没有对市场需求的基本估计?这些规划是由国家能源部门来负责,还是由几大石油巨头来管?如果供应出现危机,应该对谁问责?现在油价在涨,高速公路费在交,但市场多付了成本,并没有换来应有的基本服务和供应安全,反而使国内处于事实上的紧急状态。对这个问题,中国政府应该当真来问责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福州海关查获走私成品油600多吨涉嫌逃税120多万
  • 传成品油价格将于6月1日零时上涨(图)
  • 北京上调成品油价格 政府试水地区油价差别化管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