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凌沧洲痛批《狼图腾》种族歧视与灭绝谎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7日 来稿)
    
     (本文发表在最新出版的《大学生GE阅读》(第5辑),原题为《纳粹幽魂与法西斯文化病毒——“狼图腾”批判》,该书已经由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
     (博讯 boxun.com)

     乃知兵者为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李白《战城南》
    
     巴比伦宽阔的城墙必全然倾倒,他高大的城门必被火焚烧。众民所劳碌的必致虚空,列国所劳碌的被火焚烧,他们都必困乏。
     ——《耶利米书》
    
    
    汉奸的进化:从肉体阉人到文化阉人
    
    两千多年前,汉帝国。朝廷与匈奴和亲,让宦官燕人中行说陪同公主。中行说不肯去,被朝廷强行派遣。怨恨之下,他对汉文帝说:“如果硬要让我去匈奴,我到时肯定会成为汉朝的祸患!”汉文帝没有重视中行说的愤怒之言。果然,一到匈奴,这阉人中行说就投降单于,得到了单于的宠幸。
    中行说的到来,给匈奴输入计谋和自信,输入对抗和抢劫自己父母家园的策略,只有受尽屈辱满怀怨愤不能自拔和断子绝孙的人才会如此阴毒。但匈奴人终其被汉族同化和被逐出大漠,推动欧亚大草原的游牧民族的迁徙,和罗马帝国民族多米诺骨牌式的倒下,也没有留下文明。从文化和考古学上言,所谓文明,有几种必备的元素:比如文字,比如城市,比如税收。这些,匈奴人都没有创造出来。
    中行说背叛了华夏民族,背叛了古中国,留下了一场文化辩论:
    
    汉朝使者中有人说:“匈奴风俗轻视老年人。”
    中行说诘难汉朝使者说:“你们汉朝风俗,凡有当兵被派去戍守疆土将要出发的,他们的老年父母难道有不省下来暖和的衣物和肥美食品,把它们送给出行者吃穿的吗?”
    汉朝使者说:“是这样。”中行说说:“匈奴人都明确战争是重要的事,那些年老体弱的人不能打仗,所以把那些肥美的食品给壮健的人吃喝,大概这是为了保卫自己,这样,父亲儿子才能长久地相互保护,怎么可以说匈奴人轻视老年人呢?”
    汉朝使者说:“匈奴人父子竟然同在一个毡房睡觉。父亲死后,儿子竟以后母做妻子。兄弟死后,活着的兄弟把死者的妻子都娶做自己的妻子。没有帽子和衣带等服饰,缺少朝廷礼节。”
    中行说说:“匈奴的风俗,人人吃牲畜的肉,喝它们的乳汁,用它们的皮做衣服穿;牲畜吃草喝水,随着时序的推移而转换地点。所以他们在急迫之时,就人人练习骑马射箭的本领,在时势宽松的时候,人们都欢乐无事,他们受到的约束很少,容易做到。君臣关系简单,一个国家的政治事务,就像一个人的身体一样,父子和兄弟死了,活着的娶他们的妻子做自己的妻子,这是惧怕种族的消失。所以匈奴虽然伦常混乱,但却一定要立本族的子孙。如今中国人虽然佯装正派,不娶他的父兄的妻子做老婆,可是亲属关系却越来越疏远,而且相互残杀,甚至竟改朝易姓,都是由于这类缘故造成的。况且礼义的弊端,使君王臣民之间产生怨恨,而且极力修造宫室房屋,必然使民力耗尽。努力耕田种桑而求得衣食满足,修筑城郭以保卫自己,所以百姓在急迫时不去练习攻战本领,在宽松时却又被劳作搞得很疲惫。唉!生活在土石房屋里的汉人啊,姑且不要多说话,喋喋不休,窃窃私语,戴上帽子,难道还有什么了不起吗?”(《史记》译文,网上版本)
    
    你们也许觉得中行说是狡辩,也许有个别人觉得中行说所言有一定道理,即使最宽容地看,就当中行说之言是一种不同文化不同观点的碰撞。
    但中行说并不允许人辩论,而是付诸行动,赤裸裸地帮助劫掠者抢劫:
    
