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论姓社姓资才能解开死结/南京龙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1日 转载)
     温总关于政治体制改革关于民主和给予人民自由的讲话在遭到秋石、郑青原和赵强等梁效式的口诛笔伐后,终于获得正面的响应。首先是人民日报上发表的由南京市委宣传部长叶皓撰写的《信息是堵不住的》一文,口气坚决地正告那些正起劲封堵信息的家伙:当下,我们处在一个新媒体时代,网络使得信息传播速度更快、节点更多、范围更广,想要堵住信息是不现实的,也不符合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接着中央党校的校报《学习时报》上发表了李海青的文章《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期》,在令人信服地论述了当前及今后20年是我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最佳时期之后,强调,在这样一个改革亟需突破也极有可能突破的关键阶段,政治体制改革必须调整、改变原有已经固化的稳定思维,树立科学、理性的风险意识,把握时机,出台有力措施,积极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深化。

     如此一来,已经成为被屏蔽的敏感词的“政改”又一下子被激活了。

     看看这些响应温总讲话的文章转发到网络上的海量跟帖吧,你就知道中国人民是多么渴望这样一场变革的到来,多么渴望信息自由畅通早日实现!人民要什么,不要什么,还不清楚吗?都明白与人民为敌没有好下场,最好的例证就是四人帮的覆灭。33年前,四人帮覆灭之前,他们是多么猖狂,他们以为控制了舆论,把持了枪杆子,天王老子也要在他们面前屈服,但是,他们早就陷入人民怨恨和仇视的海洋中。随着他们的败亡捧他们臭脚的一帮御用文人也做鸟兽散,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就在那个历史转折关头,中国向何处去这道难题摆在了中国人民面前,好在那是历史需要巨人也产生巨人的时代,在已经踏上改革开放道路却还争论不休的关键时刻,邓小平提出了不要争论,不论姓社姓资。经济改革的大潮就这样冲破了宣布通向天堂实际上通向奴役之路的意识形态的闸门,汹涌向前。毫无疑问,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但是我们拿了过来,拿对了,这才有了近30年的飞速发展。是资本主义摸索出来的市场经济救活了一个濒死的社会主义国家,而不是马克思、列宁等创造的社会主义的本义,那些从共产主义革命开始就规定下来死守的教条和原则,更不是老毛创立的无产阶级继续革命的理论。直到今天人们仍然在梳理马列,有说是晚年的马恩否定了早期的马恩,晚年马恩才是正宗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叛徒考茨基和伯恩斯坦修正了马克思主义,却使北欧实行了叛徒哲学的国家成了世界顶级福利国家。再就是,苏联和东欧在背离了正宗社会主义道路,被和平演变或者和平转型为民主国家以后,也就告别了专制和独裁,告别了无穷无尽的灾难,也就告别了表面极端稳定其实骨子里极端不稳定,不过20多年光景,一个个相继跻入这个世界的发达国家行列。而我们这里的有些人却报以怨妇式的哀叹。他们哀叹什么呢?无非是在那些地方找不到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特权了,没有金字塔式的等级差别了。他们对那里的人民获得自由一点兴趣也没有,他们对那些地区实行了民主制度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们忘了,当初建立共产党究竟为了什么?不就是争取民族解放和人民的民主自由吗?要不是这样,人民愿意跟共产党走吗?你凭什么坐了天下后就忘掉了对人民的许诺呢?难道拉起共产党的那些大人物和朱元璋、李自成和洪秀全没什么不一样,也是为了谋取一家一姓一个集团及其子孙的福利? (博讯 boxun.com)

     他们当然不会承认他们是为了一家一姓一个集团及其子孙谋福利,他们嘴巴里还是整天念叨着国家和人民。既然如此,为什么在经济体制改革上不问姓社姓资,在政治体制改革上一定要讲究什么政治正确呢?经济上,我们按教义走走不通,借鉴了资本主义和人类实践证明了的正确道路,为什么政治上还死死滑行在已经被苏联和东欧人民背离了的轨道。你是想给人民自由,想实行民主,还是不想给人民自由,不想实行民主呢?当初四人帮说过,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够邪乎的了,但终于把国民经济拖到了崩溃的边沿。那么现在,日子好过了一些,是不是宁要专政和独裁的另类,也不要民主,也不给人民自由呢?是不是打算就这么走下去,延绵不绝呢?朝鲜肯定是要这样走下去的,全世界都看得很清楚,朝鲜已经走上了独裁专制的不归路。难道我们也要效仿这个没落的昔日的小兄弟吗?温总说得对,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改革开放的成果将会得而复失,难道他是故意蒙人,还是耸人听闻?

     正如温总说的,不搞政改,不让人民说话,违背了人民的意志,人民是不会答应的。因为人民不但不愿意看到30年经济改革的成果得而复失,而且更不愿意为了“政治正确”而忍受不自由,忍受不民主。人民需要稳定,但不是在实行菜刀实名制、在维稳费用接近军事开支的情况下的稳定。鬼才相信这样的稳定能够长久保持下去,被稳定的不相信,强制稳定的更不相信,为什么就不能改弦更张呢?难道还不明白,唯有把自由还给人民,实行民主,人们才心情舒畅,法律才能恢复尊严,才不会发生愈演愈烈的强拆,才不会疯狂地掠夺土地,才不会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才不会动不动自焚,才不会出现截也截不住的上访人潮,才不会屡屡出现与毒奶粉受害家长因维权被以“寻衅滋事”判处徒刑类似的的黑白颠倒的判例……没有了这些,天下再乱也乱不到哪里去,到那时,人们上街游行示威不怕被子弹打穿,也不怕被坦克碾压成粉末,军警挥舞警棍也不必受到良心的谴责,政府也不会如临大敌,惶惶不可终日,更不必为下不下令镇压经受痛苦的煎熬——那是一场把灵魂作为赌注押上去的赌博啊,以致事后谁也不敢独自承担,留下世纪悬案和冤案。

     现在这一代人可惜没有民主革命的经历,但有文革的经历,有改革开放的经历。他们早在心理上准备好在经济改革推进的同时,参与发动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但是他们失望地面对着一次次空头许诺,现在又终于面对两种声音。多么吊诡的局势啊,套用狄更斯小说《双城记》的开头的句式,可以这么说:这是个富裕的时代,也是最贫穷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有人呼唤政治体制改革,说不改革就死路一条,有人则斥之为别有用心,说那样改下去就会完蛋(他倒没说完蛋的是他的权力和富贵);我们全都直奔前方,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一句话,此时和30多年前相比十分相像,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这就是我们这个么时代、就是这么个季节。总之,追求了100多年的中国人是绝不会放弃的,他们已经意识到,曾经短暂的得到又失去的权利是应有的,这一代夺不回来,下一代也不会罢休。潮流是不可阻挡的,最终决定这个国家面貌的还是潮流,是世界文明的潮流,而不是那些铁了心为一己之利不依不饶的权贵和他们的代言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龙虾调查结果今日或公布 肌溶解升至22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