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写在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际/杨建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中国人权领域的又一胜利

     作者:杨建安 (博讯 boxun.com)

    二0一0年十月八日,这是所有中国人,即无论是中华民国人、无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还有所有华人、华裔应该知道和记住的日子,诺贝尔奖委员会郑重宣布:刘晓波获得二0一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一九八九年达赖喇叭获此殊荣,但他被冠以“叛国、分裂国家”的罪名遭到中共的猛烈抨击、强烈反对。而今年刘晓波先生的获奖中共虽然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外交部马朝旭的出语遣词则苍白无力、滑稽可笑。十月九日姜瑜答记者问时,甚至都不愿说出刘晓波这个名字,只是以那个人代替,中共政权不愿意让中国民众知晓刘晓波先生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之事,想以淡化手段,让这一所有中国人之盛事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不仅如此,就连曾荫权之港府、崔世安之澳府在中共的淫威之下也是噤若寒蝉,一改二000年张行健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时的热闹喜庆气氛。不过,中国的一些媒体还是冲破阻力让中国民众获知了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讯息。中共政权妄图以不评论、不讨论的伎俩让中国人民淡出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关注。
    但是,中共政权并不甘心,利用御用文人炮制文章在俄新社发表署名文章再以新华社转发的形式间接对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及挪威政府进行攻击。刘晓波先生是诺贝尔奖设立以来唯一一个以在押犯人的身份获奖,这对一个标榜民主、自由、人民利益至上,代表全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共、中共政权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不啻是掴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刘晓波先生何罪之有?危害国家安全?显然,刘晓波先生不是,刘晓波先生是一典型的地地道道的爱国人士。企图颠覆政权,这倒不假,中共这样的专制政权、中共这样的腐败政权就是要下台。就是要对一元化专制领导的中共政权进行改革。
    共产党、共产主义在人类历史上产生、出现不足为怪,因为人类社会进步总是在探索、摸索中前进的,共产主义作为人类社会的新生事物在一定时期受到一些人的信仰,在一些国家建立政权这也很正常。但是,事实胜于雄辩,实践证明:共产主义已经破产,社会主义并不是人类的建国理想。当共产国际宣布解散的时候,共产党就已堕落成国家党、民粹党了,共产主义就已沦为纯国家主义了,共产主义理论就已变成类似于宗教的说教而已。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苏俄的干涉下在有些国家建立了共产党政权,中国大陆也是其使然之结果。社会主义并没有成为奇迹给各国带来经济腾飞,给国民带来福祉、民主和自由。只有阶级仇恨、阶级斗争,贫穷与落后;共产党国家的经济发展普遍非常缓慢,民众生活困苦潦倒、水深火热。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当年的西德与东德,南韩与北韩,中国大陆与台湾的经济发展,这是铁的事实。拉姆斯菲尔德-卡斯特罗,这是现今最为老牌的共产党员了,三年前他辞去了古巴国务主席、武装力量最高领导人职务,潜心研究,前不久郑重宣布:社会主义不适合古巴。
    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借鉴西方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的管理模式和经验,邓小平虽然是东施效颦,学得有些不伦不类,但西方资产阶级的管理模式和经验还是使得中国的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
    其实对中共来讲,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邓小平提出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时,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就已变味走形了。现在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所谓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根本就是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的混血儿。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中共宣传论调变得非常地没落和反动,“支富不支穷”、“穷人可耻”、“在一条起跑线上受穷活该”、“没本事致富活该”。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政把作秀、搞花架子、做表面文章作为施政理念,虽然实施的改革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但广大普通民众并没能在改革发展中得到相应的利益和好处,改革发展成果为公务员贪污,为既得利益集团、垄断集团、企事业单位管理人员攫取、鲸吞。江苏省海安县工商局王姓副局长一个区区基层科级公务员的家庭资产达一点八亿元。由此可见一斑,此乃属平常。贫富拉大的距离和速度堪称世界之最,广大普通民众并无幸福感可言。