    自此之后,汉朝使者有想辩论的,中行说就说:“汉朝使者不要多说话,只想着汉朝输送给匈奴的缯絮米蘖,一定要使其数量足,质量好就行了,何必要说话呢!而且供给匈奴的东西一定要齐全美好,如果不齐全,粗劣,那么等到庄稼成熟时,匈奴就要骑着马奔驰践踏你们成熟待收的庄稼。”中行说日夜教导单于等待有利的进攻时机和地点。(《史记》译文,网上版本)
    
     中行说,这个燕地的阉人,因其丑陋的表演,因其蛮横的强盗理论留下了千古骂名,成为汉奸的鼻祖。如果汉奸也有行会的话,我建议他们供一尊中行说的像比较合适。
     你会觉得中行说已经死去两千多年了,一个阉人,也无子孙,我们计较什么;我说中行说的“繁衍”能力太强,中行说的“子孙后代”不绝如缕,从宋末的刘整到明末的吴三桂,都在促使父母家园沦陷方面,都在促使遗民泪尽胡尘方面,“居功至伟”。
     中行说的思维模式并没有死去,反而在21世纪初一本流行著作《狼图腾》中被放大,你听听书里面人物的调调,一定会觉得似曾相识,心想这燕地点阉奴中行说又从草原坟墓中僵尸复活了?——
    
    你们汉人就是从骨子里怕狼,要不汉人怎么一到草原就净打败仗。
    
    那位伟大的文盲军事家成吉思汗,以及犬戎、匈奴、鲜卑、突厥、蒙古一直到女真族,那么一大批文盲半文盲军事统帅和将领,竟把出过世界兵圣孙子,世界兵典《孙子兵法》的华夏泱泱大国,打得山河破碎,乾坤颠倒,改朝换代。
    
    汉人具有比不锈钢还顽固不化的小农意识,他们要是到了草原,不把狼皮扒光了才怪了呢。中国汉族是农耕民族,食草民族,从骨子里就怕狼恨狼,怎么会崇拜狼图腾呢?中国汉人崇拜的是主管农业命脉的龙王爷——龙图腾,只能顶礼膜拜,诚惶诚恐,逆来顺受。哪敢像蒙古人那样学狼、护狼、拜狼又杀狼。人家的图腾才真能对他们的民族精神和性格,直接产生龙腾狼跃的振奋作用。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民族性格,差别太大了。
    
    尤其在古代,人口几乎只有汉族百分之一的蒙古民族,对世界产生的震撼和影响却远远超过汉族。直到现在,中国汉族仍被西方称为蒙古人种,汉人自己也接受了这个名称。可是,当秦汉统一中国的时候,蒙古民族的祖先连蒙古这个名字还没有呢,我真为汉族感到难受。中国人就喜欢筑起长城这个大圈墙,自吹自擂,自视为世界的中央之国,中央帝国。
    
    你们汉人,淖高依特那(是吃草的),羊的一个样;我我们蒙古人,马哈依特那(是吃肉的),狼的一个样。
    
    农耕的汉族没有卓越的军事狼教官、没有狼陪练不间断的严格训练,古代汉人虽有孙子兵法也只是纸上谈兵,更何况“狼子兵法”,本是孙子兵法的源头之一。
    
    农耕民族家畜性过多,这种窝囊性格,决定了农耕民族的命运。
    
    中国的前途,就在于把农耕人口数减少到五亿以下。
    
    中原汉人的马,只是苦力••••傻马上阵能不败吗?可马傻的根本原因还是人傻。傻兵骑傻马,夜半临深潭。
    
    “狼来了”能吓住汉人的大人和小孩,而“狼烟”能吓住整个汉民族。(以上出自《狼图腾》)
    
    这本充斥着说教和陈词滥调的著作,你读来不觉得眼熟吗?你不觉得它改名为《中行说新传》更恰当吗?
    如此肆无忌惮地给华夏民族泼污水,如此肆无忌惮地推销其纳粹和法西斯哲学,难怪德国汉学家顾彬把这本书斥为:“宣扬法西斯主义,让中国丢脸!”
    好在让中国丢脸的事也不是出版这部法西斯主义作品一桩,丢脸之后,知耻后勇,去找寻脸面和灵魂,也不失为睿智,怕的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法西斯文化病毒为何大行其道
    
