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在抢夺舆论发球权——《人民日报》异声突起为哪般?/牟传珩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1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眼下,中国官方喉舌媒体——从报刊到电视,都在明火执仗地重燃一场“姓资姓社”争论的烽烟,进行“划清”、“绝不”等反对普世价值的舆论宣传。从《求是》发文《舆论失控,苏联解体的催化剂》,到网上流传的《党史—有些真相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等文章的炮制出台,当今中国,官方大有要为防止“和平演变”,进行舆论紧控的试图。而湖南《潇湘晨报》仅仅因在10月30日出版的“辛亥革命100年特刊”中,刊登了批判清政府的文章——《清王朝垮台前,爱新觉罗利益集团已丢尽了它的脸》,日前其总编辑刘剑被免职,执行总编辑龚晓跃被调离,似乎真要紧控舆论,杀鸡儆猴了。
     (博讯 boxun.com)

    当此之时,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叶皓2010年11月9日,竟能异声突起,在党的最高舆论喉舌《人民日报》针锋相对地发文称“网络时代堵信息不现实”文章声称封堵信息“不符合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文章写道:在媒体事件的处置中,我们一些政府和官员抱着“做了再多的工作,经不住网络的炒作”,“防火防盗防小报”的心理,采取躲、吵、封、抓、告、怨等下策,表现出知识恐慌和本领危机。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此文似乎是在有意敲打那些一心想控制舆论的极左势力,说舆论监督对政府提出了严峻的考验:一是腐败行为会迅速被曝光,二是各种不正之风难以掩饰,三是传统的潜规则和陈规陋习无法面对公众质疑,四是政府处理问题敷衍了事、避重就轻的做法必须接受问责。不管我们的官员是否愿意,是否已经做好准备,媒体、网络对政府的监督力度只会越来越大,这一趋势是不可逆转的。此文如此鲜明的针对性,已经有点回击《求是》发文“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媒体失控导致反共反社会主义的舆论一步步瓦解”论调的短兵相接味道了。
    
    此作者叶皓,1957年生人。曾任鼓楼区人民政府区长,区委书记。2005年获得南京大学政治学理论专业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现南京大学特聘教授,研究生导师。主要著作有《用人启示录》、《领导班子思想作风建设的理论与实践》等,现正主持2007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突发事件、媒体互动与政府应对研究》,重点研究危机处置中政府应该如何正确引导舆论等课题。他曾在“3G应用与无线新媒体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谈到网络传播时表示。网络监督的出现对政府执政理念提出了挑战,传统的管理方式必须积极应对网络考验。他提出“关起门来打儿子行不通了“的观点已在网上流行。今年8月,温家宝总理在深圳发表题为《只有坚持改革开放,国家才有光明前途》的讲话,高调政治改革,重提“不争论”,发出“违背人民意志,最终只会死路一条”的呐喊时,此作者也曾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指出突发事件发生时封堵媒体和网络都是错误的。
    