    当一九八九年“六-四”运动澎湃发展之际,中共政权逆历史潮流,丧心病狂地疯狂镇压。理由是不搞西化,中共可是昏了头,自己都搞不清自己是从那里来的,可谓数典忘宗。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德国人,列宁、斯大林都是俄国人。共产主义、共产党、社会主义恰恰是从西方欧洲飘来的泊(舶)来品、洋玩意儿,中国并没有这个东西。其实,邓小平、李鹏之流清楚得很,他们的用心是为了继续维护其专制特权统治,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荫护他们的子孙后代。
    自邓小平掌控中共政权,提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开始,中共就已蜕变成伪共产党。在毛泽东时代,邪恶政权统治中还有那么一点绿林义气,救民众于水火之救世主的模样,因为那是笃信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结果,他们倒还是努力扫荡人间罪恶。可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制度的邪恶痼疾令他们的努力付诸东流。我在此绝对不是赞美颂扬,在当时除了政权邪恶,一些人间丑恶现象倒是销声匿迹。
    现今的中国大陆中共专制政权,资本主义制度社会存在的缺陷他们有,资本主义制度社会不存在的污泥浊水、丑恶他们也有,似乎现今人类所有的罪恶他们全包了
    现今的中国伪共领导人总是千方百计地把守既得利益集团利益,一切从既得利益集团利益出发,中央国资委,地方国资委,什么央企、国企无一不是为利益集团分子所把持,利用寡头、垄断,控制着大陆的经济命脉,过着醉生梦死的寄生虫式的腐朽生活。
    从最近宜黄拆迁官员写给《人民日报》的来信我们就能清楚地看出伪共产党的执政方式和执政理念。一、权力不是他们所标榜属于人民的,而是官员鱼肉民众的工具。官员职务是指鹿为马式的任命;二、中国是人治社会,权力决定一切,以法治国根本就是瞎扯蛋;三、民众都是顽劣刁钻,无须讲理讲法,都成了地、富、反、坏、右,政府把民众视为敌人;四、对民众必须使用暴力强制手段,没有强制拆迁就没有新中国;五、民众疾苦与我有何干,一切为了GDP,我好升官向上爬。
    《宜黄来信》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歪理邪说,这就是“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请问这些官员,是他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决定他的家庭素质,还是他们兄弟姐妹决定他的家庭素质,除非他们是一群通奸生养的野杂种。
    中共总是说生存权大于人权,根据中共的释义,活着,有口饭吃,有活干就是生存权,温家宝说生存权大于人权。中国的奴隶社会还没有生存权这个词语,也没有人权这个词。在奴隶社会奴隶主是少数,大多数人是奴隶,大多数的奴隶都是活着的,这就可以说明大多数的奴隶的生存权也还是有的,奴隶社会已经过去几千年了,现今中国的人权状况标准居然还倒回到了奴隶社会。此岂不哀哉也。中共总是说主权大于人权,在中国有句老古话,这就是:君不正臣投他国,父不正子奔他乡,用人心向背、离心离德是国民与中共关系的真实国情,不然你怎么就不敢民主自由选举,还是维护你那套古希腊、古罗马式的奴隶主专制共和,狡辩中国国情,你现在的社会制度根本就是资本主义,要改革的是封建专制政权体制。
    在邓小平“依法治国”的外衣下,中共政权制定了颇多的法律,很多法律在国际上还都是颇为先进的。然而在执行时,《宜黄来信》精神就是真实写照,法律成了强者欺凌弱者的工具,是否依法由强者说了算,烧、杀、抢、掠,作奸犯科,只要有势力,或是花钱就能摆平。但是,惟有一样是摆不平的,那就是反对共产党。《劳动合同法》是一个摆设,《劳动法》那是国家公务员、国企单位、事业单位管理人员的专利,广大劳动民众是无缘享受的,中建、中海、中石油、中石化、中国移动等等、等等这些央企、国企不仅在国内不守法,到国外也我行我素,并不遵守执行所在国的劳动法律,在一些国家声名狼藉。中国特有的农民工原来还有农闲,变成了工人都成了机器,每天十几个小时劳累,就连国庆节都得不到休息。加班费,拖欠、抵赖加班费的经济补偿金、赔偿金,终止劳动合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赔偿金,拖欠、迟延支付工资的经济补偿金在法官、仲裁员的随意释义,判决、仲裁下化为泡影,何谈劳动权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三条完全成了屁话。大陆农民没有一寸属于自己的土地,圈地运动强征豪夺,任意割取。强制拆迁,将房屋这—广大普通国民最为主要的私有财产视为粪土。“没有强制拆迁就没有城市化,没有强制拆迁就没有新中国”其土匪行径、强盗逻辑,令人发指、怒发冲冠,就是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之流也只能望其项背,甘拜下风,拜其为师也。