    德国人顾彬称之法西斯主义,凌沧洲称这些鼓吹征服掠夺奴役有理的文字为法西斯文化病毒。
    德国纳粹和意大利法西斯主义,有个共同点,都是种族主义,都搞种族歧视,都相信自己民族才是神所青睐的,应该居于统治地位,别的民族如犹太人是劣等民族,该被屠杀清洗。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语言系统,转化到狼和羊的语言系统,就是日耳曼人和意大利人是狼,犹太人,斯拉夫人都应该是羊。
    实际上,《狼图腾》中捡拾希特勒《我的奋斗》的牙慧的地方不少,除上面引述的借小说人物表白的:中国的前途,就在于把农耕人口数减少到五亿以下。
    还有新中行说——陈阵先生翻版的中式“生存空间论”:“地球就这么点大,谁都想过好日子,人类历史在本质上就是争夺和捍卫生存空间的历史。华夏的小农,一生一世只管低头照料眼皮子底下一小块农田,眼界狭窄,看不了那么远。”
    如果《狼图腾》一书老老实实地写几个狼的故事,着力于写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着力写草原人顽强的生命力,着力写环境保护,仍不失为二三流的小说,还能作为流行小说和通俗读物值得一看。
    尤其是那些没有读过杰克伦敦《热爱生命》,没有读过吉卜林的“动物故事”的读者,那些没有看过电影《与狼共舞》/体会对弱小民族的人文关怀的读者,把《狼图腾》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作为猎奇,《狼图腾》还是可以看看的。至少,书中有大量中学作文式的风景描写,至少,《知音》《家庭》杂志不会化那么多篇幅登风景描写嘛!
    偏偏不,这本书并不满足于写成一本文学作品,它要写成一本说教和文化作品,这就不仅露露作者种族主义的马脚,还因为其谎言,无知和偏见贻笑大方。
    此书在前二十余章还借着讲故事,灌输点民族歧视的“高论”,后面就干脆放开手脚来说教,搞对话与讲座,大谈历史与文化。
    然而看看作者的历史知识结构和文化来源,就知其贫乏和落伍,书中常引用的是范文澜和所谓蒙元史学“权威”韩儒林的作品,都是文革以来主流话语的历史作品,充满了阶级斗争的偏见。
    《狼图腾》的流行,固然有书商炒作的功劳,更有着后清深厚的文化背景。自前清以来,古华夏民族几度沦为亡国奴的历史被模糊,被屏蔽,所谓“ XX一家”的忽悠,前清叫得比谁都响,及至本朝,尤其是红卫兵时代,那些头脑狂热的红卫兵们也相信这种忽悠,而看不到差异是客观存在,融合需要理解宽容和尊重。
    自汉以后,所谓大汉族主义早如同画饼,汉人的地位在五胡时即沦为奴隶和贱民,研究北齐历史更可看出。唐代汉族尊严虽一度复兴,很快如昙花一现,至蒙元,汉人南人沦为国家贱民,三等四等人,持有武器的自由,养马的自由,走夜路的自由都被剥夺,蒙元时代,种族歧视的四等人差别待遇,在历史学家蒙思明的大作《元代社会阶级制度》一书中有清晰论述:官员之任命,武器之持有,刑罚之运作均有种族限制与歧视,汉人的命只相当一头驴的价钱,蒙古人殴打汉人,不得还手;沦至满清,则汉人结社自由,跨省进香的自由,养马的自由,均遭全面剥夺,文字狱更标志古世界有限的言论自由被剥夺干净。
    在这种汉民族人数虽众多但实则像黑劳士人(斯巴达人的奴隶)/犹太人一样处于最底层的悠久文化传统下,对汉人的嘲讽/咒骂/污蔑,在某些种族歧视分子的著作中,如家常便饭;一些汉人以改族为荣,对这些逆向种族歧视和种族侮辱无动于衷,装聋作哑。
    《狼图腾》的促销手法也很“高明”,他们在西方媒体面前,就绝不露出种族歧视种族灭绝的马脚,反而要说这作品是追求自由鼓吹自由的,甚至把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都给糊弄住了,予以报道,还真以为这书是追求普世价值的。
    为征服者掠夺者奴役着唱赞歌,美化征服奴役,肆无忌惮地贬低一个古老民族,对汉族人进行文化歧视,包括一些汉族的“当代中行说”参与其事,似乎成了“盛世中国”的时尚。
    《狼图腾》不是孤立的个案,你可看到CCTV的百家讲坛也是肆无忌惮地美化文字狱屠夫,美化侵略屠杀,对被征服民族伤口撒盐。
    这些人的搞法,激发了族群分歧和嫌隙,把中国未来向巴尔干推近;如果中国真的不幸沦到那一天,CCTV的百家讲坛和《狼图腾》难辞其咎。
    我们希望看到中国的自由民主进程,但绝不愿意看到中国变成巴尔干,科索沃的悲剧不应上演。尤其是在拉萨3•14事件和新疆7•5事件后,这种潜伏的危险性,当使每一个热爱自由和尊重个人人权的中国公民警惕。
    
