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于浩成:悼李普老:大彻大悟之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5日 来稿)
    于浩成更多文章请看于浩成专栏
    
     (博讯 boxun.com)

    今天,从博讯网上获知新华社原副社长李普老已在11月8日在北京友谊医院病逝,享年92岁。大约在十三天前就听到李普老因病危已送医院的小事,心中一直感到不安,想到他已经是年过九十的高龄,恐怕凶多吉少,今天中午传来噩耗,令人悲痛不已。
    
    我同他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今年五月11日朱厚泽遗体告别会上,我看到李普老坐在轮椅上,多人上前与他握手,我赶忙上前向他问候。他的身边还有谢恒。谢恒是我的1947年华北联大外语学院的同学,去年才与李普老结为伴侣。那天与李普老见面,我看到他虽然坐了轮椅,面容清癯神采奕奕,心中不禁宽慰,两天后我又收到他寄送的新书《我是‘特嫌’— 李普自述》。
    
    由此我想起在2003年,李普老和前妻沈蓉夫妇到美国洛杉矶看望小女儿,我与金尧如由伍凡驾车去李普老小女儿家拜访李普并一起吃午饭。金尧如与李普老在新闻界是老朋友。我虽然在80年代起与李普多次在一些会上见面。但从未深谈过、这天我们一见面,他就说,我来此之前见过你华北联大外语学院老同学潘培新,他还说到你。他说你早在1947年就说过,对党的话不可以完全相信,要独立思考。你真是觉醒得早!
    
    2005年我在滞留美国十一年之后归国定居,一些亲朋好友为我80岁生日庆生,李普老、胡绩伟和张思之等参加,李普老早谈话中再提及此事。
    
    其实李普老对我的勉励完全可以应用到他身上。他在2002年就写过一篇短文《胡耀邦合一不敢想下去》,这篇文章不长,照抄如下:
    
    “《炎黄春秋》有一篇文章回忆胡耀邦,那是1977年,胡耀邦还没有上台,耀邦说过从1957年反右派以来,毛泽东不断搞阶级斗争”, 耀邦说,自己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可是自己是党的干部,还是个中央委员的嘛,有怀疑也得遵守纪律啊,也得举手啊,往往不敢想下去。反过来还不断反省这种疑惑是不是在阶级斗争面前的动摇呢,是不是对毛主席老人家的不忠呢?胡耀邦是一个肯用脑筋的人,具有一颗赤子之心的人,他后来发动真理标准的讨论和平反冤假错案,证明他是一个高瞻远瞩、敢作敢为的人,何以一个人高尚如此。按理论,中央委员更应当想问题,为什么反而不敢想了呢。”(《我是‘特嫌’— 李普自述》,时代国际出版社2010年3月出版第202页)。
    
    丁冬为沈蓉《红色回忆》一书写的序言中说,她所展示的,是青年时代忘我地投身革命,中年无可奈何地经历政治运动,晚年开始反思的心路立场。这里说的是沈蓉,当然对李普老也是一样。李普在晚年可是说是大彻大悟之人,他在08宪章首签303签署人中年纪最大,就在其魂归道山之前还同李锐等人(我也在其内)发起了《执行宪法第三十五条,废除预审制,兑现公民言论出版自由》公开信的发起人。
    
    李普老虽已经告别人世,但是毕生追求真理,为国为民奋斗的精神永在我们心中。
    
     2010年11月9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 李銳、李普等关于德国之声争议的68人领衔联署公开信
  • 共產革命也是邪教大騷亂——致李普先生/李大立
  • 李普 王建勋:声援章诒和
  • 新华社原副社长、签零八宪章的唯一部级干部李普逝世
  • 前新华社老记者李普先生病逝
  • 明鏡:《零八宪章》簽署者李普入院搶救(图)
  • 杜光、李普、陈子明、丁子霖、胡德平等参加谢韬老追悼会/王荔蕻(图)
  • 中共老干部胡绩伟、李普、戴煌、何方为刘晓波鸣不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