战争中敌人毁灭老百姓安居乐业的家园是违背民众意愿的,强制性拆迁也是违背民众意愿,只不过行为手段不同,造成的后果却是一样的,都是反人类、反社会。宜黄来信有一句倒是实话:强制拆迁是中共专制政权的国情所导致造成。宜黄事件、宜黄来信着实反映了中共专制政权当前的执政理念、执政方针、执政行为。法律是为老百姓订的,政府、精英、富人可以不屑 一顾,中国大陆的上访民众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为古今中外之一大奇观。高谈“依法治国”实在滑稽可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不过是一句笑话而已,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成了空话,温家宝在二0 一0年的人代会记者招待会上不得不承认中国存在严重的司法不公。中共“依法治国”是幌子,立法是“既做婊子又立牌坊”。欺骗国际社会,愚弄平民百姓。
    一说起人权问题,中共总是激动地指责别国干涉中国内政,振振有词,请问中共是从那里来的,可不是从石头缝隙里崩出来的,它正是苏联干涉中国内政的结果,是苏联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东西;中国人民推翻封建专制满清王朝,建立共和国,也是美英等等国家支持干涉的结果;中国的抗日战争胜利,也是在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友好国家的帮助下完成的。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胡说:“诺贝尔奖委员会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完全违背该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奖的亵渎”。诺贝尔是于一八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在法国的瑞典—挪威人俱乐部立下有关诺贝尔奖遗嘱的,其时共产主义只是作为理论学说在一些学者知识分子间作为学术传播,法国的巴黎公社革命如昙花一现灰飞烟灭,丝毫没有影响到当时的世界政治格局,共产党人建立国家政权那是一九一八年十月革命之后的事。诺贝尔于立下遗嘱后之次年就去世了,没有对共产党、共产主义作出明确的表态,但是,我们在诺贝尔遗嘱的字里行间清淅地看到,不管是真共产党还是伪共产党其所作所为都是遗嘱所反对的,共产党国家的人民团结吗?苏联的布尔什维克,朝鲜的劳动党,柬埔寨的波尔布特,对国民大肆屠杀;中共,大搞阶级斗争分裂国民,搞二元社会,工人在九天之上,农民在九天之下,广大农村民众实际成了工人阶级、城市市民的奴仆;穷兵黩武,朝鲜只有二千多万人口,而它的军队数量竟达一百二十多万。中国、苏联的军队按人口百分比在世界上也是非常高的。诺贝尔和平奖的宗旨就是人权、社会、政治,它绝对不可能像物理、化学、生理或医学奖那样纯学术化。文学奖也不可能脱离现实社会的人权、社会、政治,它不可能颁发给古代文学作家。
    因此,诺贝尔奖委员会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授予达赖喇叭,授予萨哈罗夫,授予戈尔巴乔夫;把文学奖授予张行健,授予索尔尼琴是对共产党反人民、反社会、反民主、反自由、反进步、反文化,反动专制政权的痛击。是符合诺贝尔遗嘱精神的,是符合和平奖、文学奖精神的。
    尼克松是反共分子,奥巴马是反共分子,菅直人是反共分子,默克尔是反共分子,除了四个苟延残喘的四个共产党专制统治政权,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反共,反动的共产党专制统治政权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当然,也有一些资本家对共产党态度嗳昧,也正是这些资本家成就了苏共、中共、韩共、古共、越共,这些资本家只不过是一群娼妓婊子,唯利是图。到头来祸害的还是自己。
    “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是一九六三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提倡非暴力社会改革运动,在美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奥巴马总统,赖斯国务院,鲍威尔国防部长这些黑人领袖没有他当年的努力是不可想象的。非暴力社会改革运动,它可以避免把以战争作为改革手段造成的社会剧烈动荡。
    中国不需要战争,中国人民厌恶战争,中国人民深知战争、暴力之野蛮、残酷、杀戮、灾难。终结满清王朝封建专制政权统治中国已有了光辉灿烂的历史。
    “0八宪章”是檄文,是号角,是航标灯,是导向仪。刘晓波先生倡导、孜孜以求的中国大陆之政权体制改革,无疑为中国的未来指明了一条正确的方向。