    
    
    谎言,无知和偏见熬成的一锅“狼图腾”
    
    输血论和狼羊论是《狼图腾》着力渲染的论调,有网上的文章指“输血论”是日本侵华时期炮制出的舆论,无论此网文准确否,输血论的无耻与狼羊论的荒唐,间歇性地从草原的阴沟里朝汉民族及其悠久灿烂的文明放几支毒箭,是《狼图腾》拿手的好戏。除了暴露作者的变态仇恨外,不能撼动汉文明的一根毫毛。
    汉文明不是没有过专制的缺点,不是不可以批评,不是不可以检讨反省,汉人不是没有缺点和弱点,但如此无中生有/制造谎言来给汉民族泼污水,除了征服王朝的奴隶主们外,倒是不多见的。
    所谓输血论,实际上就是一种抢劫强奸有理的强盗逻辑;如果此书的输血论能成立,那么《勇敢的心》中苏格兰勇士华莱士应该坦然接受英格兰国王长脚威廉们的输血,实际上这种初夜权的强奸正是激起苏格兰人民追求自由和反抗的勇气的源泉;如果此书的输血论能成立,那么甘地应该接受英国万年的殖民统治,不必追求印度自由与独立,蒙古国也不用从中华民国手中独立;如果此书的输血论能成立,那么日本人的东亚共荣,作者应该第一个接受,伪满应该请作者去做文化高参,作者一定可惜伪满还是被灭掉了。
    所谓狼羊论,正是一个丛林人物的世界观写照。自己生活在蛮荒和意淫中,就观照出别人也是动物化。鲁迅作为文化自虐患者,作为全盘俄化的鼓吹者,越来越多得到当代中国人理性的认识和批评,而作者把鲁迅的片言只语“中国人的家畜性”拿来当作泼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污水,也说明作者思维的僵化落伍。
    《狼图腾》是一锅用谎言,无知和偏见熬成的杂碎汤。为了使各位对这锅热气蒸腾,撒了不少罂粟调料的杂碎有个清醒的认识,凌沧洲忍着其书的恶臭,捂着鼻子,给各位指出其谎言的下作,似是而非——
    
    1,现在的西方人,大多是条顿、日耳曼、盎格鲁•撒克逊那些游猎蛮族的后代。古希腊古罗马的高度文明发展了一两千年以后,他们才像猛兽一样地从原始森林中冲出来,捣毁了古罗马。他们的食具是刀叉,他们的食物是牛排、奶酪和黄油。因此,现在西方人身上的原始野性和兽性,保留得要比古老的农耕民族多得多。一百多年来,中国家畜性当然要受西方兽性的欺负了。几千年来庞大的华夏民族总被草原游牧小民族打得丢人现眼也就不足为怪了。(以上出自《狼图腾》)
    