    近期,温总理要推动政改言论和国内23位离退休老干部发起的《执行宪法第35条,废除预审制兑现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引发体制内外上千人联署签名,坚决支持温家宝总理!希望中共在发展经济,改进民生的同时,应积极启动因“89民运”而停滞下来的“政改方案”。由此以来,国内人民争取普世人权呐喊的已成排山倒海之势。而官方喉舌则针锋相对,接连吹向反普世价值集结号。各中央级媒体,联合推出拒绝宪政改革文章。 从10月18日到11月2日,《人民日报》连发了五篇署名郑青原的文章,尤其是10月27日第三篇《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坚决否认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提出政改要把握正确政治方向,必须循序渐进、不能空喊口号。为此,新华网和《北京晨报》等多家官媒先后转载此文。接着,人民网强国论坛刊便配合发署名肖勇的文章,解读“郑青原”是谁,说郑的文章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意志。继而,11月1日新华网发表署名窦含章的文章说,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根本目标是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在任何时候,政治体制改革都不能偏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方向;同日中共新闻网发表胡军的文章,声称“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观点。 10月28日,《人民日报》转载《环球时报》25日发表的署名王雪飞的文章,强调西方政治模式不可复制;同一天,一直被称为左派阵营刊物的《光明日报》也发表署名许雨文的文章,赞同上述政改观点。10月29日《人民日报》再发表署名金沙水的文章称:《人民日报》政改一文是难得一见的好文章;同一天,北京市委党报《北京日报》也发表署名毛晓刚的文章,更为荒唐地称中国政改“滞后论”根本站不住脚,锋芒直指温家宝。而最近以来,新华网为配合反普世价值连篇累牍地转载大批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与刘晓波文章。2010年11月1日,最新一期《求是》更是发出倒行逆施文章,称舆论失控是苏联解体的催化剂,竟然公开反对新闻自由。这些文章无一不遭到网络世界网民们的无情嘲讽。特别是《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上,就发表了曾任我国驻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乌克兰等国大使和上海合作组织副秘书长,曾长期从事外交工作和国际问题研究的高玉生写的《苏联解体的突如其来和其进程的相对平和》,文章充分诠释了苏联解体的本质原因,是真相被揭示,“当人们认为自己为之奋斗的理想和信念竟然是个谎言的时候,他们感到失望、悔恨和愤怒。苏联及苏共这座大厦的政治基石便很快坍塌了。”
    
    正是在如此体制内外围绕“政改”要不要进行?怎样进行?舆论放开还是紧缩?当此多元发声,反复较量极为复杂、敏感的政治时期,此篇异声突起于党的最高级别媒体,并旋即登上新华网主页文章,可谓意味深远,玄机重重。此文虽为地方宣传官员所著,但能在此时此刻上位,当有强力的内在推手毫无疑义,其抢占舆论交锋制高点,夺回舆论发球权的动机也依稀可见。(来源《纵览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求是》的控制论:不折不扣的法西斯舆论观/草云
  • 牟传珩:温家宝“政改”呐喊舆论冲击波
  • 顾长风:警惕少数权势对舆论监督的联合绞杀
  • 五岳散人:遭到通缉的舆论监督
  • 吴高兴:正义舆论不应对此保持沉默!
  • 舆论监督失灵之寒蝉效应
  • 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图)
  • 从"洗脸死"看谨防舆论对公权的“审丑疲劳”
  •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 吴龙贵:“骂”和“奖”都不是舆论监督的常态
  • “舆论监督=正面报道”能否成官员共识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 维稳的办法越来越简单:平息舆论(图)
  • “恶意倾向性”是要封舆论监督的嘴吗?/元中方
  • 互联网成为中国新闻舆论独立源头
  • “网上打黑”别成舆论监督屏障
  • 胡锦涛要“搞好舆论监督”吗/于景宁
  • 中国国庆阅兵过后国际舆论较量不可避免
  • 《求是》:必须把新闻改革、舆论失控消灭在萌芽状态
  • 这个“郑青原”系列文章是政治局级别的舆论导向
  • “投书网络”,宜黄强拆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 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陷舆论风波,官网改版点不开
  • 中宣部要求《人民日报》进寺庙抢占藏区宣传舆论制高点
  • 郭德纲,一个“被舆论监督”的著名群众 (图)
  • 正确引导舆论?中石油新闻报道“慎用词汇”曝光
  • 新闻出版总署:支持记者合法的舆论监督
  • 大陆自由派已完成舆论战的谋篇布局
  • 中国官员害怕网络舆论频频自杀
  • 新疆暴乱一周年 中共忙着打舆论仗
  • 富士康11跳国际舆论哗然 郭台铭叹一个月没睡好
  • 广州城管要建网评队:引导网上舆论
  • “三宽”中宣部长去世官方压报道舆论
  • 舆论唤不出详细矿难名单,副总理建议公布详细名单
  • 舆论质疑央视大火案追责小人物有失公正
  • 两会期间“舆论监督”提案未获通过
  • 舆论对中国新选举法的各种解读
  • 政协委员欲送记者录音笔 称提供舆论监督条件
  • 狂徒向舆论宣战砍掉记者手指,中国领导为何沉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