    苏联解体了,南斯拉夫解体了,捷克斯洛伐克解体了,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易帜复辟了,柏林墙拆毁了,古巴改革的号角已经吹响,这是历史的必然结果,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天下者,非一党(姓)之私也,兴亡之修短有恒数。不管中共愿意不愿意,接受不接受政权体制改革,这个命运将是必然的,就象人的生命一样终有寿终正寝之时,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以“武昌起义”为代表的“辛亥革命”揭开了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在汹涌澎湃、波澜壮阔的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反专制的革命浪潮下,中国在没有发生大的规模战争背景下,清庭退位,大清帝国寿终正寝,共和国政体确立,共和国的旗帜高高飘扬。这避免了急剧的社会动荡;避免了生灵涂炭,避免了血流成河。中国为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远在俄罗斯、德国之前建立了民主共和国,中国堪为反王朝专制民主革命之典范,将永载世界历史史册。从另一角度讲,也是清庭当局决策者的明智选择。“共和国”政权体制的确立,铸就了中国民主革命的历史丰碑,尽管出现了诸如曹锟贿选的波折,民选中央政权体制还是逐步得以推进。
    当然,中国的民主革命并不是孤立地进行的,它正是受到西方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在西方民主各国直接或间接的支持下进行的。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西方民主主义思想的影响,如果没有西方民主国家的支持,中国到现在还有可能处于大清帝国王朝的封建专制统治之下。
    既然搞“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能够彻底颠覆中国大陆的社会制度,政权体制转型改革中共也是完全能够做得到的。以美欧为代表的政权体制尽管并非尽善尽美,但不失为人类现阶段最先进的政权体制,它是人类在总结前人的基础上而创立的。
    “china”本义为瓷器,却是中国的英文称呼,分裂的中国是不会有高雅的名称的。每当我听此称呼心中总感到酸楚,“china”只是代表一个区域并非中国之国名。中国一词扩展开来加上华、民,为中华民国,再加上人、共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自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华民国从来就不是中国国民党的专利,它属于全体中国人民,它是全体中国人民反对封建王朝专制统治的共同成果。共和政体在清庭退位时就已确立。然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皆是“唯吾其正”、“唯吾其大”、“舍我其谁”,“唯我救世主也”,“余皆土匪逆贼”,弄得国家分裂,战争纷扰连年,割据天各一方。中国包括中华民国(台湾),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中国还应包括外蒙古在内。香港、澳门虽然归于大陆但却是所谓的“一国两制”处于半游移状态,统一的中国就可结束如此之窘境。中国要统一,中国一定能统一。分裂的中国是不利于国家强大、建设和发展的。最近的钓鱼岛事件,还有南海问题,外蒙古问题时时地制约着中国。钓鱼岛事件传出中共与日本有秘密协定,台湾中华民国当局与日本也有秘密协定。这些传闻都非空穴来风,各方为了拉拢力量不惜与他人妥协、媾和、勾搭,出卖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常常是一些政治家玩弄的手腕。袁世凯与日签订《二十一条密约》如此,列宁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割让领土如此。其结果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最近的东京影展,台湾、大陆影视界均组团参加,然谁代表中国,两岸僵持不下,在国际上留下笑话。
    毛泽东时代中共提出的口号是:“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邓小平掌控中共政权后提出了“一国两制”统一台湾。“一国两制”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倒是符合当时大陆国情的提法,因为其时的大陆还是苏俄模式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但在实行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之后,其模式已为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了。老调重弹“一国两制”实为一大谬误,是误导民众。要说中共现时讲的“一国两制”,它的思想核心是,一种是全体人民参与选举的民主政权体制,一种是一元化领导的专制政权体制。台湾回归,统一祖国只是中共的一句说辞而已,毛泽东带着“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梦想遗憾地故去了,邓小平带着“一国两制”的愿景遗憾地故去了,江泽民带着“九.二”共识遗憾地下野了,看样子胡锦涛也还是也只能是遗憾地卸职罢了。因为他们并没有想做真正的实实在在的并且是切实可行的事情,只不过是做做样子,摆摆架子,纯粹是做姿态。对外欺骗国际社会,对内愚弄平民百姓。因为懂得政治的人谁都很明白,通过武力解决台湾统一问题绝对是行不通的,要不然怎么到现在还是依然如故的呢?台湾、大陆的统一惟有走和平之路,台湾、大陆的统一只有和平之路。
    所谓的“人员往来”、“大三通”、“小三通”、“ECFA”那是追末救次,是枝叶,是目。纲举目张,两岸统一了,这些小事自然而然地就解决了。两岸统一的真正原因之症结就是大陆的政权体制问题,这才是纲。