    单纯的无知不是作者的过错,无知加偏见才有好戏看。《狼图腾》的作者在此罔顾历史事实,随意胡编,并给汉民族喷粪。
    首先,构建现代西方文明基石的有三大块:希腊人的民主,罗马人的共和与法律,从犹太人发源的基督教。所以“现代西方人大多是条顿、日耳曼、盎格鲁•撒克逊那些游猎蛮族的后代”,整个就一胡说八道,史学白痴。日耳曼人也不是什么游猎民族,“日耳曼人大多数是定居农民,很少游猎。经济自给自足,手工业有铁工、陶瓦工、木工。”(见维基百科)条顿人(Teutonen)是古日耳曼人中的一个分支,不必并列。盎格鲁-撒克逊人也都原属于古日耳曼人的部落集团。通过研究早期不列颠的盎格鲁-撒克逊建筑,我们也可得出结论,他们并非游猎民族。“通常使用木材和茅草做为屋顶。盎格鲁-撒克逊人在其农耕中心旁建立小城镇。在每一个城镇中心里会有一个主要会堂。” (见维基百科)其文明不知道比那些逐水草而居,连王庭都搭着帐篷游走的未开化民族,高出多少!
    《狼图腾》的这个谎言,回避了西方文明之老师----希腊人和罗马人的文明属性。希腊人固然有杰出的海战,但从希腊人种植葡萄与橄榄,就知道希腊文明也有其农耕属性,“最早的农业人口:大约在6000年前,就有人定居在希腊东部,他们种植小麦,蔬菜和养羊。”(简•克斯霍姆等《古希腊百科》)至于说到罗马人,德国著名历史学家蒙森指出:“农业始终是意大利各民社的基本支柱•••••罗马人不但以农立国为主,而且还一向努力确保定居者的整体而使之成为民社的核心。”(《罗马史》第一卷)
    至于说到华夏民族对草原游牧小民族之战的战果,《狼图腾》也只片面看到13世纪以后农耕文明终于在蛮族浪潮下倒下的一阶段,而罔顾华夏民族两千年来抗击强暴,多少次掀起绝地反击的沙漠风暴和草原风暴,霍去病/陈汤/窦宪/耿秉等人击垮匈奴,使之向西北逃逸;而唐帝国顽强地狙击突厥,也颇多成功案例。
    东罗马帝国熬住了千余年,成为史上时间最长的帝国之一,尽管为奥斯曼土耳其所灭,仍赢得人们的尊敬。19世纪希腊人的复国与自由运动,得到了大诗人拜伦的歌唱与投入,得到了贝多芬和德拉克洛瓦这样的艺术大师的同情;同样,在欧亚大陆最东端的华夏民族在两千年的漫长历史上,抵御着一波波野蛮攻击和征服,不仅使匈奴/鲜卑等灰飞烟灭,而且同化了占领的民族,其文化巨大的内功举世瞩目,也为全世界抵抗蛮族侵袭浪潮(参见斯塔夫里诺阿斯《全球通史》)分担了压力,如果说耶稣基督一人扛起世界的苦难,那么,也可以说华夏民族一族扛起了世界一半的侵袭苦难。
    
     2,其实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民族,大多是游牧民族的后代。他们一直到现在还保留着喝牛奶、吃奶酪、吃牛排,织毛衣、铺草坪、养狗、斗牛、赛马、竞技体育,还有热爱自由、民主选举、尊重妇女等等的原始游牧民族遗风和习惯。(以上出自《狼图腾》)
    这个所谓先进民族大多数游牧民族的后代,也是谎言。从英格兰,德意志,美利坚,法兰西,意大利,希腊等民族看,都看不出是什么游牧民族的后代。这种赤裸的种族歧视和偏见,只有希特勒时代才有。自由民主,多是希腊,罗马人的遗产,古代北欧人也有部落民主,他们也非游牧民族,更多是海盗。
    为了给汉民族喷粪,《狼图腾》一书,又把许多人类的共性,栽赃到汉民族的身上,比如,对狼的蔑视,对狗的讨厌。
    “一直听狼外婆、东郭先生和狼、以及各种仇恨狼的故事长大的”知青,当代中行说先生从对狼的不尊重到对狼的膜拜。可是《狼图腾》似乎忘了,狼外婆的故事并非汉人的杜撰,而正是《狼图腾》膜拜的所谓“游猎民族”日耳曼人的童话故事,《狼图腾》无知和偏见到这份上,老夫只有叹为观止。
    再说狗。汉人也不是没有养狗的,苏东坡就写有“上蔡公子牵黄狗”“左牵黄,右擎苍”的作品;西方人也不是没有瞧不起狗的。莎士比亚著作中就提到:“你要打狗,就不愁找不到打狗棒。”如果按《狼图腾》的逻辑,莎翁也是一只该输血该宰割的羊,你瞧瞧,他这么恨狗嘛!
    
    版图论也是《狼图腾》为劫掠者和征服者张目的谎言和陈词滥调。
    
    3,蒙古民族建立的中国元朝,对世界东西方文化交流做出重大贡献。对中国和华夏民族也是功不可没:首先,蒙古民族给了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大疆土,其面积超过汉唐,这就向世界再一次展示了中国人生存空间的范围。元朝蒙古民族对汉族的这次输血是非常及时有效的。近一个世纪的民族影响和输血,再一次使华夏民族振作起来。至元朝末年,华夏大地上涌现出一大批狼一样勇猛的起义领袖,就是这次输血的直接结果。
    游牧女真满族,对中国贡献巨大。主要的贡献依然是两个:首先,再次给予中国一块仅次于元朝的疆土。
    其次,满族的清朝除了对中国国土的巨大贡献外,又再次给予华夏民族更长时期的输血。中华民族的人文祖先炎黄二帝是游牧族,中华民族出身于游牧民族,血管里曾经流淌的是强悍的狼性血液。后来经过历史上游牧民族一次次的强大输血,尤其是蒙古族近一个世纪的输血,特别是满族的最后两个半世纪的输血,总算使中华民族得以保土保文保种坚持到近代。现在,中华民族仍有不少自身的和游牧民族输入的狼性血液,再加上从西方输入的先进文明和生产方式,这些就是中国复兴的资源。清末以后,中华民族所表现出来的持久反帝反封建的强悍民族精神,就是来源于游牧炎黄的血液遗产和游牧民族所不断注入的生命活力。(以上出自《狼图腾》)
    
    看着《狼图腾》这锅精心炮制的杂碎汤,我真想对作者说:难为你了,要用后一个谎言编园前一个谎言得死多少脑细胞啊!
    作者沉浸在所谓“大国崛起”和“复兴”的“意淫强国/手淫强身”的清秋大梦里,看不到自法国启蒙时代以来就把天赋人权作为普世价值。早在两百年前,伏尔泰羡慕英国有四样东西:洛克,牛顿,自由和财产权,而21世纪,中国的法西斯病毒感染者还在做着版图大的梦,关于版图,凌沧洲有专文批判,诸君可从网上搜之。
    我要指出的一点是:无论蒙元征服者还是满清奴隶主在创建版图巨大的帝国时,都不是为了“给予中国”,而是为了自己部族的利益,正如著名历史学家钱穆老先生称的部族王朝(参见《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部族王朝的利益可能与家奴们共享吗?如果没有元末英雄的起义和辛亥革命,这块土地是蒙元汗国和大清国的,而绝非名叫中国。
    至于说到元末的起义也是输血的结果,更是无耻。中国人自古都不乏反抗强权和强暴的勇气,虽然人数少,虽然被屏蔽在历史长河中,如果作者不是无知加偏见的话,看看中国历史,也能发现这些勇敢者的足迹。
    
    《狼图腾》一书为了营建种族歧视和种族灭绝的谎言,不惜指鹿为马/张冠李戴的谎言不止一处,比如,提到苏武义不降匈奴也是受狼的感染,“是草原狼和狼精神造就了不辱使命保持汉节的伟大的苏武”,犹如天方夜谭;比如中国传统唾弃而红朝影视和文学热捧的暴君武则天,《狼图腾》也想闻风跟屁一把,实在找不出武则天的游牧血统,只好瞎扯淡她生于“游牧精神浓厚”的山西,听着就像一段关公战秦琼的相声。
    《狼图腾》这锅杂碎汤虽然充满了铁与血的纳粹幽魂和法西斯病毒的腥膻,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热气腾腾,吃得大汗淋漓,但回家是否跑了二十趟肚,那就只有天晓得。
    中国文明可以批判,也应该批判,但绝不是这么个批判法,这锅杂碎汤并不能使人五体通泰,反倒可能像地沟油食物一样让人上吐下泻。也许有人认为《狼图腾》给当下浮躁缺失信仰的中国人端来了一盘营养滋补的狼奶,但我要说,那正是一盘密集着三聚氰胺的毒奶。
    人群中总是不乏斯德哥尔摩症患者的,他们是汉人,但只记得祖先文化的阴暗面,而看不到华夏祖先在漫长的岁月里,反抗强权追求自由的勇气,华夏文明几度倒在了沙尘暴下,但也输得悲壮,输得尊严。并且最终通过辛亥群英的努力,坚立在大地上。
    有人或许还会说:“这么流行的作品,难道不是好作品?你的批判管什么用?”
    我只能一笑:“非典,猪流感,甲流,流行感冒都很流行,不过也就是一阵瘟疫罢了,要达到把农耕人口降到5亿的目标,光靠狼图腾造舆论不行,看来这些人还得想出比蒙元常州屠城潭州屠城,比满清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比希特勒闪电战和日军神风突击队更好的办法才行,才有可能接近他们的目标。”
    