    台湾中国国民党统治集团于一九八七年宣布开放党禁,并在二000年实现了自由民主选举,随着中国民主进步党的上台、下台,中国国民党的重新执政,共和国政权体系趋于臻善。反观大陆这些年来的改革是片面的,并末触及政权体制。温家宝在纪念深圳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前后的讲话屡次提及政改,并且警告,没有政改,改革开放的成果将付诸东流。只有废除一元化领导,开放党禁,中国国民党、中国亲民党、中国民主进步党、中国民主党、中国致公党等等,平等对对待,让人民来选择,同时对宪法进行“全民立法,全民讨论,全民公决”。大陆放弃专制,实行真正的共和,确立民主选举的政权体制。“天下为公,人民最大”。中国统一了其美国也好,欧盟也好,日本也好,他们就再不能从中作梗挑拨离间了。只有这样,外蒙古才能回到祖国的怀抱,中华民族才能一致对外。
    中国在世界各地有好几千万的华侨、华裔,他们向往的祖国是大陆,还是台湾;是向往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分裂的中国造成离心力分散。
    有一个国际组织叫透明国际,十月二十六日发表了二0一0年度全球国家清廉指数排行榜:中国列78-84位,其结果令中共汗颜,而二00九年列为79-82位,这其中有很多国家的名次是并列的,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专制政权,是全世界最腐朽的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之一。自二000年以来中共的名次一直在七十位以上,而现在已经增长到第八十几位,还在呈增长态势,这对于一个号称世上最为先进、最为革命、最为清廉正派的政权,不能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中共还在标榜自己道貌岸然的正义形象可见厚颜无耻到何种地步,胡锦涛、温家宝这就是你们这几年来的辉煌成果?你们还有何脸面面对国人?不过,中共似乎也在为政府腐败、官员腐败伤脑筋,也在求取灵丹妙药。我看这个灵丹妙药是现成的,那就是通过政权体制改革,既治标,又治本,标本兼治。
    中共应该向英国工党学习,更弦易张,彻底抛弃马列主义,放弃一元化专制,进行脱胎换骨式的自我革命,象对待“反右斗争”、“文化大革命”一样对自己的历史重新审视认识,对历史上的所作所为进行深刻的自我批判,自我反省,在涅中获得新生。
    愿中共领导人清醒些吧,阻挠、阻挡政权体制改革,其必将是历史的罪人。
    愿中国大陆的政权体制改革,中国的民主进程快些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永海: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 雷火丰:中共当局对刘晓波的文革式大批判是自娱自乐
  • 祝刘晓波获奖/黄玉琴
  • 格丘山:刘晓波该不该出监狱?
  • 无权力者的权力:刘晓波的锐利和北京的尴尬/杜耀明教授
  • 64总长迟浩田上将对抗64战俘刘晓波博士/草蝦(图)
  • 刘晓波能否成为中国民主的精神领袖/诗人野牛
  • 刘晓波是一个光明、慈悲与和平的人/梁文道
  • 诋毁刘晓波是徒劳的/姜维平
  • 严家伟:亦友亦师忆晓波——我接触到的刘晓波博士
  • 郑恩宠:刘晓波获奖后的上海
  • 闵愚公: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10问
  • 雷鸣声:中共当局面对刘晓波荣获诺奖恼羞成怒
  •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为什么我们给刘晓波诺贝尔奖
  • 牟传珩:刘晓波获诺奖令中国当局失措
  • 郑言:有感于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 刘晓波的罪与罚/殷惠敏
  • 安那琪:刘晓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又怎样?(图)
  • 吴高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中国百年民运史的里程碑和转折点
  • 郭贤良成为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
  • 野渡因“刘晓波传单”被广州市公安局传唤、抄家
  • 网友在广州宣传刘晓波获奖消息多人被抓
  • 北京警告:西方国家别插手刘晓波的事
  •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停止镇压声援刘晓波的国内异议人士
  • 刘晓波获诺奖后中国当局加大打压力度 数十人被软禁
  • 高健:回忆庆祝刘晓波获奖被遣返记
  • 因庆祝刘晓波获奖先拘留后失踪的屠夫厦门报平安
  • 王荔蕻回忆因庆祝刘晓波获奖被抓、被审经历(1)
  • 李进进反驳高铭喧:按美国标准刘晓波仍是因言获罪(图)
  • 刘晓波亲属呼吁G20施压
  • 维权网:严正抗议中国政府在刘晓波获奖后加强打压民间、严重侵犯人权
  • 德国总统亲笔致信刘晓波 表达“最大敬意”
  • 重庆牟彦希发贴支持刘晓波被带走,众网友前往派出所关注
  • 曾金燕:胡佳高兴刘晓波获奖/王宁(图)
  • 十五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联名要求释放刘晓波、刘霞
  • 中国大陆同名“刘晓波”突破网禁(图)
  • 关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英文版 法文版 日文版)最新签名
  • 正在访华的加拿大外交部长坎农吁释放刘晓波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