    《狼图腾》的流行,绝非中华民族的福音,而恰恰是开启灾祸之门。在一个历史真相正通过互联网慢慢揭开的年代,在一个极其需要正视分歧但促进多元文化的理解宽容和尊重的时代,狼图腾却充满着暴戾和杀气腾腾的歧视与灭绝之音,对华夏汉族乃至蒙维藏回满等各族中华儿女而言预示着不详的征兆。
    俄罗斯前总理盖达尔对这种煽动激进民族主义给国家和人权带来灾祸的手段与把戏,看得十分清楚:“只消讲讲民族的伟大,具有历史地位的本民族遭到不公正的待遇——就准保取得政治上的成功。”狼图腾正在取得商业和政治的双重成功。
    “有些历史学家和文学家在各多民族实体中大肆煽动激进民族主义,拒绝接纳比邻而居的外族••••这些人应当记住,他们这是在为民族清洗和千百万人受苦受难开辟道路。”(盖达尔《帝国的消亡——当代俄罗斯的教训》)
    《狼图腾》鼓吹的铁与血,鼓吹的草原游牧民族优越而农耕民族低劣,也在猛力“为民族清洗和千百万人受苦受难开辟道路。”这种灾难性的局面,正是生活在当代中国土地上的汉蒙维藏等各民族人民不愿意看到的。
    当一个人的人权和自由被蔑视和践踏,无论这个人是汉人,是蒙人,是维人,是藏人,是满人,是回人,我都要说:这个人是我的兄弟姐妹,蔑视和践踏他(她)的人权,就是蔑视和践踏我们自己的人权!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孔子啥时候“私生”余秋雨这外甥子?
  • 凌沧洲:热烈祝贺生意人/书商李敖之子上北大
  • 凌沧洲:富士康十二跳与收尸时代
  • 凌沧洲:地狱快车下一站是富士康
  • 凌沧洲:神兽列传之矮锅蛆/矮锅蝇
  • 凌沧洲:听,海中的怪兽在咆哮!
  • 凌沧洲:20年,24小时,一生
  • 凌沧洲:当钞票击打在邓玉娇头顶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两前宣传高官发力李鸿忠抢笔事件意味着什么?
  • 凌沧洲:毒奶复出江湖再战国人颓坯根性
  • 凌沧洲就言论审查向网易提出严正抗议与交涉
  • 凌沧洲谈中国媒体和传统文化
  • 凌沧洲:CCTV“跪伏裸女屁股”设计羞辱了谁?!
  • 凌沧洲:每个有良知的中国士人都应抵制四库全书
  • 中国独立媒体人凌沧洲谈《人民日报》改版
  • 凌沧洲:为了言论自由,必须拍照和抗议!(图)
  • 凌沧洲:连这也禁了?怎一个心虚腿软了得!(多图)(图)
  • 凌沧洲:自由女神妮达—“声音”永不会黯哑
  • 凌沧洲:推实名·设滤网·该嘴巴已被关闭
  • 凌沧洲:邓玉娇——迷离的真相,可疑的自由!
  • 凌沧洲:邓玉娇被心智障碍,高莺莺被精神异常
  • 凌沧洲:闻说中土有"驴巴",令人长忆康雍乾
  • 凌沧洲:二十年来,谁又不是六四的受害者?(图)
  • 凌沧洲:我被十位警察昼夜监控的三天有感
  • 凌沧洲:玉娇案改为防卫过当,真相与正义依然遥远
  • 凌沧洲:他日自由中华路,怒涛岂必属鸱夷?!
  • 凌沧洲:有多少网民的贞操和尊严早已失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